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董某与于某某离婚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2-1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山东省高青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高民初字第782号
原告:董某,高青县人。
委托代理人:董秀珍,高青博大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于某某,高青县人。
委托代理人:张小彬,山东青苑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董某与被告于某某离婚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王雪鹰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董某及其委托代理人董秀珍,被告于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小彬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董某诉称,2009年12月21日原、被告登记结婚,婚后于2013年2月4日生一女孩。原告与被告婚后感情一般,常因家庭琐事争吵,2013年2月孩子出生未满月,原告身体极度虚弱,需要照顾时,被告及其家人将原告母女抛弃,至今不予理睬,不尽丈夫和父亲责任。为了维权,特向你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判令:1、原被告离婚;2、婚生女于茗溪的抚养权;3、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4、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于某某辩称:一、同意与原告离婚;二、鉴于婚生女于茗溪尚处于哺乳期,因此判决孩子由原告抚养,对孩子的成长有利,被告依法支付抚养费;三、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原告董某诉称婚前个人财产:空调一台、冰箱一台、洗衣机一台、餐桌椅一套、电视机一台、饮水机一台、床两张、被褥12床,上述个人财产原告已与被告分居时带走;原告个人财产:文昌嘉苑16号楼1单元302室楼房一套,不作为共同财产;夫妻共同财产:太阳能一套。共同债务:计25000.00元(欠苗辉2万元、欠董圆圆5000.00元)。
原告为证实自己的主张,向法庭提交了如下证据:
1号证据,结婚证一份,证实原被告的婚姻状况;
2号证据,户籍证明一份,证实原被告双方的婚生女于茗溪于2013年2月4日出生,现在孩子在原告处;
3号证据一宗,共5份,电视购买发票、冰箱购买发票、空调购买发票、洗衣机购买发票、餐桌购买发票各一份,均证实原告陈述的婚前个人财产属于原告父亲购买,视为原告个人财产;
4号证据,欠条2份,证实双方之间存在共同债务25000.00元;
5号证据,房屋买卖合同,共2份,证实文昌嘉苑的楼房一套原告享有个人独有的财产权,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6号证据一宗,银行取款明细,共9份,均证实该房产的首付款是原告父母及原告婚前个人财产支付的,其中6-1、6-2是原告的父亲董玉宝在2010年10月27日取款的明细,该证据证明交首付款期间提款的证明;6-3是2010年10月24日取款明细;6-4、6-5、6-6、6-7、6-8是原告母亲在交首付款期间取款明细(其中包括原告母亲在2010年10月中旬交5000.00元押金及2011年3月份交开口费的取款明细);6-9是原告将婚前2009年12月5日存入的定期一年的存单于2010年交首付款期间的取款明细(其中包括交房子开口费的7676.92元)。共计缴纳首付款77912.00元;
7号证据,首付款交付凭证一份,与6号证据相互印证,首付缴费数额与原告的父母及原告婚前个人存款取款时间相吻合,证明首付款是原告父母支付;
8号证据,银行贷款还款计划查询明细一份,证实还贷情况;
9号证据,银行工资卡收入明细,被告于某某的工资收入明细一份,证实被告现在的收入情况;
10号证据,李桂花银行账户取款明细一份,证实2011年3月份开口费是原告母亲缴纳的;
11号证据,开口费的缴费凭证,共5份,证实该证据与原告提交的6号证据相互印证,缴费的时间与6、10号证据提款的时间相吻合,证明开口费是原告父母及原告婚前个人财产交付。该房产的首付款包含5000.00元押金共计77912.00元,该房产的开口费(包括水电暖煤气办证等)共计29526.08元,是由原告父母及原告个人婚前财产支付的。已还贷款14359.31元是由原被告共同偿还的,剩余房贷余额164640.69元;
12号证据,工商银行的付款明细3份,印证自2013年7月份至今均是原告的父母偿还的房贷,是原告的父亲董玉宝直接从其银行卡上打到原告董某的房贷卡上的;
13号证据,房产证房屋产权登记证明复印件两份,证实该房屋是原告单独所有。
原告提供的证人高纪美、李宗岩证实:原告董某在结婚时带到被告家去的两张床是父母给的陪嫁品。
被告于某某对原告提交的证据质证称:
一、对1、2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的内容也无异议。
二、对3号证据中的电视是原告婚前陪送的我方予以认可;对该份发票的真实性有异议,冰箱购买发票中记载的时间是2010年1月1日,是原被告登记之后购买,客户名称中董玉宝只是送货的接收人,并不是实际购买人,且该份发票只是临时的销货单据,上面的盖章也不是单位正规的盖章;对空调、洗衣机的质证意见同冰箱的意见;对餐桌的发票的真实性我方予以认可,上面记载的时间是2012年5月3日,是原被告共同生活期间共同购买的,是夫妻共同财产。
三、对5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购买合同上明确记载的购买时间是2010年11月1日,是原被告共同生活期间共同购买,属于原被告的夫妻共同财产。
四、对首付款77912.00元无异议;对6-1、6-2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其取款时间为2010年10月27日,取款数额为7000.00元,该份证据不能证实该部分款项用于购房出资,且交款时间为2010年10月29日,原告不可能把该笔现金及其他所谓的现金放置家中,这不符合常理;对6-3号证据的田云霞账号取款时间为2010年10月24日,取款为2万元,该份证据与本案无任何关联性,不能证实原告的主张;对6-4号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无原件相印证;对6-5、6-6、6-7、6-8号证据的真实性均有异议,不能证实账户户名是谁,因此不能证实原告所述的是其母亲的账号的观点,其中对6-5记载的取款时间为2010年10月27日,所取款项为3000.00元,该份证据不能证实该部分款项用于购房出资,且交款时间为2010年10月29日,原告不可能把该笔现金及其他所谓的现金放置家中,这不符合常理;对6-6所记载的取款时间为2010年11月7日,所取款项为3万元,与购房出资无任何关联性,因为原告所提供的7号证据中所记载的缴纳房款的时间为2010年10月29日;对6-7证据中记载的取款时间为2010年9月30日,所取款项是3000.00元,6-8记载的取款时间为2010年10月15日,所取款项是2000.00元,这两份证据中原告记载的取款用途为缴纳定金,但是该两份证据不能与缴纳定金的单据相印证,原告也没有提供定金单据予以印证,因此不能证实其主张;对6-9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其中记载的取款时间为2010年12月7日,所取款项为22290.94元,另一个取款时间为2011年3月13日,所取款项为7676.92元,其中2010年12月7日所取的款项与购房无任何关联性,因为原告所提供的7号证据中所记载的缴纳房款的时间为2010年10月29日,其中2011年3月13日所取款项不能证实该款项用于支付房屋开口费,房屋缴纳开口费的时间为2011年3月22日,期间之长,不能证实所取款项与开口费的缴纳有因果关系。综上原告所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争议楼房系原告父母出资,也不能证实所谓的银行取款用于支付房款,时间不一致,所取款项与缴纳房款不能证实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也不能证实原告父母出资。
五、对7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该份证据的交款时间为2010年10月29日,证实该楼房是原被告婚后共同购买的。
六、对8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该证据不能证实原告的偿还贷款的观点。从该份证据中可以看出,2013年每期的还款额是1239.22元,截止到2013年8月25日,原被告已偿还了33期,因此总的还款额度应为40887.00元,而不是原告所述的14000.00余元,对剩余的贷款没有异议。
七、对9号证据有异议,该证据不能证实被告的收入情况。
八、对10号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该份证据不能证实该账户的持有人是谁,且其所取款时间为2010年3月8日,取款额为1万元,缴纳开口费的时间是2011年3月22日,时间跨度长,不能证实该款项用于缴纳开口费,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因果关系。
九、对11号证据的开口费的缴纳数额无异议,但是对其证实的内容有异议,该份证据不能证实原告的主张。
十、对12号证据无异议,2013年8月份之后贷款是原告偿还的,之前都是原被告共同偿还的。
十一、对13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该证据证实的只是登记在原告个人名下,并不是原告单独所有。
十二、对高纪美的证言,其所证实的内容,购买时间与原告陈述的矛盾,不能证实购买床与涉案的床有任何关系,不能证实原告的主张。对李宗岩的证言,李宗岩与原告有亲戚关系,且其陈述时间与原告的陈述也是矛盾的,不能证实原告的主张。
被告于某某为证实自己的主张,向法庭提供了如下证人证言:
被告提供的证人韩国良证实:”原被告的房子是我装修的,装修款一共是25000.00元,还欠17000.00元”;证人张鹏证实:”原告生孩子的时候为原告垫付了5000.00元。在医院里用我的银行卡刷了5000.00元。到现在原被告也没偿还该笔钱”;证人闫学义证实:”被告在2009年底向我借过1万元,被告说是为了买楼”;证人王小荣证实:”被告在2011年底向我借过1万元,被告说是为了买楼”;证人刘新文证实:”2012年6月份原告因为在县医院保胎借了我1000.00元”。
原告董某质证称:所有证人的证言都不属实。原告不欠他们钱。被告方的证人与被告是亲戚关系,有的是近亲属的配偶,与被告有利害关系,因此证人对被告所作的有利的证言缺乏真实性,不能单独作为定案的依据。证人的证言与被告方陈述及案件事实矛盾。本案涉案房产是发生在2010年10月29日,被告方证人的证言则证实欠款是在2009年买房,和2011年买房,与事实不符。该证言缺乏真实性。
原告董某补交6号证据,李桂花与田云霞银行取款明细原件,与复印件相对应。一、首付款的缴费时间为2010年10月29日,在首付前后正是当事人准备现金的时候,因此在2010年10月27日原告与其父母共提取了1万元,在2010年9月30日、2010年10月15日分别取款准备交押金的5000.00元。因开发商是在交款前20日左右通知准备交款数额,因此在交款的前几日正是准备现金的时间;二、因原告父母3万元的债权未及时到位,所以就在原告二舅处暂拿3万元,给原告交首付,之后原告的母亲在交首付后,在存单上取出3万元及时还给原告二舅垫付的3万元,因此在时间上才出现在2010年11月7日取款;三、借田云霞2万元付首付,因为原告2009年12月5日的存款还差一个月到期,因此就暂借田云霞2万元,在2010年12月7日到期后取出还给了田云霞。
原告董某提供的证人李宗孝证实:”董某父母向我借过3万元,原告父母说借钱时给原告买房子用。这笔钱在借后十几天已经还了,具体借款时间记不清了”;证人田云霞证实:”原告在农村信用社从我的存折取了2万元,之后一起到弄潮儿附近的农业银行存到了卡上,到底是存到谁的账户上记不清楚了。当时跟我借钱时,说是为了买房子付首付。该笔借款在借后2个月左右已经还给我了,具体的时间记不清了”。
被告于某某质证称:对原告补交的两份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但是不能证实账户为李桂花和田云霞所有,因为证据上没有体现出是李桂花和田云霞的名字。
被告于某某对原告董某提供的1、2、4、12号证据没有异议,本院予以采信。被告对3号证据中的电视机是原告婚前陪送的事实予以认可,本院予以采信。
法庭经审理认为:一、被告于某某辩称冰箱、洗衣机、空调、餐桌是原被告共同生活期间共同购买的,客户名称中董玉宝只是送货的接收人,并不是实际购买人,且该份发票只是临时的销货单据,上面的盖章也不是单位正规的盖章。法庭认为发票记载的客户名字本身意味着购物的实际购买人,且该购物时间均在原被告结婚前后,系原告之父购买,除非购物时明确赠与,因此认定冰箱、洗衣机、空调为原告婚前财产。原告提供的发票只有购物凭证,没有客户名称,且购置时间在婚后共同生活期间,应认定餐桌、饮水机为夫妻共同财产。
二、高纪美的证言所证实的内容,购买时间与原告陈述的矛盾,不能证实购买床与涉案的床有任何关系,不能证实原告的主张。对于李宗岩的证言,李宗岩与原告有亲戚关系,且其陈述时间与原告的陈述也是矛盾的,不能证实原告的主张,因此认定两张床为夫妻共有财产。
三、原告提供的6号证据为银行取款明细,共9份,证实该房产的首付款是原告父母及原告婚前个人财产支付的,其中6-1、6-2是原告的父亲董玉宝在2010年10月27日取款的明细,该证据证明交首付款期间提款的证明;6-3是2010年10月24日取款明细;6-4、6-5、6-6、6-7、6-8是原告母亲在交首付款期间取款明细(其中包括原告母亲在2010年10月中旬交5000.00元押金及2011年3月份交开口费的取款明细);6-9是原告将婚前2009年12月5日存入的定期一年的存单于2010年交首付款期间的取款明细(其中包括交房子开口费的7676.92元)。共计缴纳首付款77912.00元。同时原告补交6号证据李桂花与田云霞银行取款明细原件,与复印件、证人证言相对应。原告提交的7号证据为首付款交付凭证一份,与6号证据相互印证,首付缴费数额与原告的父母及原告婚前个人存款取款时间相吻合,证明首付款是原告父母支付。原告提交的11号证据为开口费的缴费凭证,共5份,证实该证据与原告提交的6号证据相互印证,缴费的时间与6、10号证据提款的时间相吻合,证明开口费是原告父母及原告婚前个人财产交付。该房产的首付款包含5000.00元押金共计77912.00元,该房产的开口费(包括水电暖煤气办证等)共计29526.08元,是由原告父母及原告个人婚前财产支付的。原告提交的13号证据为房产证房屋产权登记证明复印件两份,载明该房屋产权登记在原告名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规定:”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可按照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三)项的规定,视为只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予,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综上法庭认定该房屋为原告董某个人财产。
四、原告提供的8号证据不能证实原告个人偿还银行贷款,从该份证据中可以看出,2013年每期的还款额是1239.22元,从2010年11月29日到2013年8月25日,共还贷33期,总还款金额为40894.00元。该还款期间均在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应视为共同还贷。
五、被告于某某提供的证人韩国良、张鹏、闫学义、王小荣、刘新文与被告是亲戚关系,与被告有利害关系,其证人均系其主张权利的债权人本人。且无其他证据加以佐证,因此证人对被告所作的有利的证言缺乏真实性,不能单独作为定案的依据。同时证人的证言与被告方陈述及案件事实矛盾。本案涉案房产是发生在2010年10月29日,被告方证人的证言则证实欠款是在2009年买房,和2011年买房,与事实不符。该证言缺乏真实性,该五笔债务不予采信。
根据原被告提供的证据、庭审陈述、证人证言、原被告的质证情况,法庭确认如下事实:
一、原被告于2009年12月21日在高青县民政局登记结婚,婚生女于茗溪于2013年2月4日出生,尚处于哺乳期,现随原告生活,原告没有固定收入和稳定的生活来源,被告有固定的工作及收入,月平均工资是2376.00元;
二、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空调、被褥12床为原告婚前财产,餐桌、饮水机、太阳能、两张床为夫妻共有财产;
三、坐落于高青县田翟路东侧,北环路以北(文昌嘉苑)16#1-302房屋产权为原告董某所有,该房产的首付款77912.00元,开口费共计29526.08元,是由原告父母及原告个人婚前财产支付的;
四、原被告已共同偿还房贷33期,总还款金额为40894.00元;
五、原被告夫妻共同债务共计25000.00元,其中欠苗辉2万元、欠董圆圆5000.00元。
上述事实,由原、被告的庭审陈述及举证等记录在卷为凭。
本院认为,原被告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原告董某诉至法院后,虽经法庭调解但双方无和好的可能,被告于某某也同意离婚。由此,本院认为原被告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故对原告要求与被告离婚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由于婚生女处于哺乳期,随母亲即本案原告生活更有利于其成长,应由原告抚养。被告于某某应当支付子女抚养费,具体数额以其工资收入的25%为宜。《婚姻法》第三十九条规定:”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判决”。被告有固定的工作及收入,原告没有固定收入和稳定的生活来源,且有哺乳期内的婴儿随其生活,在其共同财产的分割上,可以适当多分。在共同债务的分担上,可以适当少承担。
综上,案经调解无效。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准予原告董某与被告于某某离婚;
二、婚生女于茗溪由原告董某抚养,被告于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每月支付抚养费590.00元,至婚生女十八周岁止;
三、原告董某的婚前个人财产(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空调各一台、被褥12床)归原告所有,原被告共同财产(餐桌、饮水机、床两张、太阳能)归原告所有;
四、坐落于文昌嘉苑16#1-302房屋为原告董某所有,原告返还被告于某某购房款20447.00元;
五、原被告夫妻共同债务25000.00元,原告董某承担10000.00元,被告于某某承担15000.00元。
案件受理费602.00元,减半收取301.00元,由被告于某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王雪鹰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
书记员  彭小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