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曾某威与朱某平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2-0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1)深宝法民三初字第15号
原告曾某威(反诉被告)。
委托代理人丘某海,广东四X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曾某恩,公民代理。
被告朱某平(反诉原告)。
委托代理人余某学,广东天X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曾某威诉被告朱某平及反诉原告朱某平诉反诉被告曾某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由审判员魏海涛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利庆君、杨江河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曾某威及其委托代理人丘某海、曾某恩,被告朱某平及其委托代理人余某学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被告分别于2007年10月23日、2008年1月27日签订了《施工合同书》和《补充合同》,两份合同约定的主要内容有:被告采取包工包料的方式为原告在深圳市宝安区沙井街道新桥洋仔东一巷承建一栋7层的私宅,建筑面积为1500平方米,工期为施工放线的第一天起360个工作日,施工期间的水电费由被告支付,工程造价款项支付及结算为(一)工程造价款按投影面积每平方米1000元计算;(二)被告进场施工期间,原告应支付:A桩基础完工,按工程量造价的8%支付费用,但不列入工程垫资50%算,B桩面承台地梁,砼地面化粪池进场费用按工程造价的10%计算,C主体的机械、模板及一切安全设施按工程量造价的8%支付;(三)余下的款项按面积进度,主体、装修的百分比支付:A主体方面:1、每层框架按每平方35%算支付;2、框架人工费按每平方7%支付;3、每层框架红砖按每平方7%算支付。B装修方面:1、铝窗及门按每平方10%算支付;2、瓷片地板及水泥河沙按每平方20%算支付;3、水电防盗网按每平方10%算支付;4、人工费按每平方9%算支付。以上工程款项,原告支付总工程造价的50%,剩下余款由被告作投资垫付,但被告所投资的工程款在工程竣工验收后,原告定租金出租,被告领取本栋楼的房屋租金,直到被告将投资垫付的工程款收清为止,垫付资金不加息。《施工合同书》签订后被告即开始施工,在施工过程中,原告不仅按工程进度付款,且因被告拒不按约定垫资,原告实际出资额已超出了约定出资额。又因被告未垫资,造成施工进度缓慢,为保证工程顺利完成,2008年7月17日,原、被告又签订了《补充合约》,约定主要内容为:建房余下工程按进度付款,付款方式为工程全款150万元人民币内,原告付至81万元为止,余款由被告投资垫付(按垫资50%算),今后全部的工程款、材料款、工人工资等一切费用全部由被告支付,由《补充合约》签订之日起6个月内要交付原告使用(即完工),超过工期,被告每天罚款1000元人民币给原告;但《补充合约》签订后,被告仍分文未垫付,工程仍进展缓慢。2009年1月9日,双方又签订了《协议书》,约定被告应垫付的出资,原告先分期代借给被告,代借款按每年递增18%作为补偿原告的损失,房屋建好出租后,从收房屋租金开始,所收房租先偿还原告的代借款及递增款,如果被告违约则全工程以每平方米900元结算,代借款须专款专用。此后原告分三次共借款162418元给被告,被告均出具了《借据》给原告,在《借据》中双方对原《协议书》中的还款期限和还款方式进行了变更,即被告须在借款之日起一年内偿还代借款及递增款。但被告拿到代借款后并没有按双方约定用于建房,导致建房工程一拖再拖,借款到期后也分文未还。原告已按上述《施工合同书》、《补充合同》、《补充合约》、《协议书》等履行了自己的义务,具体为:(一)按工程进度付款,且被告已完成的工程部分全部是由原告出资,原告实际出资额已超出了双方约定出资额(双方约定各出资总工程的50%即各出资75万元,原告付至81万元为止,但原告实际付给被告用于房屋建设的工程款不含代借款162418元已达到人民币910459元);(二)将代借款交给了被告。被告却无视原告的利益,存在以下多方面严重违约行为:1、按约定应由被告支付的总工程50%的垫付款计人民币75万元和建房所花实际水电费分文未付,全部由原告支付;2、施工工程严重超期,造成原告不能如期将房屋出租收取租金。主体工程于2009年1月17日才完工,按约定此时全部工程(含装修)应完工并交付使用;3、主体工程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原、被告于2008年8月27日签订的工程质量补偿协议写明:“曾某威(原告)私宅天面(即第七层屋面)1轴C至B之间封口梁移位10厘米,经双方协商解决,甲方(原告)同意加大1轴B至A间封口梁至移位C至B间一样,乙方朱某平同意从工程扣除人民币伍仟元给甲方作为补偿。”(四)、被告拿到原告给付的代借款后不按双方约定完成建房余下工程(装修部分),且代借款到期后分文未还。被告上述严重违约行为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须将原告多支付的工程款返还给原告,并按约定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即全工程以每平方米900元结算,承担罚款。被告收到原告代借款后不按双方约定做建房余下工程(装修部分),原告无奈最后只得自己出资、自己找装修人员完成了装修工程。原告交给被告用于房屋建设的工程款总计为人民币910459元(不含代借款162418元,代借款原告已另行起诉),按双方工程造价款项支付及结算和违约责任的约定:一、房屋投影面积为14.2米×15.2米×7=1510.88平方米,工程总价款为900元/平方米×1510.88平方米=1359792元。二、A桩基础费1359792元×8%=108783元;B桩面承台地梁费1359792元×10%=135979元;C主体的机械、模板及一切安全设施费1359792元×8%=108783元。三、余下款项为:1359792元-(108783元+135979元+108783元)=1359792元-353545元=1006247元。四、主体工程:A框架款为1006247元×35%=352186元;B框架人工费1006247元×7%=70437元;C每层框架红砖款1006247元×7%=70437元。被告须退还原告多付款(含补偿款)为:910459元-(353545元+352186元+70437元+70437元)+5000元=68854元。为维护原告合法之权益,原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一、被告退还原告因建房多付的款项计人民币68854元,并从起诉之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计息至还清全部本息止;二、被告向原告支付违约罚款人民币100000元;三、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答辩称,一、原告在没有经过被告同意的情况下,在没有与被告进行共同结算的情况下就私自把房屋出租给第三人,因此原告认为多付工程款的诉求没有依据。二、工程是违建房,多次经过相关政府部门查处,耽误工期。原告也没有按时按进度支付工程款,因此工程的延期不是被告的责任。
被告反诉称,反诉人与被反诉人于2007年10月23日在深圳市宝安区沙井签订了一份《工程施工合同》,合同约定:“被反诉人将其位于宝安区沙井镇新桥村洋仔东一巷的一幢私人住宅发包给反诉人,由反诉人组织人员负责施工,承包方式为包工包料,建筑楼层为7至8层,每栋建筑面积约为1500平方米。”对于工程款的支付方式,双方约定如下:1、工程款造价,基础以上按投影面积每平方米1000元计算;2、反诉人进场施工期间,被反诉人应先行支付桩基费,具体按工程量造价的8%支付;桩面承台地梁,砼地面化粪池进场费用按工程量造价的10%支付;主体机械、模板及一切的安全设施按工程量造价的8%支付;余下工程款项按面积进度、主体、装修百分比支付(详见施工合同约定)。合同签订后,反诉人即组织人员进驻到被反诉人工地进行施工,并按照合同约定先行垫付了施工款项。2008年1月27日,反诉人与被反诉人双方又签订了一份《补充合同》,双方又对各自的出资义务作了补充约定:“由被反诉人支付工程款总造价的50%,剩余工程款由反诉人按照工程进度投资垫付。对于由反诉人投资抵付的工程款,在工程竣工验收后,由被反诉人确定租金往外出租,所收租金归反诉人所有,以抵清被反诉人所欠反诉人的工程款为止。在合同履行的过程当中,由于正值2008年金融危机,很多企业由于没有订单、大量裁员、大量的农民工因无业返乡,本地的很多农村房大量闲置,原本指望尽快建房出租的被反诉人也因为金融危机的原因,也顿时失去了建房的热情,于是被反诉人就开始违约,拒不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反诉人的工程款。反诉人由于有很多工人要吃饭,不能耽误工期,所以就多次找被反诉人索要工程款,要求被反诉人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其前期出资义务,但被反诉人置反诉人的处境于不顾,一意孤行,对于反诉人多次催要不予理睬,后反诉人将被反诉人投诉到沙井街道,经过第三方调解,反诉人与被反诉人双方又达成了一份《补充合约》,双方约定:每栋建筑的工程款基数为150万元,由被反诉人出资人民币81万元,余款由反诉人垫付(即150万元的50%),如果工程款超出150万元预算的,超出部分全部由被反诉人承担。最后一份《补充合约》签订后,反诉人严格按照合同约定组织工人进行施工,对于应由反诉人垫资部分,反诉人都如期履行;对于应由被反诉人的出资部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被反诉人总是一拖再拖,致使竣工日期无限期拉长,由于反诉人要管工人吃住,从而给反诉人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2009年年底,反诉人终于将工程施工完毕,双方没有办理竣工验收手续,反诉人回家过年,临走前告诉被反诉人过完年后双方办理完毕竣工验收及结算手续后才能出租该房屋,被反诉人口是心非,表面答应得好好的,但反诉人回家过年期间,未经反诉人同意私自将竣工房屋出租,其也并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将所收租金交给反诉人,反诉人对此很是气愤,多次找到被反诉人处理此事,但被反诉人联合沙井街道办任职的发包人之一(曾某彪)依仗其权利,利用多种渠道向反诉人施压,拒绝支付工程款项,而且还雇佣黑恶势力恐吓反诉人,凡此种种,被反诉人上述行为已经严重损害了反诉人的合法权益。为维护反诉原告合法之权益,反诉原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被反诉人支付反诉人工程款(含人工费)共计人民币520536元;2、本案所有诉讼费用及评估费用均由被反诉人承担。
原告反诉答辩称,被告的反诉没有事实依据,请求法庭予以驳回。具体事实及理由在原告起诉状已经详细陈述。
经审理查明:2007年10月23日,原、被告签订了一份《施工合同书》,约定被告承包原告发包的宝安区沙井镇新桥村洋仔东一巷的一幢私人住宅,承包方式为大包干(包工包料),建筑面积为约为1500平方米;原告的责任为提供施工用水、三相动力用电、场地平整,协调有关承建部门或查违办的相关工作,如因工程受到查违办停工或拆建,原告承担责任及费用;被告的责任为配合原告组织要求,按图施工,保质保量保安全按期完成工程项目。合同同时约定了工程使用材料及要求,工期为施工放线的第一条起工期为360工作日,工程建筑造价为基础以上按投影面积每平方米1000元计算,被告进场施工期间,原告应先行支付桩基费,具体按工程量造价的8%支付,桩面承台地梁,砼地面化粪池进场费用按工程量造价的10%支付,主体机械、模板及一切的安全设施按工程量造价的8%支付,余下工程款项按面积进度、主体、装修百分比支付。
2008年1月27日,原被告双方签订了一份《补充合同》,约定原告支付总工程款量造价的50%,剩下余款由被告作投资垫付,但被告所投资的工程款在工程竣工验收后,原告定租金出租,被告领取涉案楼栋的房屋租金,直到被告将投资垫付的工程款收清为止,垫付资金不加息。
2008年7月17日,原、被告签订了一份《补充合约》,约定涉案工程在余下工程按进度付款,付款方式为工程全款(基数)150万元人民币内,原告付至81万元人民币为止,余款由被告投资垫付(按垫资50%算),经双方结算后,工程款150万元人民币以外的款项由原告支付,由该补充合约签订之日起,本工程于六个月内要交付原告使用,超过工期,被告每天罚款1000元给原告。如果原告不按进度付款也要给被告每天1000元罚款,工人工资支付方式为每期(十五天),被告要交付一份工人工资表格给原告验收。
2009年1月9日,原被告签订了一份《协议书》,约定内容为因被告资金周转出现问题无法执行合同按50%的带资资金,经双方同意附加以下条款:原告先代借出资,每次代借款五万元给被告作材料及工人工资,并在代借的款项上每年递增18%作为补偿原告的损失,每次款项递增以一年计算;款项由原告保管,由原告作支付材料及工人工资之用,开支由原被告双方签名证实;从收房租开始,先从收租的现金偿还原告的代借款及递增款,还完原告的代借款及递增款后再还被告的带资余款,还完为止,后由原告自收,若代借款和递增款一年后未还完,代借款及递增款则自动延续计算到还完为止,若被告能提前还清也可提前结算,如果被告违约则全工程以900元一平方米结算。备注:原告付足87万元工程款后开始算递增款,工程完成后以实际结算递增款,出租时互相协商解决(付足87万元后合同生效)。
因双方未对涉案工程进行结算,本院委托深圳市航X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对涉案工程造价进行评估,经评估,按照施工图纸计算投影面积共1697.36平方米,经测算,合同约定单价下浮比例1.28%,但根据现场踏勘标的物实际施工了7层,相应投影面积为1487.36平方米,同时原一层A-B/1-3、A-B/4-6轴增加夹层,楼层平面图较原图发生变化,评估结果为:如按合同约定基础以上按投影面积每平方米1000元计算,评估造价为人民币912561.45元,双方争议项目造价为人民币636263.99元;如按附加协议书被告违约,按面积900元每平方米计算,评估造价为人民币610931.13元,双方争议项目造价为人民币443811.15元。
关于原告已经向被告支付的工程款数额,被告承认共收到原告支付的工程款890409元,但认为其中人民币17000元属于增加工程款与本案无关;原告主张已经支付工程款人民币910459元,除了被告认可的890409元外,另有三张票据(价款分别为6959元、3000元、5092元),同时由于工程移位,被告同意从工程中扣除5000元给原告作为补偿。
另查明,涉案房产已经建成,由原告于2010年3月份出租给他人并收取租金。2010年4月份,原告提起诉讼,要求被告偿还在建设涉案房产过程中原告的代借款。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当庭陈述和原被告原告提供的《施工合同书》、《补充合同》、《补充合约》、《协议书》、收款收据、工程结算单、借据、民事判决书、房地产证、证明、收据、工程图纸等证据在卷证实,并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被告于2007年10月23日签订的《施工合同书》,约定原告将宝安区沙井镇新桥村洋仔东一巷的一幢私人住宅发包给被告,违反了从事承包建筑工程的单位必须具备相应的资质,发包方不得将建设工程发包给不具有相应资质条件的承包单位的法律规定,被告作为个人不具备相应的资质,不能作为承包建设工程的主体,双方约定的建设行为违反了有关法律规定,故双方签订的《施工合同书》无效。虽然涉案合同无效,但被告作为实际施工方已经完成涉案工程,原告作为发包方已经使用涉案工程,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的规定,原告应当向被告支付工程款。
关于工程造价,深圳市航X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根据现场勘察和原被告双方确认的工程量,评估结果为:如按合同约定基础以上按投影面积每平方米1000元计算,评估造价为人民币912561.45元,双方争议项目造价为人民币636263.99元;如按附加协议书被告违约,按每平方米900元计算,评估造价为人民币610931.13元,双方争议项目造价为人民币443811.15元。首先,关于计价标准,被告主张按投影面积每平方米1000元计算,原告主张被告违约应当按每平方米900元计算,对此,本院认为,原被告在《协议书》中约定原告先代借出资,从收租的租金中先偿还原告的代借款,还完原告的代借款后再还被告的带资余款,如果被告违约则全工程以900元一平方米结算。《协议书》签订后,原告收取租金的同时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归还代借款,因此被告并不存在违约情形,工程款的结算应当按照合同的约定按投影面积每平方米1000元计算。其次,关于双方争议项目,原告主张争议项目系原告另行委托他人完成,被告主张争议项目系被告完成。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施工合同书》中约定了上述争议项目的工程内容,属于原告发包给被告施工的部分,现场也存在上述工程量,原告主张系其另行委托他人完成并未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被告对此也不认可,因此本院认定上述争议项目系被告完成。综上,原告应当根据评估报告向被告支付工程款人民币1548825.44元(912561.45元+636263.99元)。
关于已付工程款的数额,被告承认共收到原告支付的工程款890409元,但认为其中人民币17000元属于增加工程款与本案无关;原告主张已经支付工程款人民币910459元。本院认为,现有收款收据显示被告已经收到工程款人民币890409元,被告认为其中人民币17000元属于增加工程款与本案无关,但该工程款被告已经出具收款收据并注明系原告支付,被告不能举证证明该17000元属于其他工程,故该17000元本院认定为涉案工程的工程款;关于5000元的补偿款,原被告双方已经达成协议,被告在庭审中也认可其真实性,因此5000元的补偿款也应当计入工程款内;关于提交的三张票据(单号为:0008997、价款为6959元;单号为0008730、价款为3000元;单号为0001852、价款为5092元),原告主张系支付给被告的工程款,但上述三张票据中两张没有原件,其中一张只有原告的签名没有被告的签名,被告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不能认定为原告已经向被告支付了上述三张票据中载明的款项。综上,本院认定原告已付的工程款数额为人民币895409元。原告尚欠工程款人民币653416.44元(1548825.44元-895409元),但被告反诉请求原告支付工程款人民币520536元,系被告对其权利的处分,本院予以准许,原告应向被告支付工程款人民币520536元。
原告主张被告退还原告多付的工程款及利息,本院认为,原被告虽然约定由被告垫资50%的工程款,由原告在涉案房产的租金中支付,但原告收取租金后并未支付给被告,且原被告之间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原告应当向被告支付涉案工程的工程款,故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原告诉请被告支付违约罚款人民币10万元,本院认为,因双方签订的《施工合同书》无效,那么双方签署的违约金条款亦应无效,故对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曾某威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被告朱某平支付工程款人民币520536元;
二、驳回原告曾某威的诉讼请求。
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3677元,由原告负担;反诉受理费人民币4503元,评估费人民币30000元,由原告负担,上述费用被告已预交。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魏海涛
人民陪审员  利庆君
人民陪审员  杨江河

二〇一一年十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张 敏
书 记 员  王菲菲
声明:本网站公布的裁判文书仅供阅读参考,正式文本以生效裁判文书正本为准,其他网站不得转载!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五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第五十八条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认定无效:(一)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二)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的;(三)建设工程必须进行招标而未招标或者中标无效的。
第二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