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唐建康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市第四支公司、束永春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4-1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苏11民终字第313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市第四支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16号。
负责人:毛冰峰,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翟荣稳,安徽卓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唐建康,男,1954年3月17日出生,汉族,江苏省灌云县人,现住丹阳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兆廷,丹阳市中信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束永春,男,1980年3月13日出生,汉族,安徽省舒城县人,住安徽省舒城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肥西县小庙顺达货运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肥西县小庙镇北分路村。
法定代表人:沙宗明,该公司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安徽江汽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合肥市经济开发区紫蓬路1325号。
法定代表人:佘才荣,该公司执行董事。
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市第四支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唐建康、束永春、肥西县小庙顺达货运有限责任公司及安徽江汽物流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丹阳市人民法院(2016)苏1181民初192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1月3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保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翟荣稳、被上诉人唐建康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兆廷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束永春、肥西县小庙顺达货运有限责任公司、安徽江汽物流有限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保险公司上诉请求:依法撤销原判主文第一项,改判上诉人无需多支付唐建康赔偿款车辆损失2000元,误工费15300元,非医保用药12480.39元,残疾赔偿金37648.8元,合计67429.19元。事实和理由:一、一审认定唐建康伤前一直在丹阳市市场服务中心从事蔬菜批发与零售经营活动有误,唐建康本人是农村户籍,由村委会提供的证明也载明其“从事大棚种植和批发”,且唐建康本人没有举证证明其居住在城镇,故其伤残赔偿金应该按照农村标准计算。二、唐建康已经年满62周岁,在江苏省已经享受养老保险,因为本次交通事故并没有造成其误工损失,一审直接酌定85元每天误工损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三、唐建康在一审提供的住院医药费清单中有非医保用药12480.39元,一审中上诉人向法院证明了医药费中存在的非医保用药的数额,且根据保险合同约定,该部分不属于保险责任,但是一审法院对此全部判决上诉人承担,违反了保险合同的约定。四、一审中唐建康提供了一份2000元的维修配件发票,证明是其车辆损失,但该证据不具有关联性,无法证明该2000元损失就是因为本次交通事故所产生的损失,一审判决上诉人承担该2000元,证据不足。
唐建康辩称:一、唐建康从事大棚种植和蔬菜批发以及零售,收入来源大部分是属于批发以及零售的收益来维持生活,从收入状况看属于城镇居民,相关的证明也证明该事实。二、关于误工费,唐建康实际收入不止85元一天,但既然一审判决了,服从判决。三、关于非医保用药,作为唐建康来说,在医院的治疗过程中,对用药的情况无法掌控,保险公司与侵权人之间的约定不应当针对不确定的第三人,所以唐建康提出的赔偿要求是合理合法的。四、关于车损的问题,出了交通事故之后,损坏的车辆有专门修理厂家提供服务,作为受损车主控制不了去哪里修理,况且修理单位开具了发票,唐建康也付了钱,应当得到赔偿。
束永春、肥西县小庙顺达货运有限责任公司以及安徽江汽物流有限公司未作出答辩。
唐建康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要求束永春、肥西县小庙顺达货运有限责任公司、安徽江汽物流有限公司及保险公司赔偿其各项损失计227465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7月18日4时20分许,束永春驾驶悬挂临时号牌为皖A×××××号载货汽车,沿312国道由西往东行驶至该道路209公里670米处时,追尾撞上同方向行驶的唐建康驾驶的电动三轮车,造成车辆和电动三轮车车载物品受损、唐建康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该事故经丹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束永春承担该事故的全部责任,唐建康不承担事故责任。唐建康受伤后到丹阳市第三人民医院、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治疗。唐建康的损伤于2016年4月27日经镇江市精神卫生中心司法鉴定所鉴定为颅脑外伤所致器质性神经症样综合征,后于2016年5月12日经丹阳市中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构成十级伤残,误工期限为180日、营养期限为90日、护理期限为90日,并花去鉴定费4871元。束永春驾驶的皖A×××××号载货汽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公众责任险(限额50万元),不涉及不计免赔险。唐建康伤前一直在丹阳市市场服务中心从事蔬菜批发与零售经营活动。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规定:“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同时第十六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器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用和死亡赔偿金”。本案中束永春驾驶悬挂临时号牌为皖A×××××号载货汽车追尾撞上同方向行驶的唐建康驾驶的电动三轮车,造成车辆和电动三轮车车载物品受损、唐建康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的事实存在,证据确凿。该事故经丹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束永春承担该事故的全部责任,唐建康不承担事故责任。唐建康诉至法院,要求赔偿因该起交通事故所造成的相关损失,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由于束永春驾驶的皖A×××××号载货汽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公众责任险(限额50万元),不涉及不计免赔险,故保险公司应首先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超出交强险限额的部分,由保险公司按照公众责任险的保险合同条款的约定在公众责任险的赔偿限额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仍有超出的部分由责任人按照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一审庭审中,保险公司及肥西县小庙顺达货运有限责任公司、安徽江汽物流有限公司认为唐建康系农村户口,其残疾赔偿金应按照农村居民年收入标准进行计算。经审查,唐建康伤前一直在丹阳市市场服务中心从事蔬菜批发与零售经营活动,因此唐建康的残疾赔偿金应按照城镇居民年收入标准进行计算,对于前述观点,法院不予采信。为此,对唐建康的损失一审法院确定如下:医疗费8292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920元(30元×64天);营养费2700元(30元×90天);护理费7200元(80元×90天);误工费15300元(85元×180天);残疾赔偿金66911.4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车辆损失2000元;交通费600元。共计184559.40元。由于束永春驾驶的悬挂临时号牌为皖A×××××号载货汽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公众责任险(限额50万元),不涉及不计免赔险,且负该事故的全部责任,故此款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及公众责任险限额范围内赔偿给唐建康。安徽江汽物流有限公司交至交警部门的16000元,由安徽江汽物流有限公司自行至交警部门取回。判决:一、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市第四支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唐建康各项损失184559.40元。二、驳回唐建康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468元,鉴定费4871元,合计6339元,由安徽江汽物流有限公司负担。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相同,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一、从唐建康提供的丹阳市市场服务中心的证明以及丹阳市皇塘镇后亭村民委员会的证明来看,唐建康居住丹阳市皇塘镇后亭村从事大棚种植以及蔬菜批发与零售,且在蒋墅市场有固定摊位已数年,故一审认定唐建康的主要收入来源为蔬菜批发与零售,有关赔偿费用按照当地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并无不妥。二、对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仍然从事劳动的人员,法律未作禁止性规定。唐建康受伤时虽年满62周岁,但其长期从事大棚种植以及蔬菜批发与零售。本次交通事故造成其身体损害,影响其在一段时间内继续劳动造成误工损失,一审酌定85元每天误工损失并无不当。三、保险公司认为应当扣除非医保用药共计12480.39元,但无证据证明哪些用药属非医保用药,亦无证据证明受害人在医疗期间,该医院是否存在医保范围内的替代药品,故保险公司提出应当扣除非医保用药的意见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纳。四、唐建康的车辆受损可经修复使用,唐建康选择将车辆送店维修,并在本案中主张赔偿修车费用,出于对交通事故中无责任方当事人选择权的尊重以及更准确适用法律的角度考虑,唐建康维修车辆所支出的2000元费用保险公司虽不认可,但并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否认,故保险公司应当赔偿。
综上所述,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市第四支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468元,由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市第四支公司承担。
审判长  殷建平
审判员  沈 荷
审判员  朱云云

二〇一七年三月一日
书记员  王思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