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深圳市宝安区福永金智诚电脑商行与深圳雷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商标权权属、侵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6-2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3民终264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宝安区福永金智诚电脑商行(经营者熊翌华,男,汉族,1981年6月20日出生,身份证号码4325221981********),经营场所深圳市宝安区。
委托代理人章廷,身份证地址浙江省青田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雷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坪山新区。
法定代表人曾浩。
委托代理人杨恩泽,广东正粤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崔云科,广东正粤律师事务所律师。
法院人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上诉人深圳市宝安区福永金智诚电脑商行(以下简称金智诚商行)因与被上诉人深圳雷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柏公司)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一案,因上诉人不服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5)深宝法知民初字第32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一、两注册商标权的详细情况:1、注册号:第5850813号;注册人:曾浩h0116231400,于2010年9月10日变更为雷柏公司;类别:第9类;标识具体内容:“雷柏”;注册有效期:2009年10月21日至2019年10月20日;核定商品范围:鼠标、鼠标垫等。2、注册号:第6782915号;注册人:热键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于2010年9月10日变更为雷柏公司;类别:第9类;标识具体内容:“
”;注册有效期:2010年9月28日至2020年9月27日;核定商品范围:鼠标、鼠标垫等。二、金智诚商行销售被控侵权商品的具体时间、地点、情形:(2014)深证字第57481号《公证书》记载,2014年4月15日,深圳市深圳公证处公证人员与雷柏公司委托代理人在位于深圳市宝安区福永街道白石厦社区裕华园西兴中宝大厦1楼名为“惠普智诚”的商铺购买鼠标一个,并当场取得加盖有“金智诚商行”印章的票据一张。三、金智诚商行销售被控侵权商标的具体商品:公证购买的鼠标上标有“
”标识,鼠标外包装盒及鼠标底部标签均标有“雷柏”、“
”标识。四、被控侵权商品与注册商标核定的商品范围的比对意见:被控侵权商品鼠标属于注册商标核定的商品范围。五、被控侵权商标与注册商标的比对意见:被控侵权商品使用的“雷柏”、“
”标识与雷柏公司的注册商标“雷柏”、“
”相比,构成商标的相同。六、被控侵权商品的真伪情况:并非雷柏公司生产或授权生产的产品。七、雷柏公司因侵权所遭受的实际损失或金智诚商行因侵权的违法所得:雷柏公司未举证,请求在法定标准内赔偿。八、合理支出的项目及金额:公证费人民币1,000元。
原审法院认为,雷柏公司依法享有第5850813号“雷柏”和第6782915号“
”注册商标的专用权。雷柏公司提供的(2014)深证字第57481号《公证书》及所附实物已证实金智诚商行销售涉案被控侵权商品的事实,在金智诚商行未提交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原审法院将该《公证书》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金智诚商行销售的被控侵权鼠标上使用的“
”标识、鼠标外包装盒及鼠标底部标签使用的“雷柏”、“
”标识与雷柏公司的注册商标相同,属于侵犯雷柏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金智诚商行应对此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因此,对于雷柏公司要求金智诚商行停止侵权的诉请,原审法院予以支持。由于金智诚商行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在购入涉案被控侵权商品时已尽相当的注意义务,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所售商品的合法来源,因此金智诚商行除应承担停止侵权的法律责任外,还应承担赔偿雷柏公司经济损失的法律责任。关于赔偿数额,由于雷柏公司未举证证明其因金智诚商行侵权遭受损失及金智诚商行因侵权获取利益的情况,原审法院综合考虑雷柏公司商标的知名度、金智诚商行侵权行为的性质、后果及雷柏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等因素,酌定金智诚商行赔偿雷柏公司经济损失(含维权合理开支)人民币10,000元。雷柏公司所主张的赔偿数额过高,原审法院不予全额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第(三)项、第六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金智诚商行立即停止侵犯雷柏公司享有的第5850813号“雷柏”、第6782915号“
”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二、金智诚商行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雷柏公司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10,000元;三、驳回雷柏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00元,由金智诚商行负担。
金智诚商行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判令: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2、雷柏公司恶意维权的行为应予禁止。3、雷柏公司赔偿金智诚商行因恶意起诉造成的精神损失费、误工费和车费。4、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雷柏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为:一、金智诚商行是小本经营的个体工商户,所卖的鼠标并非雷柏鼠标。雷柏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金智诚商行并无违法意图的情况下诱使其交易(所买产品并非雷柏品牌),再偷录、偷拍交易过程,属“陷阱取证”,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二、雷柏公司在证据保全之前并未告知过金智诚商行的商品是假冒产品,也未向工商部门举报过这种情况,更未及时发出要求金智诚商行停止侵权行为的警告或请求。根据新《商标法》的规定,金智诚商行的侵权赔偿数额只有50元。三、雷柏公司称金智诚商行大量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与事实不符,雷柏公司未有证据证明。四、雷柏公司出示的鉴定证明书不具有真实性和合法性。五、涉案公证人员缺乏中立性,公证程序简单草率、不合法规。在制作公证书的过程中,公证处工作人员存在与申请人串通的嫌疑。六、雷柏公司维权是假、谋取暴利是真。
雷柏公司未答辩。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为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雷柏公司取得第5850813号“雷柏”和第6782915号“
”注册商标专用权,且在有效保护期内,依法应予保护。金智诚商行认为其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关键证据《购买公证书》的真实性存疑,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但其未提交相反的证据足以推翻该公证书所认定的事实,本院对此不予支持。金智诚商行上诉主张雷柏公司出具的《鉴定证明书》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对此,本院认为,金智诚商行并非雷柏公司的授权销售商,也未能提交合法来源的证据;而雷柏公司作为注册商标产品的生产经营者,对产品的特点、细节拥有辨别能力,其所出具的《鉴定证明书》可作为识别被控侵权产品真伪的参考依据。综上,金智诚商行的该项主张,本院亦不予支持。金智诚商行另主张被控侵权产品销售数量少、售价低,但其侵犯的是知识产权,而知识产权具有无形价值,原审法院根据雷柏公司两个注册商标的知名度、侵权行为的性质、后果及雷柏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等因素,酌情确定金智诚商行赔偿雷柏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10000元并无不当。关于金智诚商行上诉主张其精神损失费、误工费和车费的问题,上述主张应在一审的反诉程序中提出并予以证明,二审对此不予处理。综上,金智诚商行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审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处理结果恰当,应予以维持。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深圳市宝安区福永金智诚电脑商行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钱 翠 华
代理审判员 黄 瑜 瑜
代理审判员 潘   亮

二〇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杨淦(兼)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四条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原则。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
第七条第一款申请注册和使用商标,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