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内蒙古盛齐堂生态药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齐堂公司)与被告刘所义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7-03-28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内蒙古自治区和林格尔县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内0123民初1491号
原告内蒙古盛齐堂生态药植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顾扬,公司经理。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50123585161810D。
住所地和林县城关镇马群沟行政村。
委托代理人赵峰,内蒙古蒙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斌,公司经理。
被告刘所义,男,1965年2月28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和林县舍必崖乡韭菜沟村一队**号。
原告内蒙古盛齐堂生态药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齐堂公司)诉被告刘所义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盛齐堂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赵峰、张斌,被告刘所义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盛齐堂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支付违约金248000元。事实和理由:2016年4月6日原、被告之间签订种植回收合同,约定被告按照要求种植黄芪,原告提供黄芪种苗并在收割时回收。2016年4月18日原、被告签订合同附件,确定原告向被告交付黄芪种苗合计24800元。现黄芪收割完毕,被告拒绝交货,其违约行为给原告造成损失。现原告诉至本院,并提出上述诉请。
原告盛齐堂公司为支持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1、2016年农户合作种植及回收合同;2、照片;3、当庭证人证言。
被告刘所义辩称,我没有和原告签订过合同,种黄芪的事情我也不清楚,我不同意支付违约金。
被告刘所义未向法庭出示证据。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6年4月6日被告刘所义与原告盛齐堂公司签订《2016年农户合作种植及回收合同》,合同中约定被告刘所义自愿将位于和林县舍必崖乡韭菜沟村西的自有农用耕地使用权提供给原告,并按照原告的要求在上述耕地内种植黄芪,种植期间由原告提供优质黄芪种苗。同时合同第四项违约责任中约定,乙方即被告刘所义无正当理由拒绝交货的,向甲方偿付其种苗投资额的十倍。2016年4月18日,原、被告双方又签订《2016年农户合作种植及回收合同附件》,附件中写明被告从原告处实际领取黄芪种苗2800斤,合计人民币24800元,全部种苗款先由原告垫付,待收获后从乙方货款中扣除。上述两份合同底部均加盖了原告公司的公章,以及被告刘所义的签名及手印。合同签订后被告刘所义开始种植黄芪,但收割后未按照合同约定如期向原告交付。
庭审中,被告刘所义对原告提供的《2016年农户合作种植及回收合同》及附件不予认可,质证称自己并未签订过上述合同,合同底部的签名不是自己所写。法庭告知其可以对签名的笔迹及手印进行鉴定,但被告一直未提出鉴定申请,法庭视为被告刘所义放弃该项权利。本院对原告出示的合同及附件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予以认可。
本院认为,原告盛齐堂公司与被告刘所义签订的《2016年农户合作种植及回收合同》以及《2016年农户合作种植及回收合同附件》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中合同无效的情形,因此应认定该两份合同合法有效。原告盛齐堂公司按照约定向被告刘所义提供了黄芪种苗,被告种植后未在规定时间内向原告交付长成的黄芪,其行为已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关于违约金问题,《2016年农户合作种植及回收合同》第四项违约责任中“乙方(被告刘所义)无正当理由拒绝交货的违约金,为甲方(原告盛齐堂公司)投资额的十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对于违约金数额是否过高没有明确的标准,原告盛齐堂公司也未向法庭提供其实际损失的具体数额,结合
《民法通则》中的公平原则以及被告刘所义的违约程度,本院认为原告盛齐堂公司诉请的违约金过高,应酌情减轻被告刘所义的违约责任。被告刘所义应按照《2016年农户合作种植及回收合同附件》中确定的黄芪种苗单价及种植的总量,向原告盛齐堂公司返还为其实际垫付的24800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刘所义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内蒙古盛齐堂生态药植有限公司垫付的黄芪种苗款24800元。
案件受理费5020元(原告预交),由被告刘所义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李欣

二〇一七年一月十日
书记员  田霖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四条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一十四条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
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