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程某、周某玩忽职守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5-01-1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4)泰中环刑终字第00002号
原公诉机关泰兴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程某,男。因涉嫌犯玩忽职守罪于2013年6月26日被取保候审,2014年9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泰兴市看守所。
辩护人王素军,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周某,男。因涉嫌犯玩忽职守罪于2013年6月26日被取保候审,2014年9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泰兴市看守所。
辩护人易波,江苏致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泰兴市人民法院审理泰兴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程某、周某犯玩忽职守罪一案,于2014年9月24日作出(2014)泰环刑初字第0002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程某、周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2月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江苏省泰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曹莉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程某、周某及辩护人王素军、易波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决认定:被告人程某、周某分别带领工作人员轮流在某运河过船闸至入江口门航道,依法对所辖水域的危险品运输船舶停泊、作业和水域环境及重大违法事件进行巡视检查并采取必要的应急措施。
被告人程某、周某在任职期间内对所辖水域进行巡视检查过程中,未对戴某甲伙同姚某未持有合格的检验证书、登记证书和必要的航行资料擅自航行和未经泰兴市地方海事处批准进行散装液体污染危害性货物过驳作业的船号为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进行巡视检查,并采取必要的行政处罚;自2012年1月至2012年12月19日间发现船号为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所停泊的某运河过船闸至入江口门航道水域严重污染后,未进行初步调查,未首先以口头快报、事后以工作简报或航行监督快报等形式报告泰兴市地方海事处、泰州市地方海事局和江苏省地方海事局。致使泰州市地方海事局、泰兴市地方海事处于2012年4月至2012年12月间在泰兴市辖区水域开展船舶载运危险货物安全专项整治活动中,未能发现并将停泊在某运河过船闸至入江口门航道泰兴市超盛贸易有限公司码头的外省籍低质量的船号为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强制驱离泰兴市管辖水域;致使泰州市江中化工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戴某甲伙同姚某自2012年1月至2012年12月间指使驾驶员张某甲、杨某、周志伟分别驾驶牌号为苏M×××××、苏M×××××、苏M×××××的危险品运输车,由押运员戴某乙、戴某丙、鞠某将从江苏常隆农化有限公司、泰兴锦汇化工有限公司、泰兴市富安化工有限公司、江苏施美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运出的尾气吸收液15564.935吨运输至某运河泰兴市超盛贸易有限公司码头,并通过已经戴某甲、姚某改装的停泊在上述码头的船号为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排放进入某运河,严重污染水体。经江苏省环境科学学会评估,戴某甲等人收集的尾气吸收液属于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的废物。
经江苏省环境科学学会评估,治理戴某甲等人倾倒危险废物中的废盐酸需要花费人民币3662.0644万元;消减戴某甲等人倾倒危险废物中酸性物质对水体造成的损害需要花费人民币2541.205万元;经江苏卫视公共频道于2012年12月19日播出“泰兴疯狂槽罐车工业废酸偷排长江连续多年”的新闻后,给泰兴市人民政府执行国家环境保护制度和生态环境安全等方面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案发后,被告人程某、周某均主动向泰兴市人民检察院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戴某甲等人污染环境事件发生后,被告人程某、周某积极协助配合泰兴市环保局对船号为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进行查扣。
原审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程某、周某身为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在法律规定的幅度内,对水污染防治具有一定的监管职责,不认真履行国家法律、行政法规所赋予的水污染防治行政监管职责,对于群众反映强烈的水污染问题迟迟不予处理,导致发生严重污染环境事件,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严重侵害了国家对水污染防治的监督管理活动,其行为均已构成环境监管失职罪,依法应予以惩处。被告人程某、周某犯罪以后均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均是自首,依法均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程某、周某均自愿认罪,并在污染环境事件发生后能够积极协助配合泰兴市环保局对船号为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污染环境事件进行查处,均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百零八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以环境监管失职罪分别判处被告人程某、周某各有期徒刑一年。
上诉人程某、周某均提出如下上诉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1)偷排者用车辆将废酸运输到违章的船舶上向内河排放,并非属于海事部门的监管职责;(2)戴某甲等人通过船舶过驳危险废物至河内直接向水体偷排废酸的行为,不是水污染防治法所指的过驳作业,不属于地方海事管理机构的监督管理职责权限;(3)海事部门从未接到群众关于戴某甲等14人偷排行为的举报;(4)一审判决认定的损失金额和鉴定程序存在错误。(二)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构成环境监管失职罪系适用法律错误。(1)上诉人在巡查中未能发现、查处偷排船舶属于一般的工作失误,不应承担污染事故的主要责任;(2)环境污染的损失与上诉人的工作失误没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三)一审判决量刑过重。即便上诉人构成环境监管失职罪,因具有自首等量刑情节,依法可以免予刑事处罚或适用缓刑。综上,请求依法改判两上诉人无罪。
上诉人程某、周某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与上述上诉理由相同。
江苏省泰州市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当庭提出如下意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经开庭审理查明:
(一)两上诉人的主体身份事实
上诉人程某、周某分别于2006年12月6日、2007年11月12日被泰兴市交通局任命和聘任为泰兴市地方海事处泰兴海事所副所长。根据职责分工,负责在某运河过船闸至入江口门航道,依法对所辖水域的危险品运输船舶停泊、作业和水域环境及重大违法事件进行巡视检查并采取必要的应急措施。
上述事实,有检察机关提交,并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人李某甲、黄某的证言,书证批复、任免通知、工作规范及上诉人程某、周某的供述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二)两上诉人环境监管失职的事实
2012年1月至2012年12月19日间,上诉人程某、周某对所辖水域进行巡视检查过程中,因不负责任,未能发现戴某甲等人长期违法停靠在某运河过船闸至入江口门航道泰兴市超盛贸易有限公司码头的船号为“赣抚州化xxx”危险品运输船,并采取必要的行政措施。在发现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所停泊的某运河过船闸至入江口门航道水域严重污染后,未进行初步调查,未报告泰兴市地方海事处、泰州市地方海事局和江苏省地方海事局。
期间,泰州市江中化工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戴某甲伙同姚某指使驾驶员张某甲、杨某、周志伟分别驾驶牌号为苏M×××××、苏M×××××、苏M×××××的危险品运输车,由押运员戴某乙、戴某丙、鞠某将从江苏常隆农化有限公司、泰兴锦汇化工有限公司、泰兴市富安化工有限公司、江苏施美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运出的尾气吸收液15564.935吨运输至某运河泰兴市超盛贸易有限公司码头,并通过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底舱管道排放或在该船掩护下直接倾倒至某运河,严重污染水体。经江苏省环境科学学会评估,戴某甲等人收集的尾气吸收液属于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的废物。
经江苏省环境科学学会评估,治理戴某甲等人倾倒危险废物中的废盐酸需要花费人民币3662.0644万元;消减戴某甲等人倾倒危险废物中酸性物质对水体造成的损害需要花费人民币2541.205万元。经江苏卫视公共频道于2012年12月19日播出“泰兴疯狂槽罐车工业废酸偷排长江连续多年”的新闻后,给泰兴市人民政府执行国家环境保护制度和生态环境安全等方面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上述事实,有检察机关提交,并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证人李某甲的证言证实,船号为“赣抚州化xxx”危险品运输船在2011年度共6次向泰兴市海事处进行报港,并缴纳了港务费。自2012年以来一直停靠在董某码头(即泰兴市超盛贸易有限公司码头),没有进行营运,海事处在日常巡查和专项整治检查的过程中没有发现该船;如果发现,对于这种外省籍危化品船只,海事部门应强制驱离。2013年2月6日,永安执法点负责人陈某某告知其有1艘危化品船舶停泊在永安执法点辖区,怀疑是与槽罐车联合偷排盐酸的船,永安执法点派人到该船停泊的码头走访,并以张贴告示和请码头业主转告的方式,要求该船船主及时与海事部门联系。2013年2月21日21时许,其接到通知,称公安、环保部门在古马干河查扣了1艘偷排废酸的船,要求海事处到现场配合处理,泰兴海事所派人赶至现场,并在赣抚州化xxx号危化品船旁边守候,经多方协调,于2013年2月21日16时许将该危化品船扣押至泰兴市老航道站码头,并解除了该船动力。
2、证人黄某的证言证实,泰兴海事所管辖的码头有董某码头、交运码头等。据调查,王某于2010年购买了船号为“赣抚州化xxx”危险品运输船,并将该船挂靠在江西省抚州市航运有限公司。从签证系统查询可以看出,该船于2011年4月7日至5月8日报港签证6次,自2011年5月8日后没有再进行报港签证。王某将该船出售给戴某甲后,戴某甲将船一直停泊在董某码头,直到2012年12月19日之后转移至古马干河。董某码头没有危险货物港口作业资质。海事所于2012年根据泰州市地方海事局泰地海事(2012)12号文件要求,对在泰兴市载运危险货物的外省籍低质量危险品船舶一律劝离或者强制驱离泰兴市管辖水域,其所在整治活动中没有发现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船舶。该船舶如果营运,必须进行报港签证,海事所执法人员在巡查过程中能够发现该船;如果不营运,一直停靠在码头,海事所执法人员在日常巡查过程中也应当巡查发现;海事所在2012年专项整治活动期间,也对董某码头进行了多次检查,均未发现该船。说明日常监管工作做得不到位。2012年12月25日上午到长江口门突击检查时,发现有危险品槽罐车向危险品船舶私装危险品,即向泰兴市环保局通报,海事所对危险品船舶教育后予以驱离。2013年2月21日至22日,泰兴市海事处经与几个部门协作,扣押了向古马干河永安洲段偷排废酸的赣抚州化xxx号运输船。
3、证人雍某、蒋某的证言证实。黄某所长负责日常工作;周某副所长带领雍某和毛某某、鞠某某每月上半月到泰兴城区巡航巡查及水上安全监督管理,下半月到过船口门执勤点现场监督,毛某某在趸船上负责签证,其与周某、鞠某某负责巡航巡查;程某副所长带领王庆生、杨冬林、蒋某每月下半月到泰兴城区巡航巡查及水上安全监督管理,上半月到过船口门执勤点现场监督。日常巡航巡查的重点主要是保证航道的畅通。证人雍某的证言并证实,2012年开展专项行动主要针对危险化学品运输船,对正常运营的危险品船舶都进行了检查,对长期停泊在码头的危险品船舶没有进行全面检查。对码头的检查、调查摸底一直没有明确由谁负责,黄某所长将要求对码头检查、调查摸底的任务布置给了带队的副所长,再由带队的副所长安排人员到码头进行检查、调查摸底。2012年12月19日,江苏卫视报道船号为“赣抚州化xxx”危险品运输船有偷排废酸嫌疑后,到董某码头检查过,该船已离开。
4、证人何某的证言证实,2012年4月底接到泰州市地方海事局关于开展船舶载运危险品货物专项整治活动的通知,根据通知的要求和精神制定了《2012年船舶载运危险货物安全专项整治方案》,并于2012年5月转发给泰兴海事所、黄桥海事所、永安执法点执行。主要开展危险品船舶隐患排查治理集中行动,对在泰兴市载运危险货物的外省籍低质量危险品船舶一律劝离或者强制驱离泰兴市管辖水域,对瞒报、谎报的危险品船舶一律从严处罚。在专项活动中应该对辖区内处于航行、停泊、作业状态的载运危险货物的船舶进行检查。
5、证人陈某的证言证实。2010年夏天,新浦公司管架桥发生氯气泄漏事故,为确保停泊在附近船舶安全,经开发区管委会协调由新浦公司于2010年底在管架桥附近设立4块醒目的禁泊牌子,会议要求落款泰兴市交通局和泰兴市公安局水警大队。
6、证人胡某的证言证实,其系新浦化学(泰兴)有限公司负责安全的主任,其公司于2011年1月17日向泰兴市开发区管委会申请制作管架桥下禁泊牌子,经协调,落款为泰兴市交通局和泰兴市公安局水上派出所。
7、证人戴某甲、姚某的证言,分别证实戴某甲系泰州市江中化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二人于2012年年初从泰兴市全慧化工贸易有限公司王某处购买了船号为“赣抚州化xxx”危险品运输船,船上没有定位识别设备、污染损害责任保险文书和财产担保证明文书,王某称该船挂靠的江西省抚州市航运有限公司已倒闭,无法过户,故没到海事部门备案,一直停泊在董某码头西侧靠近新浦公司管道桥的下面,用以仓储危险化学品。由于该船没有营运证,一直没有年检、没有到海事部门报港并进行签证,该船停泊的码头离海事移动执法平台较近,海事部门从未到该船上进行检查,也没有要求其报港、签证、年检。2012年6、7月将该船进行改装,在该船的2个船舱下面安装阀门偷排废酸,改装该船舶也未向海事部门申请,海事部门也未检查过。江苏卫视于2012年12月19日曝光偷排废酸事件后,董某不让停泊该船,才将该船驶离董某码头。2012年1月,二人还购买了牌号为苏M×××××、3485、3680危险品运输车,聘请张某甲、杨某、周志伟任驾驶员、戴某乙、戴某丙、鞠某任押运员,从常隆、锦汇、中丹、富安、申龙等公司运出废酸,通过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作掩护,在董某码头等处倾倒;戴某乙、杨某于2013年2月21日在永安大桥附近倾倒废酸时被当场抓获。具体数量从戴某乙记载的记账本上可以算出。
8、证人戴某乙的证言证实,戴某甲与姚某合伙经营泰州市江中化工贸易有限公司,购买了牌号为苏M×××××、3485、3680危险品运输车和船号为“赣抚州化xxx”危险品运输船,聘请张某甲、杨某、周志伟任驾驶员,其和戴某丙、鞠某任押运员,将从常隆、锦汇等公司运出的废酸,通过停泊在董某码头的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倾倒至长江里。其负责记载了3辆危险品运输车运出废酸的数量。其和杨某于2013年2月21日驾车运输废酸到永安大桥附近将废酸导入到危险品运输船上时被环保局工作人员堵住,其被公安民警抓获,杨某逃跑。
9、证人张某甲的证言证实,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是戴某甲和姚某合买的,该船于2012年年初就停泊在董某码头西边靠新浦公司管道桥下面,其经常看到海事部门的船在董某码头进行巡航,但从未有人到该船上检查过。江苏卫视于2012年12月19日曝光后,该船就停泊到古马干河大桥下面的码头。其于2012年8月19日驾车从锦汇公司运出盐酸送到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上仓储,其卸货后,装水稀释车子,第2天将车子开到董某码头排放污水时,被环保人员抓获,其被泰兴市公安局行政拘留5日,戴某甲补偿了其人民币5000元。
10、证人杨某的证言证实,其于2012年7月跟在姚某后面开危险品运输车,从泰兴市化工开发区化工厂里运出化学危险品通过停泊在董某码头的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将化学危险品排放到某运河。张某甲于2012年8月20日被抓后,姚某将该船进行了改装,江苏卫视于2012年12月19日曝光后,戴某甲和姚某将该船停泊到古马干河永安洲码头。两处都能看到海事部门的海巡艇巡航,但从未有人到船上进行检查。
11、证人戴某丙、鞠某的证言证实,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一直停泊在董某码头,他们随驾驶员驾车将从常隆、江神、锦汇、中丹、申龙等公司运出的副产品酸运输到董某码头,用管子将运出的副产品酸注入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再打开该船上的阀门,自动将副产品酸排入河里。经常看到海事部门的巡航艇巡航,但没有人到船上进行检查。江苏卫视于2012年12月19日曝光后,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停泊到古马干河大桥下面的码头,仍然作为排放副产品酸的工具。
12、证人王某的证言证实,其系泰兴市全慧化工贸易有限公司实际经营者。2010年11月12日前购买了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该船挂靠在江西省抚州市航运有限公司,后将该船出售给戴某甲,没有过户,也没有到海事部门备案,戴某甲将该船购买回去后一直停泊在董某码头。
13、证人董某的证言证实,其系泰兴市超盛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公司码头业务主管部门是泰兴市港口管理局,主要经营砂石、建筑材料的装卸等。戴某甲的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于2012年3、4月起停泊在公司码头,6、7月份进行改装,主要仓储化学品予以销售。停泊在公司码头的危险品运输船主要由海事部门、安监部门、环保部门进行监管。海事部门的巡航艇应当能够发现,海事部门没有要求停泊在公司码头上的危险品运输船离开。2012年12月19日下午,泰兴市港口管理局开例会时提出有的码头无证进行危险化学品装卸,要求自行检查整改,其将所有停泊在公司码头的危险品运输船驱离公司码头。环保部门曾于2012年8月在公司码头附近抓住偷排废酸的人,但其之前不知道。新浦公司于2012年上半年在其码头附近立了2块禁泊警示牌。
14、证人李某乙的证言证实,其系靖江市天创化工有限公司经理。公司自2011年12月12日至2012年6月从泰州市江中化工有限公司购买盐酸2车共计16吨,据驾驶员讲都是在半道上从泰州市江中化工有限公司的大槽罐车上进行过驳。
15、证人钟某的证言证实,其系盐城市羽翔化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其公司向泰州市江中化工有限公司购买盐酸都是通过一条运输船进行运输,每船能装200余吨,正常情况下,其公司从泰州市江中化工有限公司每月运出盐酸两船,再销售给常州市龙宇公司,每次运输都是由船老大与戴某甲联系。2012年1月至11月间,共开具12份发票计3118.78吨盐酸给龙宇公司,2012年12月至2013年3月间,共开具6份发票计1492.92吨盐酸给龙宇公司。
16、证人张某乙的证言证实,其系船号为苏盐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船主,其从2006年开始为盐城市羽翔化工有限公司钟某运输盐酸,从2011年开始都是从泰州市江中化工有限公司购买盐酸,直接运输销售给常州市龙宇公司,每月装1至2船货,每船能装230至240吨盐酸。戴某甲于2011年购买了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停泊在董某码头,该船能够储存120余吨盐酸。其每次装货前先与戴某甲电话联系,再到海事部门报港签证,报港签证后再装货,戴某甲安排人员往其船上装货。海事部门有人到其船舶上检查过,但没有人不让其停泊船舶。2012年共从戴某甲停泊在董某码头的船舶上运出盐酸17至18船,其记录了具体数量。江苏卫视拍摄时,其危险品运输船就停泊在董某码头上。
17、证人曹某、殷某、徐某、赵某等的证言证实,2012年起,因发现某运河污染严重,分别于2012年3月至9月间先后向泰兴市安监局、环保局、信访局、市长热线等反映或举报王某等人违规安装储罐、偷排废酸的情况。海事处在危险品运输船附近就有一个浮动执法点,但从来都没有管或通报有权部门。江苏卫视于2012年12月19日曝光的泰兴槽罐车疯狂偷排废酸就是在董某码头。
18、证人冯某的证言证实,其系江苏常隆农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其公司在生产农药过程中产生副产品盐酸,向其公司购买副产品盐酸的企业有泰州市江中化工有限公司、泰兴市长江化工贸易有限公司、泰兴市大唐化工有限公司、泰兴市祥峰化工贸易有限公司。其公司向购买企业开具1元每吨的销售发票,另根据市场行情再支付这些企业每吨40元至94元的运费。泰州市江中化工有限公司自2012年6月至2013年3月共向其公司购买副产品盐酸17598.92吨,公司共支付给泰州市江中化工有限公司运费875768.78元。
19、证人陆某(江苏常隆农化有限公司环保科科长)的证言,与证人冯某的证言相互印证。
20、书证侦查机关调取的戴某乙的《记账本》、《泰兴市申龙化工有限公司磅码单》证实,根据戴某乙的记账本可以算出戴某甲和姚某指使排入河里的废酸量;另证实戴某甲自2012年6月15日至19日从申龙公司运出盐酸128.93吨。
21、书证侦查机关调取的泰州市江中化工有限公司2012年1月至2013年3月《采购盐酸统计表及记账凭证》、《江苏增值税专用发票》、《工业品买卖合同》、《易制毒化学品购买备案证明》证实,泰州市江中化工有限公司以1元价格在2012年9月至12月采购盐酸3000吨,2013年销售盐酸1800吨。记账采购5094.09吨,未记账采购2012年14635.94吨,2013年4744.44吨。
22、书证侦查机关调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船舶国籍证书、内河船舶散装运输危险化学品适装证书》、《江西省抚州市地方海事局复函》证实,船号为“赣抚州化xxx”危险品运输船为抚州佳衡航运有限公司所有,该船舶国籍证书有效期到2012年11月4日,2011年和2012年未办理年度检验。
23、书证侦查机关调取的船号为“苏盐化xxx”、“赣抚州化xxx”危险品运输船《进港签证记录》证实,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自2008年7月13日至2011年5月8日在泰兴市海事处报港签证。
24、书证侦查机关调取的《泰州市地表水功能区划登记表》、《泰兴市水务局关于将宝塔水厂确定为应急饮用水源地并加以保护的请示》、《泰兴市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工作简报》、《泰兴市水务局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某运河系泰兴市饮用水水源区、泰兴、河失、分界工业、农业用水区;古马干河系泰兴市工业、农业用水区;某运河宝塔水厂是泰兴市规划的备用饮用水源区,因周边条件尚未符合要求,泰兴市人民政府未正式批复,但在日常管理中,泰兴市将该段某运河作为备用饮用水源区进行保护建设;泰兴市人大于2013年8月27日重点督查备用饮用水源保护区专项整治工作。
25、书证侦查机关调取的《泰州市地方海事局关于泰州市船舶载运危险货物安全专项整治方案》、《泰兴市地方海事处2012年船舶载运危险货物安全专项整治方案》、《泰兴市地方海事处文件阅办单》证实,泰州市地方海事局、泰兴市地方海事处于2012年4月至2012年12月在全市辖区水域开展船舶载运危险货物安全专项整治活动,对在泰兴市载运危险货物的外省籍低质量危险船舶一律劝离或者强制驱离泰兴市管辖水域。
26、书证侦查机关调取的《新浦化学(泰兴)有限公司出具的管架桥下方警示牌制作情况说明》证实,为告知船民管架桥下可能存在物料泄漏风险,禁止船舶停靠,新浦化学(泰兴)有限公司于2011年1月底在管架桥下原有2块警示牌的基础上再增设2块警示牌。
27、书证泰兴市环境监测站出具的《水质监测采样记录》、《水质监测报告》证实,泰兴市环境监测站于2013年1月14日对某运河水质进行采样监测,监测结果是:某运河瑞和码头高锰酸盐指数、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监测结果分别超标0.57倍、0.65倍、6.93倍、17.4倍;瑞和码头向西300米高锰酸盐指数符合标准要求;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监测结果分别超标0.05倍、0.19倍、2.011倍;新浦大桥前码头总磷符合标准要求;高锰酸盐指数、化学需氧量、氨氮监测结果分别超标0.02倍、0.55倍、6.93倍、1.68倍;三星化工码头高锰酸盐指数、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监测结果分别超标0.05倍、0.45倍、0.98倍、3.42倍;全慧化工码头高锰酸盐指数、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监测结果分别超标0.05倍、0.45倍、3.12倍、9.85倍。泰兴市环境监测站于2013年2月22日对古马干河水质进行采样监测,监测结果是:古马干河永兴港务码头西侧第一塔吊下向西500m永安大桥下PH=4.31,偏酸性,氨氮、挥发酚、化学需氧量监测结果分别超标1.74倍、4.94倍、2.65倍;古马干和永兴港务码头西侧第一塔吊下向东2000m马甸闸西PH、挥发酚监测结果符合标准要求,氨氮、化学需氧量监测结果分别超标0.90倍、0.85倍。
泰兴市环境监测站于2013年1月14日对苏M×××××槽罐车废水直排某运河口进行采样监测,按照《污水综合排放标准》(GB8978-1996)表4一级标准,监测结果是:苏M×××××槽罐车排放口PH为1.57,显酸性;挥发酚、氨氮监测结果符合标准要求,化学需氧量、苯胺类监测结果分别超标123.8倍、558.0倍;按照《污水综合排放标准》(GB8978-1996)表4三级标准,监测结果是:苏M×××××槽罐车排放口PH为1.57,显酸性;挥发酚监测结果符合标准要求,化学需氧量、苯胺类监测结果分别超标19.0倍、110.8倍。
28、书证江苏省环境保护厅出具的《关于对泰兴市环境监测数据认可的函》、江苏省环境监测中心出具的《监测报告》、泰兴市环境监测站出具的《废水现场采样及交接记录表》、江苏省环境科学学会出具的《技术评估意见》等证实,江苏省环境保护厅于2013年9月10日作出《关于对泰兴市环境监测数据认可的函》,认为经审查,泰兴市环境监测站出具的相关监测数据符合国家和省环境监测质量管理体系及相关技术规范要求,予以认可;江苏省环境科学学会于2013年12月3日对江苏省环境监测中心出具的监测报告中的液体样品是否属于危险废物进行了技术评估,评估结果是:从泰兴市润鹏化工有限公司氨基油尾气吸收液、江苏常隆农化有限公司尾气吸收液、泰兴市富安化工有限公司废硫酸、泰兴锦汇化工有限公司尾气吸收液、江苏施美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尾气吸收液、泰兴市申龙化工有限公司尾气吸收液采集的所有样品PH值均小于2.0,均属于危险废物。
29、书证江苏省环境科学学会出具的《泰州市泰兴市古马干河、某运河12.19废酸倾倒事件环境污染损害评估技术报告》,证实治理戴某甲等人倾倒危险废物中的废盐酸需要花费人民币3662.0644万元;消减戴某甲等人倾倒危险废物中酸性物质对水体造成的损害需要花费人民币2541.205万元。
30、书证侦查机关调取的《泰兴市羌溪论坛网页》,证实戴某甲等人非法排放废酸污染水体事件引起社会高度关注。
31、上诉人程某的供述证实,赣抚州化xxx号船在2012年期间应当属于低质量的外省籍危险品船舶。其在负责过船组巡航过程中,每天都要到辖区水域进行巡航,董某码头是沙石码头,按规定不能停靠危险品船舶,其没有想到董某码头会停泊危险品运输船,因此,在日常巡航工作中,以及2012年4月开展船舶载运危险货物安全专项整治活动中没有发现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停泊在董某码头。其不知道新浦管架桥河两边设立了禁泊区指示牌,如果发现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停泊在禁泊区,应当进行强制驱离。其在过船组巡查时,这一片水域的水质一直不好,2012年水质比以前更差,闻到刺鼻的味道,水色发红发黑,其认为是开发区企业偷排的污水,没有想到通过船舶排污,所以就没有对船舶进行排查。江苏卫视于2012年12月19日曝光停泊在董某码头的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偷排工业废酸后,泰兴市地方海事处通知开会,其才知道有人利用该船作掩护往某运河倾倒盐酸。后来到董某码头进行检查并没有发现该船舶。其在日常工作中确实存在履行职责不到位的情况,在日常工作中还是沿袭过去的老做法,没有完全按工作规范进行认真履职,其如果严格按照相关规范履职,应该能够发现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并依法将该船劝离或者强制驱离其所巡查水域,就不可能造成有人利用该船作掩护明目张胆地向河里倾倒盐酸。
32、上诉人周某的供述证实,赣抚州化xxx号船不符合载运危险品的要求,其应当对该船进行查扣、强制驱离、进行处罚并强制检验。泰兴市于2012年4月开展船舶载运危险货物安全整治过程中,其没有对辖区内的危险品运输船进行全面检查,其只是按照统一布置对辖区交运公司码头以东临时锚泊等待到外江河码头装卸的几条危险品运输船进行了检查和驱离,其他码头的危险品船舶没有进行检查。其在日常巡航中对瑞和化肥厂码头的危险化学品运输船舶检查得比较多,对于其他地方的危险品运输船也应当检查,其没有检查董某码头有没有停泊危险品运输船。江苏卫视于2012年12月19日曝光戴某甲等人利用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作掩护向某运河倾倒盐酸的视频后,其才知道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停泊在董某码头。其如果日常严格按照相关工作规范要求进行巡查,将工作做实做细,工作机制再完善一点,就可能发现停泊在董某码头的危险品运输船,如果早发现,依法进行强制驱离,就不可能造成戴某甲等人利用该危险品运输船作掩护偷排盐酸污染水体的严重后果。
(三)量刑事实
案发后,上诉人程某、周某主动向泰兴市人民检察院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戴某甲等人污染环境事件被发现后,上诉人程某、周某积极协助配合泰兴市环保局对船号为“赣抚州化xxx”危险品运输船进行了查扣。
上述事实,有检察机关提交并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自首笔录、立案决定书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是否存在错误;(二)环境污染的损失与上诉人的行为有无刑法上的因果关系,一审判决适用法律是否准确;(三)一审判决量刑是否适当。
关于争议焦点之一,即本案的事实认定,首先,两上诉人对本案中的水污染是否具有监督管理的职责。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的规定,交通主管部门的海事管理机构对船舶污染水域的防治实施监督管理。未经作业地海事管理机构批准,船舶进行残油、含油污水、污染危害性货物残留物的接受作业等,由海事管理机构、渔业主管部门按照职责分工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处以罚款;造成水污染的,责令限期采取治理措施,消除污染。本案中,戴某甲等人在两上诉人负责巡航的水域、不具有危险货物港口作业资格的码头,或是以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做掩护向某运河直接倾倒危险废物,或是通过改装后的赣抚州化xxx号危险品运输船向某运河倾倒危险废物,均应视为利用船舶违法从事危险废物的接受作业,属于两上诉人监管职责范围内应当发现并处理的违法行为,由此可见,两上诉人对该水污染事件负有监管职责。故对两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所持相关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其次,两上诉人履行职责过程中是否存在严重不负责任的情形。经查,两上诉人负有轮流在事发水域巡查的职责,对于在不具有危险货物港口作业资格的码头,长期滞留的外省籍低质量危险品运输船,应当发现并作出相应的处理;对于事发水域出现的水色发黄、气味难闻等严重水体污染的现象,应当予以重视并排查原因。但两上诉人因工作不负责任没有发现涉案船舶,导致戴某甲等人利用该船舶长期大量排放危险废物,造成对水环境的严重污染。两上诉人的行为已构成刑法第四百零八条所称的“严重不负责任”。故对两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所持相关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信。但对于原审判决认定的两上诉人“对于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迟迟不予处理”的情形,因得不到现有证据的证实,本院不予确认。
第三,损害数额的认定程序是否合法,结果是否可以采信。本院认为,江苏省环境科学学会经评估出具的《环境污染损害评估技术报告》的评估程序合法,评估过程和方法符合相关规范要求,故依法予以采信。故对两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所持相关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二,即上诉人的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具有因果关系,本案适用法律是否正确。本院认为,两上诉人具有对事发水域船舶进行监管的法律职责,因两上诉人在履职过程中存在严重不负责任的情形,对应当发现的问题没有发现,对应当做出处置的问题没有得到充分的关注和及时处置。上诉人的失职行为与水污染后果之间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至于该水域污染事件的发生是否还存在其他行政执法机关未正当履行职责的情形,并不影响两上诉人环境监管失职罪的构成。故对两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所持相关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之三,即原审判决对两上诉人的量刑是否适当。本院认为,一审判决根据本案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危害程度,充分考虑两上诉人自首、悔罪表现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作出的量刑结果适当,考虑到两上诉人的犯罪情节以及本案造成的危害结果对两上诉人及辩护人提出的建议免予刑事处罚或适用缓刑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本院认为,上诉人程某、周某身为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在法律规定的幅度内,对水污染防治具有一定的监管职责,因其不认真履行国家法律、行政法规所赋予的水污染防治行政监管职责,导致发生严重污染环境事件,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严重侵害了国家对水污染防治的监督管理活动。其行为均已构成环境监管失职罪,依法应予以惩处。上诉人程某、周某在案发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上诉人程某、周某在案发后能积极配合相关职能部门对涉案船舶进行扣押、查处,具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出庭检察员当庭发表的意见与事实和法律相符,本院予以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蒋 蓓
审判员 叶志军
审判员 吴晓蓉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王 蕊
附录: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四百零八条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严重不负责任,导致发生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造成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