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原告(反诉被告)徐××与被告(反诉原告)郑××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1-15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黑龙江省抚远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抚民初字第111号
原告(反诉被告)徐××,男。
委托代理人陈×,男。
被告(反诉原告)郑××,男。
委托代理人高×,男。
原告(反诉被告)徐××与被告郑××(反诉原告)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4月29日立案受理,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反诉被告)徐××、被告(反诉原告)郑××及双方委托代理人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反诉被告)徐××诉称,2014年3月17日被告郑××(反诉原告)与原告(反诉被告)徐××签订租地合同,郑××将其自有土地31公顷租赁给徐××,约定2014年租赁费用为4600.00元/公顷,土地租赁费在2014年秋收后由徐××以粮食折算代交。2014年徐××承租耕地粮食亩产量为400公斤,31公顷总产量为186000公斤。2014年12月22日,郑××未通知徐××私自将徐××在承租土地产出的139110公斤水稻拉走出售。后经徐××在公安机关报案,郑××只承认拉走85380公斤,已按2.28元/公斤的过低价格出售,并称是民间纠纷。徐××在2014年应交郑××土地租赁费142600.00元,扣除2014年年初租地时先付的2400.00元,徐××实际拖欠郑××土地租赁费140200.00元。按徐××售粮价格3.06元/公斤计算,郑××应返还多出粮款285476.60元及2014年12月22日至2015年4月30日利息22838.13元。
被告郑××(反诉原告)辩称,2014年3月17日被告郑××(反诉原告)与原告(反诉被告)徐××签订租地合同,约定2014年租赁费用为4600.00元/公顷,三年期满后保证耕地内水井完好,稻草烧完。2014年土地租赁费由郑××卖粮后扣够土地租金,剩下归徐××,由徐××找车卖粮。当年秋收时,郑××要求徐××卖粮支付租金,但徐××拒不卖粮,并称如果郑××能卖出去,就可以收取租金。因徐××的水稻品质不好,卖不出去,徐××将归拢成堆的水稻放弃就走了,郑××只好帮其看护,看护了两个多月,实在没有办法,只得根据双方租地合同约定,将水稻卖出,共卖85380公斤水稻,因水稻品质不好,按2.28元/公斤出售,只卖了194666.40元。
被告郑××(反诉原告)反诉诉称,水稻卖出后,郑××多次找徐××结账,但徐××一直拖延至今,并将地撂荒,没有办法,只得雇人将地归整,依据双方租地合同,承包期限为三年,徐××将地撂荒,应承担违约责任。反诉请求徐××赔偿:1、2014年10月1日至2014年12月22日看护粮食费用16400.00元(82天×200.00元);2、雇佣人员拉稻草清地费用13900.00元;3、赔偿水井钱5000.00元;4、违约金62560.00元(每年租金4600.00元/公顷×34公顷×20%×2年)。
原告徐××(反诉被告)反诉辩称,郑××所称的看地费用是虚构的事实,2014年10月20日才开始收地,粮食一直由徐××本人看护。郑××反诉称拉稻草清地费用13900.00元也不是事实,双方无此约定,按合同约定对稻草处理方式是烧荒烧掉。地里水井是完好的,有照片可以证明两口井现在正常使用。郑××主张违约金,没有任何依据,租地合同明确约定,如交不上地租不让耕种,由于郑××私自拉粮造成合同履行不能,应当由郑××承担违约责任,反诉费用应由郑××承担。
原告(反诉被告)徐××为支持其诉讼及抗辩主张,提供如下证据:
证据一、《租地合同》1份。证实徐××承租郑××土地,租金4600.00元/公顷,稻草处理方式为烧完,2015年的租金在2014年12月30日之前交齐,否则不允许种地。
经庭审质证,被告(反诉原告)郑××认为:对《租地合同》无异议,但根据郑××在2011年到2013年与其他承租人签订的租地合同可以证明土地面积为34公顷而非31公顷。
本院经审查认为:被告(反诉原告)郑××对《租地合同》无异议,对合同的内容予以采信。
证据二、租赁徐××土地GPS平面图1份。证实徐××承租郑××土地面积为31公顷。
经庭审质证,被告(反诉原告)郑××认为:对该GPS土地平面图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该图测量时郑××不知情,测量的地界不明确,无法证明承包地为31公顷,而根据郑××此前与其他土地承租人签订的合同可以证明承租地面积为34公顷。
本院经审查认为:该份GPS平面图为原告(反诉被告)徐××私自测绘结果,被告(反诉原告)郑××不予认可,取得程序不符合法律规定,不予采信。
证据三、抚远县农业局书面证明1份(证明日期为2014年4月24日)。证实徐××在抚远县海青乡永安村种植水稻31公顷,2014年海青乡水稻平均亩产量(条播)400公斤。
经庭审质证,被告(反诉原告)郑××认为:对该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首先对于徐××种植面积农业局没有亲自测量,水稻亩产来源不明,该证据与本案无关。
本院经审查认为:抚远县农业局为抚远县农业主管部门,依职权可以对当地农户用地面积及水稻平均产量进行统计,对其证明内容予以采信。
证据四、收粮凭证1份、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黑龙江分公司及黑龙江省粮食局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黑龙江分行2014年最低收购价稻谷收购质价政策公告1份。证实徐××于2015年1月15日将剩余水稻46890公斤以3.06元/公斤价格卖出,而非郑××所称徐××的水稻价格为2.28元/公斤。
经庭审质证,被告(反诉原告)郑××认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均有异议,首先该证据无法证明原告想证明的问题,无法看出与本案争议地水稻产量、价格有因果关系,证明不了郑××出售的水稻是郑××耕地产出的水稻,该证据与本案无关。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组证据中,收粮凭证记载售粮人姓名为徐××,被告(反诉原告)郑××虽持有异议,但并不能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反驳,对证实的内容予以采信。
证据五、涉案土地水井照片2张,拍照日期为2015年6月8日。证实郑××耕地内两处水井完好。
经庭审质证,被告(反诉原告)郑××认为:仅两张照片无法证明是本案地里的井,也证明不了井是完好的,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有异议,与本案无关。
本院经审查认为:照片的拍摄地点、形成时间没有其它证据予以佐证,证明效力不强,不予采信。
被告(反诉原告)郑××为支持其抗辩主张及反诉请求,提供如下证据:
证据一、土地承包合同1份(2011年11月16日郑××与李行全签订)、租地合同一份(2013年3月5日郑××与王金成签订)。证实郑××在海青乡永安村有34公顷水稻地以往向其它农户出租过,出租给徐××的耕地面积应为34公顷。
经庭审质证,原告(反诉被告)徐××认为:对以上两份证据的真实性提出异议,而且和本案无关,郑××与他人租赁土地的数量没有经过丈量是不准确的,原告与被告签订合同时没有填写面积数量,本组证据中第二页租地合同实际上是一份收据,并没有乙方王金成签字,只有收款人郑××签字,按正常规则乙方王金成交款,甲方郑××出具收据,该收据原件应当在王金成手中,而且原告有科学真实证据GPS平面图证明承租土地为31公顷。
本院经审查认为:被告(反诉原告)郑××与他人分别在2011年、2013年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约定使用面积为34公顷,但郑××取得《国有土地使用证》的耕地面积只有27公顷,在2014年3月17日与原告(反诉被告)签订的租地合同中双方未约定承租面积,且有“如有漂筏不算地面积,草炭也不算地”的书面约定,该租地合同约定内容与被告(反诉原告)郑××与他人2011年、2013年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内容并不一致,对该组证据证实郑××出租给徐××耕地面积34公顷的事实不予采信。
证据二、2014年3月17日郑××与徐××签订的《租地合同》一份。合同部分内容证实“2014年每垧地4600.00元租金,2015年也是4600.00元,2016年随市价,三年期满后徐××必须保证井完好,稻草烧完,2014年土地费郑××卖粮扣够,剩下归徐××,由徐××找车”。
经庭审质证,原告(反诉被告)徐××认为: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2014年租金从2014年收割水稻中卖粮扣够,必须经过徐××同意,双方协商一致,确定质量、数量,而不能私自强行拉粮,郑××存在违约行为,应承担责任。
本院经审查认为:2014年3月17日被告(反诉原告)郑××与原告(反诉被告)徐××签订的《租地合同》内容,双方均不持异议,对合同内容予以采信。
证据三、抚远县海青乡永安村委会证明1份。证明村主任于真曾经为原、被告调解租地纠纷,没有找到徐××,徐××水稻里草籽多,品质不好。
经庭审质证,原告(反诉被告)徐××认为:对证据真实性有异议,关于粮食质量应由粮食部门或质量监督部门、农业部门等权威机构出具证明,而非村主任凭肉眼看一次就能判断粮食质量好坏与草籽多少,85吨或200吨粮堆成一堆是看不清质量的,所以此份证据是伪证。此份证明属于证人证言,证人不出庭对证言不应当采信。
本院经审查认为:水稻品质的优劣,需要经过有资质的相关部门、机构进行检测,个人依据已知事实及日常经验法则对水稻品质的经验判断,所产生的证据效力弱于原告(反诉被告)徐××在粮库卖水稻时,粮库对水稻品质的检测结果。对该份证据不予采信。
证据四、收粮人孙之龙证明1份、收粮小票2张。证实孙之龙收购郑××水稻地水稻85380公斤,粮不好、草籽多、贪青,出米率不好,最后以2.28元/公斤收购,共计粮款194666.4元价款。
经庭审质证,原告(反诉被告)徐××认为:关于收粮数量及两张收粮小票,无任何单位公章,与本案无关,而且是郑××买给私人收粮,将水稻低价出售应由郑××来承担责任,同样的水稻郑××卖2.28元/公斤,而徐××出售给粮库卖到了3.06元/公斤。
本院经审查认为:该组证据原告(反诉被告)徐××虽然对郑××出售水稻的数量持有异议,但并不能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反驳,水稻的品质应以原告(反诉被告)徐××出售给粮库水稻时的检测结果为准。对该组证据证实中的出售个人85380公斤水稻数量及2.28元/公斤价格予以采信。
证据五、收据3份。证实被告(反诉原告)郑××雇佣工人张兆权拉稻草,车费、人工费8300.00元;雇佣工人刘培龙翻徐××撂荒未种的地支付人工费5600.00元;为修徐××弄坏的井买材料打井支付5000.00元。
经庭审质证,原告(反诉被告)徐××认为:被告(反诉原告)郑××让干活人出据收据支付钱款,应在合同中约定,按约定应是烧掉稻草,而且,没有约定翻地项目,拉稻草纯属郑××个人行为,翻地、整地费用也应当由郑××自行负担;关于打井,纯属虚构,徐××举证中有两张照片,承租地中的两个井是原来的井,根本没有新打的井。
本院经审查认为:对该组证据证实被告(反诉原告)郑××雇佣工人张兆权拉稻草,车费、人工费8300.00元;雇佣工人刘培龙翻徐××撂荒未种的地支付人工费5600.00元;购买井管支付5000.00元的事实予以采信。
证据六、证人李和、张金荣、刘培龙三人当庭证言。证人李和证实经常路过徐××种植的水稻田,发现徐××种植的水稻质量不好;证人张金霞证实看到郑××妻子看护徐××卖粮;证人刘培龙证实收到徐××翻地费5600.00元。
经庭审质证,原告(反诉被告)徐××认为:证人李和只能看到一部分水稻田,无法说清收获时的水稻质量,凭经验判断的证言是片面的,虚假的;证人张金霞证实郑××的妻子是去看护原告私自卖粮怕不给租地费,所以不产生费用,看地时间应该是收割水稻以后(水稻是2014年10月20日收割的);证人刘培龙翻地翻的是荒草地,与本案没有关联。
本院经审查认为:证人李和的证言属于个人经验判断,相较原告(反诉被告)徐××在粮库卖水稻时对水稻检测结果,证明力较弱,不予采信。对证人张金荣、刘培龙证人证言予以采信。
根据本院审查认定的证据,结合当事人陈述,本案基本事实如下:
2014年初,原告(反诉被告)郑××向被告(反诉原告)徐××达成口头租地合同,原告(反诉被告)先付租金2400.00元。2014年3月17日双方正式签订《租地合同》一份,郑××将其自有土地31公顷出租给徐××耕种,合同内容为:“甲方郑××,乙方徐××。甲方郑××永安村西150米处有水田地(空)垧外租三年,2014年每垧地4600.00元,2015年每垧地4600.00元,2016年随市场价格。三年期满后还由乙方承包,如不再承包乙方必须保证井完好,稻草给烧完,否则如不按合同办事大车不准开走归甲方。一、2014年土地费由甲方卖粮扣够土地租金钱,剩下归乙方,由乙方找车;二、2015年的租金在2014年的12月30日之前全部交齐,否则不允许种地;三、2016年的租金随行就市,也是在2015年12月30日之前全部交齐否则不允许种地;四、井种地之前出水就为好井,以后使用出现故障都由乙方自己负责。乙方:条件排水大渠丈量土地时各承担一半,地以边梗为界,涨大水淹地下一年白种一年,如有漂筏不算地面积,草炭也不算地。此以上甲乙双方达成协议。合同日期2013年3月17日”。2014年10月20日,徐××收割完水稻后,郑××要求将徐××水稻出售扣够土地租金,与徐××多次协商未果。为防止徐××私自卖粮,郑××的妻子对粮堆进行日夜看守。2014年12月22日,郑××未通知徐××私自将徐××在承租土地产出的85380公斤水稻拉走,以2.28元/公斤价格出售给个人,共计出售水稻获得194666.40元。2015年1月15日徐××将剩余水稻46890公斤以3.06元/公斤价格出售给北京隆贸易有限公司建三江分公司。另查明:徐××在2014年应交郑××土地租赁费142600.00元,扣除2014年年初租地时先付的2400.00元,徐××实际拖欠郑××土地租赁费140200.00元。因双方因卖粮发生矛盾,2015年徐××拒绝继续承租,郑××将土地租给他人。期间郑××支付拉稻草清地费用13900.00元,购买水井管材5000.00元。
本院认为,原告(反诉被告)徐××与被告(反诉原告)郑××自愿签订《租地合同》,该合同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合同内容对原告(反诉被告)郑××与被告(反诉原告)徐××具有同等约束力,双方均应按合同内容,如约享有权利、承担义务。《租地合同》中约定,2014年土地租赁费由郑××卖粮扣够土地租金,剩下归徐××,但双方对卖粮的价格及卖粮时间,合同中均无约定,原告(反诉被告)徐××与被告(反诉原告)郑××各自出售水稻,并对相互的售粮数量、质量、价格持有异议,而双方对各自的抗辩主张,均不能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告(反诉被告)徐××辛苦一年,期望卖个好价钱延期卖粮符合情理,虽有约在先,但被告(反诉原告)郑××未与徐××协商一致,私自将徐××85380公斤水稻以2.28元/公斤低价出售,与徐××按3.06元/公斤出售水稻的价格差值较大,给徐××造成损失,郑××应按3.06元/公斤水稻价格对徐××进行赔偿,对超出耕地租金价格予以返还。扣除徐××拖欠租金费用,被告(反诉原告)郑××应返还原告(反诉被告)徐××121062.80元(3.06元/公斤×85380公斤-拖欠租金140200.00元),并赔偿占用121062.80元售粮款期间,郑××给徐××造成的损失,损失金额按年利率6%,从2014年12月22日起计算至占用资金付清之日止。
被告(反诉原告)郑××反诉要求原告(反诉被告)徐××赔偿看地、拉稻草、整地费用,在双方签订的《租地合同》中对此并无约定,对此不予支持;郑××虽然购买水井管材,但没有证据证实徐××使用水井出现故障或重新打井,对修井的费用请求亦不予支持;郑××与徐××发生纠纷过程中,徐××并无明显过错,而是因为郑××私自低价售粮,给徐××造成损失致使双方无法继续履行合同,郑××要求徐××承担违约责任的反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第一百一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判决如下:
一、被告(反诉原告)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返还原告(反诉被告)徐××人民币121062.80元;
二、被告(反诉原告)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赔偿原告(反诉被告)徐××占用121062.80元售粮款期间,给原告(反诉被告)徐××造成的损失,损失金额按年利率6%,从2014年12月22日起计算至121062.80元占用资金付清之日止;
三、驳回原告(反诉被告)徐××其它诉讼请求;
四、驳回被告(反诉原告)郑××反诉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925.0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2247.00元,由被告(反诉原告)郑××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焦淼磊
人民陪审员  赵广智
人民陪审员  丛云生

二〇一五年十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张宝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