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张旭光、山西省汽车集团沂州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与被告白丕军、榆林市福永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佳县支公司、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沂州市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6-3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陕西省神木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神民初字第02079号
原告:张旭光,男,1980年6月出生,汉族,山西省人,现住山西省娄烦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军,陕西雁塔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山西省汽运集团沂州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山西省沂州市沂府区。
法定代表人:常某,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某,系该公司副经理。
被告:榆林市福永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陕西省榆林市牛家梁镇。
法定代表人:魏某某,系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白丕军,男,1976年4月出生,汉族,山西省人,现住山西省兴县。
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沂州市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山西省沂州市。
代表人:武某某,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珍,山西东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佳县支公司,住所地:陕西省榆林市佳县佳芦镇西拐街20号。
法定代表人:冯某某,系该公司经理。
原告张旭光、山西省汽车集团沂州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汽运”)与被告白丕军、榆林市福永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榆林福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佳县支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人民财保”)、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沂州市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大地财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旭光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军到庭,山西汽运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某、被告白丕军、中国大地财保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珍到庭,被告榆林福永、中国人民财保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由被告赔偿原告车辆损失费39030元、车损鉴定费3000元、停车费13500元、施救费5000元、拖车费13000元、货物损失7732元、运费损失7732元、车辆停运损失396000元,鉴定费4000元,以上各项损失共计488994元;2.由被告返还原告车辆维修部件折价1.2万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2013年2月22日,被告白丕军驾驶陕K8**00(陕KN**9挂)东风牌重型半挂牵引车沿神盘路由东向西行驶至神盘路41Km+200m处,与相对方向由王某某驾驶的原告所有的登记在山西汽运名下的晋H**331(晋HM**9挂)红岩牌重型半挂牵引车相撞,事故致两车不同程度受损及陕K8**00(陕KN**9挂)车驾驶人即被告白丕军,乘员白某某受伤,本次事故经神木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神盘路中队作出神公交认字[2013]第0*4号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白丕军、驾驶人王某某负同等责任,白某某无责任。事故发生时,原告受新通物流中心委托由鄂尔多斯市运往大唐太原二电厂的装运煤炭38.66吨(煤炭单价200元/吨,运费200/吨),因驾驶员王某某遭到被告围殴使其无法靠近和看护车辆及所载货物,以致原告晋H**331(晋HM**9挂)红岩牌重型半挂牵引车所载货物全部灭失。另原告的车辆在被告中国大地财保投有交强险及商业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事故发生后,2013年4月被告白丕军就该次交通事故向神木县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扣押原告车辆,后于5月份提起诉讼,同年11月21日被告白丕军单方自行撤诉。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中国大地财保辩称,被保险车辆的行驶证、营运证、驾驶证、从业资格证合法有效的前提下,根据本案交通事故认定书,原告主张的合法合理的车辆损失费,先由对方肇事车辆交强险投保公司在交强险财产损失部分予以赔偿,剩余部分本公司负责赔偿50%,原告主张的停运损失、运费损失、停车费、车上货物损失等属于间接损失,不属于车辆损失的赔偿范围,本公司不负责赔偿。原告主张的车辆损失,依据我公司的定损及神木县价格认定中心对该车作出的价格鉴定,本公司认可26615元。本案诉讼费、鉴定费,依据保险合同约定,本公司不予承担。
被告白丕军辩称,肇事车辆陕K8**00号东风牌重型半挂牵引车在被告中国人民财保投有交强险及商业险各两份,原告的各项损失,应先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保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予以赔偿,如有不足部分,应由被告榆林福永作为肇事车辆挂靠单位与本被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榆林福永、中国人民财保未到庭答辩亦未向法庭提交证据。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对当事人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原告提供的第八组证据停车费收据一支,虽该票据非正规票据,但属于事故发生后原告支出的必要费用,可以证明事故发生后原告支出停车费1500元。原告提供的第九、第十、第十一、第十二、第十三组证据,意在证明事故发生后原告车辆停运期限,事故发生至原告车辆解除查封并拖离停车场期限为9个月,酌情考虑原告修复车辆一个月的期限,原告车辆在肇事发生后,虽另案应被告白丕军申请予以扣押,原告车辆保险齐全,但原告未及时办理反担保以提取车辆进行修复,故对于原告的停运期限本院认定为5个月,原告支出施救费13000元。原告提供的第十四组证据,因事故发生后交警部门已委托鉴定机构对原告事故车辆损失进行鉴定,确定原告车损金额为26615元,本案原告车损确定为26615元。对原告提交的第十五组证据,原告意在由被告白丕军返还车辆残值,原告并非另案处理的白丕军交通肇事赔偿主体,故对原告提交的该组证据本院不予认定。原告提交的第十六组证据,可以证明原告停运损失经鉴定为每月19650元。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3年2月22日11时20分,原告张旭光雇佣的驾驶员王某某驾驶原告张旭光所有的登记在原告运输公司名下的晋H**331(晋HM**9挂)红岩牌重型半挂牵引车沿神盘路由东向西行驶至41KM+200KM处时与相对方向行使的被告白丕军驾驶的陕K8**00(陕KN**9挂)东风牌重型半挂牵引车相撞,致两车不同程度受损,被告白丕军与陕K8**00(陕KN**9挂)车上的乘员白某某受伤。神木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神盘路中队作出神公交认字(2013)第004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白丕军和原告的雇佣司机王某某分别负事故同等责任,乘员白某某无责任。晋H**331(晋HM**9挂)红岩牌重型半挂牵引车的实际车主是原告张旭光,原告运输公司是分期付款保留所有权的登记车主。肇事车辆晋H**331(晋HM**9挂)红岩牌重型半挂牵引车在被告保险公司处投有交强险两份及商业第三者险,商业第三者险的保险限额为550000元,不计免赔覆盖第三者责任险,晋H**331车的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的保险期间均从2012年11月6日至2013年11月5日止,晋HM**9挂车的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的保险期间从2012年10月29日至2013年10月28日止。陕K8**00(陕KN**9挂)东风牌重型半挂牵引车在被告人保财险处投有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各两份,保险期间均从2012年10月30日至2013年10月29日止,其中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合计55万元,不计免赔覆盖第三者责任险。晋H**331(晋HM**9挂)红岩牌重型半挂牵引车车损经鉴定为26615元,停运损失经鉴定为每月19650元,原告支出鉴定费4000元。事故发生后,原告支出施救费5000元(事故发生地至停车场)、停车费13500元(每月1500元)、拖车费13000元(神木至山西)。
本院认为,被告白丕军驾驶陕K8**00(陕KN**9挂)东风牌重型半挂牵引车未保持安全车速且操作不当,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二条第一款及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是造成事故的一方面原因,负事故同等责任。原告张旭光的雇佣驾驶员驾驶晋H**331(晋HM**9挂)红岩牌重型半挂牵引车未靠道路右侧通行且操作不当,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五条、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是造成事故的另一方面原因,亦负事故同等责任。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之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按照机动车与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之规定,同时投保机动车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部分,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第二十二条规定,同一交通事故多个被侵权人同时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各被侵权人的损失比例确定交强险的赔偿数额。肇事车辆陕K8**00(陕KN**9挂)东风牌重型半挂牵引车在被告人保财险处投有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各两份,保险期间均从2012年10月30日至2013年10月29日止,其中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合计55万元,不计免赔覆盖第三者责任险,且该车在保险期间内发生肇事。原告张旭光诉请要求被告赔偿货物损失,因其未提供证据证明货物灭失及具体损失情况,本院对原告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告诉请主张要求被告赔偿停运损失,经鉴定原告停运损失经鉴定为每月19650元,原告主张停运损失计算期限为22个月,自事故发生之日起至事故车辆由原告实际控制之日期间为9个月,本院酌情考虑原告修复车辆时间为一个月,原告未及时办理反担保以便提取车辆进行修复,其他期限为原告自行扩大损失,不予考究,故原告停运损失确定为98250元。原告诉请主张运费损失已计入停运损失期间,故对原告诉请主张运费损失不予支持。原告各项合理合法诉讼请求共计133750元,应由被告保险公司先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被告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在商业三者险保险限额内根据责任划分予以赔偿。因原告的各项损失请求未超出被告保险公司的赔偿限额,故被告白丕军作为肇事车辆实际车主不再承担赔偿责任。被告运输公司以买卖方式将肇事车辆转让于被告张旭光并实际交付,但未办理所有权转移登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规定,保险公司赔偿仍有不足部分,由受让人承担赔偿责任,故被告运输服务部不承担赔偿责任。另,被告中国大地财保辩称原告停运损失等间接损失不属于其赔偿对象,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之规定,停运损失属于侵权人赔偿对象,被告永安财险基于保险合同参与赔偿,其赔偿范围应等同与侵权人,虽被告永安财险表示商业三者责任保险条款明确约定间接损失不予赔偿,但永安财险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就该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解释,已使投保人明确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依照保险法相关规定,该条款不产生效力,故本院对该辩称理由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第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法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十七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张旭光因交通肇事造成车辆损失26615元、鉴定费4000元、施救费5000元、停车费13500元、拖车费13000元、停运损失98250元,共计133750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佳县支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原告张旭光车损2000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佳县支公司在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张旭光65875元,由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忻州市中心支公司赔偿原告65875元。上述履行内容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佳县支公司、中国大地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忻州市中心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二十日内将上述款项打入神木县人民法院案款帐户2710021301201000004270,开户行:陕西神木农村商业银行城区支行。
二、驳回原告张旭光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640元,由原告张旭光负担4540元,由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忻州市中心支公司负担2050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佳县支公司负担20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陕西省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 勇
审 判 员  刘水霞
人民陪审员  解利利

二〇一六年七月三日
书 记 员  高 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