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吴雁宇与东莞市常平香名江家具商场、东莞市常平金香江家具商场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8-0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1973民初11787号
原告:吴雁宇,男,汉族,1982年8月7日出生,住址: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柯志昌,广东品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东莞市常平香名江家具商场,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
投资人:陈时来。
被告:东莞市常平金香江家具商场,经营场所:广东省东莞市。
经营者:林进,男,汉族,1966年8月13日出生,住址:广东省高州市,
原告吴雁宇与被告东莞市常平香名江家具商场、东莞市常平金香江家具商场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9月19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吴雁宇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柯志昌到庭参加诉讼;被告东莞市常平香名江家具商场、东莞市常平金香江家具商场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吴雁宇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两被告连带偿还所欠货款37886元及逾期付款利息(从起诉之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至付清货款之日止);2、本案的诉讼费由两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与两被告存在业务往来,由原告向被告提供各类家具成品,原告用送货单的形式与被告约定购买的数量、价款,且口头约定货款需当月结清。两被告拖欠原告货款未结清,迄今尚欠37886元未付。业务期间,两被告均以“常平香江家具”名义对外经营,送货单签名均为“林某1”,“林某1”是被告东莞市常平金香江家具商场经营者林进的儿子,林进是被告东莞市常平香名江家具商场的原股东及负责人,虽变更为陈时来,但仍是被告东莞市常平香名江家具商场的实际经营者。两被告人员、财务、业务存在混同,是混同经营,应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东莞市常平香名江家具商场、东莞市常平金香江家具商场没有答辩,没有提供证据。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提供了送货单、调价(退货)通知单、结算支出单、财务结算对账单。
被告东莞市常平香名江家具商场是2013年3月20日登记成立的个人独资企业,2014年3月27日投资人由“林进”变更为陈时来,经营范围为批发、零售家具、床上用品、灯饰。被告东莞市常平金香江家具商场是2003年5月30日成立的个体工商户,经营者为林进,经营范围为零售家具、床上用品、窗帘、灯饰。东莞市茂华家具厂没有进行工商登记,实际经营者为原告。
2008年5月至2015年6月,原告多次向“常平香江家具城”提供家具,货款共计54896元,原告在送货单上注明名称规格、数量、单价、金额等,“陈某1”、“梁某1”等人在送货单上签名并部分加盖“常平香江家居(金美店)收货章”、“常平香江家私收货章”予以确认。2016年1月29日“陈某1”向原告进行退货,货款共计17010元。
另,原告主张两被告存在混同经营,并提供了财务结算对账单、结算支出单。2015年4月26日,被告东莞市常平香名江家具商场向案外人“XX”出具财务结算对账单,“林某1”在该财务结算对账单上签名,并在“常平香江家私财务部”处加盖了东莞市常平香名江家具商场财务专用章,财务经手人处有“艾某”签名。2015年1月16日,被告东莞市常平金香江家具商场向原告出具结算支出单,该结算支出单上有“林某1”、“高某1”等人的签名,注明“此单由金美香江家具结款”并加盖了被告东莞市常平金香江家具商场的印章。原告另提供了与被告及案外人的送货单、结算支出单,该送货单及结算支出单上均有“林某1”、“高某1”、“艾某”等人的签名。
本院认为,被告东莞市常平香名江家具商场、东莞市常平金香江家具商场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亦没有答辩及举证,视为放弃质证和抗辩的权利。
原告主张与两被告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但其提供的送货单上仅注明为“常平香江家私”、“常平香江家居”。故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两被告是否存在混同;二、两被告是否需要对案涉货款承担责任。
关于争议焦点一。本案中,两被告的经营范围均包含零售家具、床上用品、灯饰,存在经营范围的混同;其次,“林某1”作为被告东莞市常平金香江家具商场的员工在结算支出单上签名并盖章确认,同时,其作为被告东莞市常平香名江家具商场的员工在财务结算对账单上亦签名盖章确认,故可以认定两被告存在人事的混同;再次,被告东莞市常平金香江家具商场在出具的结算支出单中注明由“金美香江”结算、被告东莞市常平香名江家具商场出具的财务结算对账单注明“常平香江家私财务部”及被告东莞市常平香名江家具商场的经营场所处在常平镇,可以认定两被告以“香江”的名义对外经营。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能形成较为完整的证据链,本院认定两被告在人事、业务等方面存在混同的事实,实际上已构成了人格混同。
关于争议焦点二。由于两被告存在人格混同,“林某1”、“梁某1”、“陈某1”作为两被告的工作人员在送货单上签名确认,两被告应对案涉货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原告主张两被告拖欠货款37886元,并提供了送货单、调价(退货)通知单为凭,且两被告对此均无异议及反证,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逾期付款利息。原、被告并未明确约定付款方式,应视为货到付款。原告诉求两被告从起诉之日即2016年9月19日开始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逾期付款利息,是对其自身权益的处分,合理合法,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限被告东莞市常平香名江家具商场、东莞市常平金香江家具商场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向原告吴雁宇支付货款37886元及逾期付款利息(以37886元为本金,从2016年9月19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748元,由被告东莞市常平香名江家具商场、东莞市常平金香江家具商场负担。
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熊艳萍
人民陪审员  周妙娟
人民陪审员  周慧娜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陈志雄
陈珊珊
附判决引用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2、《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3、《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者报酬。
4、《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条: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数额支付价款。对价款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第二项的规定。
5、《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一条: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时间支付价款。对支付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买受人应当在收到标的物或者提取标的物单证的同时支付。
6、《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7、《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