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谢日、谢赤湖因与谢那佳物权保护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2-0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湛中法民一终字第72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谢日生。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谢赤湖。
上述两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蔡海燕,广东国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谢那佳。
委托代理人:杨远辉,广东启用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谢日生、谢赤湖因与被上诉人谢那佳物权保护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湛江市麻章区人民法院(2014)湛麻法民一初字第7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陈小红担任审判长,审判员许广恩、审判员刘芳参加的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陈俊涛担任记录。上诉人谢日生、谢赤湖及其委托代理人蔡海燕,被上诉人谢那佳及其委托代理人杨远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谢那佳与谢日生、谢赤湖的祖公谢绍蕃生前生育五个儿子,长子谢宏远、二子谢宏仁、三子谢宏安、四子谢宏标(谢那佳的父亲)、五子谢宏谋(谢日生、谢赤湖的父亲)。谢绍蕃生前在一块宅基地上建造了七间平房,并于1952年立下一份《父遗宅证》,内容为:“谢绍蕃宅七间,正三间东谋西安,中俩共,东屋手二间归宏标,西屋手南安,北共安谋,北地宅空地归谋,宅南地归标,宅西地三人共、安二分。此嘱。”上述七间平房因年久失修,现已倒塌。
1976年期间,谢那佳与谢日生、谢赤湖为改善生活环境,均需要建造新房。由于鹿渚村规划给谢那佳的宅基地与谢日生、谢赤湖的父亲谢宏谋种植两棵杨桃树的一块土地对接,谢那佳为了取得更宽裕的宅基地建房,便与谢宏谋协商,双方口头同意以谢那佳继承祖公的宅基地与谢宏谋种植两棵杨桃树的土地互换建屋。之后,谢那佳与谢日生、谢赤湖均在各自的宅基地上建造了房屋。但涉案的两棵杨桃树至今尚种植在原土地上。2013年4月,谢日生、谢赤湖在祖公谢绍蕃遗留的宅基地上建房,谢那佳认为谢日生、谢赤湖占用其继承祖公宅基地份额,双方产生纠纷。在此期间,谢那佳也要求谢日生、谢赤湖清除种在其房屋门前空地上的两棵杨桃树。遭拒绝后,双方的矛盾更加激化,村委会曾多次调解此事均无效。2013年4月9日,谢那佳向麻章区湖光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处理,该调解委员会两次组织双方进行协调,但因双方各执一词,最终未能达成调解协议。该调解委员会于2013年9月16日作出《调解终结书》。2014年5月22日,谢那佳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一、判令谢日生、谢赤湖砍除种植在谢那佳住宅内的两棵杨桃树;二、判令谢日生、谢赤湖返还侵占谢那佳应继承的40㎡祖公房产;三、本案诉讼费用由谢日生、谢赤湖负担。在诉讼中,谢日生、谢赤湖提出反诉,请求谢那佳返还侵占谢日生、谢赤湖约120㎡宅基地。
另外,本案诉讼期间,原审法院经勘验现场并拍摄现场照片,查明:一、谢那佳的住宅大院出口旁确有种植两棵大杨桃树;二、谢日生、谢赤湖的房屋位于祖公谢绍蕃遗留宅基地的西面;三、谢日生、谢赤湖在祖公谢绍蕃部分宅基地上建有三间平房。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是物权保护纠纷。本案主要有如下争议焦点:一、涉案两棵杨桃树种植在谢那佳的宅院内是否对谢那佳构成妨害。二、谢日生、谢赤湖是否侵占了谢那佳应继承的祖公房产。三、谢那佳是否占用了谢日生、谢赤湖的宅基地。
一、关于涉案两棵杨桃树种植在谢那佳的宅院内是否对谢那佳构成妨害的问题。谢那佳宅院内的两棵杨桃树虽然是谢日生、谢赤湖的父亲谢宏谋所种,但在1976年谢那佳与谢日生、谢赤湖建房前,谢日生、谢赤湖的父亲和谢那佳已口头商定,谢那佳以继承祖公一处宅基地与谢日生、谢赤湖的父亲种植杨桃树所处土地互换建房,这一事实谢那佳与谢日生、谢赤湖在庭审时均已认可,予以认定。至今,谢那佳使用种植杨桃树的土地已长达三十八年,杨桃树也从小树长成大树。经现场勘验,涉案两棵杨桃树中有一棵位于谢那佳住宅出入口中央,对谢那佳的日常生活存在一定妨碍,且杨桃树干比谢那佳的房屋高出一倍多,如遇到强台风,对房屋也会造成损害。另外,谢那佳因宅基地互换已取得上述宅基地使用权,谢日生、谢赤湖长期不将涉案的两棵杨桃树移植或砍除,对谢那佳今后改建房屋亦会造成妨碍。因此,谢日生、谢赤湖拒绝移植或砍掉涉案的两棵杨桃树的行为侵害了谢那佳的物权。据此,谢那佳请求谢日生、谢赤湖砍除种在谢那佳宅院内的两棵杨桃树依法有据,予以支持。
二、关于谢日生、谢赤湖是否侵占了谢那佳应继承的祖公房产的问题。根据谢绍蕃的遗嘱,谢绍蕃的遗产是七间房屋及部分空宅基地。遗嘱中没有反映每间房屋的占地面积及宅空地面积,而且该七间房屋因年久失修已倒塌,现场也没有痕迹反映。因此,谢那佳与谢日生、谢赤湖均是上述遗产的合法继承人。虽然谢日生、谢赤湖在祖公遗留宅基地(部分)上建造了三间房屋,但是否侵占谢那佳的份额,谢那佳没有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实,故无法确认,而且祖公原遗留的房产,现已成空地。据此,谢那佳请求谢日生、谢赤湖退还侵占其应继承的40㎡祖公房产于法无据,不予支持。另外,谢那佳与谢日生、谢赤湖如果因祖公谢绍蕃遗留宅基地在份额分配上存在争议,可另行提起法定继承的诉讼。
三、关于谢那佳是否占用了谢日生、谢赤湖的宅基地的问题。谢日生、谢赤湖认为谢那佳1976年所建房屋的宅基地(面积为120㎡)属于谢宏谋(谢日生、谢赤湖的父亲)所有,主要证据是谢那佳现住宅大院内的两棵杨桃树是谢宏谋所种植。但从谢那佳提供的鹿渚村委会出具的证明反映,谢那佳住宅的宅基地大部分是村委会划分给谢那佳的,而谢宏谋种植两棵杨桃树所占土地面积约40㎡,由于在1976年谢宏谋和谢那佳已口头协商以种植杨桃树土地与谢那佳继承祖公部分宅基地互换建屋,且互换宅基地双方已使用三十多年均无争议,这一事实谢那佳与谢日生、谢赤湖在庭审中均已确认。因此,谢日生、谢赤湖认为谢那佳侵占其120㎡宅基地并要求返还于法无据,且证据不足,对谢日生、谢赤湖的反诉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七条、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条、第十五条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谢日生、谢赤湖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将谢那佳宅院内的两棵杨桃树清除或移植;二、驳回谢那佳的其他诉讼请求;三、驳回谢日生、谢赤湖的反诉请求。本案受理费50元,反诉费25元,由谢那佳负担25元,谢日生、谢赤湖负担50元。
上诉人谢日生、谢赤湖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一、1976年,谢日生、谢赤湖的父亲谢宏谋与谢那佳约定,由谢那佳将其继承的祖公宅基地(约40平方米)及4间半房与谢宏谋使用的120平方米宅基地对换,谢那佳承诺未经谢日生、谢赤湖的同意不能砍掉上述120平方米宅基地附近种植的两棵杨桃树。上述两棵杨桃树于1958年种植,现已长成大树,具有一定的经济价值,而且杨桃树离谢那佳的家门口有一定的距离,并没有妨碍谢那佳的日常生活;二、原审法院在没有核实鹿渚村委会出具的《证明》所证明的内容是否属实的情况下,就将该《证明》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鹿渚村公社大队没有遗留任何书面证据证明谢那佳建房屋的宅基地是分配给谢那佳的宅基地。而且,换地建房发生在1976年,双方是口头协商的,并没有书面记载,如今的鹿渚村委会并不知道当时换地的具体情况。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实体处理不当,请求二审法院:一、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依法改判驳回谢那佳的全部诉讼请求;二、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全部由谢那佳负担。
被上诉人谢那佳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谢日生、谢赤湖的上诉,维持原审判决。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是物权保护纠纷。根据上诉人谢日生、谢赤湖的上诉请求和理由及被上诉人谢那佳的答辩意见,本案当事人二审争议的焦点问题是:谢日生、谢赤湖应否将谢那佳宅院内的两棵杨桃树移植或清除。谢那佳与谢日生、谢赤湖的父亲谢宏谋于1976年约定换地建房,种植涉案杨桃树的土地被换给谢那佳使用,该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谢日生、谢赤湖上诉主张换地时双方明确约定不得砍除或移植杨桃树,但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应由谢日生、谢赤湖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谢那佳是两棵杨桃树所占土地的合法使用权人,而谢日生、谢赤湖又未能举证证明双方在换地时曾明确约定杨桃树不得砍除或移植,在两棵杨桃树已妨害谢那佳使用该土地的情况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五条“妨害物权或者可能妨害物权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排除妨害或者消除危险”的规定,谢那佳请求谢日生、谢赤湖排除妨害于法有据,应予支持。原审法院判令谢日生、谢赤湖清除或移植两棵杨桃树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谢日生、谢那佳关于其不应清除或移植两棵杨桃树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及实体处理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谢日生、谢赤湖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陈小红
审判员  许广恩
审判员  刘 芳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
书记员  陈俊涛
附:相关法律条文及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三十五条妨害物权或者可能妨害物权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排除妨害或者消除危险。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