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俞红英与孙玉、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2-0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苏省高邮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苏1084民初5945号
原告:俞红英,女,1968年7月20日出生,汉族,住高邮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任文忠,高邮市三垛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孙玉,男,1966年6月18日出生,汉族,住高邮市。
被告: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住所地在南京市中山北路30号益来国际广场39层。
主要负责人:全先刚,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曦,系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扬州中心支公司员工。
原告俞红英与被告孙玉、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以下简称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1月1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年12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俞红英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任文忠、被告孙玉和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曦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两被告赔偿原告因道路交通事故产生的各项损失合计19709.04元;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两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6年6月3日17时20分许,被告孙玉驾驶苏K×××××号微型普通客车由西向东行驶至S333线110KM+300M处,与由西向东左拐弯由原告驾驶的电动三轮车发生碰撞,致原告受伤、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后原告被送至高邮市中西医结合医院住院治疗,经医院诊断为:左胸外伤、肋骨骨折。前后住院16天,原告自己垫付医疗费6749.04元,护理费1600元。该起交通事故经高邮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于2016年6月9日作出交通事故认定,被告孙玉承担该起事故的同等责任。事故发生后,双方为赔偿事宜至今未能达成一致。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特向贵院起诉,请求依法公正判决。
被告孙玉辩称,其驾驶的车辆在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本案应由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负责赔偿。
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辩称,对本起交通事故发生的真实性和公安机关作出的事故责任认定无异议,但对原告主张的部分赔偿请求项目及金额有异议。
经审理查明,2016年6月3日17时20分许,被告孙玉驾驶苏K×××××号微型普通客车由西向东行至S333线110KM+300M交叉路口时,与由西向东左拐弯原告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致原告受伤、车辆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发生。高邮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于2016年6月9日作出第1602943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认定:原告驾驶电动自行车上道路行驶,转弯时未让直行的车辆先行,应负该起事故的同等责任;被告孙玉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未能确保安全车速,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应负该起事故的同等责任。以上事实,有原告当庭提供的高邮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的第1602943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一份予以证实。
2016年6月11日,原告至高邮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高邮市三垛中心卫生院)治疗伤情,经诊断为:左胸外伤、肋骨骨折,后于2016年6月27日出院。出院医嘱:休息三个月,门诊随诊,如有不适,及时就诊。期间,原告在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也进行了检查及治疗。原告上述住院时间共计16天,共计支出医疗费6248.04元。以上事实,有原告方当庭提供的高邮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出院记录、住院收费收据、门诊收费收据、用药清单、××诊断证明书及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门诊收费收据、影响科诊断报告等证据材料予以证实。
另查明,苏K×××××号微型普通客车即为被告孙玉所有。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分别承保了该车辆的交强险,交强险保单中责任限额约定: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万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万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事故发生在上述保险期限内。以上事实,有原、被告双方的当庭陈述及原告方当庭提供的被告孙玉的驾驶证、苏K×××××号微型普通客车的行驶证及交强险保单各一份等证据予以证实。
庭审中,原告主张的各赔偿请求项目及金额分别为:医疗费6749.0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00元、营养费1350元、误工费9010元、护理费1600元、交通费300元、车辆维修费300元,以上合计19709.04元。
原告为支持其主张的误工费,当庭提供了高邮市三垛镇俞胡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一份,主要用以证明原告与其丈夫在家种植了十六亩田,家中经济来源以种田为主,原告丈夫在外打工,原告也会在该村做做杂工等事实。经质证,两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原告主张的误工费标准过高、期限过长。
因原、被告双方意见分歧较大,致本案调解不成。
本院认为,公安机关所作出的原告与被告孙玉均负事故同等责任的事故责任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规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器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及第二款规定:“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根据法定的赔偿范围、标准和本案已查明的事实,本院对原告主张的赔偿项目和金额认定如下:
1、医疗费。原告主张医疗费6749.04元,当庭提供了相关医疗费票据予以证明。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认为,原告提供的医疗费票据中有××人名称并非原告,而是陈蕾,与本案无关联性,该两张医疗费金额合计为501元,应当予以剔除,另要求在原告的医疗费中扣除15%的非医保用药。本院认为,陈蕾的两张医疗费票据与本案无关,应当在原告的医疗费中剔除,故依法认定原告的医疗费为6248.04元。对于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当庭提出的要在保险赔偿时对原告的医疗费中扣除15%非医保用药的抗辩意见,本院认为,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未明确指明原告医疗费中属于非医保用药的具体项目,亦未向本院递交替代非医保用药的药品清单,故本院依法不予采纳。
2、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400元,按25元/天的标准计算16天。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仅认可按18元/天的标准计算16天。本院认为,原告的住院伙食补助费可按20元/天的本地标准计算住院时间16天,故本院依法认定原告的住院伙食补助费为320元。
3、营养费。原告主张营养费1350元,按15元/天的标准计算营养期限90天。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认为,原告的出院记录中并无加强营养的医嘱证明,故对原告的营养费不予认可。本院根据原告的实际伤情,酌定原告的营养费按15元/天的标准计算60天,金额为900元。
4、误工费。原告主张误工费9010元,按85元/天的标准计算106天。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仅认可按85元/天的标准计算60天。本院根据有关医嘱以及原告的实际伤情,酌定原告的误工期限为90天,故本院依法认定原告的误工费按85元/天的标准计算90天,金额为7650元。
5、护理费。原告主张护理费1600元,按100元/天的标准计算16天,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本院认为,本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动报酬标准为70元/天左右,故本院依法认定原告的护理费按70元/天的标准计算住院时间16天,金额为1120元。
6、交通费。原告主张交通费300元,未提供相关的交通费票据予以证明,请求本院依法酌定。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对该项目不予认可。本院认为,原告虽未提供相关的票据证明其发生的交通费,但考虑到交通费系原告治疗伤情所必然发生的合理费用,本院根据原告的就医的路途、趟次等因素,酌情认定原告的交通费为200元。
7、车辆维修费。原告主张车辆维修费300元,未提供修理费票据予以证明,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对该项目不予认可。经本院当庭询问,原告称其驾驶的电动三轮车尚在交警部门未领取,目前尚未维修。本院认为,因原告的车辆尚未维修,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亦未进行定损,现无法确定原告车辆的损失情况,原告亦未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故本院对原告主张的车辆维修费依法不予支持。
以上认定的赔偿项目合计金额为16438.04元。因本案系机动车与非机动车发生的交通事故,被告孙玉驾驶机动车负事故同等责任,原告驾驶非机动车负事故同等责任,被告孙玉驾驶的车辆在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应由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先予赔偿,赔偿金额为16438.04元。
综上所述,为依法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民事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和第二款、第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原告俞红英因交通事故而产生的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等合计16438.04元;
(上述案件款可汇入本院账户转交原告俞红英。本院开户银行为工商银行高邮海潮支行;账户名:高邮市人民法院,账号11×××91)
二、驳回原告俞红英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被告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00元(已减半收取),由原告俞红英自行负担33元,由被告孙玉负担167元(此款原告俞红英已预交,被告孙玉应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俞红英)。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按照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相关规定向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工商银行扬州分行汶河支行,户名: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账号11×××57)。
审判员  吴磊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
书记员  孙璐
附本判决所依照的法律和司法解释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规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责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二款规定:“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平均工资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规定:“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交通费用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