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任金铭等与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政府认为侵犯房产权二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7-06-0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6)京行终4776号
上诉人任金铭,女,1970年4月7日出生,汉族,无业,住北京市朝阳区。
上诉人任增祥(任金铭之父),1943年12月2日出生,汉族,北京建筑木材厂退休职工,住址同上。
上诉人任金铭、任增祥不服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京04行初2576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
2016年5月23日,任金铭、任增祥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东城区政府)为被告。任金铭、任增祥向一审法院提出如下诉讼请求:请求判决被告为其办理现安置房的合法房屋所有权证书,并赔偿其因被告直接行政侵权所造成的各种损失3851万元。
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不动产登记机构为房屋等建筑物、构筑物所有权办理登记并颁发不动产登记簿并非不动产登记机构依职权主动履行的法定职责,而是不动产登记机构依行政相对人的申请才能作出的行为。本案中,起诉人任金铭、任增祥坚持认为东城区政府负有向其颁发不动产登记簿的法定职责,鉴于起诉人任金铭、任增祥未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八条关于“在起诉被告不履行法定职责的案件中,原告应当提供其向被告提出申请的证据”及“在行政赔偿、补偿的案件中,原告应当对行政行为造成的损害提供证据”之规定,提供其提出颁发不动产登记簿申请的证据以及对行政行为造成的损害提供证据,故起诉人任金铭、任增祥的起诉缺乏事实根据,不符合法定起诉条件。同时,鉴于起诉人任金铭、任增祥在法院作出指导和释明后未作补正,坚持起诉,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第(一)项之规定,对起诉人任金铭、任增祥的起诉裁定不予立案。
任金铭、任增祥不服一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上诉理由:1998年手持“97-154号拆迁许可证”的东城区政府在平安大街道路建设工程中通过授权,委托了房地产开发商北京王府井房地产综合开发公司实施征地拆迁,并对当时的被拆迁人(包括本案上诉人)进行了实物住房安置。根据当时的法律规定所有安置房产权全归被安置人所有,因为这些安置房是东城区政府的代理人用国家下拨的安置费专门购买的。代理东城区政府的北京王府井房地产综合开发公司在完成安置工作后,应立即把安置房的相关资料送到不动产登记机构,申办这些安置房的登记办证工作,并应尽快取得这些登记薄分发到被安置人的手中,把这项拆迁、安置工作圆满完成。这是东城区政府通过其授权委托的代理人北京王府井房地产综合开发公司必须完成的工作,也是东城区政府应当完成的法定职责。此事实也证明东城区政府是不动产登记机构依法行政的相对人。因此本案中上诉人认为东城区政府负有为上诉人办理安置房合法产权证的职责,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由于东城区政府在事实上是拆迁安置房不动产登记行政工作的相对人,并负有向不动产登记机构申办拆迁安置房不动产登记的责任,这是被拆迁人众所周知的事实。根据法律规定:众所周知的事实无须举证之规定,本案符合行政诉讼法规定的立案条件。故请求撤销一审裁定,对本案予以立案并作出判决。
本院认为,在起诉被告不履行法定职责的案件中,原告应当提供其向被告提出申请的证据。本案中,任金铭、任增祥请求判决东城区政府为其办理现安置房的合法房屋所有权证书,但并未向法院提交其向东城区政府申请办理上述事项之相关申请的证据,任金铭、任增祥该项诉讼请求缺少事实依据,不符合起诉条件。
另,当事人提起行政赔偿诉讼,可以在提起行政诉讼时一并提出,也可以在具体行政行为已被确认为违法的情况下单独提起行政赔偿诉讼。本案中,在任金铭、任增祥请求东城区政府为其办理安置房的合法房屋所有权证书的诉讼请求不符合起诉条件,也没有相关具体行政行为被确认违法的情况下,二人要求东城区政府赔偿因直接行政侵权造成的各种损失,缺乏事实根据。在一审法院对任金铭、任增祥作出指导和释明,任金铭、任增祥未作补正、坚持起诉的情况下,一审法院依据相关法律规定裁定不予立案正确,本院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三)项、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杨 艳
审判员 曹玉乾
审判员 张 华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
书记员 杨雨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