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浙江省纺织品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与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世纪新城支行储蓄存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7-0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1)杭西民初字第1863号
原告:浙江省纺织品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宇生。
委托代理人:李静。
被告: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世纪新城支行。
法定代表人:李嬿。
委托代理人:卢燎峰。
委托代理人:周宜人。
原告浙江省纺织品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诉被告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世纪新城支行储蓄存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年7月2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1年9月23日、12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李静,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卢燎峰、周宜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起诉称:2008年12月,原告在被告客户经理沈磊的主动联系安排下,在被告处开立了账号为80161707408093001的一般存款账户(下称80161707408093001账户)。该账户开立后,原告根据资金使用情况,截止至2009年4月29日,合计存入该账户款项7710万元,合计要求划付款项5720万元,计入该账户中显示的活期存款利息161780.64元及扣费30元,结余金额应为20061750.64元,这与被告递交的相应的月度对账单显示的余额数据一致。其中,因年度财务报表审计之需,被告出具给中汇会计事务所有限公司的银行询证函上,显示截止至2008年12月31日,原告在被告处的账户余额为31139496.76元,这与被告递交的相应的月度对账单数据及原告财务账目记载的数据一致。2009年5月11日,原告持印鉴至被告处查账,发现在被告处的账户中截止至2009年4月29日的余额为39190、46元,与原告先前收到的月度对账单存在重大差异;同日,原告财务人员凭原告的印鉴,通过在被告处的账户支付30元用于购买支票并划款1700元到其他单位,均得到顺利办理。后原告要求查询在被告处的账户中所有业务的明细底单以及要求从被告处的账户中进行划款,但均遭到被告的拒绝。原告认为,原告在被告处开立一般存款账户,通过该账户存入资金、划付款项,系与被告建立了银行结算合同关系和存款合同关系;原告有权划付存款账户中的款项,被告负责管理账户,依照原告的指示,通过审核原告预留印鉴,办理资金收付结算业务,并且向原告支付存款利息。截止至2009年5月12日原告合计存入该账户款项7710万元,合计要求划付款项57201730元,计入该账户中显示的活期存款利息161780.64元及扣费30元,余额应为20060020.64元。因此原告有权要求被告支付该笔余额款项20060020.64元并要求被告赔偿利息损失。现沈磊所涉刑事案件已审结,原告有权提起民事诉讼追究被告责任。故起诉要求判令:1.被告向原告支付款项20060020.64元,并赔偿利息损失2190582元(利息自2009年7月29日起暂计算至2011年6月28日,此后自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的利息,按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另行计付);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审理中,经本院向原告释明本案原、被告之间的储蓄存款合同属无效是否变更诉讼请求后,原告仍坚持原诉讼请求,
被告辩称:1.原告的陈述的事实与客观事实不符。原告诉称的帐户内资金进出均系根据原告的预留印鉴进行操作,在此过程中被告不存在过错。2.原、被告之间的结算关系、存款关系依法不能成立。3.本案原告产生的损失是由于原告明知上述款项可能被犯罪分子用于银行外部拆借,而将该资金提供给犯罪分子使用,实际上是原告与犯罪分子之间产生的拆借资金的法律关系,其损失应由原告自行承担全部责任。4.本案的刑事案件已经判决,但是追赃行为并没有结束,赃款也没有完全分配,所以原告的损失尚不确定。5、原告的主张与刑事判决书认定的损失不一致,应以刑事判决书认定为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在追赃没有结束前,原告的起诉应予驳回。
原告提供了下列证据材料:
1.开立单位银行结算帐户申请书、开户确认书。证明原告与被告间的银行结算合同关系、存款合同关系。
2.被告客户经理沈磊递交的月度对帐单。证明对帐单显示,自2008年5月20日至2009年4月29日期间,原告合计存入80161707408093001账户款项7710万元,合计要求划付款项5720万元,另有活期存款利息161780.64元,扣费30元。
3.原告记帐凭证和相应的财务凭证。证明原告财务账显示,自2008年5月20日至2009年4月29日间,原告合计存入款项7710万元,合计要求划付款项5720万元,另有活期存款利息161780.64元,扣费30元。
4.银行询征函、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证明被告出具的银行询证函显示,截止到2008年12月31日80161707408093001账户余额为31139496.76元,与被告递交相应的月度对帐单数据一致。
5.2009年5月11日原告记帐凭证、相应的结算收费凭证、支票存根、进帐单。证明2009年5月11日原告财务人员凭原告的印鉴,通过80161707408093001账户购买支票一次,划款一次,均得到顺利办理。
6.2009年5月11日原告通过被告柜台取得的对帐单。证明部分进出款项未经原告认可。
7.2009年6月16日的支票存根,6月17日被告出具的退票通知书。证明被告拒绝原告划款。
8.部分进出款项的明细底单。证明原告从被告处调取的部分进出款项的明细底单,这些进出款项原告原来均不知情。
9.沈磊名片、身份证复印件。证明沈磊系被告工作人员。
10.原告公章、财务专用章、原法定代表人章印章样式。证明原告印鉴样式。
11.关于要求返还企业存款的函。证明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存款并提供明细底单。
12.(2009)杭西商初字第1976号民事裁定书。证明原告曾提起过诉讼的情况。
13.关于要求清算我司帐户7710万元存款及明细底单的函。证明原告再次要求被告归还存款并提供明细底单。
14.(2010)浙杭刑初字第141号刑事判决书、(2011)浙刑二终字第16号刑事裁定书。证明与本案有关的相关刑事案件已审结。
15.2009年5月26日、2009年7月30日鲍波平的笔录。
16.2009年5月26日、2009年7月30日蒋亦兰的笔录。
证据15、16证明原被告之间的合同关系,被告在本案业务办理过程中存在重大过错。
17.2009年6月9日张卫民的询问笔录。证明原告的财会人员为本案业务多次到被告处考察,是慎重的企业行为。2008年5月20日原告在被告所在地,在沈磊办公室内将开户资料交被告的工作人员。在开户之后三天即5月23日原告才把资金打入被告处的账户。
18.2010年3月3日孟涛的询问笔录。证明银行将资金借给别的单位去投资,是银行的行为,并非沈磊个人行为。
19.印文鉴定书(79号)。证明印鉴卡启用日期为2008年6月4日,存在异常。在2008年6月4日之前已经发生了5、6笔款项的支出,该印鉴可能是不真实的,说明被告管理混乱导致出错。
20.原告基本帐户开户行提供的证明。证明原告的开户时间是在2008年5月20日。
21.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2010)杭上刑初字第202号刑事判决书。证明张卫民在沈磊的刑事案件中并不是被告人,张卫民是由于其在2008年底在知道沈磊挪用原告款项的情况下仍将原告的110万元挪用给沈磊使用,后来该110万元归还给了原告,因此张卫民构成挪用资金罪被判处缓刑,其刑事责任是明确的,而非如被告所说是与沈磊串通。
本院依原告的申请,从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调取了刑事案件中下列卷宗材料:
第一组:开户资料
1.中国银行人民币单位银行结算帐户管理协议。
2.开立单位银行结算帐户申请书。
3.开户许可证复印件。
4.何志亮的身份证复印件。
5.何志亮的身份信息。
6.原告的营业执照正本复印件。
7.原告的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
8.原告的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
9.原告的税务登记证复印件。
10.原告的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
11.原告出具的《公函》。
12.支票票据行为诚信承诺书。
13.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行外部客户对帐服务协议。
14.备案一般存款帐户信息核对。
15.中国银行XX行人民币单位银行结算帐户集中上收复审送审单。
16.中国银行世纪新城支行人民币单位银行结算帐户集中上收复审送审单。
17.注册号变化证明。
18.印鉴卡。
上述证据原告欲证明上述开户资料有多份,开户资料中原告的印章和法人章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其中人民币单位银行结算帐户管理协议中原告的公章和法人章是假的。开户许可证上有两个原告的公章,一个清楚的是真的,一个模糊的是假的。何志亮的身份证复印件上左边一个是真的,右边一个是假的。税务登记证上原告公章是假的。机构代码证上原告公章左边一个是真的,右边一个是假的。支票票据行为诚信承诺书原告公章是假的。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行外部客户对帐服务协议中前面原告的单位是原告的财务经理填写的,后面的联系人不是原告人员填的,是其他人在空白处填的;原告公章是真实的。印鉴卡上的财务章、法人章、公章都是假的。另外证据15显示日期是2008年5月20日,送审资料的目录中共有8组材料,其中有一份印鉴卡,说明原告已经进行结算帐户的送审、登记。人民币单位银行结算帐户集中上收复审送审单的日期是2008年6月4日,上面内容有4项,其中第3项是新印鉴卡二张,说明被告在2008年6月4日将原告预留在被告处的印鉴卡进行了更换。上述证据表明被告的管理是非常混乱,尤其是被告经过了两级银行的审核,但开户资料上有些真章有些假章可以用肉眼分辨出的却没有审核出来。
第二组:笔录
1.孟涛2009年6月8日的笔录、2009年7月3日的笔录。证明孟涛与张卫民根据银行的要求填写开户资料,加盖公章,将预留的印鉴在被告的工作场所交给被告的工作人员沈磊的事实。
2.张卫民2009年6月9日的笔录、2009年11月27日的笔录。证明张卫明在作证时已经被拘留,与孟涛不可能串供,但该两人的陈述基本一致。证明对象同证据1孟涛的笔录。
3.方红珠2009年6月1日、6月12日、6月15日、6月18日的笔录。证明方红珠代原告到被告处开户,所有的资料都是复印件,并且方红珠否认开户协议由她经手。在原告的开户过程中开户不是一次,可能有多次,原告开户过程是很清楚的。
第三组:公安机关调取的原告在被告处的80×××01账户内的明细底单。证明原告于2008年5月23日在该帐户划入2500万元后,从2008年5月28日至5月30日总共支出近2500万元未经过原告认可。经原告核对,单据上标有“B”的是以真实的预留印鉴划的钱,标有“A”的是以假的预留印鉴划出去的钱。说明在被告处无论是真的印鉴还是假的印鉴,都可以把款项划出。被告作为银行管理是很混乱的。
本院依原告申请,从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行档案库调取了备案的原告开户资料,包括:
1.印鉴卡三份。
2.开立单位银行结算帐户申请书。
3.中国银行人民币单位银行结算帐户管理协议。
4.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行外部客户对帐服务协议。
5.原告的营业执照正本复印件。
6.原告的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
7.原告的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
8.开户许可证复印件。
9.原告的税务登记证复印件。
10.原告的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
11.何志亮的身份证复印件。
12.何志亮的身份信息。
13.支票票据行为诚信承诺书。
14.备案一般存款帐户信息核对。
15.原告出具的《公函》。
16.中国银行开户确认书。
上述由原告提供的证据,经被告质证后认为:对证据1的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对证明对象有异议,该证据不能证明原、被告之间存款结算合同关系的成立,若认可该证据的合同关系也应当认可该申请书开户确认书项下的所有申请资料,包括预留印鉴。证据2,其中第1份余额为2500万元的对帐单的真实性无异议;其他11份对帐单真实性均有异议,被告从来没有向原告出示过该11份对帐单,该11份对账单均为假对帐单,所盖的“中国银行杭州世纪新城支行业务公章(3)”也是假的,从刑事案件中反映是李瑞峰让其他人伪造的。证据3,其中原告的记帐凭证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系原告自行制作,没有反映本案的事实,原告在打款之后收到了高额的利息等事实没有如实反映;对于其他的财务凭证,资金往来凭证等无异议,但利息凭证有异议,是虚假的。其中2008年12月15日的100万元是杭州甘霖贸易有限公司支付的款项,原告明知该100万元不是被告帐户上的资金特意做成被告账户上的资金,以掩盖其知道资金在银行外循环的事实。证据4,其中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无异议;银行询征函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该函是原告财务部经理张卫民主动从会计事务所获取询征函的空白件后由张卫民交给犯罪分子,用假印章制作的银行询征函,是虚假的。对证据5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明对象有异议,该些划款等行为是案发后被告配合公安机关侦查而做的行为,不能证明印章等是真实的。对证据6无异议。对证据7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被告拒绝划款是由于该帐户已经被公安机关冻结。对证据8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该些款项的进出原告事先是知情的,原告知道这些资金用于银行外拆借的事实。对证据9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沈磊的犯罪行为并不是依赖被告的职务行为,而是其个人行为。对证据10有异议,原告公章、财务专用章、原法定代表人章印章样式与预留印鉴是不一致的。对证据11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当时公安机关还在调查中,不能证明被告拒绝返还存款或提供底单的事实。对证据12无异议。对证据13无异议,因原告要求支付710万元的存款,但在被告的帐户内并无这么多资金,之前被告已经根据预留印鉴予以支付。对证据14无异议。对证据15形式的真实性无异议,对于证明对象有异议,鲍波平的陈述与其他人的陈述不一致,结合沈磊和张卫民的笔录,张卫民自己没有到沈磊处开户,仅仅见了一次面,也没有提出预留印鉴;鲍波平陈述的人民银行结算帐户管理办法中要求的开户程序实际上是法定程序,不仅仅是对银行有相应的约束力,同时对开户人也有约束力,而本案中原告并没有到银行临柜开户,也没有提供全部资料,原告有过错;同时预留印鉴的返还作为开户的重要环节,是开户人的义务,原告也应该向银行索取,本案发生了大量的资金往来,原告没有索取预留印鉴,原告有重大过错。对证据16的真实性无异议,本案中原告的开户实际上是犯罪分子的开户。对证据17的真实性无异议,可以证明双方之间并不是存款或结算合同关系,张卫民的陈述中多次提到了10%到18%之间的利率,并且存款是有期限的;也提到了该帐户原告不能支取,不能查询,不能转帐,而且高利息的获取要通过将资金拆借给第三人才可以获得高息。该证据可以证明原告在开户前是知道并不是与被告之间达成了借款的合意,而是与犯罪分子达成了定期资金拆借的协议。对证据18的真实性无异议,孟涛在笔录中陈述将资金借给别的单位从而收取利息,说明原告事先知道该资金是借到别的单位去的,原告对于资金体外循环是知情的,而且是放任的。对证据19的真实性无异议,仅证明支票上的印鉴与原告提供的印鉴不一致,而支票上的印鉴与预留印鉴是一致的,说明被告的付款行为是根据预留印鉴的付款行为,同时结合其他证据显示开户时间是2008年5月20日,启用时间也是2008年5月20日。证据20系打印件,对真实性有异议,但对于开户时间是2008年5月20日无异议。对刑事卷宗中的第一组证据开户资料形式的真实性无异议,这些均是原告开户时提交的原始资料,被告为原告开户是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的,开户资料上的印章的真假凭肉眼是无法确认的,根据刑事判决书的认定这些印章均是犯罪分子伪造的,是虚假的。关于送审单,被告是在2008年5月20日送审的,不存在更换印鉴的事实,这个印鉴是在开户时预留的。对刑事卷宗中的第二组证据笔录的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但笔录中所陈述的事实应结合其他证据作出判断,刑事判决书并未认定开户后更换印鉴的事实,犯罪分子将原告印鉴予以调换是发生在开户之前;并且刑事判决书认定原告将开户资料交给犯罪分子,没有认定张卫民将印鉴卡交给沈磊,故该些笔录不能证明原告的证明对象。同时该些笔录可以印证原告与沈磊有拆借资金的合意,原告与犯罪分子有串通的嫌疑。对刑事卷宗中第三组证据80×××01账户内的明细底单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但并非公安机关作了“A”、“B”记号就说明有两个印鉴,实际上是为了区分两部分的资金,一部分是进入原告自已帐户的资金,另一部分是犯罪分子划走的资金。对证据21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证明对象有异议,该判决书认定款项是用于资金拆借,目的是获取高息,不论张为民的行为是职务行为还是个人行为,并不能否定张卫民与沈磊存在串通,该判决认定张卫民是职务行为,则原告与沈磊有资金用于体外循环的串通,该证据不能证明原告与被告之间有存款关系。对本院从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行档案库调取的原告的开户资料无异议。
被告提供了下列证据材料:
1.交易流水。证明80×××01账户内共计有1.3亿元的资金进出,且原告在该账户内汇入7710万元后即被犯罪分子划走,该账户被犯罪分子实际控制。
2.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证明刑事判决书认定原告的损失是李瑞锋等犯罪分子造成的;刑事裁定书认定犯罪分子骗取原告资金7710万元,已经归还5720万元,原告收取高息417万元,造成损失1570余万元。原告与被告不存在存款关系或结算关系的合意,因而不存在合同关系。
3.2009年12月7日钱建强笔录。
4.2009年12月7日钱宝强笔录。
5.2009年11月30日沈磊笔录。
6.2009年6月10日张媛媛笔录。
7.2009年12月17日张卫民笔录。
8.2009年6月29日金刚笔录。
9.葛纬出具的《关于与张卫民接触的情况》。
证据3-9证明原告对其资金被犯罪分子用于非法拆借是明知的,其中有5000万资金,原告事先与用资人谈妥用资方案。原告从事非法资金拆借的目的是获取非法高息。原告明知被告没有支付高息,特别是现金支付高息的可能,其与犯罪分子共同利用银行平台存在向银行转嫁风险的故意。
10.2009年10月22日沈磊笔录。
11.2009年6月12日方红珠笔录。
证据10、11证明原告为了进行资金拆借到被告处开户,但在开户过程中未到银行临柜办理开户,而将开户资料交给犯罪分子,孟涛放任资金体外拆借,致使犯罪分子调换预留印鉴,实际控制了账户。
12.2009年12月15日沈磊笔录。
13.2009年6月25日张卫民笔录。
证据12、13证明原告在非银行营业场所获得非法高息,且非法高息均是原告款项到账后犯罪分子立即以现金支付,原告应当知道其资金并非用于正常的银行存款。在这个情况下原告也没有向被告核实,说明原告知道该资金用于体外循环。
14.2009年12月4日胡卓也笔录。
15.2009年6月9日孟涛笔录。
16.2009年6月29日吴竞勤笔录。
证据14、15、16证明原告将空白转账支票交他人保管并使用,已经严重超越常理并违反企业财务制度,原告为了配合进行资金拆借,允许犯罪分子使用资金。
17.2009年12月4日吕华伶笔录。证明2008年7月,张卫民让吕华伶等对帐单,吕华伶发现对账单余额只有10万余元,与原告的流水对账单不符,在此情况下张卫民仍让吕华伶在错误的对账单上盖章确认。说明原告在帮助犯罪分子一起隐瞒被告。
18.2009年6月23日舒俊毅笔录。证明2008年8月,张卫民对于舒俊毅做错的虚假对账单提示沈磊重新制作以掩盖资金拆借事实,张卫民系帮助犯罪分子掩盖犯罪事实。
19.2009年6月19日张卫民笔录。
20.2009年7月16日吴竞勤笔录。
证据19、20证明张卫民及原告相关人员已经知道沈磊等人的诈骗犯罪行为后,仍把钱借给沈磊等犯罪分子处理,造成了损失的扩大。
21.2009年6月23日姚华军笔录。证明原告在收到犯罪分子控制的杭州甘霖贸易有限公司的100万元款项后直接以原告自己的回款入账,且部分回款是由犯罪分子打回的,原告也予认可,由此可见原告对其账户实际由犯罪分子个人控制、使用是知情的。
上述由被告提供的证据,经原告质证后认为,对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内容不予认可,该交易流水原告曾多次要求被告提供,从原告的帐上反映该账户内有7710万元打入,原告用自己的印鉴盖章取回5000多万元,若如被告所述预留印鉴是虚假的,则原告不可能自行取回那么多的款项,只要原告在被告处开立的帐户,帐户是由被告控制的。对证据2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刑事判决书并未认定原告的损失是李瑞峰等造成的,更多的是与沈磊有关;刑事判决书只是对款项的金额进行了计算,款项是在被告处被犯罪分子划走,还是在原告处被犯罪分子划走,并没有说明。原告认为是犯罪分子在被告处开立的帐户将钱取走,原告与被告存在合同、结算关系,被告在答辩时也陈述原告打入7000多万元,取走5000多万元,应是成立了相应的法律关系。证据3-9中所有原告员工的笔录的真实性无异议,对于不是原告员工的笔录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而且是复印件,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笔录中也有很多矛盾的地方。假设上述笔录是真实的,质证如下:证据3不能证明被告的证明对象,原告从未签过承诺书,而且笔录中陈述是银行运用资金,不是说沈磊运用资金。证据4笔录中也说明是银行的行为。证据5不能排除是沈磊为了推卸责任的陈述。证据6不真实,是犯罪分子的一面之词。对证据7、8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据9是葛纬为了推卸责任的陈述。对证据10有异议,原告不清楚虚假的印章在谁的手上。证据11有异议,是否是李瑞峰交给方红珠的不清楚,无法判断,事实上是原告去开户,并取得了开户申请书,之后的情况不清楚。预留印鉴是在被告的控制下被犯罪分子替换的,应责令被告提供所有的开户手续。被告应该对原告提供资料的真实性、合法性负有责任,被告存在重大过错。对证据12、13中的金额本身无异议,对证明对象有异议,原告获得高息是被告做业务的条件之一,原告的业务员到被告处与被告的工作人员有过接触,原告能够获得双方约定的利息。对证据14、15、16的真实性无异议,笔录反映了当时的状况,但是不能证明被告要证明的内容,原告是基于对沈磊的信任把空白的支票给了沈磊,在法律上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原告的每笔取款都是让沈磊把空白支票拿过来,加盖印章后取款的。对证据17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不能证明被告要证明的内容,原告的财务人员由于疏忽或对银行的信任错盖章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对证据18有异议,舒俊毅的陈述不属实。对证据19中陈述的询征单的过程无异议,对证明对象有异议,张卫民陈述“我其实已经知道我们公司存在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世纪新城支行的钱已经被沈磊划走了”是事实,当时张卫民为了收回钱款,所以给了沈磊110万元,目的是为了让沈磊把钱款划回来。之后也划回来近1000万,同时110万元也划回来了。对证据20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据21,杭州甘霖贸易有限公司在张卫民知道原告的钱已经被沈磊动用的情况下,为了把原告的钱收回来,这个行为是恰当的。
本院对证据作如下认证:
1、原告提供的证据。证据1,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对真实性予以认定,至于该证据能否证明原、被告间的合同关系,将在下文中予以阐述。证据2,被告对其中第1份余额为2500万元的对帐单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该份对账单的真实性予以认定;其余对账单均不真实,不能真实反映80×××01账户内的资金进出情况,不予认定。证据3,系原告的记账凭证,亦不能真实反映80×××01账户内的资金进出情况,该账户内的资金进出情况应以公安机关调取的明细底单为准。证据4,系公安机关侦查过程中调取的材料,予以认定,但80×××01账户内的资金进出情况应以公安机关调取的明细底单为准。证据5,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对真实性予以认定。证据6,被告无异议,予以认定。证据7、8、9,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真实性予以认定。证据10,经刑事判决认定,80×××01账户开户时的原告预留印鉴与该证据中的印鉴式样并不相符,开户时的预留印鉴系沈磊等犯罪分子伪造的。证据11、12的真实性被告无异议,真实性予以认定。证据13,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真实性予以认定。证据14,被告无异议,予以认定。证据15、16、17、18均系公安机关在刑事案件侦查过程中依职权所制作的笔录,予以认定,有关案件事实的认定应以生效的刑事裁判文书认定的事实为准。证据19的真实性被告无异议,真实性予以认定。证据20系打印件,无相关证明单位的印章,不予认定,但对80×××01账户的开户时间为2008年5月20日的事实予以确认。证据21,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真实性予以认定。刑事卷宗中的第一组证据开户资料,根据的生效的刑事裁判文书的认定,该些资料均系沈磊等犯罪分子进行伪造后到被告处开立了80×××01账户,对该事实予以认定。第二组证据笔录系公安机关在刑事案件侦查过程中依职权所制作的笔录,予以认定,有关案件事实的认定应以生效的刑事裁判文书认定的事实为准。第三组证据80×××01账户内的明细底单,予以认定。
2、被告提供的证据。证据1、2,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真实性予以认定。证据3-21,均系公安机关在刑事案件侦查过程中依职权所制作的笔录,予以认定,有关案件事实的认定应以生效的刑事裁判文书认定的事实为准。
本院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以及本院确认的有效证据,认定下列事实:
沈磊系被告的客户经理。2008年5月,沈磊通过第三人与原告的财务部经理张卫民联系,采取支付高额利息的方法诱使原告到被告处开户并存款。在张卫民将原告的开户资料及预留银行印鉴卡交给沈磊后,沈磊指使同伙李瑞峰私刻了原告的印章。嗣后沈磊在开户过程中将原告的预留银行印鉴卡(财务专用章、法人章、公章)调换成用伪造的印章制作的印鉴卡,指使同伙方红珠通过被告的工作人员鲍波平办理在被告处开立了账号为80×××01的账户,账户性质为一般存款户。其中《开立单位银行结算账户申请书》、《中国银行人民币单位结算帐户管理协议》、《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行外部客户对账服务协议》均显示签订日期为2008年5月20日、被告的上级银行中国银行杭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支行复审盖章在2008年5月21日;印鉴卡显示启用日期为2008年6月4日;开户确认书显示开户日期为2008年5月20日。2008年5月23日,原告在80×××01账户汇入2500万元。2008年6月5日,原告在80×××01账户汇入500万元。2008年6月19日,原告在80×××01账户汇入100万元。2008年6月25日,原告在80×××01账户汇入1200万元。2008年6月26日,原告在80×××01账户汇入800万元。2008年7月21日,原告在80×××01账户汇入500万元。2008年8月4日。原告在80×××01账户汇入1500万元。2008年9月2日,原告在80×××01账户汇入400万元。2008年9月28日,原告在80×××01账户汇入100万元。2008年11月10日,原告在80×××01账户汇入110万元。以上原告共计汇入80×××01账户7710万元。在原告存款入账后,沈磊等人即使用伪造的印章,以原告名义,通过开具汇票等方式将80×××01账户内存款划出。截至2009年4月29日,80×××01账户内存款金额仅为39190.46元。期间,原告通过沈磊开具转账支票从80×××01账户内划回原告资金5720万元,沈磊支付给原告利息417万元。2009年5月11日,原告自行从80×××01账户内划出资金1730元。
2010年12月2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0)浙杭刑初字第141号刑事判决书,认定沈磊等犯罪分子于2008年5月至2009年4月间,以拉存款为名,以支付高额利息诱使捷马化工有限公司、浙江省纺织品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浙江中大华瑞经贸有限公司、杭州康桥镇西杨村经济合作社、浙江省公安厅新闻传媒中心、杭州我爱我家房屋租赁有限公司、浙江江日广告公司、杭州康源饲料科技有限公司、浙XX商控股有限公司、宁波高新区玫瑰科技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平安时报社等被害单位到中国银行杭州世纪新城支行、中国民生银行杭州西湖支行、中国光大银行杭州钱江支行开户并存款。沈磊以银行工作人员身份或指使他人冒充银行工作人员,以代办开户为名骗取被害单位开户资料和预留银行印鉴卡,并伪造了被害单位的印章。后在开户过程中将被害单位的预留银行印鉴卡调换成以伪造的印章制作的印鉴卡。在被害单位存款入账后,沈磊等人即以被害单位名义,使用伪造的印章,通过开具汇票、本票、支票或汇款凭证等方式将共计2.1亿余元人民币存款划出,将上述钱款用于填补先前的资金漏洞、支付高额利息和好处费、放款赚取利差、个人使用及挥霍等。至案发时,造成被害单位损失共计人民币7630余万元。沈磊之妻张媛媛及葛忠伟、舒俊毅、毛盛、胡建平、姚华军在明知沈磊用上述手段进行诈骗的情况下仍予以帮助。其中沈磊在共同票据诈骗犯罪、金融凭证诈骗中系主犯,以沈磊犯票据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金融凭证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并判决已依法扣押的赃款赃物均予以追缴,按比例发还被害单位;同时责令沈磊等七名犯罪分子退赔其余违法所得,发还被害单位。宣判后,因同案犯舒俊毅等人不服,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4月21日作出(2011)浙刑二字第16号刑事裁定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2年1月,原告从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退回赃款2941606元。
另查明,张卫民于2010年8月5日被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以犯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本院认为,本案中,原告委托开户的意思表示真实。沈磊是被告的客户经理,原告将开户资料复印件交给沈磊后,沈磊指使同伙到被告处办理了开户手续,在开户后原告将7710万元款项打入在被告处的帐户内,被告收取了该款项,故原、被告之间的储蓄存款合同关系成立。但沈磊系利用伪造的原告的开户资料尤其是印鉴卡在被告处开立帐户,被告在误以为开户资料是真实的情况下作出了接受开户的意思表示,因此原告与被告订立储蓄合同的意思表示均系双方受欺骗而作出。同时沈磊等犯罪分子私刻印章用以欺骗原告与被告,并以开具汇票凭证形式骗取存款,其开户及转账的行为系为进行票据诈骗及金融凭证诈骗犯罪而实施,该行为已为生效的刑事判决书确认为犯罪行为,因此该行为不具有合法性,原、被告双方之间的储蓄存款合同应属无效。现经本院向原告释明合同无效是否变更诉讼请求后,原告仍坚持原诉讼请求,故原告基于合同有效向被告主张支付存款本金及利息的请求应予驳回。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浙江省纺织品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53053元,由浙江省纺织品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开户银行:工商银行湖滨分理处,帐号:12×××68,户名: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财产案件提起上诉的,案件受理费按照不服一审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预交。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陈雪梅
人民陪审员  范皖生
人民陪审员  王 皓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王 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