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上海御硕金属表面处理有限公司诉上海旭豪通讯科技有限公司申请撤销仲裁裁决一案一审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4-10-25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4)沪一中民四(商)撤字第63号
申请人上海御硕金属表面处理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上海旭豪通讯科技有限公司。
申请人上海御硕金属表面处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御硕公司”)诉被申请人上海旭豪通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旭豪公司”)申请撤销仲裁裁决一案,本院于2014年9月1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御硕公司要求撤销上海仲裁委员会(2013)沪仲案字第0901号仲裁裁决主文第一项中关于“御硕公司应自本裁决作出之日起十日内搬离宝钱公路4585号C栋厂房,并在本裁决作出之日起十日内将在嘉定区工商局登记的公司住所迁离宝钱公路4585号C栋厂房”部分以及裁决主文的第二项即“本案仲裁费6,222元(已由旭豪预缴),由御硕公司承担,御硕公司应自本裁决作出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支付给旭豪公司”。其主要理由为:旭豪公司提起仲裁依据是其与御硕公司于2009年11月6日签订的《厂房租赁合同》。尽管该份协议被解除,但御硕公司和旭豪公司又于2009年12月1日签订了《房屋及场地租赁合同》,御硕公司依据该合同取得了厂房的使用权并在征得旭豪公司同意的情形下将公司注册地址变更登记到涉案厂房。2009年12月1日御硕公司和旭豪公司签订的《房屋及场地租赁合同》不属于仲裁审理的范围,但仲裁庭却认定该份合同被2009年11月6日旭豪公司与案外人上海御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御镐公司”)签订的《厂房租赁合同》替代并裁决旭豪公司搬离涉案厂房。仲裁庭的审理显然超出仲裁协议的范围,仲裁庭存在无权仲裁的情形,相关裁决主文应予撤销。
被申请人旭豪公司辩称:仲裁裁决合法有效,御硕公司的申请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御硕公司和旭豪公司于2009年12月1日签订的《房屋及场地租赁合同》是备案合同,并未实际履行。旭豪公司与御硕公司签订《厂房租赁合同》后,御硕公司表明要成立一家新的公司御镐公司,故旭豪公司与御镐公司签订了厂房租赁合同以取代其与御硕公司签订的厂房租赁合同。
本院经审理查明:旭豪公司依据其与御硕公司于2009年11月6日签订的《厂房租赁合同》中的仲裁条款,于2013年7月19日向上海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仲裁庭裁决:1、确认旭豪公司与御硕公司于2009年11月6日签订的关于御硕公司租赁旭豪公司外冈镇宝钱公路4585号C栋厂房的《厂房租赁合同》已解除。2、御硕公司立即搬离宝钱公路4585号C栋厂房,并将其在上海市嘉定区工商局登记的公司住所立即迁离宝钱公路4585号C栋厂房。仲裁庭经审理后认为,旭豪公司与御硕公司于2009年11月6日签订的《厂房租赁合同》已经解除,且2009年11月6日旭豪公司与御镐公司签订的《厂房租赁合同》替代了2009年12月1日旭豪公司与御硕公司签订的《房屋及场地租赁合同》。在合同解除后旭豪公司与御硕公司形成事实上的租赁关系,且该承租状况已经持续六个月以上,属于不定期租赁关系,旭豪公司享有随时解除租赁关系的权利。鉴于双方之间的不定期租赁关系已经解除,则御硕公司应当搬离租赁的厂房。仲裁庭遂于2014年6月27日作出如下裁决:一、确认旭豪公司与御硕公司于2009年11月6日签订的关于御硕公司租赁旭豪公司位于上海市嘉定区外冈镇宝钱公路4585号C栋厂房的《厂房租赁合同》已解除。御硕公司应自裁决作出之日起十日内搬离宝钱公路4585号C栋厂房,并在裁决作出之日起十日内将在嘉定区工商局登记的公司住所迁离宝钱公路4585号C栋厂房。二、本案仲裁费6,222元(已由旭豪预缴),由御硕公司承担,御硕公司应自裁决作出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支付给旭豪公司。
本院认为,当事人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的案件,人民法院应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进行审查。申请人要求撤销仲裁裁决的主要理由是裁决的事项超出仲裁协议的范围、仲裁庭存在无权仲裁的情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当事人以仲裁裁决事项超出仲裁协议范围为由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经审查属实的,人民法院应当撤销仲裁裁决中的超裁部分。但超裁部分与其他裁决事项不可分的,人民法院应当撤销仲裁裁决。”仲裁庭应当严格按照当事人提出的仲裁请求和仲裁协议的范围进行仲裁,如果裁决事项超过当事人仲裁请求或者仲裁协议的范围,则构成“超裁”。仲裁中,旭豪公司提出的仲裁请求有二:一是确认双方于2009年11月6日签订的《厂房租赁合同》已解除;二是要求御硕公司搬离涉案厂房并将公司登记注册地搬离涉案厂房。该两项仲裁请求均在2009年11月6日双方签署的《厂房租赁合同》中仲裁条款所包含的争议范围之内,仲裁庭裁决的事项亦是针对旭豪公司提出上述两项仲裁请求,并未超出仲裁请求的范围。虽然旭豪公司提出仲裁请求主要依据的是上述2009年11月6日的《厂房租赁合同》,但仲裁庭对2009年12月1日双方签署的《房屋及场地租赁合同》以及旭豪公司与案外人御镐公司之间签署的《厂房租赁合同》效力的认定以及御硕公司实际承租涉案厂房等事实的认定是仲裁庭围绕旭豪公司提出的仲裁请求,尤其是御硕公司是否应当搬离涉案厂房的问题而对案件相关联的事实进行的审理,属于仲裁审理的事实范围,不属于仲裁裁决的事项范围。仲裁审理中,双方当事人亦对涉及的各份租赁合同发表了相关意见,并未提出任何异议,故仲裁裁决的事项并未超出仲裁协议的范围,仲裁庭也不存在无权仲裁的情形。综上所述,申请人御硕公司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申请人上海御硕金属表面处理有限公司要求撤销上海仲裁委员会(2013)沪仲案字第0901号裁决的申请。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00元,由申请人上海御硕金属表面处理有限公司负担。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黄 英
审 判 员  任明艳
代理审判员  杨 苏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陈 月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
当事人提出证据证明裁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
(一)没有仲裁协议的;
(二)裁决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或者仲裁委员会无权仲裁的;
(三)仲裁庭的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违反法定程序的;
(四)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
(五)对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
(六)仲裁员在仲裁该案时有索贿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决行为的。
……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
当事人以仲裁裁决事项超出仲裁协议范围为由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经审查属实的,人民法院应当撤销仲裁裁决中的超裁部分。但超裁部分与其他裁决事项不可分的,人民法院应当撤销仲裁裁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