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卜恒英不服连云港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撤销行政决定一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07-2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连云港市连云区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5)港行初字第00141号
原告卜恒英,无业。
委托代理人李进洲,江苏瑞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XXX,连云港市法院离退休工作者协会法律工作者。
被告连云港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住所地:连云港市海州区海昌北路28号。
法定代表人赵××局长。
委托代理人郭中方、王广凤,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惠志娟,连云港市纺织厂退休职工。
委托代理人孙士雅,价格认证中心员工。
委托代理人薛云峰,无业。
原告卜恒英不服被告连云港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以下简称市房产局)撤销行政决定一案,原告依法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5年7月17日受理后,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惠志娟与本案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9月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卜恒英的委托代理人李进洲、XXX、被告市房产局的副职负责人宋和景及委托代理人郭中方、第三人惠志娟的委托代理人孙士雅、薛云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市房产局于2004年10月23日作出连房政字(2004)第10号行政决定书,该决定书载明的申请人为孙学来(系第三人惠志娟的丈夫,已逝),被申请人为卜恒英。该决定书查明的事实为:2000年11月份,申请人孙学来从他人手中购得本案争议房并一直居住至今。2001年6月,被申请人卜恒英向市房产局申请办理争议房屋的所有权登记,当时提交的主要证件有新规办(2000)第(1186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及连国用(2000)字第D31640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地号为05-06-02-379号)。2001年7月2日,被申请人卜恒英委托其子霍忠斌从市房产局领取了连新民字第0087865号房屋所有权证,房屋总面积为192.40平方米,确权面积186.68平方米。根据宗地图、土地使用权证标明的情况及听证时双方的陈述,争议房屋的地号确实应为05-06-02-381号,其使用权人应为宋奎明而不是被申请人卜恒英,卜恒英所提交的土地使用权证与所申领的《房屋所有权证》不相一致。另外,被申请人卜恒英所提交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上也只注明“沈圩街(现新占街)西南路”,与本案争议房屋没有一一对应关系。
市房产局认为,1、被申请人卜恒英于2001年6月向该局申请办理所有权登记时所提交的两份证件虽然都是真实合法的,但其提交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与办理产权证的房屋无一一对应关系,其提供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地号为05-06-02-379号)不是已办理产权证房屋的土地使用权证。2、市房产局于2001年7月核发给被申请人的连新民字第0087865号《房屋所权证》所对应的房屋土地使用权应为他人而非被申请人卜恒英所有。所以,被申请人卜恒英凭借上述两份证件申请办理《房屋所有权证》时,其房屋所有权来源不清,证件手续不齐全,确权依据不充分,且其所持有的土地使用权证与其指认的房产不一致,其行为属申报不实。经研究,根据《城市房屋权属登记管理办法》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决定如下:1、从即日起注销被申请人卜恒英所申领的连新民字第0087865号房屋所有权证;2、被申请人卜恒英在本决定生效后30日内将该产权证送交市房产局予以注销。决定书还告知原告提起行政复议的权利及期限,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及期限。
原告卜恒英诉称,2000年6月26日原告卜恒英从新浦区土地局购买一块住宅用地,并于2000年6月28日取得《土地使用权证》,证号为连国用(2000)字D31640号,并取得了新规办(2000)第(1186)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房屋建成后,经原告申请,被告于2001年7月2日向本人核发连新民字第00087865号《房屋所有权证》,房屋总面积192.40平方,确权面积为186.68平方。2004年10月22日被告注销了向原告核发的上述《房屋所有权证》。原告认为上述《房屋所有权证》是真实且合法有效的,该土地上建筑的房屋与土地局核发的《土地使用权证》,规划局核发的《建筑工程规划许可证》、房产局核发的《房屋所有权证》一一对应,且无权属上的错误,只是颁发上述证件时地的序号与宋奎明的序号颠倒,而非实际建筑的房屋与三证权属颠倒。宋奎明在未取得地号为05-06-02-381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前,已将该地块和房屋分别卖给了王富虎与魏宏元。其从未对连新民字第0087865号《房屋所有权证》提出权属争议。被告作出的行政决定书,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撤销。请求法院判决撤销被告市房产局作出的连房政字(2004)第10号行政决定书,并赔偿因其行政决定错误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
原告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1.连国用(2000)字第D31640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复印件)。
证明在2000年6月28日原告取得地号为05-06-02-379,图号为31.50-91.50的土地使用权。
证据2.2000年10月30日连云港市规划局核发的新规办(2000)第1186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及申请表复印件2页。
证明原告建设房屋取得了规划许可证。规划许可证的附表(申请表)中编号为0001013,该申请表中指出原告的规划许可证的房屋位于宋道琴房屋的南面。
证据3.编号为05-06-02-376、05-06-02-377的地籍调查表。
证明原告取得土地使用权后曾经想将该地块分割为2块,后来没有分,土地部门将该2份调查表退给原告。从地籍调查表及土地部门的调查意见来看,与原告的规划许可证、土地证所指向的地块位置是一致的。
证据4.连新民字第0008786号《房屋所有权证》。
证明原告的房屋取得被告核发的房屋所有权证,根据该房屋所有权证的分户平面图可以看出原告指认的房屋在该排的南端,与土地使用证、规划许可证及376、377地籍调查表指向的位置是一致的。
证据5.(2004)新行初字第11号行政裁定书(复印件)。
证据6.(2004)连行终字第041号行政裁定书(复印件)。
证据5-6证明金立贤不具有申请撤销原告房屋所有权证的主体资格,在该诉讼中被告始终坚持认为原告所持有的房屋所有权证是合法有效的。中院的裁定书落款时间是2004年8月26日,时隔不到2个月的时间被告作出吊销原告的所有权证的决定,所持观点前后不一致。
证据7.涉案地块办证统计表复印件(该表是被告向原告提供的)。
证明在该地块中,所有的房产都有对应,唯独原告的土地和房产证不能对应,反而多出宋奎明的房产证和地块。
被告市房产局辩称,一、答辩人为涉案房屋颁发产权证、注销产权登记以及再发证事实清楚。2001年6月,原告向答辩人申请办理房屋所有权登记,提交连国用(2000)字D31640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地号05-06-02-379)、新规办(2000)第1186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及其他相关资料,答辩人受理了该登记申请,并根据原告的指认,为原告颁发了涉案房屋所有权证(证号为连新民字第00087865号)。2004年8月20日,案外人孙学来向答辩人提出申请,要求注销上述房屋所权证,理由是该房屋系其购买取得,从2000年11月份一直居住使用至今,原告在办理房屋产权登记时,将原登记为宋奎明的宗地(地号05-06-02-381)指认为原告自己的,取得的房屋所有权证不合法,应予撤销。孙学来当时向答辩人提交了宗地图、宋奎明地籍调查表、卜恒英名下的土地使用证、所有权证等证据材料。答辩人受理该申请后,于2004年9月3日作出连房听告字[2004]第10号《注销产权证听证告知书》并依法送达原告,原告于2004年9月7日提出听证申请,根据原告提出的听证申请,答辩人于2004年9月24日举行听证会。孙学来委托代理人及原告委托代理人均到会参加听证,原告代理人在听证会上称对申请人所提证据无异议,对有些材料认为与本案无关联,原告之子霍忠斌无权处置房屋。答辩人根据调查收集的材料、充分听取双方陈述意见后,经研究于2004年10月22日作出涉案行政决定书,并于2004年10月29日向原告送达了该决定书。决定书告知原告有申请行政复议和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原告在收到决定书后未在法定期限内提出复议或诉讼。2005年3月6日,宋奎明(系霍忠斌原岳父)向答辩人提交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及涉案房屋的《国有土地使用证》等材料,申请涉案房屋所有权登记,答辩人于2005年3月17日向宋奎明颁发了房屋所有权证,由宋奎明的女儿宋道琴(当时系霍忠斌的妻子)领取了证件。2014年年底,原告及其子霍忠斌到答辩人处信访,要求撤销涉案行政决定书。二、答辩人作出涉案行政决定书程序合法,事实依据充分,原告要求撤销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答辩人受理孙学来的申请后,根据原告的申请举行了听证。经调查根据原告名下的《国有土地使用证》、宋奎明的地籍调查表、宗地图等材料,可以确认,原告名下《国有土地使用证》(地号为05-06-02-379)位于其所指认的涉案房屋北面,原告指认并申请颁发房屋所有权证的房屋对应的地号为05-06-02-381,根据国土局宗地图及宋奎明地籍调查表,涉案房屋占用土地不是原告提交的《土地使用证》对应的土地。原告提交给答辩人用于办理涉案房屋所有权证的《国有土地使用证》所对应的土地在涉案房屋北面,与涉案房屋占用土地不相对应,显属申报不实。综上,答辩人作出的行政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是完全正确的。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求。
被告向法庭提交了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
证据1.关于注销卜恒英连新民字第00087865号房屋所有权证的申请(2004年8月20日)。
证明房屋实际使用人孙学来向被告提出要求注销原告名下的房屋使用权证,理由是原告提交的土地证不是房产对应的土地,该土地属于其他人。
证据2.原告签收的被告注销产权证听证告知书(2004年9月3日)。
证据3.原告提出听证要求的连云港市房产管理局注销产权证听证告知书(2004年9月7日)。
证据4.听证会授权委托书2份。
证明应原告要求被告对拟注销原告的产权证举行听证。
证据5.听证记录和听证会内容记录(2004年9月24日)。
证明被告对拟注销产权证的行政行为举行听证,调查核实相关情况。原告委托代理人对相关情况进行陈述,说明颁发房产证的土地与房产不一致。
证据6.连国用(2000)字D31640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2000年6月28日)。
证明被告为原告颁发房产证所依据的土地使用证,地号是379号。
证据7.新规办(2000)第1186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2000年10月30日)。
证明原告申请办理房产证所提交的规划许可证。规划许可证的建筑地址只写明沈圩村西南巷,没有具体的地号和位置。
证据8.连新民字第0087865号《房屋所有权证》(2001年7月2日)。
证明被告为原告颁发的房屋所有权证涉及的房产位置详见分户平面图。
证据9.宋奎明国有土地档案及地籍调查表(地号为05-06-02-381)。
证据10.连云港市国土资源局信息中心地籍图2份。
证据11.宗地图。
以上证据证明原告申请的房产登记的位置对应的土地地号为381号,系宋奎明申请土地登记的宗地,不是原告的土地。
证据12.原告签收的连房政字(2004)年第10号行政决定书(2004年10月29日)。
证明原告于2004年10月29日签收行政决定书,以及行政决定书的内容。
证据13.宋奎明房屋所有权登记申请表、国有土地使用证及领取产权证存根。
证明被告根据宋奎明的申请和提交的相关资料为其颁发了房屋所有权证。
证据14.(2011)连民终字第0924号民事判决书(2011年12月12日)。
证明生效的法律文书认定涉案房屋的权属情况。
被告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依据:
《城市房屋权属登记管理办法》第二十五条。
第三人惠志娟的陈述意见与被告市房产局的答辩意见一致。
第三人向法庭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1.(2006)连民一终字第0288号民事判决书(复印件)。
证明宋奎明与原告的房产确实出现了差错。
证据2.(2011)新民初字第164号民事判决书(复印件)。
证明魏宏元、王富虎已经办理的土地号实际为原告所有。
证据3.(2011)连民终字第0924号民事判决书(复印件)。
证据4.(2014)苏审二民申字第0683号民事判决书(复印件)。
以上证据证明2户房产是错位的,土地证和房产证明显不一致。
经质证,被告及第三人对原告提交的证据质证意见为: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和与本案的关联性有异议。该土地证的地号是05-06-02-379,不是原告申请房产登记的房产对应的土地。证据2存根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后附的申请表及附图系复印件,对来源和证明目的有异议。证据3三性均有异议,该调查表不是国土部门最终调查确定和存档的地籍调查表。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因办理该证时原告提交的土地证与房产不能对应,申报材料存在虚假情况,该证已依法注销。证据5-6真实性无异议,对原告的证明目的及关联性有异议。因金立贤不具有原告主体资格,被告无需进行实质审查。而且金立贤没有提出原告办理房产证与土地不一致的问题,在案外人孙学来作为实际占有使用的利害关系人,于2004年8月20日提出撤销申请后,申请人经过调查核实确认原告申办房产证实际交的土地证不是对应的土地无土地来源证明,注销该房产证是有事实依据的。证据7三性均有异议。来源不清楚,系复印件,无法证明原告所称事项。
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为: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该份申请书所附的9份证据,与被告在本案中所举证据有遗漏。证据2-4无异议。证据5听证记录中第一页申请人陈述在同一宗土地上有三个土地证,在听证内容记录上第一页在同一地方办了三份规划许可证。原告认为所记录内容不实。证据6-8无异议。对被告所证明的土地证、规划证与房屋所有权证指向的位置不一致有异议。证据9真实性无异议。被告认为该份证据证明宋奎明的土地与原告的土地相冲突有异议。证据10-11真实性有异议。2份图都非原告办理土地使用证时的图样,都是后出具的,并且该图没有出具时间,出具单位是在2002年才成立。证据12真实性无异议,对被告讲有原告签收的证明目的有异议。原告并没有收到这份决定书。证据13-14真实性无异议,但这2份证据不能作为被告作出第10号处理决定的证据,这2份证据都是在处理决定作出后才出具的。
第三人对被告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
原告对第三的提交的证据质证意见为:1.4份法律文书的真实性无异议,但4份法律文书都是在被告的注销处理决定作出后才出现的,该4份法律文书不能作为2004年被告作出注销决定的证据。2.根据这4份法律文书可以看出第三人取得涉案房产是通过向金立贤买卖所得,从房屋权属登记管理办法看这种所有权的取得应当属于转移登记,而本案原告提供土地证、规划证所办的登记是初始登记,转移登记不能够抗辩初始登记。
被告对第三人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为:4份判决书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该民事判决进一步印证涉案房产系第三人孙学来所购和实际占有使用,原告申请的房产登记与土地不一致,证实被告注销决定是正确的。
本院根据行政诉讼证据规则的规定,结合双方的质证意见对证据作如下认定: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证据1、证据2、证据4-证据6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证据3真实性无法核实,本院不予确认。
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证据9真实性原告及第三人均未提出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对证据10-证据11,原告虽对其真实性提出异议,但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因上述证据均加盖了出具单位的印章,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据12真实性予以确认,因决定书所载签收人系唐秀珍,并非原告本人,原告是否授权唐秀珍代其签收上述决定书并不确定,且唐秀珍是否将决定书转交给原告亦不确定,故对被告关于原告于2004年10月29日签收该决定书证明目的,本院不予确认。证据13-证据14真实性予以确认,该证据证明涉案房屋的登记现状,与本案有关,故对其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原告卜恒英持连国用(2000)字第D31640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地号为05-06-02-379)、新规办(2000)第1186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向被告市房产局申请办理房屋产权登记,市房产局于2001年7月2日向原告核发了连新民字第00087865号《房屋所有权证》。2004年8月20日,孙学来向被告市房产局申请注销上述《房屋所有权证》,市房产局受理孙学来的申请后举行了听证,原告卜恒英的委托代理人尹德信、孙学来及其委托代理人均参加了听证。2004年10月22日,被告市房产局作出连房政字(2004)第10号行政决定书,决定从即日起注销卜恒英所申领的连新民字第00087865号《房屋所有权证》。该决定书由唐秀珍于2004年10月29日代卜恒英签收。
另查明,2004年原告卜恒英曾以孙学来为被告、案外人金立贤、霍忠斌(系原告之子为第三人)向原连云港市新浦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孙学来排除妨碍,搬出被其非法占有的房屋。在该案审理过程中,被告市房产局根据孙学来的申请注销了连新民字第00087865号《房屋所有权证》。该院遂于2005年3月28日作出(2004)新民一初字第266-2号民事裁定书,以卜恒英的产权证被决定注销后其已不具备适格的原告主体资格为由,裁定驳回其起诉。该裁定书由代理人尹德信于2005年3月28日签收。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本案原告即使未收到唐秀珍代收的涉案行政决定书,其在收到原新浦区人民法院作出(2004)新民一初字第266-2号民事裁定书时,对于被告市房产局作出行政决定书的事实和内容应当也已明知,其提起行政诉讼的期限自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能超过2年。而原告2015年才向本院起诉,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故法院不应受理,鉴于本案已受理,应当裁定驳回原告起诉。综上,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卜恒英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赵 燕
审 判 员  刘红娟
人民陪审员  姜启合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石 梦
法律条文及上诉须知附录
一、法律条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一)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
(二)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
(三)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
(四)未按照法律规定由法定代理人、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的;
(五)未按照法律、法规规定先向行政机关申请复议的;
(六)重复起诉;
(七)撤回起诉后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的;
(八)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九)诉讼标的已为生效裁判所羁束的;
(十)不符合其他法定起诉条件的。
人民法院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迳行裁定驳回起诉。
二、上诉须知
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的规定,现将有关上诉事项告知如下:
当事人享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八条、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规定的上诉及相关权利、义务。
上诉人上诉时未交纳上诉费的,应自递交上诉状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同时将缴款凭证提交本院。逾期未交纳或者未将交纳凭证提交本院,亦未提出司法救助申请或者申请司法救助未获批准的,本院将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通知》第二条的规定,报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本上诉须知与《催交上诉费通知》具有同等法律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