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黄山宏益制衣有限公司与浙江东方集团华业进出口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4-1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杭上商初字第331号
原告:黄山宏益制衣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裘明月。
委托代理人:沈剑。
委托代理人:朱艳清。
被告:浙江东方集团华业进出口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钱国华。
委托代理人:周仲献、庞芬。
原告黄山宏益制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山宏益公司)为与被告浙江东方集团华业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东方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于2012年3月26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代理审判员缪羽独任审判。本院于同日根据原告黄山宏益公司的财产保全申请以及提供的担保,裁定自即日起冻结被告浙江东方集团华业进出口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人民币720000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本院于2012年4月20日、同年5月18日两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黄山宏益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沈剑,被告浙江东方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周仲献、庞芬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黄山宏益公司起诉称:原、被告在2010年签订《购销合同》,合同约定由原告为被告提供各种款型的衬衫及裤子,并由原告将服装运送至被告指定仓库。合同签订后,原告根据布产单在被告指定厂商购买面料,并积极安排生产。完成生产后,原告分两批将服装运送至被告指定仓库。根据合同约定,原告已具备了请求付款的条件,但是被告一直拖延付款。截至今日,被告尚欠原告货款708447.20元。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支付货款708447.20元;2、由被告支付本案诉讼及保全费用。
被告浙江东方公司答辩称:原告没有完全履行购销合同,双方之间的货款已结清,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审理中,原告黄山宏益公司出示如下证据材料证明其主张:
1、购销合同,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
经质证,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主张原告的诉求与合同约定的内容不一致,不具有关联性。
2、布产单,证明:原、被告存在合同关系,且原告是按照布产单进行实际生产的,原合同中部分货物因被告没有实际需要,原告没有提供的事实。
经质证,被告对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主张该证据系原告单方出具,没有被告的盖章或签字;结合原告提交的证据1,原、被告于2010年6月1日签订合同,布产单的落款时间是2010年2月,故认为布产单与购销合同没有关联性。
3、装箱明细单,证明:原告已按布产单供货的事实。
经质证,被告对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主张该证据系原告单方打印的材料,不具备任何证明效力。
4、安徽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明:原告按合同约定在被告指定面料厂商处购买面料的事实。
经质证,被告认为该证据与本案缺乏关联性。
5、浙江增值税专用发票,
6、绍兴鑫龙麻棉纺织品有限公司单据,
证据5、6证明:原告在实际生产过程中增加了额外面料的事实。
经质证,被告认为证据5无法证明原告所述在实际生产过程中增加额外面料的情况;证据6因原告未提交原件,故对真实性有异议。
7、上海茂悦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收货记录,
8、青岛天虎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出口货物入库单,
证据7、8证明:原告已将货物交由货运公司送至被告指定客户处,原告已履行了供货义务的事实。
经质证,被告主张证据7与原告之前提供的证据存在矛盾,对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证据8系复印件,故对真实性有异议。
9、说明,证明:被告提交的合同仅是因财务做账需要而让原、被告重新补签的,对外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经质证,被告主张该说明从形式上无法确认是否是传真件原件;且对证明内容有异议,合同是否签订、是否具备法律效力不是财务部门可以确定的,即使该合同确应财务部要求签订,那么也反映了原、被告双方之间真实的交易情况。
10、公证书一份,证明:双方合同履行情况。
经质证,被告对形式上的真实性无异议,主张网页所反映的内容与原告的证明对象无关联性。
11、4729、3729验货报告,证明:这两批定单未通过货代公司出货,而是与江苏的厂家拼柜出货,证明被告已收到货物;马军是被告的员工。
经质证,被告主张对真实性、关联性无法确认,并说明马军的身份应由原告举证证明。
被告浙江东方公司出示如下证据材料证明其主张:
1、2010年6月30日浙江东方集团华业进出口有限公司加工合同一份,证明:原、被告已经经过结算,原、被告双方真实的交易金额与双方约定的权利、义务,双方之间的买卖合同已履行完毕。
经质证,原告对该合同表面上的真实性无异议。
综合原、被告的举证、质证情况,本院认证如下:原告提交的证据1、2、4、5、7、9、10、11以及被告提交的证据1的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明目的将结合全案综合分析。原告提交的证据3装箱明细单系原告自行制作,未经被告盖章或其授权的人员签字确认,故在本案中的证据效力不予确认。原告提交的证据6、8未提交原件,故真实性不予确认。
经审理,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0年年初,原、被告签订《浙江东方集团华业进出口有限公司购销合同》一份,约定原告向被告提供U103312+U103761等款号的衣裤,核定最大码量以布产单为准,货期详见布产单,并分别约定单价,总价款为2090579.80元;以上单价包含税工缴、辅料及所有杂费、被告办理面料清关手续,被告提供给原告需报关进口的面料,订单细节详见布产单,布产单为本合同的附件;质量标准:原告提供确认样供被告确认,大货生产以此确认的样衣为准,原告提供大货船样供被告确认,大货品质以此确认的船样为标准,由被告查验大货并出具大货报告为准,若原告对被告出具的查货报告有异议,则双方同意委托第三方通过通标技术服务有限公司(SGS)查验大货,由原告承担查验费用,并以此查验结论为最终结论;包装要求,以订单要求为准;交货方式:原告送货至被告指定仓库;交货日期为大货送入被告指定仓库的时间,以收货单上接收时间为依据;结算方式:原告凭以下单证结算货款,若有任何缺失,被告有权拒绝支付货款:被告的或者SGS确认接受大货的查货报告,被告指定仓库或者货代的收货单,已与被告指定供应商付款完结的付款凭证,增值税发票;违约责任:若原告交货迟延,无法达到合同要求的出货期,由此导致被告无法正常以海运方式交货给被告的国外客户(KELLWOODCOMPANY),而必须以空运方式交货给国外客户,在此情况下,原告需全额承担包括空运费在内的所有费用,原告的大货品质无法完全达到被告要求,但双方同意由原告担保出货,则原告承担出货后因品质不良而引起的所有责任,并无条件承担由此导致被告客户的索赔,原告若因品质质量或交货期无法达到被告要求,导致订单取消,由原告承担包括面料成本在内的所有损失,并须向被告支付以此损失为基数的一倍违约金等。合同签订后,双方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就履行细节协商确认。原告提供了部分货物,2010年4月7日,上海茂悦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向原告提供收货记录,载明收到“货物785箱,外包装严重破损20箱,厂方来货未按要求办,收理货费1200元,厂方同意。”2010年5月14日,马军向原告出具T104729、T103729两款尾期检验报告,载明:“T104729订单数7809件,全部成箱,T103729订单数﹤140236916﹥1350件、完成1236件(42箱),验货意见如下:1、线头未清理干净,2、钮洞与纽扣位置偏差严重,3、成衣包装时纽扣未扣(全部),4、拷边有漏拷、爆缝。以上问题请工厂立即返查,否则后果自负。”2010年6月11日,马军发给原告法定代表人的邮件中载明:“T104729/T103729大货经仓库验货发现问题如附件(这些问题出货前我在贵厂验货时都已讲过),现仓库要全部检验这批货,费用如下:1、验货$0.3/件,$0.3/件*2016=$604.8;检验出次品送工厂回修运费$500/单程,即来回$1000;次品回修费$1-$1.5/件,检验完毕按实际情况算”。2010年6月30日,原、被告又签订《浙江东方集团华业进出口有限公司购销合同》一份,约定原告向被告提供人造纤维制女式裙子,总价为208500.97元。原、被告均确认,第二份《购销合同》系因付款需要签订,并未实际履行该合同项下的货物。被告依据第二份《购销合同》的约定,支付了208500.97元的货款。原告主张自己分别向上海茂悦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青岛天虎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送货以及被告职员马军收取T104729、T103729两款后期拼柜出货,货款共计708447.20元,故诉至法院。
本院认为,原、被告的签订第一份《浙江东方集团华业进出口有限公司购销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同有效,双方应依约履行合同义务。现双方的争议焦点在于被告是否履行了交货义务。依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对合同是否履行发生争议的,由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原告主张其已经交货,并提交上海茂悦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收货记录、青岛天虎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出口货物入库单以及马军于2010年5月14日出具的以T104729、T103729两款尾期检验报告以及双方往来邮件来证明其完成了交货义务。本院认为,原、被告《购销合同》中明确约定结算方式为原告凭被告或SGS查货报告、被告指定仓库或者货代的收货单等单证结算货款,若有任何缺失,被告有权拒绝支付货款。现原告未能提供被告或SGS确认接受大货的查货报告,但仍主张自己履行了分三批履行了交货义务,对此,本院逐一分析如下:一、上海茂悦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收货记录载明的785箱。根据双方的往来邮件,可以证明上海茂悦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确系被告指定的收货单位,虽然原告提供了该公司的收货记录,但是该公司的收货记录中仅有箱数,装箱明细单仅由原告自行制作,未经被告确认,上海茂悦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收取理货费进行理货,对箱内具体衣物件数未经说明,故原告提交的证据并不能明确证明上海茂悦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实际收取的衣裤数量。二、青岛天虎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出口货物入库单,因该证据系复印件,故本院对其真实性无法确认,原告未能充分举证说明自己该部分送货情况。三、原告主张马军代表被告收取货物,出具了验货报告。庭审中,被告并未确认马军的身份,但是结合双方的邮件,本院确认马军确实代表被告处理案涉交易。但是,马军在T104729、T103729两款尾期检验报告以及双方的往来邮件均未确认原告提交了符合合同要求的货物。综观本案,原告确有履行第一份《浙江东方集团华业进出口有限公司购销合同》项下的部分货物,但是原告未能对自己的履行情况进行举证证明。原、被告双方于2010年6月30日就支付货款问题又签订《浙江东方集团华业进出口有限公司购销合同》一份,被告已经按照该份合同的约定支付了208500.97元货款。现原告不能证明其交付的货物已经超出了被告已经支付的208500.97元货款,故原告所提供的证据并不足以证明其主张,原告诉请被告浙江东方公司支付货款708447.20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黄山宏益制衣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884元,因本案适用简易程序审理,依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规定,减半收取,退还原告黄山宏益制衣有限公司5442元。剩余案件受理费5442元、财产保全申请费4120元,合计9562元,由原告黄山宏益制衣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一份,上诉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10884元。在上诉期满后7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人民法院户名(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账号1202024409008802968,开户行(工商银行湖滨支行)】。对财产案件提起上诉的,案件受理费按照不服本院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由本院另行书面通知预交。
(此页无正文)
代理审判员 缪 羽

二〇一二年六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王丹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