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邯郸市华征运输有限公司武安伯延分公司与东光县交通运输局公路路政管理站交通运输行政管理-其他一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2-3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北省东光县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6)冀0923行初4号
原告邯郸市华征运输有限公司武安伯延分公司。住所地:河北省邯郸市武安市伯延镇建设街。
法定代表人陈川军,邯郸市华征运输有限公司武安伯延分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郝春峰,男,1960年12月18日出生,汉族,河北省邯郸市馆陶县柴堡镇王二庄村,现住邯郸市复兴区,任邯郸市华征运输有限公司武安伯延分公司车辆管理员。
被告东光县交通运输局公路路政管理站。
法定代表人董建,东光县交通运输局公路路政管理站站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栋,东光县交通运输局公路路政管理站职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云超,河北冀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邯郸市华征运输有限公司武安伯延分公司不服东光县交通运输局公路路政管理站交通运输行政处罚一案,于2016年7月22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向被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等法律文书。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1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邯郸市华征运输有限公司武安伯延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郝春峰、被告东光县交通运输局公路路政管理站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栋、李云超到庭参加诉讼。原告的法定代表人陈川军、被告的法定代表人董建均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东光县交通运输局公路路政管理站于2016年3月28日对原告作出东交路政罚(2016)201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其超载的违法行为给予8500元罚款,责令自行卸载85.36吨的行政处罚。
被告在举证期限内提供了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相关证据、依据:(一)、程序方面的证据:1、2016年3月28日东交路政(2016)201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以证明对原告擅自超限驾驶的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并告知其各项法律权利及法律后果;2、立案审批表,以证明案件来源、基本情况以及立案依据和受案机关意见;3、证据登记保存处理决定书,以证明对于违法车辆、从业资格证登记保存并予以退还;4、重大案件集体讨论记录,以证明被告对于违法车辆的超限运输行为进行集体讨论并作出拟处理意见;5、案件处理意见书,以证明案件调查经过、违法事实、证据材料、处理意见有内部审查批准程序;6、违法行为通知书,以证明被告拟对原告作出处罚的内容及相关权利;7、送达回证,以证明证据登记保存清单、违法行为通知书、行政处罚决定书等文件均已送达给被处罚车辆驾驶员,驾驶员对以上文件予以签收;8、处罚结案报告,以证明原告缴纳罚款后自行卸载货物,拟对该行政处罚案件作结案处理。(二)事实方面的证据:9、车辆超限超载检测单(初检),以证明违法车辆车货总重140.36吨;10、对李献彬的询问笔录,以证明车辆驾驶员对车辆信息以及违法超限驾驶的行为予以认可;11、原告的授权委托书,以证明原告委托李献彬全权处理本案违法车辆超限运输事宜;12、证据登记保存清单,以证明对于违法车辆和从业资格证保存于被告处;13、违法信息采集资料,以证明违法车辆以及驾驶人员从业资格证等信息;14、陈述申辩书,以证明违法车辆驾驶员李献彬对违法行为通知书中所载明的违法事实认可,无异议,放弃陈述、申辩的权利,要求尽快予以处理;15车辆超限超载检测单(复检),以证明被处罚车辆车货总重53.22吨,小于限重55吨;16、2016.3.28卸载照片,以证明超限运输车辆卸载货物;17、卸载凭证,以证明超限运输车辆卸载货物,并在处罚完毕后自行运走;18、河北省罚没票据,以证明原告缴纳罚款8500元。(三)依据:《公路安全保护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河北省治理货运车辆超限超载规定》第六条第一款第一项,《河北省交通运输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执行标准》。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东交路政罚(2016)201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2、判决被告支付原告自2016年3月28日起至返还罚款之日止8500元银行同期存款利息。3、由被告承担诉讼费用。事实及理由:2016年3月25日,李献彬驾驶原告的冀D×××××/冀D1C70挂号货车行驶时,被被告执法人员拦截检查。后对原告罚款8500元。原告认为被告行政处罚违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辩称:2016年3月25日,原告驾驶员李献彬驾驶原告的冀D×××××/冀D1C70挂陕汽牌车辆沿辛霞路行驶,因该车辆涉嫌超限运输,被告执法人员依法对其进行处罚。经查,该车运输铁粉,车货总重共计140.36吨,超限85.36吨。依据该违法事实,被告依据合法程序对原告处以自卸货物及罚款的行政处罚。处罚符合法定程序,从事实及程序上不存在任何违法性,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对被告提供的证据原告质证称,1、行政处罚决定书在诉权告知部分被告单方涂改为6个月,发给原告的告知起诉期限为3个月,属于告知错误;2.审批表无异议;3、超限超载检测单(初检)没有加盖检验检测专用章,不符合法定形式,不具合法性;4、询问笔录不具备真实性、合法性,被告没有向法庭提交刘刚、张鹏执法身份证件,不能证明其是被告的工作人员;5、授权委托书无异议;6、证据保存清单不具真实性,2016年3月25日被告对原告的车辆进行了检测,出具了初检单,取得超限证据,没有对登记车辆取证,因此证据保存车辆不符合法律规定,不具备合法性,从业资格证与车辆是否超限无关;7、证据登记保存处理决定书不具备关联性,是否超限与退还车辆、从业资格证无关;8、讨论记录出席人员姓名和职务栏未填写,因此讨论记录不具合法性;9、案件处理意见无异议、违法案件通知书无异议;10、陈述申辩书是当事人对行政处罚有异议,被告的申辩书成了认罪书,不符合法定形式,不具合法性。11、复检单没有检验检查专用章,不符合法定形式,不具合法性;12、照片看不出是装载还是卸载,卸载凭证不具备关联性,卸载装载不能证明超载。13、对被告适用的法律依据无异议。
对原告的质证意见,被告当庭作出以下说明:1、首先我站测量资质该装置受东光县质量检测部门检测,目前在合法的检测期内,并同时无论是复检还是初检均有我站签名,同时还有原告驾驶员的签字,通过该证据证实车辆超限运输的具体事实。2、询问笔录执法人员刘刚、张棚系我站工作人员,并且其二人在对其询问时出具了相关证件,执法工作证件号分别为J200910024、J200910054。3、保存清单和保存决定书符合法律规定,至于原告所说驾驶人员从业资格证与超限运输无关的说法不应得到合议庭的认可。4、讨论笔录是内部资料,其在内容上对出席人员的职务做了详细的记录。5、陈诉申辩书,原告驾驶员作为一个完全行为能力人在该文件上签字即视为对该文件的全部认可,不具有任何瑕疵。6、通过初检单与复检单、卸载凭证、照片在事实上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证实被告处罚车辆具有超限运输的事实。7、关于诉权告知部分有涂改问题,首先该文件内容的形成系电脑形成,是河北交通厅为各个公路站配备,而具体的处罚由工作人员手动更改,而被告处罚的和原告拿到的系上下联,是无碳书写形成,但是因为形成后工作人员改写时没有印写到其上,我们认为该行为不足以推翻原告的违法事实,也不能推翻被告行政处罚的合法性,同时虽然因技术原因没有印写,我们已口头告知原告期限为6个月,并让李献彬在改写处按手印确认更改。
通过以上举证、质证意见,本院对以上证据认证如下:关于行政处罚决定书诉权告知部分给原告的为3个月,被告提交的处罚决定书涂改为6个月,被告未有证据证明已经口头告知或车辆驾驶人在涂改部位摁手印确认更改,应认定是被告单方涂改;关于询问笔录,上面记载执法人员刘刚、张棚已经向被询问人出示了执法证,该询问笔录具有合法性,真实性,与本案有关联,予以确认。关于车辆超限超载检测单两份,被告对原告车辆的检测不是目测,有专属的检测设备,检测设备受质量检测部门监管,且该检测结果有原告驾驶员签字确认,在询问笔录中驾驶员对称重结果明示认可,故对超限超载检测单的检测结果予以认定,能够证实原告车辆超限超载运输的事实;关于被告提供的证据保存清单、保存决定书是被告在行政执法过程中采取的必要措施;卸载凭证及卸载照片,是原告履行行政处罚决定的证据;讨论笔录是内部资料,内容上有出席人员的职务记录;陈诉申辩书有原告驾驶员签字认可,故以上证据保存清单、保存决定书、卸载凭证及照片、讨论笔录、陈诉申辩书均具有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对被告提供的审批表、原告的授权委托书、案件处理意见、违法案件通知书、河北省罚没票据,原告无异议,予以采纳。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经审查认定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6年3月25日,李献彬驾驶原告所有的车辆号牌为冀D×××××/冀D1C70挂(6轴)陕汽牌车辆沿辛霞线自西向东行驶,16时55分在K92+400M处被被告执法人员查扣。经称重检测,车货总质量140.36吨,运输货物为铁粉,该车超限85.36吨。被告将车辆与驾驶员的从业资格证登记保存,出具有登记保存清单;2016年3月28日原告出具授权委托书,委托车辆驾驶人李献彬全权处理车辆违章事宜。同日被告经集体讨论作出处理意见,根据处理意见对原告作出违法行为通知书,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拟对原告作出8500元罚款、责令自行卸载85.36吨的处罚决定。同时告知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李献彬有陈述、申辩的权利。后李献彬表示对违法行为通知书所载明的违法事实认可,无异议。对该通知书载明的内容不陈述、不申辩,要求尽快给予处理。同日被告对原告作出东交路政罚(2016)201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原告的行为违反了《公路安全保护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一款、《河北省治理货运车辆超限超载规定》第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依据《公路安全保护条例》第六十四条,参照《河北省交通运输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执行标准》,原告违法行为属于严重等级,对原告作出8500元罚款,责令自行卸载85.36吨的行政处罚。处罚决定书诉权告知为3个月,后被告在自己留存的处罚决定书上单方改写为6个月。原告收到处罚决定书后交纳了罚款、卸载了货物。被告将违法车辆、从业资格证退还给原告。
本院认为,原告的货运车辆严重超载,被告依职权按照行政执法程序进行查扣、称重检测、调查询问后,依据原告的违法事实对原告作出了行政处罚决定,该处罚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但被告在提交的处罚决定书中诉权告知期限涂改为6个月,证据存在瑕疵;其告知原告诉权为3个月,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但诉权告知违法不影响本案行政处罚的合法性。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邯郸市华征运输有限公司武安伯延分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韩福星
审 判 员  梁仁广
人民陪审员  曹 宽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邢彦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