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廖文忠、韶关市悦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商品房销售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04-1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粤民申721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廖文忠,男,1968年5月2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韶关市悦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韶关市浈江区南郊六公里百旺大桥沙洲岛菲诗艾伦花园酒店附楼东侧*层*号商铺。
法定代表人:李莉,该公司董事长。
再审申请人廖文忠因与被申请人韶关市悦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悦华公司)商品房销售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2民终43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廖文忠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悦华公司是否存在逾期通知交楼的违约行为。悦华公司主张其已于2012年12月通过挂号信发出收楼通知,证据是挂号信收据以及根据收据制作的快递记录清单,但该收据中并无发给廖文忠的信件,清单中的记录仅是用铅笔注明“廖文忠”,无任何关于收件人、收件地址和信函内容的信息。悦华公司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确曾于2012年12月发出过收楼通知。二审法院依职权向悦华公司调取的《收楼流程》及悦华公司二审中提交的《住宅质量保证书及使用说明书》《楼宇及楼宇设施交接表》、相邻房屋的收楼手续等证据之间没有因果关系,不能证明悦华公司向廖文忠发出了收楼通知。二审法院根据涉案房屋交付条件、悦华公司向其他购房者发出了收楼通知等推定悦华公司已向廖文忠履行通知收楼义务的依据不足。二、二审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二审法院称因廖文忠在电话中拒绝到庭质证,故邮寄质证通知并要求限期提交质证意见,事实上廖文忠未接到通知出庭质证的电话,且未送达质证的法律文书却以电话方式通知质证违反法定程序,限期2天内提交质证意见则剥夺了廖文忠合理答辩期限的权利;廖文忠在该期限内提出核对原件并质证的要求亦未获准许。三、二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二审法院认定涉案房屋是现房、已具备交付条件、不需办理特别的收楼手续、购房人可随时在约定的期限到期后自行收楼,从而否定了购房合同中关于悦华公司应履行通知收楼义务和承担违约责任的条款的效力,此于法不符。四、二审法院剥夺当事人的辩论权利。二审判决作出与一审判决完全相反的事实认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三条的规定,本案属二审应开庭审理的法定情形。二审未开庭审理本案,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司法解释》第三百九十一条的规定,此属于剥夺廖文忠辩论权利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四项、第九项的规定,请求撤销一、二审判决,进行再审,改判悦华公司向廖文忠支付违约金502432元、,诉讼费由悦华公司负担。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为商品房销售合同纠纷。根据一、二审判决及廖文忠的申请再审事由,申请再审的焦点为:二审判决认定悦华公司未逾期通知收楼是否缺乏证据,二审审理程序是否违法。
根据一审、二审判决查明的事实,涉案房屋于2007年12月27日就已通过竣工验收、具备交付条件;廖文忠与悦华公司于2011年4月14日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及其附件约定,廖文忠购买的房屋为现房,交付时间为2011年9月15日。悦华公司为证明其已依约履行通知收楼的义务、不存在逾期交付房屋的主张,先后提交了《收楼通知书》、挂号信清单、房屋竣工验收报告及验收交接表等证据,上述证据可证明涉案楼盘于廖文忠签订购房合同前已具备交付条件,不存在房屋未竣工验收等导致逾期交付的常见原因;同一楼盘同期购房的其他业主的相邻房屋均已正常交付,并未发现存在逾期交楼的情况。商品房买卖实践中,开发商通知收楼的具体方式多样,并不以书面文件为必要条件;办理房屋交接手续则需要业主与开发商协同进行。廖文忠作为购买现房的业主,在超过约定交付期限后长时间内不联系、不过问、不要求办理交房事宜,此不符合常理。悦华公司及有关物业公司联合向廖文忠发出《收楼通知书》,当中记载了此前廖文忠在接到通知后未办理收楼手续的情况,廖文忠在收到该通知后并未提出异议,办理收楼手续并交纳了自约定交付时间2011年9月起至办理收楼手续的2014年9月期间的物业管理费,据此可合理认为廖文忠已对该通知所记载内容予以认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照法律规定,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第一百零八条第一款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廖文忠已实际接收涉案房屋,二审在全面审核本案有关证据和事实的基础上,结合商品房买卖、交付的通常情况,认定悦华公司已正常履行通知收楼的义务,此合理有据,并无不当。廖文忠关于二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主张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第二审程序可通过阅卷、调查和询问的方式进行,开庭亦非当事人发表意见的唯一途径。经查,本案二审审理过程中,廖文忠于2016年3月29日参加了法庭调查并陈述了意见,廖文忠关于二审法院未开庭审理本案、其辩论权利被剥夺的主张的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二审法院已向廖文忠送达质证通知及证据副本,并要求其提交书面质证意见,廖文忠未在法院指定的期限内对该证据提出质证意见属于放弃自身诉讼权利,二审法院按法律有关规定审核证据并确认其证明力并无明显不当。
综上,廖文忠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廖文忠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杜以星
审 判 员 辜恩臻
审 判 员 莫 菲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
法官助理 贺 伟
书 记 员 田里程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条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七)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八)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十)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第二百零四条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再审申请书之日起三个月内审查,符合本法规定的,裁定再审;不符合本法规定的,裁定驳回申请。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由本院院长批准。
因当事人申请裁定再审的案件由中级人民法院以上的人民法院审理,但当事人依照本法第一百九十九条的规定选择向基层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再审的案件,由本院再审或者交其他人民法院再审,也可以交原审人民法院再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九十五条当事人主张的再审事由成立,且符合民事诉讼法和本解释规定的申请再审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再审。
当事人主张的再审事由不成立,或者当事人申请再审超过法定申请再审期限、超出法定再审事由范围等不符合民事诉讼法和本解释规定的申请再审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驳回再审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