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董海波开设赌场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3-25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福建省泉州市洛江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6)闽0504刑初203号
公诉机关泉州市洛江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董海波,男,1976年8月24日出生于福建省泉州市,户籍所在地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现住福建省泉州市洛江区。曾因赌博于2014年3月11日被泉州市公安局丰泽分局处以罚款人民币500元。现因涉嫌犯开设赌场罪于2016年5月30日被刑事拘留,同日变更为取保候审。经泉州市洛江区人民检察院决定于2016年9月6日再次办理取保候审。经本院决定,于2016年10月9日继续予以取保候审。现在家候审。
泉州市洛江区人民检察院以洛检诉刑诉〔2016〕19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董海波犯开设赌场罪,于2016年10月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泉州市洛江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杜宇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董海波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董海波于2014年12月份开始,以营利为目的,通过代理“崇搏”赌博网站,发展梁某、“××”等四名会员参与“六合彩”网络赌博活动,累计接受投注金额人民币2222189元,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应以开设赌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公诉人在法庭上宣读、出示了证人梁某、邱某等人的证言,被告人董海波的供述,电子证物检查工作记录,辨认笔录,网络数据截图及户籍信息等证据,印证指控的犯罪事实。同时,公诉机关提出对被告人董海波在有期徒刑三年至四年的幅度内处刑,并处罚金的量刑建议。
被告人董海波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均无异议。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董海波以营利为目的,于2014年12月份开始,向他人租用一个名为“崇搏”(网址××)的“六合彩”赌博网站代理权限(代理账号××),后发展会员梁某(账号××、××)、“××”(账号××)、“××”(账号××)、“××”(账号××)参与网络“六合彩”赌博活动。截至2015年11月5日,被告人董海波在泉州市洛江区××街道××小区家中接受上述会员投注金额累计人民币2222189元。经公安机关网上追逃,被告人董海波于2016年5月30日主动到案接受调查,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
另查明,被告人董海波并未从上述指控中获利,其用于网络赌博的工具笔记本电脑一台及手机两部,均已丢弃,未能查获。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为证,足以认定:
1、证人梁某的证言,证实其系被告人董海波在“崇搏”赌博网站上的下线。从2014年8月份开始,其参与了“长江”、“鸿利”、“崇搏”等多个赌博网站,接受下线刘某、邓某、魏某、何某等人的投注并从中获利。大概是2014年12月份,董海波向其提供了“崇搏”赌博网站,网址已经记不清了,其先后使用会员账号××、××向董海波下注,之后再根据网站的统计报表以现金及转账方式结算输赢。结合网站报表,其在“崇搏”赌博网站共下注1104注,下注金额人民币1798596元,赢了1274529.077元。
2、证人邱某、庄某、邓某、魏某等人的证言,证实其曾于2014年至2015年间向梁某购买“六合彩”,并通过现金或者转账方式结算输赢的事实。
3、证人金某的证言,证实其于2016年5月30日陪同董海波到泉州市公安局洛江分局投案的事实。
4、检查笔录、证据保全决定书/清单、扣押决定书及扣押清单,证实公安机关于2015年11月5日对梁某经营的门店及住处进行检查,扣押了白色手机一部、黑色笔记本电脑一台及名为《六合神算》的小册子一本等财物。
5、提取笔录及手机截屏,证实公安机关于2015年11月13日从梁某的手机中提取到联系人“××”(即董海波)及其二人之间的短信记录,显示被告人董海波于2015年11月2日发送内容为“账号××密码××其他不变”的信息给梁某。
6、提取笔录及数据截图、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证实为侦查需要,公安人员使用技术手段登录“崇搏”,提取了代理账号××自第112期至125期有记录的报表及会员账号××自第121期至126期的报表并截图。在电子证物检查过程中,发现会员账号××第128期的下注界面并截图。以上数据截图经被告人董海波及证人梁某确认,证实“崇搏”赌博网站代理号××下设的会员账号××、××、××及××共投注2156139元,会员账号××投注66050元。经核算,被告人董海波累计接受投注2222189元,输了1260387.103元。
7、电子证物检查工作记录,证实经检查,发现梁某持有的笔记本电脑有登陆“崇搏”赌博网站记录、手机的短信及微信中有涉及“六合彩”交易内容。
8、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⑴经被告人董海波辨认,指出梁某为其下线、泉州市洛江区××街道××小区×室为其登录赌博网站接受他人投注的地点、洛江区××街××小区××理发店为其与梁某结算赌资的地点;⑵经证人梁某辨认,指出被告人董海波为其上线;⑶证人邱某、邓某等人辨认出梁某。
9、支付宝及银行交易记录,证实被告人董海波与梁某、梁某与邱某、邓某等人有交易记录。
10、行政处罚决定书,证实被告人董海波曾因赌博被行政处罚。
11、受案登记表、在逃人员登记/撤销表及到案情况等公安机关工作说明,证实:⑴除账号××外,公安机关未能获取其他会员账号登录密码及相关报表数据。因未掌握“××”、“××”、“××”有效身份信息,该三人至今未到案;⑵本案案发及被告人董海波的归案经过。
12、户籍信息,证实被告人董海波已达法定刑事责任年龄。
13、被告人董海波的供述,证实其于2014年12月底至2015年11月5日于洛江区××街道××小区家中通过代理赌博网站发展会员并接受投注的事实。其在收到“崇搏”赌博网站的推广短信后,便与对方联系,以每月480元的价格租用一代理权限。从2014年12月底开始,其通过代理账号××发展会员并接受投注。代理账号××下设4个会员账号:××为梁某,××为“××”,××为“××”,××为“××”,但“××”、“××”、“××”现已联系不到。2015年11月2日,为清理账号××的数据,其将梁某的账号替换为××。以上会员先通过该赌博网站向其下注,后根据网站上自动统计的数据以现金或银行转账方式结算输赢。2014年12月底至2015年11月5日,其代理“崇搏”赌博网站共接受投注2156139元,输了1260385元。其在案发后潜逃,后于2015年5月30日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董海波以营利为目的,利用互联网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并发展会员,接受投注,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董海波代理的网站接受投注数额累计人民币2222189元,属情节严重。公诉机关指控成立。案发后,被告人董海波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对其减轻处罚。董海波在庭审时认罪态度虽好,但其曾因赌博被行政处罚,仍不思悔改,进而为“六合彩”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并接受投注,主观恶性及社会危害性均较大,量刑时予以一并考虑。综合本案犯罪数额及以上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对董海波予以宣告缓刑。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董海波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二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交。)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王金怀
人民陪审员  黄闸治
人民陪审员  洪艺玲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林慧婷
附注引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零三条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开设赌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七十二条对于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㈠犯罪情节较轻;
㈡有悔罪表现;
㈢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㈣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个月。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条以营利为目的,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的,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的“开设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