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王欣卉、邵明山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1-2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鲁02民终694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王欣卉(曾用名王文文)。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信振,山东中诚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邵明山。
委托诉讼代理人:闫世林,山东凯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费爱丽。
委托诉讼代理人:闫世林,山东凯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王欣卉因与上诉人邵明山、费爱丽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法院(2017)鲁0212民初32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7年8月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欣卉上诉请求二审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王欣卉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邵明山、费爱丽在自己家中出具欠条,向王欣卉借款并由王欣卉直接汇给理财公司,借款事实清楚。
邵明山、费爱丽辩称:邵明山、费爱丽所购买的理财产品都是用自有资金,从未向王欣卉借款。
邵明山、费爱丽上诉请求二审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其的反诉请求。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认定邵明山、费爱丽向王欣卉汇款129800元,但同时又以邵明山、费爱丽自认通过王欣卉购买理财产品为由,推出王欣卉已实际为邵明山、费爱丽购买了理财产品,故不予支持邵明山、费爱丽的反诉请求错误。邵明山、费爱丽虽然认可通过王欣卉购买理财产品,但不能因此认定王欣卉用争议的129800元购买了理财产品;而且邵明山、费爱丽所购买的理财产品都是以自己或家人名义通过自己或亲友账户直接购买,并不是以王欣卉名义或者由王欣卉使用邵明山、费爱丽交付的款项购买。王欣卉一审中只认可受到50000元并认为系偿还借款,但没有任何证据,而且邵明山、费爱丽也从没有向王欣卉借款。
王欣卉辩称:该129800元系邵明山、费爱丽向其清偿其他借款。
2017年1月13日,王欣卉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邵明山、费爱丽偿还借款82250元及利息。事实与理由:邵明山、费爱丽系夫妻关系,于2016年8-9月间分别向王欣卉借款39000元、28400元和14850元,共计82250元,至今未还。
邵明山、费爱丽辩称,王欣卉所诉无事实依据,所提交的三份证据均是”欠条”而非”借条”。2016年8-9月间,王欣卉以帮助购买理财产品为名,骗取邵明山、费爱丽的信任,邵明山、费爱丽多次向王欣卉银行卡内转款用于购买理财产品,后得知该款并未购买。根据王欣卉提供的单方面账目数据,形成了数份”欠条”,欠条数额是王欣卉欺骗邵明山、费爱丽单方编造的数据,并非实际的欠款或借款数额,而且欠条数额一般不应当累加,应当以最后一份为准。
2017年4月12日,邵明山、费爱丽提出反诉请求:判令王欣卉返还给扣留的款项129800元及利息。
王欣卉辩称,其并没有帮助邵明山、费爱丽购买理财产品而只是介绍,并未收到1298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8月14日、9月4日,邵明山、费爱丽分别向王欣卉出具欠条三张,金额分别为39000元、28400元和14850元,共计82250元。2016年8月8日—19日期间,邵明山、费爱丽向王欣卉交通银行的银行卡(卡号:62×××62……)内汇款50000元、38400元、13000元、28400元,共计129800元。另查明,邵明山、费爱丽于2016年10月23日之前,通过王欣卉以邵明山、费爱丽的名义向某理财公司购买了大约90余万元的理财产品。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王欣卉以借据、收据和欠条等债权凭证为依据提起民间借贷诉讼,邵明山、费爱丽依据基础法律关系提出抗辩或反诉,并提供证据证明债权纠纷非民间借贷行为引起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据查明的案件事实,按照基础法律关系审理;邵明山、费爱丽抗辩借贷行为尚未实际发生并能作出合理说明,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借贷金额、款项交付等事实和因素,判断借贷事实是否发生。本案本诉中,邵明山、费爱丽就王欣卉作为借款凭证的欠条辩称,”王欣卉并没有实际给付邵明山、费爱丽上述款项,而是王欣卉自称已替邵明山、费爱丽代买理财产品后,让邵明山、费爱丽出具了上述欠条,但时间上王欣卉并没有替邵明山、费爱丽代买理财产品”。王欣卉仅提供借款欠条,但没有提供为邵明山、费爱丽已代买理财产品的证据,也没有提供款项交付的相关证据,故对王欣卉要求邵明山、费爱丽偿付借款的诉讼请求,因证据不足,不予采信。邵明山、费爱丽在反诉请求中,要求王欣卉返还扣留的款项129800元,根据邵明山、费爱丽提供的转款证据显示:129800元是邵明山、费爱丽在2016年8月8日-19日期间向王欣卉账户中转入上述款项,但邵明山、费爱丽自认在2016年10月23日之前,通过王欣卉以邵明山、费爱丽的名义向某某理财公司购买了大约90余万元的理财产品。故邵明山、费爱丽仅凭转款凭证,证明王欣卉扣留了上述款项,要求王欣卉返还129800元的证据不足,不予支持。
综上,1、王欣卉仅以欠条为凭证,要求邵明山、费爱丽偿付欠款,但没有提供基础法律关系的事实和交付所诉款项的证据,故对王欣卉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2、邵明山、费爱丽的反诉请求中,因邵明山、费爱丽自认王欣卉已为自己购买了90余万元的某某理财产品,邵明山、费爱丽请求王欣卉返还的款项,王欣卉已实际为邵明山、费爱丽购买了理财产品,故对邵明山、费爱丽的反诉请求,不予采纳。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驳回王欣卉的诉讼请求;二、驳回邵明山、费爱丽的反诉请求。案件本诉受理费1856元、保全费1020元,由王欣卉负担;反诉费1448元由邵明山、费爱丽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王欣卉提交其银行卡交易明细,主张其代邵明山、费爱丽垫付了部分款项用于购买理财产品。邵明山、费爱丽对此不予认可。王欣卉认可收到邵明山、费爱丽支付的129800元,但认为是偿还其他借款,并认可从未代邵明山、费爱丽购买过理财产品,邵明山、费爱丽都是自己购买。本院经审理确认一审判决关于三张金额共计82250元欠条的内容,以及邵明山、费爱丽向王欣卉付款129800元的事实属实。但其他认定事实有误,双方当事人均认可王欣卉从未以邵明山、费爱丽的名义购买过理财产品。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在于当事人之间是否互相存在欠款事实。现结合本案查明的事实和当事人的主张,对本诉和反诉分别作如下分析认定:
关于本案本诉,王欣卉主张邵明山、费爱丽偿还借款82250元,并提交了邵明山、费爱丽出具的三张欠条。邵明山、费爱丽认可该三张欠条是其出具,但辩称欠款事实不存在。本院认为,邵明山、费爱丽连续出具了三张欠条,但否认欠款事实的存在,应当首先对此作出合理说明。在邵明山、费爱丽不能做出合理说明的情况下,综合本案证据和当事人陈述,应当认定欠款事实成立。对王欣卉的本诉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一审判决对本诉部分举证责任分配不当,应予纠正。
关于本案反诉,王欣卉认可收到邵明山、费爱丽交付的129800元,但辩称该款系邵明山、费爱丽向其清偿其他债务。王欣卉应对其抗辩承担举证责任,在没有任何证据支持其抗辩理由的情况下,本院对王欣卉的抗辩理由不予支持。邵明山、费爱丽请求王欣卉返还129800元的反诉请求,应予支持。一审判决在反诉部分中认定王欣卉以该款项实际为邵明山、费爱丽购买了理财产品,认定事实错误,本院二审予以纠正。
以上本金部分进行抵销后,王欣卉应向邵明山、费爱丽清偿欠款本金47550元。因双方均未约定利息,本院对借期内利息不予支持,但对当事人起诉之日后的利息依法予以支持。经过抵销后,王欣卉就所欠邵明山、费爱丽的本金47550元,应当从邵明山、费爱丽2017年4月12日提起反诉之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照年利率6%支付利息。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均有错误,依法应予改判,本院二审对当事人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一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法院(2017)鲁0212民初326号民事判决;
二、王欣卉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邵明山、费爱丽给付欠款47550元,并支付欠款利息(以47550元为基数,自2017年4月12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年利率6%计算)。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本诉受理费1856元、保全费1020元,由邵明山、费爱丽负担;一审反诉费1448元由王欣卉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1856元由邵明山、费爱丽负担,2896元由王欣卉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程 超
审判员 冷 杰
审判员 李丰波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吴珊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