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戴正伟、浙江德润重工机械有限公司管理人破产撤销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2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浙05民终122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戴正伟,男,1974年8月24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方博、朱晓倩,浙江颂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浙江德润重工机械有限公司管理人,住所地:浙江省德清县商会大厦22楼东面办公室。
负责人:任一民。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霁雯、陈瑶星,系管理人工作人员。
上诉人戴正伟为与被上诉人浙江德润重工机械有限公司管理人(以下简称德润公司管理人)破产撤销权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2017)浙0521民初53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9月1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本案通过阅卷和调查,现已审理终结。
戴正伟上诉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下简称《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明确规定破产债务人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担保的行为才可予以撤销,但该行为仅指为债务人现存债务追加财产担保,为第三人的债务提供担保并不属于可撤销的行为。本案所涉借款中,杭州宏达铸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达公司)为债务人,浙江德润重工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润公司)系为该债务提供财产担保。由于宏达公司与德润公司系关联公司,该担保行为并非无偿,且如果履行担保义务,德润公司依法享有追偿的权利,不会造成其利益损失,更不影响破产清偿的公平性。二、一审判决有违《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的立法宗旨。《破产法》第三十一条设立目的在于保护债权人的公平受偿权,防止个别债权人与破产债务人恶意串通,将破产债务人的大部分财产清偿个别债权人的债务。本案中,无论是设立抵押登记还是签署抵押合同之时,德润公司的经营均没有恶化到将要破产的境地,上诉人不可能预料到一年之后德润公司会启动破产程序,且抵押的财产仅为德润重工占比很小的财产。三、案涉抵押担保设立时间为2015年10月25日,不在撤销权可行使的一年期间内,不应被撤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条的规定,行政清理程序或强制清算程序转入破产程序时,《破产法》第三十一条和第三十二条规定的可撤销行为的起算点应为行政监督机构作出撤销决定之日或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强制清算申请之日,故可以据此认为,《破产法》第三十一条和第三十二条规定的撤销权行使期间即“受理破产申请一年内”应包括受理破产当日。再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98条“一年为365天”的规定以及2016年系闰年的特殊情况,案涉撤销权的行使期间应为2015年10月26日至2016年10月24日。本案中,抵押设立的时间应当是2015年10月25日,即宏达公司、德润公司及上诉人三方共同签订《借款及抵押协议》之日,对抗第三人的时间是2015年10月26日。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除非有特殊约定,抵押合同自签订之日起生效,自此上诉人享有该抵押物的优先权,只是因未登记而不能对抗第三人,故以担保对抗第三人的时间视为担保设立的时间是错误的,案涉抵押担保设立时间为2015年10月25日,不在撤销权除斥期间内,不应被撤销。
德润公司管理人辩称:一、本案属于破产债务人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追加财产担保的情形。上诉人于2015年8月20日至9月1日期间出借240万元给宏达公司,直至2015年10月25日,上诉人才与德润公司、宏达公司签订《借款及抵押协议》,约定上述借款由德润公司以自有机器设备提供抵押担保,并于同年10月26日办理抵押登记。因此,从借款时间和德润公司提供抵押的时间来看,属于破产债务人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追加财产担保的情形。二、对第三人债务追加财产担保适用《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第(三)项。1.在破产程序中应当依法撤销或认定无效的是不当处置公司财产、致使破产责任财产减损、对大部分债权人会产生不公平的行为。无论是对己有债务还是对他人债务追加财产担保,实质上都是增加了特定债权人享有优先受偿权的财产范围,增加了个别优惠性清偿额度,损害了其他债权人的利益,违反了破产债权公平受偿的原则。并且,相较于对己有债务追加财产担保而言,对他人债务追加财产担保不但减损了破产责任财产,还无条件扩张了破产债权的数额,对其他债权人的损害更大,更应该得到纠正。2.《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第(三)项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一年内,涉及债务人财产的下列行为,管理人有权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的”,根据文义解释,可撤销的追加物保行为,既包括债务人为自身债务补充提供财产担保,又包括为第三人债务补充提供财产担保的行为。3.德润公司为上诉人对宏达公司的债权追加抵押担保的行为,发生在债务人已经陷入支付危机即债务人濒临破产,其财产已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之时,其将其剩余主要的未抵押财产抵押给其中的个别债权人,进一步丧失了履行其他债务的能力,损害了其他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三、德润公司为第三人债务追加抵押担保的行为发生在破产申请受理前一年内。1.《破产法》第三十一条中规定的“一年”应当按照公历年计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98条规定“当事人约定的期间不是以月、年第一条起算的,一个月为三十日,一年为三百六十五日天”,结合第199条之规定,应认为约定的期间才适用该计算期间的方式。《破产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一年期间系法定期间,不应适用上述关于约定期间的规定,而应依《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五十四条之规定,按照历法计算法计算,即以到期月的对应日为期间届满日。2.《破产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受理破产申请前一年内”的期间不包括受理之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二款规定“规定按照小时计算期间的,从规定时开始计算。规定按照日、月、年计算期间的,开始的当天不算人,从下一天开始计算”。由于德润公司破产的受理时间系2016年10月24日,故计算《破产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一年期间不应包含受理当天,具体期间为2015年10月23日至2016年10月23日。3.案涉具有对抗效力的抵押权设定于2015年10月26日。德润公司与上诉人、宏达公司之间的《借款及抵押协议》订立于2015年10月25日,抵押登记时间为2015年10月26日。因此,从2015年10月26日开始,案涉抵押权才形成对抗第三人之效力,已构成在破产受理前一年内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综上,上诉人之上诉请求与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之依据,依法应予驳回。
德润公司管理人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撤销德润公司为宏达公司对戴正伟负有的共240万元债务追加提供财产担保的行为。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5年8月20日至9月1日期间,宏达公司向戴正伟借款共计240万元,该借款由戴正伟于2015年8月20日、8月21日、9月1日三次通过银行汇款的方式汇至宏达公司银行账户。2015年10月25日,宏达公司与戴正伟及德润公司补充签订《借款及抵押协议》一份,对前述借款240万元予以确认,并约定利息及还款时间等。另约定该笔借款由德润公司以其自有的机器设备【普通重型机床1台、变压器1台(含新建配电装置)】提供抵押担保。2015年10月26日,德润公司与戴正伟到德清县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办理抵押登记手续。同日,德清县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该抵押登记。《动产抵押登记书》载明:“登记编号为:德工商抵登字(2015)第129号。流水号:2015102600031,时间:2015-10-2612:57:14。抵押物名称:普通重型机床、变压器(含新建配电装置)各1台;数额:240万元;债务人履行债务的期限:2015-10-26至2018-10-25”。后因宏达公司未归还上述借款,戴正伟起诉至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2016年8月2日,经余杭区人民法院(2016)浙110民初10997号民事调解书调解确认:1、宏达公司在2016年8月10日前支付戴正伟借款240万元、利息480000元,合计2880000元;2、若宏达公司未按上述第一项履行,戴正伟有权就德润公司提供的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2016年10月24日,因申请人申请,德清县人民法院立案受理被执行人德润公司的由强制执行程序转为破产清算程序案件,(2016)浙0521破申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德润公司破产清算一案,并经依法指定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作为德润公司为破产清算的管理人。之后,德润公司管理人依法开展有关工作。期间,戴正伟向德润公司管理人申报债权,并要求优先受偿。德润公司管理人在债权审查中,认为戴正伟在德润公司经法院受理破产清算申请之日前一年内,对本非德润公司的债务追加财产担保,该行为符合《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第三项规定的可撤销权情形,依法应予撤销。但戴正伟认为其债权并不符合撤销情形。为此,德润公司管理人诉至该院。
一审法院认为:2015年10月25日,宏达公司、德润公司及戴正伟三方共同签订借款及抵押协议。对宏达公司向戴正伟借款共计240万元,并由德润公司以其所有的机器设备作为抵押担保的事实已经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2016)浙110民初10997号民事调解书调解确认,案件双方对此均无异议。案件的争议焦点在于德润公司为宏达公司向戴正伟的240万元借款本息提供财产担保的行为,是否属于《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第(三)项规定的可撤销权情形。根据《物权法》第一百八十八条规定:“抵押权自抵押合同生效时设立;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结合案件查明,2015年10月25日,德润公司与戴正伟签订的《借款及抵押协议》中的抵押物为普通重型机床、变压器(含新建配电装置)各1台。10月26日,德润公司与戴正伟到德清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抵押物登记手续并经核准抵押登记,债务人履行债务的期限为2015年10月26日至2018年10月25日。因此,本案抵押合同于2015年10月25日生效,抵押登记是2015年10月26日,则当事人依法对抵押物享有的优先权应当从2015年10月26日开始起算。根据《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第(三)项的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一年内,涉及债务人财产的下列行为,管理人有权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三)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的。”案件所涉的抵押物根据2015年10月25日的《借款及抵押协议》,抵押物从2015年10月26日登记之日起,来认定法律规定的物的担保。该物的担保属于《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第(三)项“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的情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98条的规定:“当事人约定的期间不是以月、年第一天起算的,一个月为三十日,一年为三百六十五日。”戴正伟主张的抵押优先债权,应当从2015年10月26日起算,至2016年10月24日止,即一年365日。由于该院于2016年10月24日依法受理德润公司的破产清算程序案件,戴正伟主张的破产优先债权刚好在法律规定的一年365日之内,故所涉财产的担保属于破产法规定的一年内可撤销情形。综上所述,德润公司管理人诉请法院依法撤销追加提供财产担保的行为,理由正当,应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八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98条之规定,该院判决:撤销德润公司对戴正伟负有的共240万元债务追加提供财产担保的行为。案件受理费减半交纳13000元,由戴正伟负担。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交证据,一审查明的事实有相关证据予以支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德润公司为宏达公司与戴正伟之间的240万元借款本息提供财产担保的行为是否可予以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于2016年10月24日受理关于德润公司的破产申请,依据《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破产管理人有权依法请求法院撤销受理破产申请前一年内破产债务人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的行为。关于一年法定期间的计算方式,上诉人主张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98条之规定,以一年为三百六十五天的自然计算法计算,被上诉人则主张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五十四条之规定,按照历法计算法计算,即以到期月的对应日为期间届满日。对此,本院认为,《破产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一年期间为法定期间,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五十四条规定了“民法所称的期间按照公历年、月、日、小时计算”,但其未区分法定期间和约定期间,亦未进一步明确该期间依历法计算法予以计算,鉴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98条进一步规定了约定期间以自然计算法计算,在法定期间并无明确计算方式的情况下,可以参照约定期间的计算方式,故该一年期间应以三百六十五天为限。关于上述一年法定期间在本案中的开始时间,上诉人戴正伟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条的规定,行政清理程序或强制清算程序转入破产程序时,《破产法》第三十一条和第三十二条规定的可撤销行为的起算点应为行政监督机构作出撤销决定之日或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强制清算申请之日,故该条文实为间接明确了上述一年法定期间应从破产受理日当天起算。对此,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条的文义看,可以认为间接规定破产撤销权的一年期间以破产受理日为“起算点”,但“起算点”的表述并非特有的法律概念,结合《破产法》第三十一条中“受理破产申请前一年内”的表述,文义上有以受理日为一年期间的起算日和以受理日为基准向前起算一年期间两种理解。因此,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二款明确规定“规定按照日、月、年计算期间的,开始的当天不算入,从下一天开始计算”,且其法律效力位阶上要高于作为司法解释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上述“起算点”的表述应采以破产受理日为基准向前起算一年期间该种理解。因此,鉴于2016年系历法上的闰年,其二月份有二十九天,故本案中关于德润公司破产申请受理前一年内的期间应为2015年10月25日至2016年10月23日。宏达公司于2015年8月20日至9月1日期间向上诉人戴正伟借款240万元,德润公司于2015年10月25日与宏达公司、戴正伟签订《借款及抵押协议》为上述借款本息提供抵押担保,并于次日办理抵押登记,订立抵押合同及办理抵押登记均在上述一年破产临界期间内,且系德润公司为他人既存债务提供财产抵押担保。《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第一款第(三)明确规定“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的”之行为应予撤销,基于该条款的文义,既包括对破产债务人自身的既存债务追加担保的行为,也包括对破产债务人以外第三人的既存债务追加担保的行为。同时,基于《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的立法目的,破产撤销权的设立意在纠正破产债务人损害全体债权人利益的行为,实现公平受偿,而为破产债务人以外第三人的既存债务追加担保的行为明显增加了设立优先受偿权的财产范围,损害了其他破产债权人公平受偿的权利,应当予以撤销。因此,德润公司在其破产申请受理前一年内为宏达公司与戴正伟间的既存债务提供抵押担保,属于《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所规定的可撤销行为。
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虽存在一定不当,但裁判结果正确,上诉人戴正伟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6000元,由上诉人戴正伟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杨林法
审判员  杨瑞芳
审判员  项 炯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十六日
书记员  史一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