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潘正祺故意伤害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7-1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南市刑一初字第98号
公诉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潘正祺,无业,(户籍所在地:南宁市兴宁区三塘镇那笔村段选坡2队**号)。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6月16日被南宁市公安局兴宁分局刑事拘留,同月29日经南宁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由南宁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南宁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黄庞统,广西钰锦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人民检察院以南市检公一刑诉(2015)7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潘正祺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11月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南宁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秋云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潘正祺及辩护人黄庞统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6月14日23时许,被告人潘正祺在南宁市南梧大道小鸡村一队一烧烤摊与被害人李某乙及韦某甲、张某等人吃夜宵期间,因醉酒将酒水洒在韦某甲的头上而被韦某甲和张某殴打致轻微伤。李某乙上前劝阻并搭乘出租车将潘正祺带离烧烤摊。当出租车途径南宁市燕子岭正街路口时,潘正祺误认为李某乙对其实施伤害,遂将李某乙挂在腰间的一把黑色弹簧刀夺走并跑至燕子岭正街11号附近。李某乙在多次口头向潘正祺索要弹簧刀无果后与潘正祺发生拉扯,在双方拉扯过程中潘正祺持弹簧刀朝李某乙腹部捅刺一刀。李某乙受伤后走到诗航饮食店门口倒下,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死者李某乙系被单刃刺器刺伤腹部,造成腹动脉破裂,继引发急性失血性休克,后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死亡方式为他杀。
对指控的事实,公诉机关向法庭宣读和出示的证据有:受案登记表,警情详情打印,110处警现场情况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到案经过,户籍证明,急救记录,病历记录,调取证据通知书,通话清单,出租车行驶线路截图,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扣押笔录,情况说明,提取笔录等书证,物证弹簧刀一把,证人韦某乙、李某甲、黄某甲、郭某、谢某、周某甲、梁某、黄某乙、周某乙、韦某丙、韦某甲、张某、黄某丙等证言,法医学尸体检验意见书,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生物物证鉴定书,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现场照片及辨认现场笔录,作案工具笔录,被告人潘正祺的供述与辩解及视听资料等。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潘正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潘正祺对起诉指控其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和定性均无异议,辩称当晚打伤其的不止韦某甲、张某二人,请求从轻处罚。
辩护人黄庞统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起诉指控被告人潘正祺犯故意伤害罪罪名不成立,潘正祺是在被他人打昏后,被被害人追赶及向他人求救不能的情况下,在双方夺刀过程中持刀捅中被害人的,其没有伤害被害人的故意,系醉酒后精神异常表现,属过失致人死亡犯罪;(2)被告人潘正祺有自首情节,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综上,请求对被告人潘正祺从轻处罚。
被告人潘正祺及辩护人黄庞统均没有证据向法庭提供。
经审理查明:2015年6月14日23时许,被告人潘正祺在南宁市南梧大道小鸡村一队一烧烤摊与被害人李某乙及韦某甲、张某等人吃夜宵喝酒。期间,潘正祺因醉酒将酒水泼洒在韦某甲的头上而被韦某甲和张某殴打致轻微伤,李某乙上前劝阻并搭乘出租车将潘正祺带离烧烤摊。当出租车途径南宁市燕子岭正街路口时,潘正祺自认为李某乙对其实施伤害,遂将李某乙挂在腰间的一把黑色弹簧刀夺走并跑至燕子岭正街11号附近。李某乙在多次口头向潘正祺索要弹簧刀无果后与潘正祺发生拉扯,在双方拉扯过程中,潘正祺持弹簧刀朝李某乙腹部捅刺一刀。李某乙受伤后走到诗航饮食店门口倒下,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死者李某乙系被单刃刺器刺伤腹部,造成腹动脉破裂,继引发急性失血性休克,后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死亡方式为他杀。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一)相关书证、物证
1.受案登记表、警情详情打印、立案决定书,证实了被害人李某乙被故意伤害案件的报案和立案情况。
2.到案经过,证实公安侦查人员于2015年6月14日23时许,在南宁市兴宁区燕子岭正街11号附近将被告人潘正祺拘传带回邕武派出所审查。
3.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潘正祺、被害人李某乙的基本身份情况。潘正祺作案时已达负完全刑事责任年龄。
4.调取证据通知书、南宁市第四人民医院急救记录单、被害人李某乙病历,证实被害人李某乙于2015年6月15日凌晨急诊入院治疗,于同年6月16日12时30分抢救无效死亡。
5.调取证据通知书、南宁康福交通有限公司提供的康福桂A×××××出租车行驶路线视频、行驶轨迹图,证实该出租车于2015年6月14日23时10分前,从南梧大道往南宁市兴宁区燕子岭正街行驶的轨迹。
6.提取笔录、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3份,证实公安机关在见证人见证下依法提取被告人潘正祺及被害人李某乙疑父母李某甲、陆秀波的血样,用于DNA检验鉴定。
7.扣押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证实南宁市公安局兴宁分局民警依法从被告人潘正祺处扣押黑色弹簧刀1把,蓝色牛仔裤1条,白色短袖衬衣1件。
8.调取证实通知书、手机通话清单,证实被告人潘正祺使用的137××××4189手机号于案发当日(6月14日)23时02分拨打了110报警电话,拨打基站为南宁市兴宁区燕子岭西坡153号1800基站。所记录的通话时间与被告人潘正祺供述的其曾在该时间段内拨打过110报警电话的事实相吻合。
(二)证人证言及辨认笔录
1.证人韦某丙证言,证实2015年6月14日22时许,其接到“麻强”(指李某乙)电话后到小鸡村一烧烤摊喝酒。刚坐下几分钟,不知什么原因“阿祺”(指潘正祺)突然泼了一杯啤酒到“阿六”头上,阿六就动手打阿祺,其和麻强等人将双方拉开。随后阿六和“家庆”先离开烧烤摊,麻强见阿祺喝多了就说要送阿祺回去,“广东佬”就出去南梧大道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进来,其看见先是麻强和广东佬扶着阿祺上了出租车离开了烧烤摊,不久见到广东佬回到烧烤摊,其当时还问广东佬说“你不是一起送吗”,广东佬告诉其说“麻强叫回来开电动车,他一个人送阿祺坐出租车走了”。之后广东佬就驾驶电动车离开了,其也离开了烧烤摊。过了几天,其听别人说麻强当晚送阿祺回去时被阿祺捅死了。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韦某丙在见证人见证下,对公安机关提供的12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进行辨认的情况,韦某丙经辨认明确指出10号照片上的男子(经查系李某乙)就是打电话叫其到烧烤摊喝酒的“麻强”;6号照片上的男子(经查系潘正祺)就是在烧烤摊一起喝酒的“阿祺”。
2.证人周某甲证言,证实2015年6月14日20时许,其接到“阿强”手机微信叫其去喝酒后,和阿强坐电动车来到小鸡村附近一烧烤摊,当时已有多名男子在一起喝酒。晚22时许,不清楚什么原因他们几人就发生了争执,感觉是其他人要先来到的那名男子喝下一杯酒,但那名男子没喝,后来的那两名男子就劝他喝,那名先来的男子就拿手上的那杯啤酒泼到那两名后来的男子其中一个男子的脸上,后来的那两名男子就开始动手打泼啤酒的男子,后来又拿起啤酒瓶打那泼酒男子。阿强和另一个也叫“阿强”的男子就拦住那两名男子不给他们打泼酒男子,那两名男子打了一会泼酒男子后就被阿强劝走了,被打的男子抱着头躺在地上,阿强就叫其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和阿强一起扶被打男子上了出租车,其坐在副驾驶位置,阿强和被打男子坐在出租车后排,沿小鸡村出到南梧大道路边时,阿强就叫其先驾驶他的电动车回家休息,他一人送被打男子往市区方向走了,其驾驶阿强的电动车回到出租屋就休息了。2015年6月15日凌晨1时许,其接到阿强手机打来的电话,对方说是医生,还说手机主人被人用刀捅伤。其就到隔壁告诉阿强的女朋友,随后驾驶电动车去到第四人民医院,听医生说正在对阿强抢救,16日下午,听阿强女朋友说阿强在医院死了。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周某甲在见证人见证下,对公安机关提供的12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进行辨认的情况,周某甲经辨认明确指出11号照片上的男子(经查系潘正祺)就是当晚在烧烤摊被打的男子;另一组11号照片上的男子(经查系李某乙)就是当晚送被打男子的离开烧烤摊的“阿强”。
3.证人韦某甲证言,证实2015年6月14日22时许,其和朋友张某接到“麻强”电话后,来到小鸡村一烧烤摊喝酒,来到时见到麻强、阿祺、阿强及一个其不认识的男青年已在那里喝酒。在喝酒过程中,其见阿祺手拿一杯啤酒就叫他快点喝,不知为什么阿祺生气了就突然把啤酒倒在其头上,其当时很生气就动手打阿祺,张某也过来帮其打阿祺,共同将阿祺打倒在地,麻强、阿强等人就拦住不给其二人打,并劝其二人离开。其和张某就先离开了。后来听说麻强被阿祺捅伤住院,后在医院死亡。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韦某甲在见证人见证下,对公安机关提供的12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进行辨认的情况,韦某甲经辨认明确指出12号照片上的男子(经查系潘正祺)就是当晚在烧烤摊泼酒到其头上的“阿祺”;4号照片上的男子(经查系李某乙)就是在烧烤摊喝酒的“麻强”。
4.证人张某证言,证实2015年6月14日22时许,其接到“麻强”电话后,和“阿六”(指韦某甲)来到小鸡村一烧烤摊喝酒,来到时见麻强、阿祺、阿强(指韦某丙)等人已在那里喝酒。在喝酒过程中,阿六和阿祺发生了冲突,阿祺把一杯啤酒泼到阿六头上,其身上也被啤酒溅到,阿六就动手打阿祺,其也想帮阿六打阿祺,但被麻强、阿强等人拦住,当时场面很混乱,其还听见有啤酒瓶掉地声音,麻强、阿强就劝其二人离开。其和阿六就先离开了。到第二天听麻强的女朋友说麻强那天晚上被阿祺用刀捅死了。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张某在见证人见证下,对公安机关提供的12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进行辨认的情况,张某经辨认明确指出10号照片上的男子(经查系李某乙)就是当晚打电话叫其到烧烤摊喝酒的“麻强”;7号照片上的男子(经查系潘正祺)就是在烧烤摊一起喝酒的“阿祺”。
5.证人周某乙证言,证实2015年6月14日22时30分许,其驾驶车牌号桂A×××××出租车经过小鸡村路口时,有一名男青年挥手拦停其车,后其驾车跟着那名男青年进入小鸡村一个烧烤摊接上三名男子就往长堽路方向走,拦车男青年坐副驾驶座,另一名男青年扶着醉酒男子坐后排座位。其开车走到小鸡村路口时,坐在后排座位的清醒男子就叫坐副驾驶座的男子下车回去帮他把车回去,那个坐在副驾驶座的男子就下车了。其开车走到东沟岭到燕子岭正街附近时,坐后排座位那名清醒的男子就叫其停车,对其说想看他的朋友是否受伤出血,其停车后那名清醒男子就用手拍那名喝醉酒的男子,但那名醉酒男子没有醒过来,其当时回头看发现车后座上沾有一些血,就问那名清醒男子是否要送他朋友去医院,那名清醒男子说可以。其刚启动车,那名醉酒男子就醒过来,之前那名清醒男子就对其说不用去医院了,直接去长堽岭。其开车继续沿燕子岭正街往长堽路方向走,在这过程中那名醉酒醒过来的男子就一直吵着要下车,那名清醒男子则不让他下车,其听到他们两人吵得很凶,因他们用方言吵,所以争吵内容其听不清楚,他们吵着吵着就叫其先停车,其刚停好车,那名醉酒男子就打开车门跳下车沿燕子岭正街往长堽路方向跑,那名清醒男子也跟着下车去追那名醉酒男子,其看见那名清醒男子追到前面一间小超市门口追上那名醉酒男子后,就下车关好车门就离开了。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周某乙不能辨认出本案被害人及犯罪嫌疑人。
6.证人黄某丙证言,证实周某乙是其小舅子,和周某乙交替驾驶康福出租车公司桂A×××××号出租车。2015年6月14日19时许,在南宁市江南区荣宝华商城附近,其换班将出租车交给周某乙驾驶。
7.证人黄某乙证言,证实2015年6月14日23时许,其在南宁市兴宁区燕子岭正街31号天隆盛超市里看店时,突然发现有一名穿白底黑花纹的短袖上衣、手持一把刀的男子走进超市,不久,一个身穿紫色短袖T恤衫的男子也走进超市,他在门口喊那个穿白底黑花纹衣服的男子出去,那个躲在超市货架里的男子就是不出来。过了一会,那个穿白底黑花纹衣服的男子见那个穿紫色衣服的男子不在门口拦着后,就跑出超市往长堽路方向跑,那个穿紫色衣服男子看到后,就从燕子岭上坡那里往下追那个穿白底黑花纹衣服男子。他们离开后,其就回超市关门收摊了。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黄某乙在见证人见证下,对公安机关提供的12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进行辨认的情况,黄某乙经辨认明确指出8号照片上的男子(经查系潘正祺)就是当晚持刀走进天隆盛超市的男子;7号照片上的男子(经查系李某乙)就是当晚进入超市身穿紫色衣服的男子。
8.证人谢某证言,证实2015年6月14日23时许,其在南宁市燕子岭正街11-2号家中看电视时,突然听见有人敲门声,透过铁门看见有个陌生男子站在门口,那名男子见其后对其说“阿叔,救救我,我被人追杀”,其看见那名男子手拿一把刀,左手抓住铁门锁,身上有很浓酒味,就用自己的手机打110报了警,并叫他离开,那名男子一直站在门口不愿意离开。期间,还用南宁市三塘镇方言和两名男子讲话。过了一会,其又听见敲门声,又看见那名男子在其家门口叫其开门救他,并发现他比之前更紧张,衣服上还有血迹,其还是不开门给他进来。过约几分钟,其见到民警来到其家门口,那名男子看见民警到后就蹲在地上,把身上的东西和那把刀拿出来扔在地上,随后,民警控制那名男子并用塑料袋装好那把刀后就把那名男子带走了。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谢某在见证人见证下,对公安机关提供的12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进行辨认的情况,谢某经辨认明确指出2号照片上的男子(经查系潘正祺)就是当晚拿刀敲其家铁门的男子。
9.证人梁某证言,证实其在南宁市燕子岭正街经营一间诗航饮食店。2015年6月14日23时许,其在店门前看电视时,突然发现店对面方向跌跌撞撞跑过来一名男子,然后直接坐倒在其店门前的地上,对其直喊:救命,快帮打120!其立即拿起自己的手机拨打110电话告诉了接警的工作人员,说这里有名被捅伤的男人,要求派警处理,还要求派120急救车来。过约十几分钟,派出所民警赶到并找到其了解情况,同时,120急救车也来到,并把那个受伤男子抬上车送去医院抢救,不久,民警也从对面小斜坡抓回一名男子。
10.证人黄某甲证言,证实2015年6月14日23时许,其坐在位于南宁市兴宁区燕子岭正街11号的小吃店门口乘凉看店时,见有两名男子从街里面跑下来相互扭打,过了一会两人又往回追到小超市门口,身穿白色短袖男子手拿一把小刀,他右肩好像受伤,衣服上有血迹,身穿灰色衣服男子站在门口一侧,还叫我们走开不要围观,他们两人站在那里用平话交谈,说什么其听不懂。过了一会,拿刀白衣男子追着那个灰衣男子跑到黄师傅修车店对面的裁缝店门口,灰衣男子拿起一块石头作出要砸白衣男子的动作,白衣男子就没再追灰衣男子就往其家这边跑了,不久灰衣男子一手拿着手机当电筒,一手捂住右腹部慢慢走下来,他走到诗航饮食店门口时就躺倒在地上。之后,派出所民警来到,接着120急救车来到,医护人员帮灰衣男子包扎后就把他拉走了。公安民警听群众说那个拿刀的白衣男子还在斜坡上面后,就走上斜坡去抓他,不久就见民警把那名男子抓下来押上警车带走了。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黄某甲不能辨认出本案被害人及犯罪嫌疑人。
11.证人韦某乙证言,证实其是南宁市第四人民医院医生。2015年6月14日23时22分,其接到120电话通知在南宁市燕子岭正街11号有名男子被用刀捅伤后,即赶到现场发现有名男子躺在地上,当时他一手捂住腹部,一手拿着手机还能说话,其检查发现他的腹部有一处刀伤,即在现场帮他包扎伤口并把他拉回医院交给外科抢救治疗。在抢救时,该男子从裤子掏出身份证,身份证上的名字叫“李某乙”,南宁市三塘镇人。
12.证人李某甲证言,证实李某乙是其儿子,李某乙如何死亡其不清楚,但听说是被人持刀捅伤后送南宁市第四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13.证人郭某证言,证实其听到表哥李某乙被人用刀捅伤后,于2015年6月14日6时许,赶到医院听医生说表哥腹部被捅中一刀,伤势很重一直昏迷不醒。
(三)现场勘验笔录、现场图及照片
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图及照片证实,中心现场位于南宁市兴宁区燕子岭正街11号旁。在现场西面第二栋居民楼的墙壁上发现两处血迹。现场勘查发现并提取血迹两份。
(四)司法鉴定意见
1.南宁市公安局兴宁分局南公(兴)鉴字(2015)003号法医学尸体检验意见书证实,经法医对李某乙尸体检验见,死者脐左下见一横行刺创口(已缝合),创角一钝一锐,创缘较整齐,创腔深(深达腹腔后壁)。根据尸检检验、解剖所见及创的损伤特征,推断致伤工具为单刃刺器,认定死亡方式为他杀。经鉴定结论为:死者李某乙系系被单刃刺器刺伤腹部,造成腹动脉破裂,继而引发急性失血性休克,后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死亡方式为他杀。该鉴定意见已依法告知被告人潘正祺及被害人李某乙的亲属。
2.南宁市公安局兴宁分局(南)公(兴)鉴法字(2015)129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经法医对被告人潘正祺检验见,潘正祺头顶处见两处头皮挫伤,右侧颞顶部见一擦伤,左右脸颊见四处软组织挫伤,左右手臂见五处擦挫伤,左季肋处见两处挫伤。经鉴定意见为:潘正祺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该鉴定意见已依法告知被告人潘正祺。
3.南宁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南公刑鉴(DNA)字(2015)1414号生物物证鉴定书证实,经法医对从嫌疑人身上扣押的弹簧刀、衬衣、裤子(分别标记为1-3号检材),现场提取的血迹、被害人李某乙的软肋骨(分别标记为4-6号检材),嫌疑人潘正祺的血样(标记为7号检材),被害人疑似父母亲李某甲、陆秀波的血样(分别标记为8-9号检材)进行DNA检验,鉴定意见为:1号检材所检出上述基因座的基因型和6号检材相应基因座的基因型均一致;2-5号检材所检出上述基因座的基因型和7号检材相应基因座的基因型均一致;6号检材所检出上述基因座的基因型和8-9号检材相应基因座的基因型之间符合孟德尔遗传规律。该鉴定意见证明从潘正祺身上缴获的弹簧刀检出与被害人李某乙的相同血样;从潘正祺所穿衬衣、裤子及在现场提取的血迹均与潘正祺的血样相同;被害人李某乙系李某甲、陆秀波的儿子。鉴定意见已依法告知被告人潘正祺及被害人的亲属。
(五)被告人供述、辩解,指认辨认笔录及照片
被告人潘正祺供述,2015年6月14日晚,“麻强”(即李某乙)约其和“阿六”、“广东仔”、“嘉庆”等朋友在小鸡村一队的烧烤摊喝酒。在喝酒过程中,其和阿六因之前的小过节发生口角而用酒泼人,不久就有人在其身后用啤酒瓶打其头,其抱头在地上滚,没看清楚是谁打其,加上之前喝了很多酒,所以头很晕,依稀听见有人要把其丢下河。当其清醒一些时,发现其已经坐在麻强的电动车上,麻强开车,其坐中间,广东仔坐其身后。在途中,其看见麻强右腰间扣着一把黑色弹簧刀,即趁麻强不注意就把他腰间的弹簧刀拿在手上,拿到刀后其就对麻强说“快停车,我要下车”,车刚停下其就马上下车,麻强见其拿着他的刀,就叫其把刀还给他,其很害怕就往一条斜路往上跑,麻强和广东仔就在其身后追。其跑进一间超市里面,麻强也跟着其进了超市。在超市里,麻强一直叫其把刀还给他,其没有还,双方对峙几分钟后,其跑出超市往右边继续跑,当其跑到一个斜坡就站住了,麻强正好在离其不远的地方,其就叫麻强和其上坡上去。麻强和其上坡后,其对麻强说“你走吧,我想自己回去”,麻强说他不放心其一人回去,叫其把刀还给他,说完就靠近其,并用双手拉着其持刀的右手,还朝坡下方向喊广东仔过来帮忙,广东仔听见喊后就走上来,其看见这个情况就很害怕,马上甩开麻强的双手,打开弹簧刀,用右手正向握刀朝麻强身上腹部位置捅了一刀,麻强被捅中后马上转身跑下坡,其则转身往坡上继续跑,跑到路尽头见有一户人家,就去拍门,不一会见屋里有个老人问其干什么?其叫他快开门,要躲一下,可那个老人一直没开门,其就叫那个老人帮报警,还打了110报警,但接通后其因为不知道身处位置,所以没有成功,然后就在那个老人家门前等,没多久警察来到,其主动把捅麻强的刀关闭并丢在地上。
其当晚上身穿一件花白色衬衣,衣服上有其血迹,这些血迹是之前在吃烧烤时被人打出血时留下的,下身穿一条深蓝色牛仔裤。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被告人潘正祺指认、辨认发生争斗现场,作案现场,被害人,作案时使用的刀具,作案时所穿衣裤等情况。潘正祺经指认、辨认承认:⑴南宁市兴宁区南梧大道小鸡村烧烤摊就是喝酒发生矛盾的地方;⑵南宁市兴宁区燕子岭正街11-2号就是其用弹簧刀捅伤李某乙的地方;⑶4号照片上的男子就是被其用弹簧刀捅伤的的男子“麻强”(经查系被害人李某乙);⑷作案时所穿牛仔裤和衬衣;⑸5号弹簧刀就是案发当晚其作案时所用刀具。在庭审中,被告人潘正祺对出示的物证弹簧刀,经辨认承认是其当晚作案时所用的刀具。
(六)天隆盛超市监控录像截图及视听资料,证实被告人潘正祺及被害人李某乙进出“天隆盛超市”,双方在超市内对峙,以及公安人员现场执法、出租车行驶轨迹录像、被告人潘正祺接受讯问等情况,印证了证人黄某乙证言及被告人潘正祺的供述。
以上证据,均为公安机关合法取得,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相互间具有关联性且能互相印证,客观证实了被告人潘正祺故意伤害李某乙致死的犯罪事实。上述证据均经控辩双方庭审举证、质证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潘正祺目无国法,醉酒后持械非法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潘正祺犯故意伤害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鉴于被告人潘正祺作案后,明知他人报警仍在现场等候,抓捕过程中无抗拒行为,视为自动投案,且归案后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能当庭自愿认罪,是自首,依法予以从轻处罚。故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潘正祺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对被告人潘正祺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经查,根据被告人潘正祺的供述、证人证言、司法鉴定意见,以及监控视频等证据,均能证实:(1)本案系被告人潘正祺醉酒后泼洒啤酒到韦某甲的头上,而被韦某甲、张某殴打致轻微伤,后经李某乙等人劝阻,韦某甲、张某停止了殴打潘正祺的行为并离开了烧烤摊现场。李某乙系见潘正祺醉酒受伤,出于好心而叫周某甲拦下出租车并亲自护送其回去。由此证明,被害人李某乙不是打伤被告人的不法侵害人,没有对被告人潘正祺实施到不法侵害;(2)在案证据能证实,在途中,被告人潘正祺酒醒过来发现李某乙腰间挂有一把弹簧刀,自认为被害人要对其实施伤害而趁李某乙不备夺下该弹簧刀,进而在李某乙追问其要回弹簧刀时,持弹簧刀捅中被害人的腹部一刀,从而导致被害人受伤死亡。由此证实,被害人李某乙没有追逼被告人,而是潘正祺醉酒后产生的“幻觉”;(3)在犯罪的主客观方面,潘正祺有伤害被害人李某乙的主观故意和行为。根据被告人潘正祺供述,潘正祺承认被害人李某乙叫其还刀并靠近其,以及用双手拉住其持刀的右手后,其感觉很害怕(害怕原因即是自认为被害人是要伤害其),即马上甩开李某乙的双手,打开弹簧刀,用右手正向握刀朝李某乙的上身腹部位置捅了一刀。潘正祺的供述与证人证言,以及监控视频、法医对被害人的尸体检验鉴定等证据相印证。由此可见,被告人潘正祺明知持刀捅刺被害人的腹部会导致被害人死亡的后果仍故意为之,说明其有伤害被害人李某乙的主观故意,客观上亦造成了被害人被弹簧刀捅中腹部受伤死亡的危害后果;(4)被告人潘正祺醉酒后产生的“幻觉”及由此发生的行为,不能成为免予刑事责任的依据,依法应承担刑事责任,被害人李某乙没有任何过错。本案中,虽然被告人潘正祺受伤是被韦某甲、张某打伤所致,但究其原因系潘正祺因醉酒后将酒泼洒到韦某甲的头上所引发,后来发生的其持刀捅死被害人的行为,并非李某乙追问其要回弹簧刀所引发,而是其醉酒后产生的被害人要害其的“幻觉”所致。据此,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潘正祺是在被他人打昏后,又被李某乙追逼及向他人求救不能的情况下,且是在双方夺刀过程中持刀捅中被害人的,潘正祺的行为系醉酒后精神异常表现,没有伤害被害人的主观故意,属过失致人死亡犯罪的辩护意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根据被告人潘正祺故意伤害犯罪事实、情节、危害后果及归案后的认罪、悔罪表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潘正祺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供被告人潘正祺犯罪所用的作案工具弹簧刀一把,依法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梁锦康
审 判 员  欧阳杰
代理审判员  刘 娥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赵中宁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第五十七条第一款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