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徐立东与绵阳汇四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四川省川北监狱、绵阳鸿翔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民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1-2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涪民初字第229号
原告:徐位东,男,汉族,生于1965年7月22日,住四川省绵竹市剑南镇。
委托代理人:张海军,四川众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绵阳汇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绵阳市涪城区跃进路北段***号。
法定代表人:冯英,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莫仕军,绵阳市城郊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四川省川北监狱。住所地:四川省绵阳市游仙区小枧沟镇新华村。
法定代表人:袁洪,该监狱监狱长。
委托代理人:夏平,该监狱民警。
被告:绵阳鸿翔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绵阳市涪城区临园路西段84号花园批发市场。
法定代表人:李勇,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周明龙,系该公司员工。
原告徐位东诉被告绵阳汇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川公司)、四川省川北监狱(以下简称川北监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4月1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杨韬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徐位东的委托代理人张海军、被告汇川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莫仕军、被告川北监狱委托代理人夏平到庭参加了诉讼。在审理过程中,被告汇川公司向本院申请追加四川锐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和四川朗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作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被告川北监狱向本院申请追加绵阳鸿翔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鸿翔公司)作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本院审查后,决定追加鸿翔公司作为本案被告并通知鸿翔公司参加诉讼,不同意被告汇川公司申请追加四川锐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和四川朗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作为本案被告的请求。后本案依法转换为普通程序进行审理,由审判员杨韬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邓开元、潘慧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0月20日再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徐位东的委托代理人张海军、被告汇川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莫仕军、被告川北监狱委托代理人夏平、被告鸿翔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周明龙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与被告在2010年9月7日签订了《塑钢门窗制作安装合同》,约定被告以单价包干的方式将川北监狱民警生活基地X#-X#楼塑钢门窗制作安装工程承包给原告,包干单价210元/平方米,以实际面积结算。合同签订后,原告按照合同约定进行了施工。2012年10月9日结算后,原告与被告的项目负责人向永林等人签字确认此合同工程总造价1896765.72元。2011年4月10日,原告又与被告签订了《塑钢门窗工程承包合同》,约定被告以单价包干的方式将川北监狱迁建工程七标段塑钢门窗制作安装工程承包给原告。合同签订后,原告同样按照合同约定进行了施工。工程项目于2012年6月20日整体竣工验收合格移交。被告已支付部分工程价款,但还下欠原告514903.72元。经原告了解,四川省川北监狱是该工程的项目发包方。原告经多次催收,被告所欠工程款至今也没有付清。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起诉至人民法院,请求:1、判决被告向原告支付拖欠的合同价款共计514903.72元;2、判决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汇川公司辩称:我公司并未与原告签订合同,本案涉及的川北监狱第一标段和第七标段建筑工程是承包给鸿翔公司的。在川北监狱给汇川公司拨付款项以后,汇川公司已经除开2%的承包费用外全额拨付给了鸿翔公司。四川锐博融资担保公司和四川朗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应当根据履约保证合同在本案中承担担保责任。
被告川北监狱辩称:川北监狱与原告没有合同关系,双方之间没有债权债务纠纷。本案涉及的川北监狱第一标段和第七标段建筑工程是我方发包给汇川公司,后由汇川公司整体转包给鸿翔公司。对于工程款的给付情况,在第七标段中我方还欠汇川公司715692.81元未付,加上暂扣汇川公司未开发票的1580088.5元,汇川公司还欠我方863495.69元。在第一标段工程中,我方还欠汇川公司1585929.32元未付,加上暂扣481146.3元,暂扣维修费50万元以及法院冻结116.5万元,汇川公司还欠我方56021.98元。此外,川北监狱还分别向各级法院协助执行汇川公司债务共计7399125元。
被告鸿翔公司辩称:本案与我公司无关,如果有工程款的欠付问题应该由汇川公司和川北监狱承担。
经审理查明:2010年1月6日,川北监狱作为发包人与承包人汇川公司签订施工合同,约定:由川北监狱将其民警生活基地(施工一标段)的建设工程交由汇川公司承建。2010年4月20日,川北监狱又作为发包人与承包人汇川公司签订施工合同,约定:由川北监狱将其迁建工程(施工七标段)的建设工程交由汇川公司承建。上述合同签订后,汇川公司将该工程实际交由鸿翔公司承建,并按中标价2%收取承包费。2010年9月7日,由胡建伟作为甲方,原告徐位东作为乙方签订了《塑钢门窗制作安装合同》,约定以单价包干的方式将川北监狱民警生活基地X#-X#楼塑钢门窗制作安装工程承包给原告徐位东,包干单价210元/平方米,以实际面积结算。在合同甲方栏加盖了绵阳汇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川北监狱民警生活基地项目部印章。2011年4月10日,由绵阳汇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川北监狱迁建工程七标段项目部作为甲方与原告徐位东作为乙方签订了《塑钢门窗工程承包合同》,约定以单价包干的方式将川北监狱迁建工程七标段塑钢门窗制作安装工程承包给原告徐位东。在合同甲方栏加盖了绵阳汇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川北监狱迁建工程七标段项目部印章。2012年10月9日,原告徐位东与向永林、邹骐临决算,确认川北监狱民警生活基地X#-X#楼塑钢门窗制作安装工程合计工程款为196751.52元。2013年1月28日,张晓燕向原告出具收据一张,确认一标段尚欠款471485.72元未付。此后,原告向被告催收欠款无果,遂起诉来院请求判如诉请。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的陈述,承包合同、《塑钢门窗制作安装合同》、《塑钢门窗工程承包合同》、收方单、收据等证据证明,并经庭审查明核实。
本院认为:川北监狱作为发包人与作为承包人的汇川公司签订的承包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属有效合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之规定,被告川北监狱系将案涉工程合法发包给具有相应资质的被告汇川公司,作为发包人的川北监狱在有效合同中只对合同相对人负有履行义务,对合同之外的人不负担履行义务,故对原告请求被告川北监狱承担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被告绵阳汇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承包修建川北监狱民警生活基地工程一标段工程和川北监狱迁建工程七标段工程后承包给胡建伟等人。在施工过程中以被告绵阳汇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名义与原告签订的《塑钢门窗制作安装合同》和《塑钢门窗工程承包合同》,合同加盖“绵阳汇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川北监狱民警生活基地项目部”章和“绵阳汇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川北监狱迁建工程七标段项目部”章。之后的工程量结算也是该项目部工作人员进行。原告主张合同相对人系被告绵阳汇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应由该公司承担付款责任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经核算确认川北监狱民警生活基地X#-X#楼塑钢门窗制作安装工程合计工程款为196751.52元、一标段尚欠款471485.72元未付,除被告已支付部分工程价款,还下欠原告工程款514903.72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之规定,应由被告绵阳汇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承担给付义务。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绵阳汇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向原告徐位东支付下欠工程款514903.72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8949元,由被告绵阳汇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杨 韬
人民陪审员  邓开元
人民陪审员  潘 慧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八日
书 记 员  蒋剑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