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董萌与北京金科弘居置业有限公司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2-14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昌民初字第6357号
原告董萌,男,1980年6月25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李军,北京市易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金科弘居置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昌平区沙顺路91号院3号。
法定代表人谢滨阳,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艳红,北京市中永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城建二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81号。
法定代表人陈燕生,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牛丽,女,1980年6月9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胡静,女,1984年12月1日出生。
被告北京市易合房地产经纪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昌平区润杰经典花园2号综合楼6(1-2)。
法定代表人陈宁,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康万福,北京市昆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吴媛,女,1982年6月23日出生。
原告董萌与被告北京金科弘居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公司)、北京城建二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建二公司)、北京市易合房地产经纪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易合公司)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董萌及其委托代理人李军,被告金科公司的的委托代理人刘艳红,被告城建二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牛丽、胡静,被告易合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康万福、吴媛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董萌诉称:2013年10月15日下午一点钟左右,我在易合公司的人员范丹丹及中介经理张博的指引和带领下来到北京市昌平区南丰路与怀昌路交叉口东北角的“金科廊桥水岸”看房,行至“金科廊桥水岸”6号楼一单元一楼东头房间的庭院内,由于该庭院地面仅是由角钢、轻质皮上覆盖人工塑料草坪构成,该假草皮是金科公司覆盖上的,看不出下面是4米深的下沉地下室,而且根本没有摆设任何提醒或警示标志,我脚滑踩到覆盖物边缘,覆盖物无法承受重力,致使我连同角钢和轻质皮一起坠落地下室内,且之后长时间内该楼盘开发商、承建商等人员均未出现,也未提供任何抢救措施,直至房屋中介人员分别打报警和急救电话,才由昌平十三陵水库消防队人员将我从4米深的地下室救出,并被急救车送至医院救治,北京盛唐司法鉴定所法医临床学鉴定意见书(京盛唐司鉴所(2014)临鉴字第3388号):L2椎体压缩骨折,伤残等级为×级。北京市天平司法鉴定中心法医鉴定意见书(北天司鉴(2014)临鉴字第2210号):董萌伤后护理期60日。
金科公司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南丰路与怀昌路交叉口东北角的“金科廊桥水岸”房产的建设单位,城建二公司是本案发生时发生地的实际控制和管理施工单位,也是本案倒塌地下室的施工单位,应对地下室屋顶工程质量负责。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应由建设单位和施工单位承担连带责任。
首先,本案事发地点的地下室屋顶工程质量不合格;其次,金科公司、城建二公司未尽到安全防范义务;第三,易合公司也应承担造成我重大伤害的民事侵权责任,其员工约我来看房,我是在其员工引领下来到的该案发地因而造成重大人身伤害。综上,为维护我的合法权益,起诉至法院,请求:金科公司、城建二公司、易合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赔偿我的医疗费、残疾辅助器具、误工费、减少公积金、护理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交通费、伤残等级及护理期限鉴定费、伤残损害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总计148175元;诉讼费用由金科公司、城建二公司、易合公司承担。
被告金科公司辩称:不同意董萌的诉讼请求。案发时涉案工程正处于施工阶段,未竣工验收,未对外开放,我公司不是该工程的实际管理人和控制人,对董萌所造成的人身伤害后果,我公司不存在过错,不应对此承担过错责任。
被告城建二公司辩称:董萌看房的行为是其与中介公司的行为,与我公司无关,董萌摔伤所在地不在我公司施工范围内。属于金科公司分包范围内,不在我们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内。其次,施工现场非施工人员不得入内,董萌及中介公司人员是成年人应有相关常识,应预见损害事实的发生,中介公司应对此承担责任。综上,我公司认为,施工并非是我公司施工,看房行为也与我公司无关,因此应驳回董萌对我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易合公司辩称:不同意董萌的诉讼请求。首先,起诉书中陈述的我公司的相关人员经核实没有查到。其次,根据起诉书的陈述,现场没有警示标志,即使是我公司工作人员领到现场也无法发现地下室的情况,无法作出预见。第三,起诉书的陈述中表示我公司的相关人员已尽到义务,易合公司是负责二手房买卖,本案所涉的工程并非二手房,是否应由我公司的人员带到现场看房不予认可。
经审理查明:董萌称其于2013年10月15日,在易合公司工作人员范丹丹(音)和张博(音)的带领下,前往金科廊桥水岸小区看房,在该小区6号楼楼下,董萌跟随着范丹丹一同踏上一块假草皮,结果董萌坠入假草皮下的露天地下室并导致腰部受伤。范丹丹当即报警,北京市昌平区公安局消防支队十三陵中队出警进行救援,并将董萌送至北京市昌平区医院(以下简称昌平医院)住院治疗。经昌平医院诊断,董萌所受伤情为L2椎体压缩骨折。董萌住院12天,花费门诊及住院费用共计6303.56元。董萌购买腰部护具花费520元。经北京天平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董萌的伤后护理期为60日。经北京盛唐司法鉴定所鉴定董萌的伤残等级为×级。董萌共花费鉴定费用4500元。董萌自住院起至出院后,共计休假2个月零2周。董萌提交北京卫星制造厂出具的《工资证明》一份,载明:“兹证明董萌同志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北京卫星制造厂在编职工。2013年年收入为164286元,月均收入为13691元。休病假期间扣发了对应月份奖金。”董萌未提交其工资收入的完税凭证。董萌主张其住院及出院后,均由其亲戚董元玲护理,并提交董元玲出具的《收据》一份,载明:“收到董萌支付护理费总计8409元,其中13天护理费1131.65元;49天护理费3412元;74天护理费3865元。”
董萌受伤地点金科廊桥水岸小区系金科公司开发,城建二公司负责施工建设,金科公司自2012年开始对外销售廊桥水岸小区的房屋。董萌坠入的露天地下室的上方开口距地面约半米高,周围没有围栏,地下室上方搭有木条并铺盖有假草皮,该草皮系金科公司铺设,周围未设置警示标志。董萌受伤时,城建二公司尚未与金科公司办理工程移交手续。
易合公司不认可范丹丹系其公司员工,但认可该公司有员工叫张勃。本案庭审过程中,易合公司不认可销售过金科公司的房子,但在庭前易合公司向本院出具的情况说明中,易合公司认可该公司有销售金科廊桥水岸小区的情况。
另查,董萌为城镇户口。
上述事实,有《调派出动单》、住院病历、诊断证明、发票、鉴定意见书工程验收接管交接表、情况说明等证据以及当事人的当庭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争议焦点为金科公司、城建二公司和易合公司是否应当对董萌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如果需要承担,应当如何确定责任比例?董萌自己是否存在过错?
本案中,董萌受伤时,金科廊桥水岸小区尚未竣工验收,亦未移交至金科公司,故城建二公司对小区具有安全保障义务,城建二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该公司在小区周围设立围挡或者安全警示牌,故对于董萌的损害,城建二公司具有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金科公司认可露天地下室周围没有围栏,地下室上方的假草皮为金科公司搭放,周围亦没有设置安全警示标志,故金科公司亦具有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易合公司虽不认可范丹丹系其公司工作人员,但根据本案证据情况以及当事人的陈述,本院推定董萌系受易合公司工作人员带领前往金科廊桥水岸看房,虽然看房本身并不收取费用,但带人看房的行为是为其售房盈利做准备,且董萌是受到易合公司工作人员的指引上到假草皮上并摔下去,故易合公司对其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产生的后果应当承担过错赔偿责任。由于露天地下室的上方开口距地面有一定距离,且假草皮的铺设情况与真草皮具有差异,董萌作为成年人亦具有一定的审慎注意义务,预见到其行为的危险性,故董萌对自己的损害后果亦具有一定的过错。综上,根据本案事实及证据情况,本院确定董萌对其自身的损害后果承担10%的责任,易合公司承担20%的责任,城建二公司和金科公司各承担35%的责任。
董萌的损失情况本院认定如下:
关于医药费,董萌花费的医药费6303.56元,但由于其腰部损伤需要护具,为此董萌出资520元,该支出属于其合理支出,故本院将该费用纳入其医药费的范畴,并核算其医药费共计6823.56元。
关于护理费,董萌的护理期为60天,董元玲为董萌出具的收据显示13天护理费为1131.65元,49天的护理费为3412元,由于上述期间的护理费未超出法定的护理费标准,故本院认定董萌的合理期间护理费为4543.65元。
关于误工费,董萌的误工期间为2个月零2周,董萌未提交其工资收入的完税证明,故本院以个税起征点作为计算董萌的误工费标准,经核算,董萌的误工费为8750元。
关于住院伙食补助费,董萌住院12天,故住院伙食补助费为600元。
关于营养费,本院根据董萌的伤情酌定为400元。
关于交通费,本院根据董萌的治疗情况酌定为300元。
关于伤残赔偿金,董萌的伤残等级为×级,董萌主张的伤残赔偿金为80642元,该金额本院予以认定。
关于精神损害赔偿金,本院酌定为5000元。
关于减少的公积金,董萌未提交有关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信。
综合上述,董萌共计损失数额为107059.21元。易合公司应当赔偿董萌21411.84元,金科公司和城建二公司应当各赔偿董萌37470.72元。对于董萌的过高要求,本院不予支持。
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二条、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北京金科弘居置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原告董萌损害赔偿金共计三万七千四百七十元七角二分;
二、被告北京城建二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原告董萌损害赔偿金三万七千四百七十元七角二分;
三、被告北京市易合房地产经纪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原告董萌损害赔偿金二万一千四百一十一元八角四分;
四、驳回原告董萌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三千二百六十四元、鉴定费四千五百元,由原告董萌负担七百七十七元,已交纳;由被告北京市易合房地产经纪有限责任公司负担一千五百五十三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由被告北京城建二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和被告北京金科弘居置业有限公司各负担二千七百一十七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案件上诉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案件上诉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李 笑
人民陪审员  庞金燕
人民陪审员  李启忠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盛 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