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上诉人陈玉冬与被上诉人刘珠凤、林丽菊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8-18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福建省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宁民终字第82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玉冬,男,住霞浦县。
委托代理人刘赛清,女,系上诉人之妻。
委托代理人陈有慧,女,系上诉人之女。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珠凤,女,住霞浦县。
委托代理人陈支何,男,系被上诉人之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林丽菊,女,住霞浦县。
上诉人陈玉冬与被上诉人刘珠凤、林丽菊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霞浦县人民法院(2013)霞民初字第124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查明,2012年6月10日中午12时40分,原告刘珠凤乘坐由被告林丽菊驾驶的两轮助力车从霞浦县柏洋乡陈墩村往柏洋乡方向行驶,途经陈墩村口路段,与对向由被告陈玉冬驾驶的三轮摩托车相碰,造成原告刘珠凤、被告陈玉冬、林丽菊等受伤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原告于2012年6月10日至6月22日在霞浦县医院住院治疗,伤情诊断为:右胸壁挫伤、左侧骰骨骨折、左腰部挫裂伤等。2012年7月8日至7月20日原告由于病情未愈又在霞浦县医院住院治疗。原告共住院24天。事故发生时,由于双方未及时报警,交警部门无法查清交通事故原因,2012年11月18日霞浦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出具了一份”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该证明明确被告林丽菊无驾驶证驾驶的两轮助力车未挂牌、被告陈玉冬有驾驶证驾驶无牌三轮摩托车。原告住院期间,被告林丽菊已支付7000元赔偿款。两被告由于对事故的责任有争议,原告的赔偿达不成一致意见,原告于2013年7月24日诉讼法院。
原审判决认定,原告因本起交通事故所致的各项损失为:医疗费20163元,交通费500元,误工费2230元,护理费3168元,伙食补助费1200元,营养费1000元。其中交强险医疗费项下:医疗费20163元+伙食补助费1200元+营养费1000元=22363元,其中10000元属于交强险赔偿范围;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金项下:交通费500元+误工费2230元+护理费3168元=5898元。
原审判决认为,公民的身体健康权受国家法律保护,任何人不得非法侵害。根据本案认定的事实,原告不承担事故责任,被告林丽菊无证驾驶二轮助力车与被告陈玉冬驾驶无牌三轮摩托车在道路上运行,均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条的规定,两被告均有过错,本院依职权确定两被告承担同等责任。原告主张认为两被告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由于发生事故时两被告系无意思联络,虽然是共同侵权侵害原告,但无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原告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被告陈玉冬选择该类车辆使用是有过错的,三轮摩托车属于机动车其上路运行必须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条的规定进行报牌并投保交强险,被告陈玉冬选择使用该类车辆,就要承担该类车辆的义务,因此原告主张要求被告陈玉冬先行承担交强险赔偿项下的责任,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被告陈玉冬应先在机动车交强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000元+5898元=15898元;余款12363元由两被告各承担6181元,被告林丽菊之前已支付7000元可予以抵扣赔偿款。
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二条、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被告陈玉冬应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22079元;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陈玉冬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陈玉冬上诉称:1、被上诉人刘珠凤的原审诉请已过诉讼时效,原审未依法判决驳回刘珠凤诉请系适用法律错误。本案事故发生在2012年6月10日,原告对俩被告均知悉,诉讼时效应从事故发生当日开始计算,在《民法通则》规定的一年的诉讼时效期间内,刘珠凤未起诉,而是在2013年7月24日起诉,丧失胜诉权。原审本人已明确提出诉讼时效的抗辩,原审未列为争议焦点,亦未对当事人释明,系遗漏案件重要事实未于审理。2、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责任承担主体认定错误。交警部门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事故发生后因双方在都有条件的情况下未及时报警,无法查清交通事故原因。原审法院直接认定刘珠凤系乘客、受害者没有过错,有悖公平原则。本案交警部门无法查清事故原因,刘珠凤、林丽菊、本人三方均存在过错,在赔偿责任承担上,刘珠凤对于无法明确事故责任的事实本身应承担相应责任。本人驾驶的三轮摩托车系残疾人适用的车辆,已至交警部门要求挂牌,交警部门告知本人没有办理这个项目,故该车辆无法投保交强险,原审判决忽略该客观事实及政策性因素,判令本人在交强险赔偿范围内先予赔偿,违反公平原则。且在责任承担上,林丽菊无证驾驶应承担主要责任。3、刘珠凤的医疗费票据中明确列明了护理费一项,不应另行计算;交通费票据仅435元,应当直接认定;营养费无法律依据,不应予以支持。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刘珠凤对陈玉冬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刘珠凤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1、上诉人陈玉冬主张本人诉请已过诉讼时效,是错误的。2、原审判决上诉人承担本案赔偿责任正确。一审法院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的规定,认定平均承担责任是正确的。上诉人不是残疾人却使用残疾人适用的三轮车辆,车辆本应进行报牌并投保交强险,却无牌也没有投交强险。本人在本案中系乘客,没有任何交通违规行为,其受到的损害都是原审两被告造成的,理应进行赔偿。在责任承担上,上诉人陈玉冬与原审被告林丽菊都存在交通的违法行为,明显存在重大过错,同时导致交警部门未能做出事故认定的原因是由于上诉人陈玉冬与原审被告林丽菊没有及时报警,导致责任大小无法确定。3、上诉人主张部分项目没有依据,不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主张医疗票据中已有护理费一项,不应另行计算护理费,是错误的。交通费虽然发票是435元,均是到福安赛岐门诊产生的,一审判决酌定赔偿500元正确。营养费要求也是依据遗嘱要求补充营养作出的,一审认定1000元营养费并无不当。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林丽菊未作答辩,也未提供书面答辩状。
经二审查明,对一审查明事实,除上诉人认为”本案交警部门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出具时间不能作为定案的时间”、被上诉人认为”林丽菊是在6、7、8月支付款项,不应认定为住院期间”之外,对其他事实认定上诉人、被上诉人没有异议。二审期间,上诉人、被上诉人均无新的证据提供。
本案双方当事人的争议焦点是:1、刘珠凤起诉是否超过诉讼时效;2、上诉人陈玉冬是否应赔偿本案刘珠凤的人身损害的赔偿责任;3、原审判决对本案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的认定是否正确合理。
本院认为:本案上诉人主张刘珠凤起诉超过诉讼时效,但从2012年11月18日霞浦县公安局交警大队针对本起事故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可以证实,被上诉人刘珠凤并未放弃对上诉人的索赔请求,迟至2012年11月18日被上诉人刘珠凤仍要求有关交警部门出具交通事故证明,故被上诉人刘珠凤2013年7月24日起诉并未超过诉讼时效。上诉人涉案的三轮摩托车未投保交强险上路发生本案交通事故,原审判决上诉人先在机动车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赔偿第三者(涉案二轮助力车的乘员本案原告刘珠凤)的经济损失,依据充分,并无不当。上诉人认为其所有的涉案的三轮摩托车无法投保交强险存在客观及政策性因素,不属于法定的免责事由,其抗辩主张不能成立。刘珠凤超过机动车交强险限额范围外的损失部分,由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林丽菊各半承担,在原审的自由裁量范围,并无不当。上诉人主张刘珠凤也存在过错及被上诉人林丽菊应承担主要责任,依据不足,本院不予主持。原审判决对本案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的认定符合最高人民法院人身损害司法解释的规定,上诉人主张护理费已在医疗费中计算,系出于对法定护理费与医疗费认定的误解,不能成立;原审判决对营养费、交通费的认定有医疗机构出具的住院证明等为据,上诉人主张原审对本案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认定错误,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上诉人上诉主张,依据不足,原审判决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人陈玉冬的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52元,由上诉人陈玉冬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沈鸣鸣
审判员  黄建方
审判员  林 斌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
书记员  彭杨清
附本案引用的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