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滕长青与泰山酒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4-2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泰山民初字第231号
原告滕长青,男,汉族,1971年出生,住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
委托代理人郑传坤,男,汉族,1977年出生,住泰安市泰山区。
被告泰山酒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所住地,泰安市。
法定代表人马西元,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韩国强,山东金长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岳武航,男,汉族,1973年出生,泰山酒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经理。
原告滕长青与被告泰山酒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山酒业集团)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霍孟芝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滕长青及其委托代理人郑传坤,被告泰山酒业集团的委托代理人韩国强、岳武航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滕长青诉称,原告于1994年5月进入被告单位工作至今,2005年在工作期间患××,因病影响引起头晕、呕吐。期间原告仍带病坚持工作。2008年元月,原告在被告同意下曾因病情加重提出病退申请,行政主管部门未予批准。此后颈椎压迫神经导致原告已不能正常参加工作,随出现原告陆续请假病休。2014年1月原告病情再次加重随开具假条,被告单位拒收,原告坚持一段时间后,实在无法忍受病痛的折磨,于同年3月中旬口头请假回家休养。2014年8月原告得知被告以报纸公告的形式单方解除了原告的劳动合同,原告认为违反法律规定,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特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决:1、被告支付原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149422.4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泰山酒业集团辩称,2010年3月13日,被告与原告滕长青签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为2010年3月13日至2015年3月12日。合同期间,因滕长青长期旷工,违反了被告单位的考勤管理制度。2012年10月10日,被告以泰酒股份(2012)28号文件作出与其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决定作出后,滕长青未提出任何异议。2013年9月,滕长青托人找关系重新进入被告单位工作,双方建立新的劳动合同关系。自2014年4月起,滕长青未再到单位上班,也未到单位办理任何请假(事假或病假)手续,被告及单位工会认真调查核实,认定其属于长期旷工,被告以其违反单位考勤管理制度依法合规与其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并无不当,不应支付原告经济补偿金。
经审理查明,被告泰山酒业集团系由山东泰山生力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变更而来。原告滕长青与1994年5月到被告泰山酒业集团工作。2008年1月,原告滕长青曾填写《山东省职工劳动能力申报表》,写明:2004年初滕长青感觉脖力僵硬、四肢麻木、头痛头晕,经医院诊断为颈椎病。经过多次治疗,效果不是很理想。现在滕长青经常感觉头痛、头晕、恶心,已经影响了本人的正常生活,特申请病退。被告泰山酒业集团在用人单位意见处写明:同意,并加盖公章。
2013年12月1日,原、被告签订《劳动合同书》一份,约定:原告在被告单位从事包装工作,合同期限5年,自2013年12月1日至2018年12月1日;原告岗位实行标准工时制,原告应按岗位职责和被告的规定要求,按时完成工作任务;本合同的解除和终止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章执行。合同还约定了双方的其他权利义务。
2014年6月3日,被告公司的包装车间出具《关于滕长青同志考勤情况说明》,载明:滕长青同志系包装一车间员工,2013年9月12日重新招入到车间工作,2013年9月至2013年11月三个月为全勤,2013年12月有××假。2014年1月过年旺季生产期间,出勤3天、22天病。2014年2月全勤,2014年3月出勤6天,12号以后该同志一直未上班,也不向公司提供各种假条,车间及他所在班组多次打电话联系,电话通但不接。2014年4月起按规定将滕长青的考勤按旷工填写上报公司。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被告泰山酒业集团称原告2014年4月以后未再上班。原告滕长青称其有病,在2014年1月份请假单位未批准,2014年4月份以后没有再上班,也没有请假。
2014年6月16日,被告泰山酒业集团通过圆通速递向原告滕长青送达《解除(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原告滕长青之妻签收。本院在审理过程中,原告滕长青诉称,虽然其妻在圆通速递的回执单上签字,但没留下快件,故其不知道公司寄得什么材料。对此,原告滕长青并未提供任何合法有效的证据予以证实。2014年7月8日,被告泰山酒业集团在《泰山晚报》刊登公告一份,写明:公司员工滕长青、赵建利、范凯、朱红蕾四位同志因长期旷工,严重违反了公司的管理制度和有关规定,公司决定与以上人员解除劳动合同并为其办理失业手续。请上述员工到公司办理劳动合同解除手续。自本公告之日起7日内未回单位办理解除合同手续的,视为自动解除劳动合同。
2014年7月14日,被告工会委员会向人力资源部作出对《关于与滕长青等同志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草案)的复函》,写明:你部报来公司《关于与滕长青等同志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草案)》收悉,我会对滕长青、赵建利、范凯、朱红蕾等同志长期旷工不上班,调查了解后认为,以上人员严重违反公司的《招聘、离职与辞退管理制度》,公司《决定(草案)》对滕长青等同志的违规事实认定无误,公司与滕长青等同志解除劳动合同符合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我会无异议。同日,被告泰山酒业集团作出《关于与滕长青等同志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泰酒股份(2014)37号),写明:滕长青,男,1971年7月出生,于2005年3月开始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本期劳动合同期限为2013年12月1日至2018年12月1日……。由于上述员工长期旷工,严重违反了公司的管理制度和有关规定,经公司研究决定并报请工会同意,辞退上述四位同志。同时,劳动合同自2014年7月14日起解除。
2014年7月17日,被告泰山酒业集团向泰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具劳动合同解除(终止)证明书(2014第10号)一份,写明:与单位职工滕长青签订劳动合同(期限2013年12月1日至2018年12月1日),按照国家法律法规,于2014年7月14日解除(终止)。解除(终止)劳动合同原因是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单位提出与劳动者解除。2014年11月11日,原告滕长青作为申请人,以被告泰山酒业集团为被申请人向泰安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请求依法裁决: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1994年5月至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20000元。2014年12月25日,泰安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泰劳人仲案字(2014)第164号仲裁裁决书,裁决驳回原告的仲裁请求。仲裁裁决书送达后,原告不服诉来我院,请求依法判如所请。
另查明,2008年2月29日,被告泰山酒业集团召开第八届五次职工代表暨工会会员代表大会,在这次会议上审议通过了《考勤管理制度》、《招聘、离职与辞退管理制度》,同年8月20日发布。《考勤管理制度》第3.9.3.3条规定:不能提供医院出具的病历、挂号发票、化验报告、医药费发票的或未经批准而私自缺勤者均按旷工处理。《招聘、离职与辞退管理制度》第3.9.3条规定: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部门可以解除劳动合同:a)在试用期内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b)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被告泰山酒业集团称该制度制定后,已通过组织学习、张贴的方式向全体职工公示。
上述事实,由经过庭审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一、2008年1月,原告滕长青填写的《山东省职工劳动能力申报表》一份;
二、2013年12月1日,原、被告签订的《劳动合同书》一份:
三、2014年6月3日,被告公司的包装车间出具的《关于滕长青同志考勤情况说明》一份;
四、2014年7月8日,被告泰山酒业集团在《泰山晚报》刊登的公告一份;
五、2014年7月14日,被告工会委员会向人力资源部作出对《关于与滕长青等同志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草案)的复函》、被告泰山酒业集团作出的《关于与滕长青等同志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各一份;
六、2014年7月17日,被告泰山酒业集团向泰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具劳动合同解除(终止)证明书一份;
七、2014年12月25日,泰安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的泰劳人仲案字(2014)第164号仲裁裁决书、送达回证各一份;
八、原告泰山酒业集团的泰生工字(2008)02号的工会委员会文件、八届五次职代会议程安排、关于提请职代会审议通过公司部分规章制度的报告各一份;
九、2008年2月29日,被告泰山酒业集团第八届五次职工代表暨工会会员代表大会审议通过的《考勤管理制度》、《招聘、离职与辞退管理制度》各一份;
十、庭审笔录。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劳动者应当完成劳动任务,提高职业技能,执行劳动安全卫生规程,遵守劳动纪律和职业道德”。原告滕长青到被告泰山酒业集团工作,双方之间建立劳动关系。2013年12月1日,原、被告又签订《劳动合同书》约定了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合同签订后,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约定行使自己的权利,履行自己的义务。在合同中明确约定:本合同的解除和终止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章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章中关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之一是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被告泰山酒业集团按照民主程序制定的《考勤管理制度》、《招聘、离职与辞退管理制度》规定了企业员工的工作时间、考勤制度、请销假制度等基本的工作制度以及违反规章制度的处理。按时上下班、有事请假,是企业基本的规章制度,职工应当予以遵守。虽然,原告滕长青称其有病需要休息,但应当按照企业的规章制度办理请假手续,而其自2014年4月起在未办理任何请假手续的情况下,一直未上班,是一种违反劳动纪律和企业规章制度的行为。被告泰山酒业集团据此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合同,并向原告邮寄及公告送达。原告虽陈述其未收到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但2014年11月原告以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为由申请仲裁,原告的该行为应认定原告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被告与其解除劳动合同。被告在原告申请仲裁前已将解除劳动合同事项依法通知工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十二条的规定,被告的行为应认定为补正了有关程序。现被告因原告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而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其理由充分、程序正当,符合法律规定,故原告滕长青要求被告泰山酒业集团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为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条、第三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三条、第八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滕长青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元,由原告滕长青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霍孟芝

二〇一五年三月二十日
书记员  刘振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