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高寒与北京金房暖通节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供用热力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7-0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京02民终660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高寒,女,1979年3月12日出生,汉族,住郑州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金房暖通节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昌平区超前路9号B座2273室。
法定代表人:杨建勋,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苏秀婕,女,该公司副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树清,男,该公司客服专员。
上诉人高寒因与被上诉人北京金房暖通节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房暖通公司)供用热力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2017)京0111民初339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6月2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高寒上诉请求: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判令我按照一审判决数额的30%交纳供暖费。事实和理由:金房暖通公司自2013年供暖以来,随意收费,同一个小区业主收费标准不同,2014年我申请按流量收费,如不能按流量收费就办停暖的情况下,金房暖通公司按照供暖费的六折收取的供暖费,2015年度我没有使用暖气,不应该支付供暖费。
金房暖通公司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对方上诉请求。
金房暖通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要求高寒交纳2015年度至2016年度的供暖费3255.6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高寒系北京市房山区×××1811号业主,房屋面积为81.39平方米。金房暖通公司为高寒所在小区提供供暖服务。2014年2月12日,用热人(甲方)高寒与供热人(乙方)北京金房暖通节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北京市居民供热采暖合同》,合同约定采暖地点为北京市房山区良乡镇天星街1号院12-1811,采暖计费面积为81.39平方米;采暖期为每年11月15日至次年3月15日。同时,合同约定缴费标准,采暖费以建筑面积为计费依据,标准为价格主管部门规定的42元/建筑平方米/采暖季,采暖费总计为3418.38元/采暖季……。高寒向金房暖通公司交纳2014年度的供暖费2246.36元。
庭审过程中,金房暖通公司变更诉讼请求,要求高寒交纳2015年至2016年度的供暖费3255.6元。
一审法院认为,高寒与金房暖通公司之间签订的《北京市居民供热采暖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应为有效,对双方产生约束力。现金房暖通公司为高寒提供供暖服务,高寒应依约履行交纳供暖费的义务,金房暖通公司起诉要求高寒支付欠缴的供暖费3255.6元,有合同依据和法律依据,法院予以支持。金房暖通公司要求高寒给付违约金,法院认为金房暖通公司收取供暖费依据以及供暖费收取标准应当予以公示,亦不应随意变更,现金房暖通公司随意变动供暖费收取导致业主对供暖费的收取产生异议,故金房暖通公司要求支付违约金的主张,法院不予支持。高寒辩称应以流量计算供暖费,法院认为合同约定的采暖费系以建筑面积为计费依据,高寒主张以流量计算,没有合同依据,故法院不予采信。综上,一审法院于2017年4月26日判决:一、高寒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北京金房暖通节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二〇一五年至二〇一六年期间供暖费三千二百五十五元六角。二、驳回北京金房暖通节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院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对一审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中,金房暖通公司为涉案房屋所在的小区提供供暖服务,高寒作为涉案房屋的业主实际接受了金房暖通公司提供的供暖服务,双方形成供暖关系。金房暖通公司于本案中向高寒主张其欠付的2015年至2016年度的供暖费,高寒认可尚未交纳,但称其未实际使用暖气,就其该主张高寒未能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在高寒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其已经申请停止供暖并就暂停供暖事宜与金房暖通公司达成一致的情况下,一审判令高寒向金房暖通公司支付欠付的供暖费用,并无不妥。高寒主张按照欠付费用的30%支付供暖费用,缺乏依据。
综上所述,高寒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高寒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刘慧慧
审判员  白 松
审判员  王 磊

二〇一七年六月三十日
书记员  刘梓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