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花都支公司、钱幼诗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2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粤06民终247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花都支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公益路2号华侨花园A幢12-15号商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1018904825493。
负责人:马爱红。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美婷,女,该公司工作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钱幼诗,女,1967年1月1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吕芳芳,广东盈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宁昌牛,男,1975年11月26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英德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恒丰,男,1982年10月27日出生,汉族,住江西省九江市湖口县,
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花都支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保险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钱幼诗、宁昌牛、刘恒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人民法院(2017)粤0607民初459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2月1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太平洋保险公司上诉请求:1.追加涉案车辆的被保险人刘晓作为本案的共同被告参加诉讼或将本案发回重审;2.判令一、二审诉讼费由钱幼诗、宁昌牛、刘恒丰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判决不合理。首先,涉案车辆与钱幼诗发生碰撞,宁昌牛负全责。根据涉案车辆的行驶证显示,涉案车辆的所有人是刘晓。根据保险合同显示,与太平洋保险公司建立保险合同关系的也是刘晓。宁昌牛是涉案事故车辆的驾驶员,并未与太平洋保险公司建立保险合同关系,所以本案应当追加刘晓作为被告。一审法院对太平洋保险公司的请求置之不理,在未核实驾驶员宁昌牛是否保险合同约定的指定驾驶员或被保险人允许的驾驶员,也未核实涉案车辆是否盗抢车辆的情况下,直接判决太平洋保险公司承担保险责任不合理。因为按照保险合同约定,驾驶员未经被保险人授权或允许驾驶涉案车辆,又或者涉案车辆被盗抢情况下,太平洋保险公司不承担合同责任。其次,太平洋保险公司与涉案车辆的所有人刘晓建立保险合同关系,钱幼诗放弃追究涉案车辆所有人的责任,也即放弃对太平洋保险公司的求偿权利。一审法院判决太平洋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超出了钱幼诗的诉讼请求,违反了不告不理的原则。钱幼诗与宁昌牛之间是侵权关系,宁昌牛与太平洋保险公司并无任何法律关系。交通事故案件包含了侵权法律关系及保险合同法律关系,而本案缺乏保险合同法律关系,故应当追加车辆的所有人刘晓作为被告参加诉讼。综上,一审法院未查明事实及主体是否适格,程序违法,为维护太平洋保险公司的合法权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查明事实改判或将本案发回重审。
钱幼诗辩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本案事故赔偿均在交强险范围内,由太平洋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符合规定。太平洋保险公司没有证据证明车辆侵权人存在过错,侵权人无需承担责任。一审判决合法有理,请求维持。
宁昌牛、刘恒丰在二审期间未发表答辩意见。
钱幼诗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宁昌牛、刘恒丰赔偿钱幼诗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各项损失合计116669.32元;2.判令太平洋保险公司对上述损失在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3.判令宁昌牛、刘恒丰、太平洋保险公司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6月28日17时30分,宁昌牛驾驶粤B×××××号车在佛山市三水区云东海街道南丰大道辅道黎北市场前路段处停车时,坐在该车上的刘恒丰突然打开车门,导致该车车门与由钱幼诗驾驶的粤E×××××号二轮摩托车的车头发生碰撞,造成钱幼诗受伤以及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经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宁昌牛、刘恒丰负事故的全部责任,钱幼诗不负事故责任。
事故发生当天,钱幼诗即被送往佛山市中医院三水医院进行住院治疗,于2017年7月14日出院,住院期间为16天。该院对钱幼诗的出院诊断为:1.左膝半月板损伤;2.左膝韧带损伤(左膝后交叉韧带部分撕裂,前交叉韧带损伤);3.左胫骨平台轻度骨挫伤;4.左膝腘肌周围软组织、比目鱼肌及腘肌挫伤等。该院对钱幼诗的出院医嘱为:1.门诊复诊,不适随诊,出院后仍需要进行适当的功能锻炼,出院左下肢仍要置外展中立位固定制动,且左下肢不能行盘腿,不能行内收、内旋等动作;左下肢暂禁下地负重、用强力,定期复诊;2.住院期间留一陪人,出院后全休一个月等。钱幼诗在本案中因本次交通事故共产生医疗费2216.40元(扣除医保统筹/公医记账部分443.67元)。
广东恒泰司法鉴定所于2017年10月10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钱幼诗因交通事故致左膝半月板损伤,左膝韧带损伤(左膝后交叉韧带部分撕裂,前交叉韧带损伤),左胫骨平台轻度骨挫伤,左膝腘肌周围软组织、比目鱼肌及腘肌挫伤,遗留左膝关节功能丧失25%以上,评定为十级伤残。
粤B×××××号车登记车主为刘晓,该车在太平洋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保险限额为500000元的商业险并不计免赔,本次事故发生在上述保险期间内。
钱幼诗对其母亲麦子颜(1935年8月10日出生)有扶养的义务,钱幼诗父母生育了包括钱幼诗在内共2个子女,钱幼诗母亲的被扶养义务人人数应为2人,钱幼诗母亲的扶养年限为5年。
钱幼诗因本案的交通事故在本次诉讼中产生的经济损失经法院依法审查确认共计112931.66元(计算方式详见一审判决附表),其中属于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项下的为4616.40元(详见一审判决附表一至三项),属于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的为108315.26元(详见一审判决附表四至九项)。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钱幼诗因本次交通事故受损,依法有权请求相关责任人赔偿因此而产生的经济损失,对于合法合理部分,法院予以支持。交警部门作出的事故认定书认定事实清楚,宁昌牛、刘恒丰、太平洋保险公司对责任划分亦没有提出异议,法院予以采信,并以此作为确定本案民事赔偿责任的依据。由于钱幼诗明确不要求追加刘晓作为本案被告,因此,对于太平洋保险公司要求追加粤B×××××号车车主刘晓作为本案被告的申请,法院不予准许。宁昌牛驾驶的粤B×××××号车在太平洋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以及保险限额为500000元并不计免赔的商业险,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宁昌牛、刘恒丰在事故中负全部责任,钱幼诗的上述损失112931.66元应由太平洋保险公司在交强险以及商业险限额内赔偿。因钱幼诗的损失能够通过保险金的形式获得足额赔付,故宁昌牛、刘恒丰在本案中无需再向钱幼诗承担赔偿责任。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二款、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十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太平洋保险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钱幼诗112931.66元;二、驳回钱幼诗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1317元(钱幼诗已预交),由钱幼诗负担42元,太平洋保险公司负担1275元。
本案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经审查,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期间的争议焦点为太平洋保险公司应否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涉案车辆在太平洋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以及不计免赔的商业三者险。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被侵权人钱幼诗有权同时起诉侵权人宁昌牛、刘恒丰以及承保车辆的太平洋保险公司,太平洋保险公司在交强险以及商业三者险的承保范围内应承担赔偿责任。太平洋保险公司上诉认为因涉案车辆所有人刘晓没有参加诉讼,不能核实涉案车辆是否存在盗抢的情形,也不能核实宁昌牛是否经刘晓允许使用涉案车辆。但首先,涉案事故经交警部门处理已作出事故认定书,在作出事故认定书前,交警部门必先会核查事故双方车辆的行驶证、驾驶员的驾驶证以及车辆的投保情况。其次,刘晓为涉案车辆在太平洋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太平洋保险公司对涉案车辆驾驶员的身份存疑,应联系刘晓核实情况,但太平洋保险公司怠于履行其作为保险人的核实义务。第三,太平洋保险公司未能提交证据证明涉案车辆在事故发生时存在被盗抢的情况,故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第四,本案无证据证明刘晓对涉案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故刘晓无须承担赔偿责任。因此,刘晓是否参加本案诉讼不影响太平洋保险公司的责任承担。
综上所述,太平洋保险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634元,由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花都支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梁绮云
审判员  袁秋华
审判员  唐铭焕

二〇一八年五月十一日
书记员  杨翠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