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杭州益雄物资有限公司与长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长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6-2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9)杭上商初字第813号
原告:杭州益雄物资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XX。
委托代理人:周剑明、娄炽林。
被告:长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
代表人:杨丽燕。
被告:长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杨长甫。
以上两被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董俊彬、王云。
原告杭州益雄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雄公司)为与被告长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以下简称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长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业集团)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于2009年6月18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程雪原独任审判,分别于2009年7月16日、同年8月5日两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委托代理人周剑明、娄炽林,被告委托代理人董俊彬到庭参加诉讼。在审理过程中,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09年10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委托代理人周剑明、被告委托代理人董俊彬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本院院长批准,延长审理期限一个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益雄公司起诉称:原告于2007年4月9日至2007年12月5日止共计销售给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钢材5批,合计销售货款为502631.46元,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已经支付了153586.18元,尚余349045.28元货款未支付,原告经多次催讨无果。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一、两被告支付给原告货款349045.28元;二、案件受理费由两被告承担。
两被告共同答辩称:两被告确实与原告从事过钢材交易,但两被告已经付清了货款,原告主张两被告未予支付349045.28元钢材款缺乏事实依据,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为支持其主张,原告益雄公司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1、出车调度单、送货单、增值税专用发票复印件十二页,证明原告销售货物给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且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已收到货物的事实。
经质证,两被告对出车调度单、送货单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潘生根虽系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的员工,但其只是一般的技术人员,无权代表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签收钢材,而且其中的签名亦非潘生根所写,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并未收到该批货物;对增值税专用发票认为并未收到过,且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是建筑单位,不存在销项问题,也不可能收取增值税专用发票。
2、2009年5月13日的证明一份,证明原告所送的货物都是由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下属工地的人签收的事实。
经质证,两被告对真实性有异议,认为吴山科技馆项目部不存在揭劲松该人,且揭劲松也未出庭作证,不能证明原告的待证事实。
3、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与杨翔之间于2007年2月9日签订的长业建设集团工程项目内部管理责任制合约一份,证明吴山科技馆工程和陶瓷品市场地下空间建设发展中心工程由杭州恒翔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翔实业)的法定代表人杨翔个人承包。
经质证,两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且不清楚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下属的杭州市502改扩建工程(即地下空间建设发展中心工程)是否由杨翔个人承包。
4、恒翔实业于2009年7月25日出具的证明一份、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复印件一份,证明恒翔实业的住所地与原告、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的住所地是同一个地址,大家平时关系都很好;揭劲松是吴山科技馆项目部的管理人员,经办原、被告之间的钢材供求业务。
经质证,两被告对证明的真实性、合法性均有异议,认为恒翔实业在此之前已经被注销,无法出具相应的证明,潘生根系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的工作人员,是吴山科技馆与502改扩建工程的技术负责人,但不清楚是否有揭劲松这个人;对营业执照的形式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恒翔实业已于2009年6月3日被注销。
5、杭州韦帕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韦帕公司)、杭州虹顺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虹顺公司)、丁丽英于2009年7月22日出具的送货说明三份、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复印件二份,证明原告确实将货物送到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处。
经质证,两被告对真实性有异议,认为韦帕公司与虹顺公司出具的送货证明仅加盖公章,不能证明确实送了货物,应由送货人出庭作证才能由法庭认定;同时,两被告不清楚是否存在丁丽英这个人,也不清楚送货证明是否由丁丽英本人所写;此外,502改扩建工程的所有钢材都是由建设方提供的,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不可能私自购买。
6、2007年12月5日的中信银行进账单复印件一份,证明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所支付的货款153586元针对的钢材是编号为0005649的送货单中的最后二项(即直径25的钢材9.702吨,直径20的钢材15.56吨)。
经质证,两被告无异议。
7、杭州市上城区国税局完税的说明及增值税发票十页,证明原告向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供货的事实存在,并且原告已经纳税。
经质证,两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仅能证明原告向国税部门纳了税,而不能证明其确实向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供应了钢材的事实;同时确认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收到过其中2007年12月4日编号为16470779(金额为113426.38元)、编号为16470782(金额为40159.80元)的二张增值税专用发票,且已支付了相应的货款。
8、原告申请证人揭劲松、朱某出庭作证的证人证言各一份,证明原告供货给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的事实存在。
经质证,两被告对揭劲松的证人证言有异议,认为其自称在2005、2006年左右到吴山科技馆和502改扩建工程工地的,但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是在2007年年初中标的,并与杨翔签订了内部承包协议,即使揭劲松曾经在工地上工作过,其陈述只付过二次运费,也不能证明原告向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供了这么多货物;对朱某的证人证言的真实性有二处异议,一是502改扩建工程并非由杨翔承包,二是该工程从来没有对外购买过任何钢材,所有款项不可能付给项目部,项目部也没有账号,其他均无异议。
9、韦帕公司于2009年8月10日出具的证明一份,证明韦帕公司成立至今一直使用杭州第一运输公司送货单开展业务。
经质证,两被告对真实性有异议,认为系证人证言,证人未到庭作证,且证人证言证明力低下;此外,韦帕公司和杭州第一运输公司相差甚远,不能证明原告欲证明的事实。
10、杭州友谊起重装卸运输队于2009年8月10日出具的证明、机动车行驶证复印件、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复印件各一份,证明杭州友谊起重装卸运输队为原告运送货物,经办人是丁丽英,佐证丁丽英所出具的证明的真实性。
经质证,两被告对真实性无法确认,认为系证人证言,证人未到庭作证,且证人证言证明力低下,故不能证明原告欲证明的事实。
两被告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1、恒翔实业的公司基本情况一份,证明恒翔实业已于2009年6月3日被注销,不可能再在2009年7月25日出具说明。
经质证,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
2、用款申请单、增值税专用发票二十三页,证明吴山科技馆工程项目部除了向原告购买钢材外还向其他单位购买了钢材;付款流程是先由项目部负责人向公司申请付款,公司审核同意后向项目部提供的发票中的供货单位支付相应的货款。
经质证,原告对其中关于原告的用款申请单及所附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无异议,对其他用款申请单及所附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真实性、关联性均有异议,认为吴山科技馆工程中原告所供钢材占到工程总量的70%-80%。
3、工程款支付签批单三份,证明502改扩建工程的钢材系由建设方所供,而非由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去购买的事实。
经质证,原告对真实性有异议,并认为与本案无关,不能证明原告没有供应给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钢材。
4、吴山科技馆工程中的用款申请单、转帐支票存根、浙江省货物销售统一发票九页,证明两被告就吴山科技馆工程向他人采购钢材的事实。
经质证,原告对发票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两被告未提供相应的送货单予以佐证;对转账支票存根、用款申请单的真实性无法确认,认为系两被告与他人的关系。
5、502改扩建工程中的用款申请单、转帐支票存根、浙江省货物销售统一发票九页,证明两被告就502改扩建工程向他人采购钢材的事实。
经质证,原告对发票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两被告未提供相应的送货单予以佐证;对转账支票存根、用款申请单的真实性无法确认,认为系两被告与他人的关系,且认为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付给恒翔实业的货款中有一部分钱是原告的钢材款。
6、2006年11月10日的杭州吴山科技馆工程量清单一份,证明建设单位就吴山科技馆工程中钢材的用量报价318吨。
经质证,原告无异议,但认为该报价仅是建设单位的概算,并不影响原告实际供货的数量。
7、2007年9月28日的浙江省行政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往来款票据一份,证明502改扩建工程的钢材为甲供。
经质证,原告无异议。
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对证据作如下认定:
原告提交的证据1,因原告在审理过程中确认出车调度单、送货单中“收货人”一栏并非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的工作人员潘生根本人所签,且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两被告已收到相应增值税专用发票并确认的事实,故尚不足以证明原告的待证事实,本院不予确认;原告提交的证据2、证据8中揭劲松出庭所作的证人证言,因原告未提供相应证据予以佐证揭劲松的身份,且揭劲松在庭审中也表示并不清楚原告向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供货的数量,故本院不予采用;原告提交的证据3、证据8中朱某出庭所作的证人证言,两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且能证明本案相关事实,本院确认其具有证据效力,对其证明内容将综合案情予以认定;原告提交的证据4,因恒翔实业已于2009年6月3日被注销,故本院不予采用;原告提交的证据5、9、10,因无其他相应证据予以佐证,故本院不予采用;原告提交的证据6,两被告无异议,本院确认其具有证据效力,但对于原告的待证事实不予确认;原告提交的证据7中的编号为16470779、16470782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两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确认已收到该二张发票并支付了相应的货款153586.18元,故本院予以采用;原告提交的证据7中的说明、其他增值税专用发票,尚不足以证明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已收到发票所载总价为349045.28元的货物,故本院不予采用。
两被告提交的证据1、证据2中关于原告的用款申请单及所附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原告对真实性均无异议,且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用;两被告提交的证据2中的其他用款申请单、增值税专用发票以及证据4、5,原告未提供相应证据予以反驳,且能证明本案相关事实,本院予以采用;两被告提交的证据3、7,能相互印证,证明502改扩建工程的钢材主要为甲供,本院确认其具有证据效力,但因两被告在审理过程中已确认就502改扩建工程存在向外采购钢材的事实,故本院对两被告的待证事实不予确认;两被告提交的证据6,原告无异议,且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用。
经审理本院认定,被告长业集团与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之间系总公司与分公司的关系。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负责承建本市吴山科技馆工程和502改扩建工程(即地下空间建设发展中心工程)。期间,原告益雄公司向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供应了数量合计为35.252吨、价款合计为153586元的钢材,并于2007年12月4日开具了编号分别为16470779、16470782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007年12月5日,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支付给原告货款153586元。现原告以其向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供应了数量合计为124.566吨、价款合计为502631.46元的钢材,而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至今尚未支付余款349045.28元为由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原告向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供应钢材,双方之间已形成买卖合同关系,两被告对此亦无异议。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原告向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供货的数量与金额。综观本案现有事实和相关证据,原告诉称其向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供应了数量合计为124.566吨的钢材,但其所提供的五份出车调度单、送货单所载数量合计仅为112.131吨,且原告在审理过程中亦确认其中“收货人”一栏的署名并非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的工作人员潘生根本人所签,现原告仅凭运输公司出具的证明尚不足以证明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收到上述出车调度单、送货单中所载货物的事实;同时,虽然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确认已收到编号为16470779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项下所载货物,但原告据此以增值税专用发票中所载货物规格型号、数量与编号为0005649的送货单中的部分内容相同、从而推导出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应收到该送货单中其他货物的意见,亦缺乏相应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此外,原告申请出庭作证的证人揭劲松的身份未经两被告确认,原告亦未提供相应证据予以佐证,且揭劲松在庭审中也表示并不清楚原告向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供货的数量。而证人朱某系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的原财务部副经理的身份虽为两被告所确认,但其证言也无法证明原告的供货数量。且针对朱某述称其自2004年至2008年3月在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任职期间、所经手的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就吴山科技馆工程和502改扩建工程采购的钢材支付过货款合计300000-400000元的事实,两被告也已提供相应的转账支票存根、用款申请单及发票予以佐证;原告关于两被告提供的除原告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以外的其他发票均不真实的意见,缺乏相应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从举证责任分配规则分析,原告必须提供充分的证据以证明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而原告所提供的现有证据均不足以证明其向被告长业集团杭州分公司供应了总价为502631.46元的钢材,故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因此,原告关于两被告支付货款349045.28元的诉讼请求,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杭州益雄物资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6536元,由原告杭州益雄物资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三份,上诉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6536元。在上诉期满后7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人民法院户名(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账号12×××68,开户行(工商银行湖滨支行)】。对财产案件提起上诉的,案件受理费按照不服本院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由本院另行书面通知预交。
审 判 长  程雪原
人民陪审员  王 斌
人民陪审员  赵惠健

二〇〇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陈圆圆
(另设附页)
附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