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谢胡生、符秀荣、伍某、谢某1、谢某2、谢某3、谢某4、钟汉兴、中国人民解放军91889部队、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耀华建筑装饰工程公司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01-1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7)粤民申7975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谢胡生,男,汉族,1957年9月16日出生,住广东省雷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伍某(系谢胡生儿媳),住广东省雷州市。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符秀荣,女,汉族,1962年8月12日出生,住广东省雷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伍某(系符秀荣儿媳),住广东省雷州市。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伍某,女,汉族,1985年8月10日出生,住广东省雷州市。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谢某1,女,汉族,2006年12月11日出生,住广东省雷州市。
法定代理人:伍某(系谢某1母亲),住广东省雷州市。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谢某2,女,汉族,2008年1月27日出生,住广东省雷州市。
法定代理人:伍某(系谢某2母亲),住广东省雷州市。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谢某3,男,汉族,2009年7月6日出生,住广东省雷州市。
法定代理人:伍某(系谢某3母亲),住广东省雷州市。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谢某4,男,汉族,2011年7月9日出生,住广东省雷州市。
法定代理人:伍某(系谢某4母亲),住广东省雷州市。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钟汉兴,男,汉族,1974年1月10日出生,住广东省湛江市霞山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中国人民解放军91889部队。住所地:广东省湛江市坡头区麻斜街***号。
法定代表人:邵曙光,主任。
一审被告: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耀华建筑装饰工程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湛江市人民大道中**号祺祥大厦*层。
法定代表人:张春江,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俊杰,男,系该司员工。
再审申请人谢胡生、符秀荣、伍某、谢某1、谢某2、谢某3、谢某4(以下称谢胡生等人)因与被申请人钟汉兴、中国人民解放军91889部队(以下称91889部队),一审被告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耀华建筑装饰工程公司(以下称耀华公司)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8民终364号民事判决(以下称二审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谢胡生等人申请再审称:钟汉兴和91889部队应对谢某石的死亡承担全部责任,向我们赔偿人民币1084034.63元,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二审判决,立案再审本案。
91889部队提交书面意见称:我方在此次事故中不存在过失,谢胡生等人申请再审缺乏依据,请求驳回谢胡生等人的再审申请。
耀华公司提交书面意见称:我司与本案毫无关系,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谢胡生等人的再审申请。
本院经审查认为,根据谢胡生等人申请再审的理由分析,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谢胡生等人主张钟汉兴和91889部队应对谢某石的死亡承担全部责任、赔偿人民币1084034.63元理据是否充分。
经查明,2016年2月初,91889部队与钟汉兴口头约定,由钟汉兴为部队训练中心楼制作及安装不锈钢防盗网。2016年3月10日上午,钟汉兴安排谢某石、伍某、梁福松将制作好的防盗网拉到现场进行施工。在安装过程中,谢某石不幸从三楼坠落,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谢某石的父母均系农业家庭户口,其父谢胡生出生于1957年9月16日,其母符秀荣出生于1962年8月12日,两人共生育了包括谢某石在内的四个子女(均已成年)。谢某石系农业家庭户口,其与伍某生育了谢某1、谢某2、谢某3、谢某4四个子女。谢某石从2014年9月12日起在赤坎区经营“湛江市赤坎区谢某石不锈钢加工部”,从事不锈钢加工制作,自2014年12月1日起至事故发生时一直居住在湛江市赤坎区××田村××房。
本案中,91889部队向钟汉兴定做防盗网,钟汉兴制作并安装好防盗网后,91889部队按防盗网的实际面积支付报酬,91889部队与钟汉兴形成承揽合同关系。而钟汉兴与谢某石约定按28元/㎡的标准计算制作及安装防盗网的报酬,并是一次性结算,谢某石依约需要向钟汉兴交付的是劳动成果,故钟汉兴与谢某石之间应属承揽关系。一审判决认定欠妥,二审法院予以纠正正确。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的规定,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时,应承担与其过失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中,安装案涉防盗网属于高空作业,安装人员需有高空作业的资质。谢某石、钟汉兴均没有高空作业资质,钟汉兴、91889部队均存在选任过失,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根据本案的实际,二审法院酌情确定钟汉兴、91889部队对谢某石的死亡分别承担20%、10%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当。一审法院对此认定欠妥,二审法院予以纠正正确,本院予以确认。谢胡生等人关于91889部队、钟汉兴应对谢某石的死亡承担全部责任的主张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因谢某石死亡时,谢某石的父母谢胡生、符秀荣均未满六十周岁,且谢胡生、符秀荣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在谢某石死亡时已丧失劳动能力且又无其他经济来源,故谢胡生等人主张91889部队、钟汉兴应赔偿谢胡生、符秀荣生活费于法无据,二审法院不予支持正确。因谢某石生前是在城中村居住,且是以不锈钢加工制作作为经济来源,从其抚养子女的经济能力来考虑,一、二审判决按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确定谢某1、谢某2、谢某3、谢某4的抚养费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91889部队、钟汉兴应支付的赔偿款数额问题。案涉事故给谢胡生等七人的合理损失为:医疗费9991.03元、交通费500元、死亡赔偿金983374.7元、丧葬费32395元、交通费2000元,合计1028260.73元。另根据91889部队、钟汉兴的过错程度等,二审法院酌情确定91889部队、钟汉兴应分别支付5000元、1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故91889部队应支付给谢胡生等人的赔偿金为107826.07元,钟汉兴应支付190652.15元(扣除已支付的25000元)。二审法院对此计算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谢胡生等人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谢胡生、符秀荣、伍某、谢某1、谢某2、谢某3、谢某4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黄立嵘
审判员  孙桂宏
审判员  洪望强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李 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