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红河州水电消安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与河口合丰商贸有限公司、河口金帝商贸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1-04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云25民终57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河口合丰商贸有限公司。
住所地:河口县槟榔寨(134武装部仓库)。
法定代表人廖康,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子苑,云南盟志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红河州水电消安工程有限责任公司。
住所地:个旧市明珠小区附属楼*号。
法定代表人吴瑞麟,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苑怀山,该公司职工。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年位峰,云南天方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原审被告河口金帝商贸有限公司。
住所地:云南省河口县商贸街延长段**号。
法定代表人韦敏,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洁,云南盟志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上诉人河口合丰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丰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红河州水电消安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消安公司”)、原审被告河口金帝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帝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云南省河口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5)河民二初字第9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0年6月18日,消安公司与合丰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消安公司承包河口金帝商务大酒店(以下简称“金帝酒店”)的消火栓、自动喷淋、火灾自动报警及联动控制、消防水泵及阀门组件,气体灭火等系统(含优化部分)设备的供货、安装及调试的消防工程;同时约定未承包的工程范围;合同包干价为75万元,合同签订七天内支付消安公司30万元,工程完工具备检测、验收条件时支付总包干价的85%,工程竣工验收合格移交后,余款七天内一次性支付;保修期为工程竣工验收合格之日起二年,质保金为合同总价的3%即25000元,在质保期满后七天内一次性支付消安公司。签订上述合同前,消安公司于2010年2月已经开始施工,同年12月30日完工。期间,合丰公司共计支付消安公司工程款60万元(2010年2月6日5万元、12月15日50万元、12月31日5万元),尚欠消安公司工程款15万元。后消安公司又与金帝公司于2011年1月11日签订《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合同》,约定由消安公司承建金帝酒店防排烟及新增消防、供水设备安装工程。承包范围:应急灯灯具、应急疏散指示标志的供货,灭火器的供货及安装,第八层消火栓、喷淋、火灾自动报警及联动控制设备材料的供货、安装及调试,地下室、三至七层通风排烟系统设备材料的供货、安装及调试,酒店供水设备及管道阀门组件的供货、安装及调试,酒店供水设备及管道阀门组件的供货、安装及调试;承包范围内预算价50万元;保修期为工程竣工验收合格之日起二年,质保金为合同总价的3%即15000元,在质保期满后七天内一次性支付消安公司。消安公司于2011年1月2日开工,同年9月20日竣工。期间,金帝公司支付消安公司工程款35万元(2010年12月31日15万元、2011年2月21日15万元、2011年7月5日5万元),金帝公司用一套红木家具折抵工程款52000元,上述共计支付消安公司工程款402000元。消安公司与合丰公司、金帝公司签订的上述两份合同所涉消防工程,于2011年10月19日经红河州公安消防支队验收合格,并于同年10月20日交付使用。经消安公司单方结算,《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合同》的工程价款为556178.58元,因合丰公司、金帝公司对上述工程款有异议,双方至今未对工程价款进行结算。在审理过程中,经金帝公司申请,原审委托云南春城司法鉴定中心对《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合同》所涉的工程造价,及本案两份合同所涉工程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工程,还是两个独立能够发挥功能的工程进行司法鉴定。该鉴定中心作出云春鉴〔2015〕建鉴字第20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经鉴定:《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合同》(含八份签证表)所涉的工程造价为413984.03元,本案两份合同所涉的工程是属于同一个整体工程(单位工程)中的一部分,是不可分割的,两个工程全部或各自均不是独立的能够发挥功能的工程。另外说明:本案两份合同所涉工程虽不是独立能够发挥功能的工程,但均可以独立分包(可能是相同承包人也可能不是)、独立计算造价。施工时会相互受干扰不能独立施工。金帝公司为司法鉴定支出鉴定费40000元。金帝公司同意按照司法鉴定意见支付尚欠的工程款。另,消安公司有消防工程施工资质。合丰公司的股东为廖康、韦敏,金帝公司的股东为韦敏、王剑。本案两份合同所涉工程的施工对象均为金帝酒店,该酒店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者:韦敏)。消安公司委托云南贞元律师事务所律师于2014年6月16日向金帝公司发出律师函,要求支付工程款。消安公司尚欠金帝酒店住宿费988元。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合丰公司与金帝公司辩称其均作为独立主体,本案两份合同涉及消安公司与两个主体之间不同的法律关系,消安公司在本案中一并起诉合丰公司和金帝公司系不合法的主张。合丰公司与金帝公司均未提交证据予以证实。合丰公司与金帝公司虽然是不同的法人,但消安公司与其分别签订的合同所涉工程均是金帝酒店的消防工程,且经司法鉴定该工程是不可分割的,施工时会相互受干扰不能独立施工。纵观本案事实,消安公司与合丰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所涉工程施工完毕后并未进行竣工验收,而是待消安公司又与金帝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合同》所涉工程完工后,两份合同所涉工程一并验收。从上述两份合同的承包方、施工对象、施工内容、完工验收情况看,本案两份合同所涉工程系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所涉法律关系仅为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消安公司在本案中起诉合丰公司与金帝公司符合法律规定。故合丰公司与金帝公司辩称的上述主张,法院不予采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百三十七条的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直至起诉之日,消安公司与金帝公司仍未对《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合同》的工程价款进行结算,而两份合同所涉工程系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本案的诉讼时效起算时间是统一的,不能以两份合同分别确定,应从消安公司向金帝公司发律师函要求付款之日,即2014年6月16日起计算诉讼时效;至起诉之日未超过二年,故消安公司的起诉未超过诉讼时效。合丰公司辩称按照《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付款时间,消安公司最迟应于2013年10月19日前要求合丰公司支付尚欠的工程款15万元,消安公司的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的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采信。消安公司与合丰公司、金帝公司分别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合同》是双方在合法、平等、自愿的基础上达成的一致意见,且消安公司具有消防工程的施工资质。该合同依法成立,合法有效,对双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义务。消安公司已履行消防工程施工的义务,合丰公司与金帝公司亦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双方合同约定以包干价75万元结算工程款,且该工程已经验收合格并交付使用,合丰公司应当按照约定支付工程款。故消安公司要求合丰公司支付尚欠工程款15万元的诉请,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合丰公司辩称已足额甚至超额支付消安公司工程款的主张,消安公司不予认可,且合丰公司未举证证实,故不予采信。经司法鉴定,《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合同》所涉工程价款为413984.03元;扣减金帝公司已支付的402000元,尚欠工程款11984.03元,金帝公司应予支付。消安公司要求金帝公司支付工程款153958.58元,无相应证据证实,不予支持。消安公司未付金帝酒店的住宿费988元,虽消安公司与金帝公司同意在应付的工程款中予以扣减,但因涉及案外人且系另一法律关系,故本案不予处理。金帝公司支付的司法鉴定费40000元,因消安公司与金帝公司未对上述合同所涉工程价款进行结算,且合丰公司与金帝公司至今尚未付清工程款,致使本案的发生及司法鉴定的进行,故各方当事人均应承担上述鉴定费。消安公司诉称《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合同》的工程款为556178.58元,但经鉴定工程款仅为413984.03元,消安公司主张金额与实际金额相差较大,对司法鉴定的进行应承担主要责任,故酌定由消安公司承担70%的鉴定费即28000元;抵扣金帝公司应支付消安公司的工程款11984.03元后,消安公司应给付金帝公司鉴定费16015.97元(28000元-11984.03元)。由金帝公司自行承担20%的鉴定费8000元;合丰公司承担10%的鉴定费4000元,由其给付金帝公司。综上所述,依照上述法律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九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河口合丰商贸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红河州水电消安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工程款150000元(并给付被告河口金帝商贸有限公司司法鉴定费4000元)。二、被告河口金帝商贸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红河州水电消安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工程款11984.03元(原告红河州水电消安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给付被告河口金帝商贸有限公司司法鉴定费28000元,上述两项费用折抵后,原告红河州水电消安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还需给付被告河口金帝商贸有限公司司法鉴定费16015.97元)。三、驳回原告红河州水电消安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930元,由原告红河州水电消安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承担1370元,由被告河口合丰商贸有限公司承担1445元,由被告河口金帝商贸有限公司承担115元。”
宣判后,合丰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第一项,依法驳回被上诉人消安公司对上诉人合丰公司的一审诉讼请求。其主要理由为:1、被上诉人与上诉人及金帝公司分别于2010年6月18日和2011年1月11日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系被上诉人与上诉人及金帝公司之间分别形成的两个法律关系。尽管两个合同所涉工程均为金帝酒店,但两个合同的签订主体、承包范围、支付方式、支付价款是完全不同的,这在法律上属于两个合同而不是一个主从合同的问题。同时鉴定意见也明确本案所涉两个工程虽属于统一整体工程,不是独立能够发挥功能的工程,但均可以独立分包、独立计算造价,因此施工合同是可以独立签订的。同时上诉人与金帝公司为两个独立的法人,是两个不同的诉讼主体,有工商登记注册予以证明。即使两个合同有关联,也应先分案起诉受理后再由法院决定是否合并审理。2、原审对诉讼时效的认定不当。本案中,工程是一个整体,但由于两份合同约定的结算方式及支付方式不一致,故在进行工程款结算时就应当以各自约定支付时间及支付方式进行结算。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的合同约定包干价,即双方在订立合同时已将工程价款及风险考虑在内,包干价最后不需要再对工程造价逐一结算,按约定付款即可,双方约定最后付款时间是工程验收合格移交后的7日内,工程已于2011年10月19日验收合格并投入使用,在工程验收合格之后被上诉人就应当要求上诉人支付全部工程款,但上诉人于2011年12月31日最后一次支付了5万元的款项后,被上诉人却一直未向上诉人索要剩余款项,故其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上诉人认为即便被上诉人在2014年6月16日向金帝公司发过律师函,但其发律师函时已经超过诉讼时效,而双方之间又没有达成新的履行协议,就不可能产生诉讼时效中断,更何况上诉人没有收到过律师函,被上诉人也未能证实其向上诉人发过律师函。同时,如按原判所述,因为上诉人与金帝公司仍未对《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合同》的工程价款进行结算,而两份合同所涉工程为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所以诉讼时效是统一的,那么本案的诉讼时效应从鉴定结论确定双方无异议的工程价款之日起算,而不是以被上诉人向金帝公司发律师函之日起算,因为发函时金帝公司与被上诉人签订合同中所涉工程尚未进行结算就不可能产生诉讼时效的问题。3、在一审审结之后,因酒店消防出现故障,上诉人找人检修后发现,故障原因在于被上诉人在进行工程施工时将铜芯线更换为铜花线,使得酒店消防安全得不到保障,工程质量存在问题。
被上诉人消安公司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依法驳回其上诉请求。主要理由为:1、原审认定上诉人与金帝公司具有诉讼主体资格正确,答辩人可以一并起诉上诉人及金帝公司,上诉人关于本案不应一并诉讼的理由不成立。答辩人与合丰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与金帝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合同》所涉工程均是金帝酒店的消防工程,且鉴定意见亦明确,本案两份合同所涉的工程是属于同一个整体工程(单位工程)中的一部分,是不可分割的,两个工程全部或各自均不是独立的能够发挥功能的工程,施工时会相互受干扰不能独立施工。因此,虽涉及两份合同,但为一个同一而不可独立施工的工程;同时,《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所涉工程施工完毕后并未进行竣工验收,而是待《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合同》所涉工程完工后,两份合同所涉工程一并验收,从两份合同的承包方、施工对象、施工内容、完工验收情况来看,本案所涉及的工程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本案中所涉法律关系仅为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从两份合同名称和内容来看,在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后,因工程存在不可分割性,又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合同》,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的相关事宜达成补充性约定。另外,在《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合同》工程名称为金帝酒店防排烟及新增消防、供水设备安装工程,说明此前已存在消防合同关系,否则补充合同没必要注明系新增消防、供水设备安装工程,故《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合同》是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补充,两者之间存在不可分割的关联性;从答辩人提交的工商登记信息来看,韦敏既是合丰公司的股东,又是金帝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东,同时也是金帝酒店的经营者,且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付款对象来看,理应是合丰公司,但合丰公司却明确要求答辩人在开具发票时,将付款方的名称变为金帝公司,这与常理不符,因此二公司并没有进行完全独立自主的财务核算,没有人、财、物的分离,存在人格混同。2、上诉人认为本案超过诉讼时效没有依据。既然《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合同》是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有效补充,两份合同所涉工程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那么就应作为一个整体来计算诉讼时效;上诉人认可《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真实有效性及工程包干价是75万元,其只支付60万元,还应支付尾款15万元,答辩人多次催要,但上诉人却以各种借口推搪、拖延,本案存在诉讼时效中断的情形,并未超过诉讼时效;从工程签证内容来看,答辩人在施工过程中根据金帝公司的要求增加了工程量,该增加的工程量不在答辩人与金帝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合同》内容中,各方并未进行工程量的最终结算,不存在诉讼时效问题。3、关于上诉人提到的工程质量问题,答辩人所用电线为阻燃线,是严格按照消防工程建设标准配置的,质量上没有问题,否则也不可能通过验收。
原审被告金帝公司述称,原判涉及金帝公司的事实认定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维持原判第二项。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综合各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争议的焦点为:1、消安公司的起诉是否符合法律规定;2、消安公司起诉合丰公司是否超过了诉讼时效;3、工程尾款如何认定及鉴定费如何承担。
本院认为,一、关于消安公司的起诉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本案中,合丰公司、金帝公司分别于2010年6月8日和2011年1月11日与消安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和《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合同》,将金帝酒店的消防工程发包给消安公司施工建设,合丰公司、金帝公司与消安公司之间形成建设工程合同关系。从诉讼主体资格及施工对象来看,承包方消安公司具有消防工程的施工资质,发包方合丰公司与金帝公司均为自然人出资有限责任公司,合丰公司的股东为廖康、韦敏,金帝公司的股东为韦敏、王剑,本案两份合同所涉工程的施工对象均为金帝酒店,该酒店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者系韦敏,本案诉讼主体适格。从施工内容及完工验收情况来看,合同所涉工程均是金帝酒店的消防工程,经司法鉴定该工程是不可分割的,施工时会相互受干扰不能独立施工,且工程系一并验收合格后交付使用的。从诉讼主张来看,消安公司以合丰公司、金帝公司拖欠其金帝酒店消防工程款为由提起诉讼,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因此,本案两份合同所涉工程系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所涉法律关系均为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消安公司在本案中基于同一事实和理由向合丰公司和金帝公司起诉主张其权利,符合法律规定。
二、关于消安公司起诉合丰公司是否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但是,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延长诉讼时效期间。”本案中,两份合同所涉工程系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且一并验收合格后同时交付使用,故诉讼时效的起算时间是统一的,因两份合同所涉工程均未结清余款,消安公司因索要工程款直至2014年6月16日向金帝公司发律师函,该行为的效力亦及于合丰公司,本案的诉讼时效应从2014年6月16日起计算,至2015年4月29日消安公司提起诉讼主张权利时并未超过二年的诉讼时效,原审认定消安公司的起诉未超过诉讼时效正确。
三、关于工程款的给付和鉴定费分担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第六十条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第一百零九条规定“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者报酬。”本案中,消安公司与合丰公司、金帝公司分别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建设工程施工补充合同》依法成立,合法有效,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各方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义务。消安公司已履行消防工程建设的义务,并经验收合格交付使用,合丰公司亦应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支付工程款的义务。双方合同约定工程包干价75万元,合丰公司已实际支付工程款60万元,对此双方均无异议,故原审判决合丰公司支付消安公司工程尾款15万元并无不当,应予维持。此外,原审对涉及金帝公司工程款及鉴定费分担方式的处理,各方均无异议,且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上诉人合丰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380元,由上诉人河口合丰商贸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判决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履行期限届满后二年内向原审法院申请执行。
审 判 长  赵绕全
审 判 员  宗 伟
代理审判员  刘文真

二O二O一六年六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朱蔼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