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湛江市建筑工程公司(原称湛江市第二建筑工程公司)与陈土贞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7-04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湛江市霞山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0803民初1131号
原告:湛江市建筑工程公司(原称湛江市第二建筑工程公司),住所地湛江市霞山区民享路30号。
法定代表人:陈薇,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苏春玲,广东领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许红燕,广东领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陈土贞,男,1958年12月14日出生,汉族,住湛江市霞山区,
原告湛江市建筑工程公司诉与被告陈土贞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4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并于2017年11月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苏春玲、许红燕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陈土贞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湛江市建筑工程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向原告赔偿960000元及赔偿逾期付款损失(以人民币960000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自2016年11月18日起计算至还清之日止,暂计至2017年6月7日约为23432元,本息暂合计为983432元);2.请求依法判令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1993年9月18日被告以原告的名义与湛江东海(香港)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海公司)签订一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承包东海公司投资开发的“新世界花园”小区建筑工程。合同签订后,被告独自对“新世界花园”小区建筑工程该项目进行施工,后因东海公司资金紧缺而停工。被告为明确对“新世界花园”小区建筑工程项目的权益,2004年12月15日,被告与原告签订了《经营责任承包合同》,约定由原告将东海公司“新世界花园”小区建筑工程项目承包给被告经营施工,被告对工程的施工经营负全面的承包责任,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在扣除相关费用后的工程利润归被告所有,在本工程承包过程中的债权债务全部由被告承担一切责任。2005年10月9日,因东海公司拒付工程款,被告拟通过诉讼方式向东海公司追讨工程款,但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系被告以原告的名义与东海公司签订的,故被告以原告的名义将东海公司起诉至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案号:[2005]湛中法民二初字第30号】。被告为申请查封东海公司财产,以原告的名义与广东伟信担保投资有限公司(现广东伟信融资担保投资有限公司)签订了《诉讼保全委托保证合同》。合同签订后,伟信公司向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金额为1250万元的诉讼保全担保函,中级人民法院据此查封了东海公司的财产。2007年7月31日,原、被告与伟信公司签订《协议书》,被告同意向伟信公司支付担保费。2009年8月,因被告未支付担保费,伟信公司将原、被告诉至湛江市坡头区人民法院。在诉讼中,被告确认《诉讼保全委托保证合同》以及《协议书》等是被告以原告名义签订的。坡头法院于2009年12月4日作出(2009)湛坡法民初字第465号《民事判决书》,判令原告、被告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个月内共同偿还担保费75万元给伟信公司。后因被告在判决生效后未履行付款义务,2016年11月伟信公司查封了原告的银行账户,原告被逼与伟信公司与2016年11月18日达成和解并签订了《执行和解协议书》,并支付了担保费、案件受理费及延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合计96万元给伟信公司,伟信公司向原告出具了《收据》,且湛江市坡头区人民法院据此作出《结案通知书》,确认原告已向伟信公司履行了全部的付款义务。根据原、被告签订的《经营责任承包合同》第八条约定,被告在本工程的施工承包过程中的债权债务全部由被告承担一切责任。原告已代被告向伟信公司垫付担保费、案件受理费及延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合计共96万元,该96万元被告应向原告赔偿。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
被告陈土贞既不到庭参加诉讼,亦不提交书面答辩和证据。
原告围绕诉讼请求提交了证据:湛江市建筑工程公司营业执照副本、《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经营责任承包合同》、《诉讼保全委托保证合同》、《协议书》、[2005]湛中法民二初字第30号《民事判决书》、(2009)湛坡法民初字第465号《民事判决书》、《执行和解协议书》、《银行回单》、《收据》、《结案通知书》、核准变更登记通知书、法定授权委托证明书、湛江市建设工程公司营业执照副本。因被告陈土贞未到庭抗辩质证,经本院审查,认为上述证据真实且能够互相印证,故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根据上述确认的证据以及原告的庭审陈述,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
1993年9月18日,被告以原告的名义与东海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承揽东海公司投资开发的“新世界花园”小区建筑工程。合同签订后,被告对“新世界花园”小区建筑工程该项目进行施工。2004年12月15日,原、被告为明确对“新世界花园”小区建筑工程项目的权益,双方签订了《经营责任承包合同》,约定原告将东海公司“新世界花园”小区建筑工程项目承包给被告经营施工,被告对工程的施工经营负全面的承包责任,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在扣除相关费用后的工程利润归被告所有,在本工程承包过程中的债权债务全部由被告承担一切责任。2005年10月12日,因东海公司拒付工程款,被告以原告的名义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东海公司支付拖欠的工程款。2005年9月23日,原、被告为申请查封东海公司财产,以原告的名义与广东伟信融资担保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信公司)签订了《诉讼保全委托保证合同》。合同约定伟信公司为原告诉与东海公司建筑合同纠纷一案向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金额为1250万元的诉讼保全担保函,第一年、二年、三年的担保费均为2%,即为每年25万元。根据伟信公司提供诉讼保全担保函,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查封了东海公司的财产。2007年7月31日,原、被告与伟信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原、被告同意将诉东海公司一案诉讼和执行时委托乙方(伟信公司)代理,该案的全部执行或调解应收标的款由乙方、丙方(广东君平律师事务所)先收取约定的担保费、借款、律师费(具体数量按合同约定),其余部分款项归原、被告所有。由于原、被告未向伟信公司缴付担保费,伟信公司于2009年8月11日向湛江市坡头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在诉讼中,被告承认《诉讼保全委托保证合同》、《协议书》等是被告以原告名义签订。2009年12月4日,湛江市坡头区人民法院作出(2009)湛坡法民初字第465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伟信公司与原、被告签订《诉讼保全委托保证合同》合法有效,原、被告应当支付担保费,判令原、被告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个月内共同偿还担保费75万元给伟信公司。2016年11月,因原、被告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伟信公司申请法院执行查封了原告的银行账户。2016年11月18日,原告与伟信公司签订《执行和解协议书》达成执行和解,由原告向伟信公司支付了担保费、案件受理费及延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合计96万元,伟信公司向原告出具了《收据》。2016年11月21日,湛江市坡头区人民法院向原、被告出具《结案通知书》,确认原告已向伟信公司履行了全部的付款义务。原告向被告催讨诉讼保全担保费用96万元未果,逐于2017年7月4日向本院提起诉讼。
本院认为,本案属财产损害赔偿纠纷。原、被告之间签订的《经营责任承包合同》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合同合法有效,对原、被告双方具有约束力。根据《经营责任承包合同》的约定,被告承包经营,实行自负盈亏,由此产生的债权债务应由被告承担。原、被告与伟信公司签订《诉讼保全委托保证合同》为被告追讨东海公司的债务纠纷一案,提供诉讼保全担保,以确保被告的债权实现,被告系该诉讼保全的实际受益人,因该案所产生的诉讼保全担保费用应由被告承担。被告未履行诉讼保全担保费用的给付义务,致使原告被湛江市坡头区人民法院依据生效的(2009)湛坡法民初字第465号《民事判决书》,执行原告的财产予清偿债务。原告为被告履行诉讼保全担保费用给付义务共96万元,依法享有该债权。被告未履行诉讼保全担保费用的给付义务,造成原告的财产损失,原告请求被告偿还96万元及支付利息,于法有据,应予支持。
被告陈土贞经本院合法传唤,其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放弃抗辩的权利,依法可缺席判决。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陈土贞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960000元及利息(从2016年11月18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至债务清偿之日止)给原告湛江市建筑工程公司;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3634元,由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黄 毅
人民陪审员  黄小丽
人民陪审员  何俏洁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陈丽莫
附:相关法律条文及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八条民事主体依法享有债权。
第一百二十条民事权益受到侵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
第一百二十二条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