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薛军民与牛秀英确认合同效力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3-1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

p t ” >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内01民终359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薛军民,农民,住呼和浩特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牛秀英,无业,住呼和浩特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晓春,内蒙古巨泓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薛军民因与被上诉人牛秀英确认合同效力纠纷一案,不服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人民法院(2017)内0105民初2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8月2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薛军民、被上诉人牛秀英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晓春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薛军民上诉请求:一、依法撤销赛罕区人民法院(2017)内0105民初2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依法改判或将本案发回重审;二、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全部由牛秀英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未查明案件事实的情况下作出薛军民应退还牛秀英宅基地款的认定,属认定事实不清。薛军民转让给牛秀英的是宅基地的使用权,薛军民取得的宅基地为合法取得,牛秀英在该宅基地上建设的房屋被强行拆除,是因牛秀英建房未经合法审批,其过错不在于薛军民。薛军民为呼和浩特市赛罕区金河镇格尔图村农民,2005年薛军民与呼和浩特市赛罕区金河镇格尔图村民委员会签订《村民宅基地审批与使用协议》,获批本村240平方米宅基地一处。因此,薛军民取得的宅基地为合法获批。牛秀英与薛军民协商受让了上述宅基地的使用权后,将该宅基地及全部手续交与了牛秀英。然因牛秀英在建房时未经相关部门审批,其建设房屋被赛罕区政府以违章建筑予以强行拆除。因此,其房屋被拆除完全是因牛秀英自身过错所致。赛罕区政府对于违章建筑强行拆除之后,对牛秀英亦进行了合理的补偿,该补偿已远远超出了牛秀英的建房成本、受让宅基地支付的地款等损失,故牛秀英不仅未受到损失且因此获利。此外,牛秀英作为涉案宅基地的受让方,系明知宅基地不可转让而受让,牛秀英自身存在重大过错。因此,无论从本案事实还是依公平原则,牛秀英要求薛军民退还宅基地款,均不应得到支持。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判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百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之规定,判决薛军民与牛秀英之间的《转让土地协议》无效之后,仍判决薛军民承担返还宅基地款的判决,属法律适用错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即便本案判定双方签订协议无效,也应平等地判令牛秀英返还薛军民宅基地,无法返还宅基地的亦应判牛秀英承担无法返还的赔偿责任。综上所述,一审法院未能查清本案全部事实且错误适用法律的情况下,判决薛军民返还牛秀英宅基地款31000元,属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有失公允。故请二审法院查明本案事实后,依法改判或将本案发回重审,以维护薛军民的合法权益。

牛秀英辩称,薛军民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审判决。牛秀英不是本村村民,有几百户这样的情况,因为该合同无效,要求维持原判。

牛秀英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依法确认《宅基地转让合同》无效;二、判令薛军民返还牛秀英支付的宅基地费用31000元,并按照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承担2006年7月9日至实际给付之日的利息;三、判令薛军民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薛军民向一审法院提出反诉请求:一、判令牛秀英赔偿因不能返还薛军民宅基地给薛军民造成的损失30000元;二、判令牛秀英承担本案的诉讼费及律师代理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06年7月3日,牛秀英、薛军民双方签订了《转让土地协议》,双方约定,”乙方(薛军民)自愿将位于呼和浩特市××区南、呼市xx厂北门西侧的宅基地转让给甲方(牛秀英),总面积为240平方米,甲方支付乙方宅基地转让费叁万壹仟元,¨¨。”后,薛军民收到牛秀英购宅基地款3.1万元,并打有收条一张。2008年4月,政府将牛秀英的新建房屋以违章建筑,进行了拆除。一审法院认为,牛秀英、薛军民买卖的宅基地,属呼和浩特市赛罕区金河镇格尔图村农民集体所有,牛秀英不属于该村集体组织成员,其双方签订的《转让土地协议》违反了相关法律,故该协议为无效协议,薛军民应当将购宅基地款退还给牛秀英。牛秀英要求给付购宅基地款利息,证据不足,不予支持。薛军民反诉请求牛秀英赔偿因不能返还薛军民宅基地给薛军民造成的损失3万元,证据不足,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第一百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一、牛秀英与薛军民在2006年7月3日签订的《转让土地协议》无效;二、薛军民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退还牛秀英购宅基地款3.1万元;三、驳回牛秀英其他诉讼请求;四、驳回薛军民的反诉请求。案件受理费576元,由薛军民负担;反诉费275元,由薛军民负担。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没有提交新证据。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另查明,本案所涉宅基地已经被征收,对该事实双方当事人均予以认可。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牛秀英主张薛军民返还宅基地转让款的诉讼请求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二、薛军民提出应判决牛秀英承担无法返还宅基地的赔偿责任的上诉理由是否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针对本案第一个争议焦点,《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由上述规定可知,因无效合同取得的财产,应该互相返还,有过错的一方应赔偿对方损失,不能因为一方有过错而不返还或减少返还财产。本案所涉合同因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当属无效,所以薛军民应当向牛秀英返还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故其提出其不应退还宅基地转让款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针对本案第二个争议焦点,牛秀英本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向薛军民返还宅基地,但因该合同所涉宅基地已经被征收,不具备返还条件,故薛军民提出应判决牛秀英返还宅基地的上诉理由,因无事实依据,故不成立。关于不能返还应否折价补偿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第二款规定”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由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农民集体所有;宅基地和自留地、自留山,属于农民集体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土地补偿费归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地上附着物及青苗补偿费归地上附着物及青苗的所有者所有。征收土地的安置补助费必须专款专用,不得挪作他用。需要安置的人员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安置的,安置补助费支付给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管理和使用”,由上述法律规定可知,本案所涉宅基地的征地补偿费用归该土地的所有权人所有,由村集体根据规定进行支配。目前没有证据证明牛秀英取得了宅基地征收补偿款,故要求牛秀英折价补偿没有事实依据,薛军民提出应判决牛秀英承担无法返还宅基地的赔偿责任的上诉理由,因无事实依据,故不成立。

综上所述,薛军民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76元,由上诉人薛军民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徐金平

代理审判员王晶

代理审判员王璐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秦海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