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杨克安、不履行法定职责二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3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8)浙行终102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杨克安,男,汉族,1980年5月11日出生,户籍地浙江省苍南县。
委托代理人郎子君、郎魁元,北京佳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苍南县人民政府,住所地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人民大道。
法定代表人郑建忠,县长。
委托代理人陈锡文,苍南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陈立启,浙江正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杨克安诉苍南县人民政府不履行征收补偿安置法定职责一案,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7月6日作出(2018)浙03行初20号行政判决。杨克安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8年8月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杨克安系苍南县××××村村民。坐落于苍南县××××村顶垟“杨厝”的涉案房屋及宅基地,原告称系其所在杨氏房族祖遗财产。2013年9月,苍南县国土资源局就苍南县灵溪至龙沙公路改建工程及拆迁安置建设项目,上报建设用地项目呈报材料“一书四方案”。2014年11月18日,国土资源部作出国土资函〔2014〕554号《关于苍南县灵溪至龙沙公路改建工程及拆迁安置建设用地的批复》,同意苍南县征收农民集体所有农用地68.1084公顷(其中耕地51.6473公顷)、建设用地3.5917公顷、未利用地0.089公顷;同意使用国有未利用地6.4352公顷。该改建工程征收土地红线占用上述房屋祖厅“前埕”的65平方米土地,被告依法征收该65平方米土地,征收该土地的补偿费4387.5元已于2017年11月1日汇至石塘集体专用账户,并另行决定支付修渠造路的补助款8150元。原告认为被告因苍南县灵溪至龙沙公路改建工程建设占用上述房屋及宅基地,遂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履行对征收原告坐落于赤溪镇石塘顶垟“杨厝”的一间36平方米房屋及240平方米宅基地予以补偿安置的法定职责。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原告主张其因继承取得涉案房屋所有权及宅基地使用权的五分之一份额,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鉴于被告确认原告是涉案房屋及宅基地的共有人之一,故被告主张原告与被诉行政行为无利害关系,本院不予支持。涉案房屋祖厅“前埕”的65平方米土地被征收后,被告已依法予以补偿并已将补偿费支付给石塘集体;涉案房屋及余下宅基地不在灵沙公路改建工程征地红线范围内,依法不予征收,故原告主张被告履行对涉案房屋及宅基地的补偿安置法定职责,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杨克安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杨克安上诉称:1.被上诉人苍南县人民政府是适格的被告主体,具备补偿安置的法定职责。依据《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国家征收土地的,依照法定程序批准后,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公告并组织实施”,第四十七条“征收土地的,按照被征收土地的原用途给予补偿”,第四十八条“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后,有关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公告,并听取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意见”之规定,苍南县人民政府依法具备法定的补偿安置的职责,应当依法履行法定职责。2.上诉人与本案具有利害关系。上诉人提供的石塘委会出具的证明以及杨氏家谱足以证明上诉人对涉案的被拆迁房屋及被征收的宅基地依法享有权利。3.坐落于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村顶垟“杨厝”房屋五间及占地面积1200平方米的宅基地已经被拆迁、征收是不争的事实,且系政府所为,就政府的拆迁、征收行为侵害上诉人的合法权利的事实,被上诉人应当依法作出补偿的法定职责。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在一审的诉讼请求,并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用。另在二审过程中,上诉人提出其单独对一间36平方米的祖屋要求被上诉人履行安置补偿职责,并与另案起诉的其他四名杨氏家族成员共同对合计240平方米的宅基地要求被上诉人履行安置补偿职责。
被上诉人苍南县人民政府答辩称:苍南县灵溪至龙沙公路改建工程征收被答辩人祖厅前埕的土地只有65平方米,该征收的65平方米土地答辩人已经依法予以补偿。涉案房屋及余下土地并不在灵沙公路改建工程征地红线范围内,依法不予征收。故被答辩人主张履行对涉案房屋及宅基地的补偿安置法定职责,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二审法院依法驳回被答辩人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原审期间双方当事人提交的全部证据材料,均由原审法院移送至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向本院提交了两份材料,一份是来源于苍南县档案局于2018年5月提供的1953年《乡农业税土地产量分户清册》;一份是《祖厝继承凭据》,上有十余人的签名,日期是2011年10月8日。上诉人提交材料欲证明其与另案起诉的四名杨氏家族成员继承了涉案房屋及宅基地。首先,按照两份材料上所署日期,两份材料均在一审期间即已存在,上诉人并未提交给一审法院。其次,上诉方在一审庭审中明确表示,杨氏家族成员共有一百余人,2002年时口头约定由包括上诉人在内的五人继承涉案房屋和宅基地,并无书面证据。故上诉人在二审期间提交的《祖厝继承凭据》明显与其在一审庭审时的陈述相悖。综上,上诉人在二审期间提交的材料不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十条、第五十二条所称的“新的证据”,本院不予接纳。
经审理,本院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称苍南县人民政府征收涉案房屋及宅基地却未予以补偿,因此提出履职之诉。本案认定苍南县人民政府应履行补偿职责的前提是其已征收了上诉人所称的祖屋及宅基地。苍南县人民政府在一审期间提供了原国土资源部关于苍南县灵溪至龙沙公路改建工程及拆迁安置建设用地的批复、建设用地项目呈报材料“一书四方案”、土地权属界线认定书、苍南县灵溪至龙沙公路改建工程土地勘测定界图、领款证明单、网银电子回单、结算确认书、地基面积补偿领款确认表等证据,足以证明其仅征收了涉案房屋祖厅“前埕”的65平方米土地,且已将补偿款拨付至石塘村集体账户。上诉人并未举证证明涉案房屋及宅基地已被征收,且其在一审庭审中称部分土地在红线内,则全部土地应予安置,与现行法律法规不符。故原判认定上诉人的诉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并无不当。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杨克安所提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㈠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杨克安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此页无正文)
审判长 黄 寒
审判员 唐维琳
审判员 王玉岳

二〇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吴国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