免费注册

刘海永、王长兵、张健、刘超伟、陈健、王某甲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7-2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3)金刑初字第972号
公诉机关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刘海永,男,51岁。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2年9月12日被郑州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0日被郑州市公安局金水第一分局取保候审,2013年1月24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3年4月27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郑州市第三看守所。
辩护人魏晔,河南佐达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长兵,男,49岁。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2年8月14日被郑州市公安局金水第一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14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郑州市第三看守所。
辩护人毛学谦,河南天坤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赫兴旺,北京市地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健,男,35岁。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2年7月6日被郑州市公安局金水第一分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11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郑州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房建,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郑州分所律师。
被告人刘超伟,男,32岁。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3年5月23日被郑州市公安局金水第一分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28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郑州市第三看守所。
辩护人李波,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齐锦营,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陈健,男,37岁。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2年7月10日被郑州市公安局金水第一分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11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郑州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燕雪松,河南坦言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王书某,河南坦言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人王某甲(曾用名王某某),男,36岁。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2年7月5日被郑州市公安局金水第一分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11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郑州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杨宏泉,河南天坤律师事务所律师。
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检察院以郑金检刑诉(2013)25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海永、王长兵、张健、刘超伟、陈健、王某甲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于2013年8月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2014年9月18日变更起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刘灿敏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刘海永、王长兵、张健、刘超伟、陈健、王某甲及辩护人魏晔、毛学谦、赫兴旺、房健、李波、燕雪松、杨宏泉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依法延长审限,现已审理终结。
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0年7月,被告人刘海永、王长兵为了给加气站业务筹借资金,注册成立河南××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被告人张健、刘超伟、陈健系该公司员工。××公司在开封设有分支机构,被告人王某甲系该公司的开封分支机构会计。该公司成立后,以经营燃气公司、开发房地产项目等名义,以月息1.6分至2.5分向社会公众大量吸收资金。截止案发时,该公司非法吸收资金646042540元,已兑付594308140元,支付利息23240610.88元,未兑付45466035.33元。张健任职期间,该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451172540元,刘超伟任职期间,该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194870000元。
根据河南中兴会计师事务所的司法鉴定,被告人张健吸收数额为112330000元,刘超伟吸收数额为117110000元,陈健吸收数额3400000元。
根据河南省宋城会计师事务所的司法鉴定,××公司开封地区吸收数额为52030129元。
2012年8月13日、9月12日,被告人王长兵、刘海永分别向公安机关投案。
为证明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向本院提交了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鉴定意见、书证等证据,认为被告人刘海永、王长兵、张健、刘超伟、陈健、王某甲未经有关部门批准,向社会公开宣传,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的方式还本付息,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提请依法惩处。
被告人刘海永的辩解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起诉书指控的事实与刘海永无关;成立河南××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不是为加气站筹借资金;刘海永只是河南××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的名义股东,未参与河南××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的设立和经营,且王长兵向刘海永出具有免责声明,并有证人武某某予以证明;刘海永不应当对河南××投资担保有限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刘海永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另刘海永还辩称,河南××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转入加气站的资金系被告人王长兵归还的欠款。其辩护人为证明刘海永曾借钱给王长兵及刘海永只是资金使用人,经三路北环加气站成立、运营时间在河南××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成立之前,向法庭提交了金某某与河南省×融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签订的借款担保合同、经三路加气站施工合同、安装工程预算书及河南省××投资有限公司融资项目资料等。
被告人王长兵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当庭供述被告人刘海永系挂名股东,未参与经营。并供述被告人张健负责公司的各项业务,包括人员聘用、利率制定、财务收支的控制等,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组织者、指挥者和实施者。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该案系单位犯罪;王长兵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小,系从犯;有自首情节。请求对王长兵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张健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但辩称其只是打工者,只应对直接吸收的数额负责。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张健系从犯;其作为理财人投入的资金应从犯罪数额中予以扣除;该案系单位犯罪。请求对张健从轻处罚。
被告人刘超伟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但辩称其只是部门经理不是总经理。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刘超伟在河南××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时间较短,系从犯;刘超伟应对其直接吸收的数额负责;刘超伟投入的100万元应从犯罪数额中予以扣除。请求对刘超伟从轻处罚。
被告人陈健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但辩称其不是副总经理而是被告人王长兵的司机。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陈健只是王长兵的司机,作用较小,系从犯;不应对吸收的总数额负责。请求对陈健减轻处罚。
被告人王某甲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但辩称其不应对开封地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总数额负责,其系投案自首。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王某甲有自首情节;系从犯。请求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刘海永系河南省××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又系郑州××燃气有限公司(下称××公司)、河南省××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0年7月,被告人刘海永、王长兵为给加气站筹措资金,成立了河南××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公司),并于2010年10月26日取得郑州市中小企业局颁发的郑州信用担保机构备案证。××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王长兵,股东为刘海永、王金瑞(注册股东)。王长兵任董事长,负责××公司的日常管理。2010年9月,王长兵聘任被告人张健任××公司总经理负责郑州本部的日常管理。2011年8月,张健离开××公司后,由被告人刘超伟接任张健职务。被告人陈健为王长兵司机,负责上传下达。××公司在开封市区、兰考县、尉氏县、通许县设有公司,被告人王某甲任开封区域总会计,负责开封区域非法吸收的资金的管理等。××公司成立后,在未取得中国人民银行许可的情况下,以发宣传彩页、熟人介绍、网上发布信息等方式,以经营天然气等为名,以××公司为担保人,以××公司、××公司等为借款人,以月息1.6分至2.5分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资金。根据司法会计鉴定,××公司郑州本部自2010年9月26日起至2011年10月31日期间,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合同金额为639282540元,实际吸收数额为626427279.33元,已兑付本金587288140元,未兑付本金51994400元,未兑付数额44466035.33元(扣除部分已支付的利息),支付业务员息差1932970.37元,支付利息23500610.88元。
在张健任职期间,××公司郑州本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440043734元,张健作为理财人投入5760000元,获取利息143466元。其中张健直接吸收公众存款数额为105591308.83元,获取息差58327.80元。
在被告人刘超伟任职期间,××公司郑州本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186383545元,刘超伟作为理财人投入1000000元,获取利息4000元,其中刘超伟直接吸收公众存款数额为111122272元,获取息差346336元。
被告人陈健直接吸收公众存款数额3270485元,获取息差7480元。
××公司开封区域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为52030129元。
2012年8月13日、9月12日,被告人王长兵、刘海永分别向公安机关投案。被告人王某甲在公安机关通过电话联系,告知其身份和因××公司案件要求其到约定地点见面时到案。
案发后,公安机关追回赃款559175元,冻结刘海永银行存款36128.27元,查扣部分车辆、房产、股权等。
上述事实,有法庭查证属实的下列证据证明:
一、关于××公司、××公司、××公司、××公司成立的事实
1.被告人刘海永供述:2010年7月,王长兵说要在郑州开办投资担保公司,需要其作为股东,其同意但未出资。××公司原来法定代表人是耿某,其和马某某是股东,成立××公司为的是经营郑州市经三路与北环路西南角的加气站,但因无法办成燃气经营许可证,就没有实际经营项目。因河南省××实业有限公司有燃气许可证,2011年8月就将河南省××实业有限公司变更为××公司,其为法定代表人,北环加气站属于××公司。其为了与许昌XX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合作方便,注册成立了××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公司的财务主管王某甲,但其是实际控制人。
2.被告人王长兵在侦查机关供述:2010年4、5月份,××公司在北环有一正在建设中的加气站,需要资金,其和刘海永看到燃气市场前景可观即商量买断××公司,但没有资金,刘海永与其商量成立投资担保公司吸收资金。后通过王某乙找到代理注册公司的姓潘的办理了××公司的注册登记。刘海永、王某乙是股东,其是法定代表人,注册资本是50000000元,其与刘海永、王某乙均未出资。在××公司注册成立前,其通过李某某所在的公司借款2800000元用于购买××公司。××公司成立后,其用××公司吸收的资金归还给李某某所在的公司。北环加气站在2010年12月初开始经营,××公司为北环加气站购买了压缩机、储气瓶、压缩气运输车等。成立××公司的目的就是为了加气站用钱方便。××公司在开封区域设有四个分公司。
3.被告人张健供述:其到××公司后,曾根据王长兵的安排向北环加气站转款大约700万元用于加气站的地面硬化、改造等。
4.被告人陈健供述:2010年11月到2011年1月,其一直负责加气站的筹建工作,资金是王长兵和刘海永让从××公司拿的,大约有200万左右。
5.被告人王某甲供述:××公司在开封有通许县、尉氏县、兰考县、开封市区四个营业点。
6.丁某某证实:其是位于郑州市经三路与北环路交叉口西南角的北环加气站站长,北环加气站于2010年底或2011年初开始经营使用。
7.耿某证实:成立××公司是为了在郑州市经三路与北环交叉口西南角选址筹建加气站,后因手续较为复杂,2009年8月,其与股东马某某等将××公司加气站再建工程整体转让给刘海永。公司的手续及印章由会计直接交给刘海永。因马某某后来被抓,一直无法办理变更手续。2011年12月,其听说××公司涉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即向刘海永要回××公司的手续及印章。当月20日,刘海永让王某甲、陈健将××公司的印章交出,双方办理了交接手续。另有交接证明、交接单在卷予以佐证。
8.王某甲证实:王长兵曾让其到××公司当过会计。2011年3月,刘海永、王长兵说要成立××公司,让其当公司法定代表人。但其不知道××公司的实际经营情况。其同时证明被告人陈健在北环加气站有办公室。
9.王某乙证实:2010年7月,王长兵对其说要成立投资担保公司,要用其会计证,并问其是否认识财务中介公司的人,其向王长兵介绍了一个姓潘的。后其听说自己是××公司的股东,就找到王长兵,王长兵给其出具了免责声明。
10.李某某(开封区域经理)证实:××公司成立前,王长兵以个人名义,以北环加气站的相关手续进行抵押从商鼎公司借款280万元,月息是2分左右。借款时王长兵说是用于建设北环加气站。2010年底,王长兵和陈健一起办的还款手续。××公司在开封市区、尉氏县、通许县、兰考县都设有营业部,其是开封区域经理。刘海永是××公司的股东,其刚到××公司时住在刘海永的加气站里。
11.杨某某(兰考经理)证实:刘海永是××公司的股东,其在北环加气站开会时见过刘海永,并听王长兵说过郑州北环加气站是××公司的实体产业,王长兵、刘海永共同组建了××公司。
12.夏某某(尉氏经理)证实:在郑州开会时见过刘海永,开会地点在北环路经三路交叉口的加气站,王长兵介绍刘海永是刘总,负责北环加气站,并说加气站是××公司名下产业。
13.刘某甲(通许经理)证实:其听说北环加气站的购买和建站费用是使用××公司的融资款,开封几个负责人还在郑州北环加气站开过会。
14.刘某乙(开封市区经理)证实:王长兵多次在北环加气站召集营业部负责人开会。王长兵说该加气站是××公司名下的,是他和刘海永一起投资建设的。
15.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信用担保机构备案证、银行开户许可证、经营许可证件及工商档案等书证证实:××公司于2010年7月5日成立,注册资本1000000元,法定代表人王长兵,股东刘海永、王某乙,经营范围为投资咨询。2010年8月5日,变更注册资本为50000000元。2010年10月13日,经营范围变更为融资担保、投资担保、合同履约担保、投资管理咨询服务。2010年10月26日郑州市中小企业局颁发郑州信用担保机构备案证,有效期2010年10月26日至2014年10月25日。
河南省××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4月6日,法定代表人岳保义。2011年6月,河南省××实业有限公司变更为××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刘海永,经营范围为城市燃气等,住所地郑州市金水区北环路与经三路交叉口西南角。
××公司于2008年11月28日成立,法定代表人耿某,经营范围为燃气用具的销售。
××公司成立于2011年4月21日,法定代表人王某甲。
16.××公司《关于委派李某某和王某甲同志及账户管理的通知》、《关于规范理财协议的通知》等书证证实,××公司除郑州本部外,下设开封市区、尉氏县、兰考县、通许县四个公司。
二、关于被告人王长兵等人以××公司的名义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事实
1.赵某证实:其是××公司的财务出纳。王长兵是公司法定代表人,担任公司董事长并参与公司的实际经营,股东刘海永有时候也会来公司,公司的具体业务由总经理张健负责,张健离开公司后由刘超伟负责。公司统一印发的有介绍公司的资料,资料发给客户经理后,由客户经理到外面向路人散发材料,并附上公司给他们印发的名片,客户要有兴趣就到公司详谈,客户经理也通过自己的私人关系拉一些亲朋好友来公司投钱。公司给客户经理制定的有融资任务量,如果客户经理完不成,会扣除相应的奖金,具体由张健制定。客户经理给客户利息在1.6%-2.5%之间,具体多少,由客户经理自行掌握。利率和利差由董事长王长兵和总经理张健制定,公司员工的提成由张健签字才可以领取。
2.巩某某证实:2011年3月,其在报纸上看到××公司招聘员工即到××公司进行应聘,王长兵对其进行了面试,通过后在××公司当会计。2011年5月底至2011年8月初,其被王长兵安排到经三路北环加气站工作。2011年8月中旬,陈健以北环加气站需要资金,没有会计账目,又让其回到北环加气站上班。2011年10月初,其又回到××公司财务部上班,直到××公司发生挤兑被王某某接管。××公司主要经营投资担保业务。王长兵是董事长,参与公司的实际经营,公司的日常管理和费用支出都由他来负责,息差由总经理张健负责,公司的具体业务也由张健负责。客户经理分为三组,张健给每个组定的有任务。张健离开后总经理换成了刘超伟。公司印的有宣传页,由客户经理向路人发放,有的理财客户是客户经理的亲朋好友。公司吸收的资金是以月息2.3%-2.5%,公司给客户经理的利息在1.6%-2.5%之间不等,利息和利差的制定是由王长兵、张健制定,刘超伟接任后,按照以前制定的利率执行,公司员工的提成由王长兵签字才可以领取,息差由张健签字才可以领取。××公司理财合同上的项目大部分是虚构的,融资人的资金没有到借款人的账户上。
3.××公司的业务员乔某、卢某某证实:××公司主要经营中小企业的贷款业务、加气站等业务。××公司分会签部、财务部、业务部、行政部、风控部。××公司做的有彩页用于宣传。××公司给客户的利息高于银行存款。月息在1.6分至2分之间,合同月息在1.6%,××公司向外放贷利率在3分左右。
4.马某证实:其在××公司负责行政工作,王长兵负责××公司的全面工作,张健是王长兵找的总经理,平时是张健在公司负责。张健于2011年8月离开后,刘超伟负责公司的全面工作。
5.××公司的会计邢某某、业务员毛某某证实:××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王长兵,负责公司的全面工作,刘海永是××公司的股东。
6.李某某、刘某乙、杨某某、夏某某对开封区域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事实予以证实,且有书证、证人证言、银行凭证在卷予以佐证。
7.王某某证实:2011年10月下旬,其通过刘海永介绍认识了王长兵。因××公司出现资金紧张,王长兵与其商谈由其重组××公司。2011年10月底,其正式接手××公司时,××公司给其出具了授权委托书。因××公司不能大量取现,王长兵让会计将款转入股东刘海永的个人账号,再取出来给客户兑付。
8.张某证实:其与××公司签订合同上的利息为1.6%,但是实际上按照2.2%执行,其至今有100多万元本金未兑付。
9.梁某某证实:其是通过王长兵和陈健在××公司做的理财,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在刘海永处。2011年6月18日,其到××公司做了一笔50万元的理财。2011年10月,其知道××公司出事后,找王长兵、刘海永要钱。2011年11月,刘海永、王长兵通知其到公司找王某某领了20万元。
10.张某甲证实:其是通过××公司工作人员散发的传单,经过网上查询后到××公司办理的融资业务。办业务时刘海永在场,接待的业务员连浩龙介绍了刘海永,说他是北环加气站的老板,融资是为加气站用钱。刘海永也说是正在建设的北环加气站急需资金。谈的是月息5%,共计交给××公司1900000元。李某某、谢翠芳对上述事实予以证实。另有联合出资借贷担保协议、收据、借据、担保函、还款计划书、银行凭证等书证在卷予以佐证。
11.张某乙证实:其将空白的借款合同290余份,盖了开封市××新型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的章,并签了字,放在王长兵处,前后共向××公司借款52512400元。其已将本息共计62560000元全部还清。郭凤军对上述事实予以证实。另有联合出资借贷担保协议、收据、借据、担保函、还款计划书、银行凭证等书证在卷予以佐证。
12.马某某证实:其通过朋友介绍到××公司进行借款200万元,并签订了借款担保合同,合同规定是月息1.6%,实际是6分到8分,其实收1500000元,先扣的利息。已归还300000元左右。另有联合出资借贷担保协议、收据、借据、担保函、还款计划书、银行凭证等书证在卷予以佐证。
13.史某某、郑某某等人的证言与联合出资借贷担保协议、理财协议书、收据、借据、担保函、还款计划书、银行凭证及被告人王长兵、张健、陈健、王某甲等个人的银行卡进账、转账记录等书证证实:××公司的工作人员,对外进行理财宣传,以支付高息引诱集资参与人参与集资。
14.××公司《2011年工作任务及风险管理实施办法》、《关于规范理财协议的通知》、《关于委派李某某和王某甲同志及账户管理的通知》、《风险防范领导组》、《通讯录》等书证证实:××公司对各分公司的任务指标、合同的使用、资金的划拨、账户的管理及被告人张健、王某甲的职责等进行了规定。
15.授权委托书证实:被告人刘海永于2011年11月10日向王某某出具授权委托书,委托王某某代其处理××公司与其相关的事宜。该书证与被告人刘海永供述相印证。
16.丁某某,赵某某、魏某某、刘某某的证言与购买燃气票据证实郑州市经三路北环加气站及××公司自2011年1月至2012年从河南中油压缩燃气有限公司和郑州中油恒然石油发展有限公司购买燃气的事实。
17.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侦查机关提取、扣押借款合同的事实。
18.河南中兴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的司法会计鉴定意见确认:1.××公司非法吸收合同金额共计646042540元,实际进账金额633187279.33元,已兑付本金594308140元(未扣除利息260000元),支付利息23240610.88元(未计算已支付的利息260000元,利息按实际支付或直接从合同金额中扣除计算),未兑付本金52994400元(未扣除已支付的1000000元),未兑付45466035.33元(未扣除已支付的1000000元)。其中张健作为理财人投入资金5760000元,获取利息143466元。刘超伟作为理财人投入资金1000000元,获取利息4000元。2.在张健任职期间,××公司郑州本部吸收公众存款合同金额451172540元(含张健个人投入5760000元),实际进账445803734元(含张健个人投入5760000元),其中张健直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为109921308.83元(含张健个人投资4330000元),获取息差58327.80元;3.在刘超伟任职期间,××公司郑州本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合同金额为194870000元(含刘超伟个人投资1000000元),实际进账187383545元(含刘超伟个人投资1000000元),其中刘超伟直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为112122272元(含刘超伟个人投资1000000元),获取息差346336元。4.陈健直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为3270485元,获取息差7480元。
河南省宋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确认,××公司开封区域吸收公众存款数额为52030129元。
19.被告人刘海永供述:××公司成立后,王长兵出任董事长,××公司的全部资金业务由王长兵负责。张健为总经理,张健离职后,刘超伟接任,负责公司的全面工作和日常管理。陈健为王长兵司机,总管,负责贯彻王长兵的命令。王长兵在成立××公司前期在郑州无住所,住在北环加气站。××公司发生挤兑后,其出具委托书让王某某代其处理其与××公司的所有事宜,并通过其银行卡取现交与王某某进行兑付。2012年4月,其听说开封警方对其上网追逃,同年6月,又听说郑州市公安机关对××公司立案侦查,其因害怕,去了北京等地,后到公安机关投案。
20.被告人王长兵供述:××公司成立后,其任董事长,股东是刘海永、王某乙,王某乙未参与××公司的实际经营。××公司的资金使用与财务收支由其全权负责,张健为总经理,负责郑州本部的业务。2011年8月份张健辞职后由刘超伟接任。陈健为其司机,负责传达命令给员工。××公司对外印发的有宣传单,宣传的内容是对公司的介绍、公司放款利率和银行的利率的比对等。××公司员工吸收的客户资金月息2.3%-2.5%,客户经理给客户月息在1.8%-2.5%之间不等,中间的利差由客户经理掌握。2011年7月,××公司的备案证被工信厅收回,但公司并未停止营业。××公司在开封有四个分公司,李某某是开封区域的业务经理,王某甲任会计兼出纳,负责开封区域的财务。开封区域吸收的资金是按照刘海永和其指示放款。××公司的印鉴是刘海永交与其,用××公司的空白合同吸收的资金,××公司实际没有用,用在了加气站上。××公司对外吸收存款用的是其和张健、陈健、王某甲、赵某等人的银行卡。后听说其已被上网追逃,即到公安机关投案。
21.被告人张健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事实的供述与被告人王长兵供述一致。并供述其在××公司任总经理,负责郑州本部的具体业务和员工的管理、吸放资金业务。其于2011年8月离开后,刘超伟接任其职务。另供述刘海永是××公司的股东,偶尔去公司,北环加气站的印章,存放在××公司。
22.被告人刘超伟对各被告人在××公司任职情况的供述及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事实的供述与被告人王长兵、张健供述一致。另供述利息和息差是由王长兵和张健规定,公司员工的提成,做长期的由其签字才可以领取。短期的由王长兵同意后,由其签字才能领取。并供述其经常在公司见到刘海永。
23.被告人陈健对各被告人在××公司任职情况的供述及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事实的供述与被告人王长兵、张健、刘超伟供述一致。并供述其是王长兵的司机,平日公司的人喊其陈总,其负责公司的日常消费和上传下达。××公司实际由刘海永、王长兵管理,王长兵在公司少,在北环加气站多。其在郑州时住在北环加气站。
24.被告人王某甲对××公司开封区域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事实予以供认。
三、关于追赃的事实
扣押物品、文件清单,协助查封、冻结通知书回执等证据证明,公安机关冻结了被告人刘海永银行存款36128.27元,追回赃款559175元,查扣了车辆、房产等。
四、关于被告人归案情况
到案经过、情况说明证实:被告人刘海永、王长兵系投案;被告人王某甲是在公安机关通过电话联系,告知其身份和因××公司案件要求其到约定地点见面时到案;被告人张健、陈健、刘超伟系被抓获归案。
五、关于被告人的身份情况
公安机关出具的户籍证明、情况说明证实六被告人的身份情况。
本院认为:被告人刘海永、王长兵、张健、刘超伟、陈健、王某甲未经中国人民银行依法批准,通过散发传单、熟人介绍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的方式还本付息,向社会公众即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扰乱金融秩序,吸收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公诉机关指控六被告人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罪名成立。
关于本案系单位犯罪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王长兵等人的供述,证人证言、银行明细、合同、司法会计鉴定意见等证据证实,成立××公司的目的就是为了实施非法集资犯罪,且公司成立后以实施非法集资为其主要活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位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公司、企业、事业单位设立后,以实施犯罪为主要活动的,不以单位犯罪论处。”本案应系自然人犯罪。
关于被告人刘海永及其辩护人提出起诉书指控的事实与刘海永无关,成立××公司不是为加气站筹措资金,刘海永只是××公司的名义股东,未参与××公司的设立和经营,且王长兵已向刘海永出具了免责声明,证人武某某也予以证明,刘海永只是资金的使用人,不应当对××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刘海永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六被告人的供述,张某甲、李某某等人的证言,司法会计鉴定意见,购买燃气的票据,银行凭证,联合出资借贷担保协议、理财协议书、借条、工商登记、授权委托书等证据,均印证了刘海永、王长兵为给加气站筹措资金而成立××公司,并借刘海永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及刘海永实际控制的公司的名义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事实,刘海永的行为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此项辩解、辩护意见及辩护人提交的经三路加气站施工合同、安装工程预算书、××公司融资项目资料等均不予采信。因免责声明与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信。
关于被告人刘海永及其辩护人提出××公司转给刘海永及其控制的公司的款项系王长兵归还的欠款的辩解、辩护意见,因不能提供相应的证据,对此项辩解、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另辩护人为证明刘海永借款给王长兵而向本院提交的金某某与河南省×融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借款担保合同等,仅能证明金某某向河南省×融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借款的事实,而不能证明王长兵向刘海永借款的事实,故对辩护人提交的证据不予采信。
关于被告人王长兵提出被告人张健是组织者、实施者及其辩护人提出王长兵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的意见,经查,××公司的设立及××公司日常管理均由王长兵负责,其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组织者,其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本案的主犯,对此项辩解、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王长兵及其辩护人提出其系投案自首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王长兵虽系投案,但当庭不能如实供述同案犯的犯罪事实,依法不构成自首,对此项辩解、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张健及其辩护人提出张健系从犯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张健是××公司的总经理,负责××公司郑州本部的日常管理,其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本案的主犯,但相对被告人王长兵、刘海永作用较小。对此项辩解、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刘超伟提出其只是融资部经理的辩解意见,经查,被告人刘海永、王长兵、张健、陈健的供述及刘超伟在侦查机关的供述均证实在张健离职后,刘超伟接任张健的职务担任××公司的总经理,负责××公司郑州本部的日常管理,故对刘超伟的辩解不予支持。鉴于其任职时间较短,且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应系从犯。
关于被告人陈健及其辩护人提出陈健系王长兵的司机,负责上传下达,且直接吸收的数额较小,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小,系从犯的辩解、辩护意见,经当庭查证属实,对此项辩护意见予以采纳,但综合本案,对辩护人请求减轻处罚的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王某甲及其辩护人提出其有自首情节,且系从犯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王某甲在公安机关通过电话联系,告知其身份和因××公司案件要求其到约定地点见面时到案,应视为自动投案,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已的罪行,依法构成自首。在共同犯罪中,王某甲起次要作用,系从犯。故对此项辩解、辩护意见,予以采纳。但综合本案,对辩护人请求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张健、刘超伟及其辩护人提出张健、刘超伟个人投入的集资款,应从犯罪数额中予以扣除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属实,对此项辩解、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关于被告人张健、刘超伟、陈健、王某甲及辩护人提出应按各自吸收的数额定罪处罚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本案系共同犯罪,涉案被告人对共同犯罪行为造成的危害后果,应当共同承担罪责。被告人张健、刘超伟系××公司的总经理,负责郑州本部的业务,陈健负责郑州本部的上传下达,王某甲负责开封区域的资金管理等,张健、刘超伟、陈健均应对××公司郑州本部非法吸收的公众存款数额承担罪责,王某甲应对开封区域非法吸收的公众存款承担罪责。各被告人直接吸收的数额,可在量刑时予以考虑。对此项辩解、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公诉机关指控刘海永、王长兵、张健、刘超伟、陈健的犯罪数额,均系合同金额,且未扣除张健、刘超伟个人投入的6760000元。故对公诉机关指控六被告人的犯罪数额予以纠正。
被告人刘海永、王长兵、张健、刘超伟、陈健、王某甲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数额巨大,应当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的法定幅度以内判处刑罚。具体量刑时,考虑如下情节:
1.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王长兵、刘海永、张健系主犯,被告人刘超伟、陈健、王某甲系从犯,对从犯应当从轻处罚;刘海永、王长兵应按××公司非法吸收的全部犯罪数额处罚。张健、刘超伟应按二人任职期间××公司郑州本部非法吸收的犯罪数额处罚;陈健应按××公司郑州本部非法吸收的犯罪数额处罚。王某甲应按××公司开封区域吸收的全部犯罪数额处罚。酌情考虑被告人直接非法吸收的数额及获取的违法所得。
2.被告人王某甲构成自首,可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张健、刘超伟、陈健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已的罪行,可从轻处罚。张健相对刘海永、王长兵作用较小,陈健、王某甲相对刘超伟作用较小,在量刑时酌情考虑。
根据被告人刘海永、王长兵、张健、刘超伟、陈健、王某甲的犯罪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刘海永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羁押期间取保候审的,刑期的终止日顺延,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二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9月12日起至2019年3月2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一次缴纳。)
二、被告人王长兵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五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8月14日起至2018年8月13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一次缴纳。)
三、被告人张健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7月6日起至2017年7月5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一次缴纳。)
四、被告人刘超伟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5月23日起至2017年11月22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一次缴纳。)
五、被告人陈健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二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7月10日起至2016年1月9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一次缴纳。)
六、被告人王某甲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7月5日起至2015年7月4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一次缴纳。)
七、赃款、赃物依法予以追缴。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马 丽
代理审判员  柯海霞
代理审判员  孔德娴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刘银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