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原告王涛与被告中星联丰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宋喜春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7-2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辽0204民初4508号
原告王涛,住四川省。
委托代理人岳洪武,辽宁诺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星联丰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州市。
法定代表人蔡晖晖,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罗娜,辽宁智库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猛,辽宁智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宋喜春,住甘肃省白银市。
原告王涛与被告中星联丰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宋喜春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9月2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梁军适用简易程序,分别于2016年11月18日、2016年12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涛及其委托代理人岳洪武、被告宋喜春、被告中星联丰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罗娜、李猛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5年6月28日,被告宋喜春安排原告到大连市沙河口区长兴市场搭脚手架和拆理石,下午15时30分许,原告在拆理石过程中,因理石太多,脚手架倒塌,原告从4米高处摔落后受伤,理石砸到原告腿部,后被送往机车医院急救,第二日到大连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此后,原告又多次住院治疗。因工程系被告中星联丰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承包后又转包被告宋喜春,故二被告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请求判令:二被告连带赔偿原告医疗费43856.08元、护理费324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3200元、营养费13200元、交通费1000元、后续治疗费25000元、误工费128400元、鉴定费4560元、残疾赔偿金157911.6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51131.5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
被告中星联丰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辩称,我公司与被告宋喜春仅为案涉施工工程外墙搭设脚手架,外墙面理石拆除工程与我公司无关。原告在施工作业中未采取安全措施,具有一定过错,应承担部分责任。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宋喜春辩称,原告伤后我本人为其垫付医疗费及护理费共计二十余万元。原告在施工作业中未按照要求捆扎安全绳违反操作,应承担部分责任。请求法院依法处理。
经审理查明,原告王涛于2014年10月受雇于被告宋喜春,从事脚手架搭设工作,有活时每日按240元支付工资,没有活时不支付工资。2015年6月28日,原告受被告宋喜春安排到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安路中央大道外墙搭脚手架和拆外墙理石,施工过程中原告未捆扎安全绳,被告宋喜春未在施工现场。当日15时30分许,原告在拆理石过程中,因理石太多将脚手架压塌,原告从4米高处摔落地下受伤,后被送往大连机车医院急救。第二日,原告到大连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于2015年9月1日出院,住院64天,诊断为:1.高处坠落伤;2.重物碾压伤;3.骨盆粉碎性骨折;4.右股骨干骨折;5.右股骨髁上及髁间骨折;6.右胫骨平台粉碎性骨折;7.右踝关节骨折;8.右桡骨骨折;9.腰椎骨折;10.肺挫伤;11.头皮外伤;12.失血性贫血;13.周身多处擦皮伤及软组织损伤;14.右下肢软组织肿胀伴腓总神经损伤。被告宋喜春支付医疗费,并支付护理费9600元。
2016年4月27日,原告到大连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于2016年5月6日出院,住院9天,原告花费医疗费18814.20元。2015年9月1日,原告到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住院治疗,于2015年10月30日出院,住院59天,出院诊断与第一次住院基本一致,原告花费医疗费23751.38元。此外,原告支付挂号费及治疗费计1290.50元。上述原告个人花费医疗费共计43856.08元,原告住院总计132天。
本院依原告申请委托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技术处对原告的伤情进行司法鉴定,大连顺德法医司法鉴定所出具大顺鉴(2016)医鉴字第20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王涛的损伤评定为九级伤残及十级伤残各一处。合理休治时间自伤后至本次鉴定定残前一日止。伤后可设1人陪护180天(含先后三次住院期间)。先后三次住院期间可予以营养补偿。后续治疗费用25000元。”原告支付鉴定费4560元。
被告中星联丰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宋喜春于2015年签订脚手架施工合同,合同记载:工程名称为西安路中央大道外立面装修工程,工程内容为外墙装修工程脚手架搭设,此外还约定其他条款。被告宋喜春于2016年11月11日向被告中星联丰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出具情况说明,主要内容为:西安路中央大道外立面理石拆除工程由宋喜春负责施工,该工程非中星联丰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施工范围,也非该公司转包或分包,与中星公司无关,王涛系宋喜春雇员,其在拆除外立面理石时受伤,与中星公司无关,由宋喜春负责解决。被告宋喜春在情况说明上签字捺印。
大连市甘井子区机场街道郭中社区居民委员会出具证明,载明:原告王涛自2012年至今租住在甘井子区贤林园*号。原告于2016年3月办理大连市居住证。原告与其妻王艳于2016年8月16日生育一子王羿萧,现由其妻在老家四川省通江县三合乡照顾。大连市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5889元,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25824元。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起诉状、住院病例、医疗费收据、居委会证明、户籍证明、结婚证、出生证、居住证、鉴定意见书、鉴定费收据、被告中星联丰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提供的施工合同、情况说明、被告宋喜春提供收条、证人证言以及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笔录在案为凭,且经当庭质证和本院的审查,应予采信。
本院认为,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原告王涛受雇于被告宋喜春从事高空作业,被告宋喜春作为雇主应当提供安全生产条件以及必要的安全措施,以保障施工人员的生命健康,但原告在施工过程中被告宋喜春并不在现场,在原告未采取安全措施的情况下,也无人员阻止,仍由其继续作业,被告宋喜春未尽到雇主责任,具有重大过错,应当对原告受伤的后果承担赔偿责任。而原告虽有一般过失,但依法不应减轻赔偿义务人即被告宋喜春的赔偿责任。二被告签订的脚手架施工合同中,明确约定工程内容为脚手架搭设,并没有拆除外墙理石项目,被告宋喜春出具的情况说明中也认可该节事实,被告宋喜春安排人员拆除理石系其个人行为,原告亦未提供证据证明拆除理石工程系被告中星联丰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承包或转包给被告宋喜春,故原告主张被告中星联丰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事实及法律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大连顺德法医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经审查,鉴定程序合法,内容具体,结论明确,且双方均无异议,本院对该鉴定意见书予以采信。结合鉴定意见书,现原告主张的医疗费43856.08元、后续治疗费25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3200元、营养费13200元、鉴定费4560元均属合理,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原告主张的护理费32400元,因鉴定意见为伤后1人陪护180天,其按每日180元计算过高,可按每日120元计算,其护理费为21600元(120元/天×180天),扣除已支付的9600元,应为12000元,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原告主张的残疾赔偿金157911.60元(35889元/年×20年×22%),因原告的伤情构成九级、十级伤残各一处,原告按照伤残系数22%的标准计算符合法律规定,且居委会提供的证明以及被告宋喜春提供的证人证言,均能证明原告长期在大连居住,故原告主张按照大连市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符合法律规定,该项请求合理,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请求的被扶养人生活费51131.52元(25824元/年×18年×22%÷2人),其提供的户籍证明及结婚证、出生证等证据,足以证明该项请求属合理,应予支持;关于原告请求的误工费128400元,鉴定意见为其合理休治时间为伤后至定残前一日,经核算共计535天,但其主张按日240元计算误工损失无事实依据,可按大连市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标准计算为宜,其误工费应为52604元(35889元/年÷365天×535天),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请求的交通费1000元,未提供证据证明,且原告认可曾收到被告宋喜春给付的500元,对该项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请求的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因原告系提供劳务时受伤,被告宋喜春并无主观侵权故意,该项请求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上述本院确定的合理费用共计373463.20元,被告宋喜春应予赔偿。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第一百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宋喜春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王涛医疗费43856.08元、后续治疗费25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3200元、营养费13200元、护理费12000元、鉴定费4560元、误工费52604元、残疾赔偿金157911.6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51131.52元,以上共计373463.20元;
二、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250元(原告已预付),由原告负担1250元,被告宋喜春负担3000元,给付时间同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梁军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
书记员  张艳
附: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九十八条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
第一百三十一条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三十五条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条受害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故意、过失的,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的规定,可以减轻或者免除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但侵权人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受害人只有一般过失的,不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
使用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三款规定确定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时,受害人有重大过失的,可以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
第十一条第一款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
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第二十五条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受害人因伤致残但实际收入没有减少,或者伤残等级较轻但造成职业妨害严重影响其劳动就业的,可以对残疾赔偿金作相应调整。
第二十八条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抚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抚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抚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抚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