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中铁资源地质勘查有限公司与赵丽景探矿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4-0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内民一终字第21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铁资源地质勘查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丰台区。
法定代表人姚敬金,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贵生,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于丹丹,北京大成内蒙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赵丽景,女,1966年1月17日出生,汉族,个体,现住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
委托代理人刘汝忠,泰和泰(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林苏,泰和泰(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铁资源地质勘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资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赵丽景探矿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2013)兴民初字第2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0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中铁资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贵生、于丹丹,被上诉人赵丽景的委托代理人刘汝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3年1月17日,赵丽景向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人民法院判令:一、中铁资源公司按照协议约定向赵丽景支付违约金1995万元;二、诉讼费由中铁资源公司承担。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0年5月6日,赵丽景与中铁资源公司及第三方金华市江南电镀厂(以下简称江南电镀厂)签订《内蒙古自治区突泉县陈台屯铜及多金属矿勘查开发合作协议书》(以下简称合作协议),就金华市江南电镀厂所持有矿权证号为T15520091002035380的矿权开展勘探开发合作,该矿权实际所有人为赵丽景,一切相关事宜均由赵丽景负责,中铁资源公司、赵丽景双方对此均无异议。该《合作协议》第2条约定“一、甲(中铁资源公司)乙(赵丽景)双方共同在内蒙古突泉县注册成立一家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项目公司),乙方和丙方(江南电镀厂)负责将目标矿权转入项目公司。二、甲方对目标矿山实施勘查,按照本协议约定对项目公司承担投融资责任”。第8条约定“目标矿权的勘查工作由甲方承担,勘查费用由甲方与项目公司协商确定,原则上不高于市场价。勘查工作应于目标矿权转让至项目公司名下之日起一年内完成,如遇不可抗力(包括但不限于地震、暴雪等自然灾害以及当地村民阻挠等事件)造成勘查工作无法正常开展,则上述日期顺延。在项目公司成立后,甲方根据与项目公司达成的委托勘查协议开展勘查工作;在项目公司成立之前,如开展勘查工作,发生的费用亦应由项目公司承担”。第11条第二款约定“若甲方未能在本协议第八条规定的时间内完成目标矿区的勘查评价工作,甲方应向乙方支付违约金2000万元人民币”。协议签订后,中铁资源公司、赵丽景双方于2010年7月19日在内蒙古自治区突泉县注册成立内蒙古中铁华金矿业有限公司(即项目公司,以下简称华金公司),江南电镀厂于2011年8月2日将探矿权转让至华金公司名下。华金公司在正式注册前于2010年5月8日与内蒙古地质矿产勘查院签订《委托勘查合同书》,对矿权所在地区进行勘查,以寻找可供开发的矿脉位置,并约定于2011年10月提交成果报告,报告按照《固体矿产勘查/矿山闭坑地质报告编写规范》编写,庭审时双方均未提交该报告。华金公司于2011年6月23日及9月7日与中铁资源公司分别签署两份《委托勘查合同》,对目标矿权开展勘查工作。中铁资源公司于2011年6月18日及2012年1月7日两次召开股东会会议对勘查工作及经费情况进行审议,在2012年1月7日会议审议通过了《内蒙古自治区突泉县陈台屯铜及多金属矿探矿权处置方案》(以下简称处置方案),方案称华金公司已根据股东合作协议的要求,完成了对主要异常区的详查,初步认为矿权不具备由合资公司进一步勘查与开发的基本条件,会议决定以股权转让或挂牌转让方式对目标矿权进行处置,根据会议决议华金公司已经开展涉案矿权挂牌转让操作。此后,华金公司于2012年10月22日将《内蒙古自治区突泉县陈台屯铜及多金属矿详查勘查报告》(以下简称勘查报告)移交给赵丽景。赵丽景收到该勘查报告后送交北京中矿联咨询中心进行评审并出具了《关于内蒙古自治区突泉县陈台屯铜及多金属矿详查勘查报告技术咨询审查意见》(以下简称审查意见),该意见认为:勘查报告名称不符合新标准规范报告命名原则,提交的报告章节不全,特别是无矿床开采技术条件(资料反映也未进行水文、工程及环境地质方面的工作)、勘查工作及其质量评述、矿床开发经济意义可行性评价及结论等四大章节,同时未进行矿石加工技术性能试验研究,未采取小体重样品,无矿体圈定和资源储量估算的相应图件,无附表及附件等基本成果资料,经对1:10000地形地质图分析,以往施工钻孔较多,报告未予分析研究对比利用:总体上未按现行有关规定要求进行勘查和综合分析研究编制,故其勘查和研究程度难以厘定。勘查报告未按其任务要求完成:从勘查的控制与研究程度,特别是研究程度基本未进行,未达到详查阶段的控制与研究程度,送交的勘查报告不具备普查更不具备详查报告的审查条件。
原审法院认为,赵丽景、中铁资源公司与江南电镀厂签订的《合作协议》是三方真实意思表示,协议内容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各方应当按照协议约定全面履行各自义务。按照协议约定中铁资源公司应在矿权转移到项目公司名下起一年内完成整个矿权的勘查评价,但中铁资源公司未在约定时间进行完整的详查工作,未按合同目的及任务完成相应勘查任务。在《处置方案》中明确说明华金公司只完成了对主要异常区的详查,未完成全部矿权的勘查评价工作。华金公司于2012年12月移交的勘查报告章节不全,其勘查工作不符GB/T13908-2002《固体矿产地质勘查规范总则》、DZ/T0033-2002《固体矿产勘查/矿山闭坑地质报告编写规范》、GB/T0214-2002《铜铅锌银镍钼矿地质勘查规范》、DZ/T0078-93《固体矿产勘查原始地质编录规定》、GB/T25283-2010《矿产资源综合勘查评价规范》及DZ/T0227-2010合《地质岩心钻探规程》等新标准规范及现行有关规程、规定的要求。可见,中铁资源公司并未按国家相关规范进行勘查工作,缺少水文、工程及环境地质方面的工作,资料中没有最基本的附表,对采样、化验情况其结果不清,均为半成品成果,未进行综合研究整理,对矿体分布位置无法确定,勘查结论没有相关成果资料及数据支撑,勘查报告未反映整体普查情况,依据国土资源部门的有关规定及要求不得进行局部详查。北京中矿联咨询中心做出的审查意见亦可以证实被告所出具的勘查报告章节不全、缺乏相关成果资料,不符合相关规范规定的编制要求且中铁资源公司也承认并未开展全部勘查工作就做出了勘查报告,因此赵丽景主张中铁资源公司违约应当支付违约金的请求成立,予以支持。中铁资源公司辩称协议书中约定的勘查评价并不是法定的勘查评价,只是依靠中铁资源公司的技术、经验判断涉案矿权是否具有进一步勘探开发价值,合同未约定且中铁资源公司也没有义务提交任何地质勘查报告。作为专业的地勘公司,中铁资源公司应当知晓从事勘查工作必须符合法律法规及相关规范的要求,协议所涉矿权勘查项目名称为:内蒙古自治区突泉县陈台屯铜及多金属矿详查,中铁资源公司的工作也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及相关规范对详查工作的要求,赵丽景并非专业地勘人员,无法凭借自己的知识及经验判断中铁资源公司做出相关结论所依据的勘查手段是否合理、勘查程度是否足够,只能依照勘查工作是否符合相关法规或技术规范来判断中铁资源公司是否按合同约定全面履行勘查评价义务,因此协议约定的勘查评价应当理解为符合国家相关勘查规范的勘查评价。中铁资源公司称项目公司移交给赵丽景的勘查报告只是项目公司的推介材料并不是完整报告,但却一直无法提供完整的勘查报告,亦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综上,中铁资源公司的辩解理由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纳。按照协议约定,中铁资源公司应在目标矿权转至项目公司名下之日起一年内完成勘查工作,如未按规定时间完成目标矿区的勘查评价工作,中铁资源公司应向赵丽景支付违约金2000万元。目标矿权于2011年8月2日转至项目公司名下,但直至2012年8月2日,中铁资源公司一直未完成全面详查工作并出具规范的勘查报告,其行为已构成违约。华金公司于2011年6月8日及2012年1月7日两次召开的股东会均未提交完整的勘查报告,赵丽景在会议纪要及决议上的签字并不能视为对全部勘查工作及勘查报告的认可。在诉讼过程中,赵丽景请求将违约金数额由2000万元变更为1995万元,中铁资源公司认为赵丽景在没有任何损失及预期利益的情况下要求1995万元的违约金过高,请求予以调整。依据内蒙古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备案的《内蒙古自治区突泉县莲花山矿区北部铜矿资源储量核实报告》矿产资源储量评审意见书(中蒙矿评字(2008)194号)(以下简称评审意见书)载明的矿山未来开采总利润为11458.29万元,赵丽景以该价值股权投入项目公司,中铁公司得到55%的股权,价值达到6000余万元,双方在签订协议时对此价值及利润是可以预见的,对违约金数额的约定亦是建立在该股权价值及利润基础之上的,该价值及利润也远远超过协议中对违约金的约定,所以双方在协议中约定2000万元是合理的。中铁资源公司在履行协议过程中违背诚实信用原则,未按协议约定进行规范的勘查评价,其探矿投入只达到900余万元,且未按合同约定完成整个矿区的详查工作,违约行为长时间持续,对矿权价值的实现产生非常不利影响,导致赵丽景股权价值无法实现,预期可得利益期待落空,中铁资源公司应当根据协议向赵丽景支付违约金1995万元。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中铁资源公司向赵丽景支付违约金1995万元,以上给付事项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完毕。案件受理费141800元,由中铁资源公司负担。
上诉人中铁资源公司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一)涉案矿权已于2011年8月2日转入华金公司名下,有关涉案矿权的全部权利应由华金公司享有,赵丽景仅通过持有华金公司的股权间接对涉案矿权享有权益。因此,其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二)原审判决事实认定错误。具体如下:1、《合作协议》未约定对整个涉案矿权的勘查需达到全面详查程度的勘查目的,也未约定中铁资源公司有义务按照国家详查相关规范的要求,对整个涉案矿权开展全部勘查工作并出具符合详查规范要求的详查报告,我方不存在违约情形。《合作协议》约定的勘查目的是对涉案矿权是否具备进一步勘查和开发的价值做出评价。“勘查评价”是指中铁资源公司通过合理的勘查手段,根据专业经验得出涉案矿权是否具有进一步勘探开发价值的结论。而我方已对涉案矿权进行勘查,实施的勘查工作质量符合国家地勘行业技术规范要求,勘查义务已履行完毕。且赵丽景在华金公司2012年1月7日股东会会议同意对外转让涉案矿权或华金公司股权的《处置方案》。该《处置方案》明确阐述了我方的勘查工作情况,做出了涉案矿权不具备进一步勘查与开发价值的结论,并提出了停止勘查、进行矿权或股权转让的建议。赵丽景同意《处置方案》并通过了相应股东会决议,是对我方履行了勘查义务的确认,也印证了《合作协议》第7条第2款的约定。原审法院仅根据赵丽景提交的审查意见认定我方存在违约错误。该证据系赵丽景单方委托北京中矿联咨询中心完全按照国家对详查报告的有关要求出具的,缺乏客观性,不应采信。2、本案中赵丽景不存在经济损失,亦没有可确定的预期利益,《合作协议》约定的违约金不合理,具体如下:(1)双方合作过程中,全部投入均由我方承担,赵丽景未进行任何相关投入。(2)我方对涉案矿权进行了勘查投入,并开展了勘查工作,涉案矿权地质资料、工作成果增加,资源量级别得到提升,赵丽景不存在任何经济损失。(3)原审法院依据赵丽景提供的《评审意见书》,认定其存在巨额预期利益,存在明显错误。(三)原审法院审理过程存在程序问题。具体如下:1、原审法院审理我方管辖权异议申请存在程序错误。首先,我方于2012年12月27日提出管辖权异议申请,原审法院却未按照法律规定在十五日内作出裁定,而是直至2014年2月20日才向我方送达民事裁定书;其次,我方提交管辖权异议申请后,赵丽景恶意规避级别管辖,将2000万元诉讼请求减少为1995万元,原审法院在作出管辖权异议裁定书前受理赵丽景减少诉讼请求的申请属于程序错误。2、原审法院审理周期过长,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九条的相关规定;3、原审法院未组织庭前证据交换,我方直至开庭才仓促应对赵丽景提交的证据,该审理过程中对我方存在诸多不公。综上所述,我方请求贵院依法撤销(2013)兴民初字第20号民事判决,驳回赵丽景原审全部诉讼请求,维护中铁资源公司的合法权益。
被上诉人赵丽景答辩称,(一)赵丽景完全具备诉讼主体资格。本案属探矿合同纠纷,并非探矿权纠纷,与探矿权由谁享有没有关系。赵丽景是依据《合作协议》的约定,请求中铁资源公司承担合同违约责任,赵丽景具有诉讼主体资格;(二)原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首先,原审法院正确认定了《合作协议》的目的在于对涉案矿权的详查,并依据中铁资源公司的违约情况适用了《合作协议》约定的违约金条款。合作协议中第1条明确约定“勘查项目名称:内蒙古自治区突泉县陈台屯铜及多金属矿详查”等等,可以证明:第一,合作协议约定的勘查目的在于对整个矿区的详查;第二,勘探的目的在于后期对矿权的开发及开采,合同各方对矿权均有期待利益。其次,中铁资源公司认为赵丽景在本案中没有实际损失不能成立。在签订协议前,赵丽景投入巨额资金取得探矿权,这是各方合作的基础。因其缺少后期资金投入,才与中铁资源公司进行合作。中铁资源公司不履行合作协议,将导致赵丽景前期巨额资金投入的损失。赵丽景还存在巨额可得利益损失。双方当事人签订合作协议的目的就在于后期对矿权的开发与开采,权威机构做出的《评审意见书》也证明了由于中铁资源公司的违约行为导致整个项目11458.29万元的可获利益损失。第三,赵丽景在华金公司2012年1月7日股东会会议上同意《处置方案》,并不能表明赵丽景放弃了追究中铁资源公司违约责任的权利。同理,对《处置方案》的签字也不表明赵丽景认可中铁资源公司做出的所谓详查报告符合国家相应规范,符合合同约定。(三)原审判决程序合法。首先,管辖异议经历一审、二审并没有影响到中铁资源公司任何程序权利,不能成为撤销原判的理由;其次,赵丽景出于诉讼成本、预期损失等综合因素的考虑将违约金数额请求变更为1995万元,不违背任何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属于正当处分自己的合法权益。第三,中铁资源公司认为原审法院未组织庭前证据交换程序违法。本案双方均未提出该申请,且从最后提交的证据来看,完全不属于事实复杂或证据较多的情况,没有必要组织庭前证据交换。第四,关于审限问题。即使存在违反审限规定问题,只要实体处理公平,也不存在因违反审限而撤销原判的任何法律依据。综上,中铁资源公司有义务去完成详查工作,其并没有完成,而赵丽景作为股东在《处置方案》上签字并非同意放弃追究中铁资源公司的违约责任,因此,中铁资源公司应当支付违约金。综上,中铁资源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
二审经审理查明,2010年5月6日,赵丽景与中铁资源公司及第三方江南电镀厂签订《合作协议书》,该协议书第七条第二款明确约定“在项目公司成立两年内,根据勘查情况,甲方(中铁资源公司)确认内蒙古自治区突泉县陈台屯铜及多金属矿不具备进一步勘探开发的价值或不具备开发条件,甲方有权按照以下方式处理:(一)若目标矿山勘查仍处于普查阶段,则甲方有权通知乙方(赵丽景)和丙方(江南电镀厂)解除本协议并要求解散项目公司……(二)若目标矿山完成主要异常区详查,甲方有权将其持有的项目公司全部股权转让与乙方或第三方;或将目标矿权转让第三方,转让目标矿权所产生的收入,由甲乙双方按持股比例分享”。
另查明,现涉案的内蒙古自治区突泉县陈台屯铜及多金属矿探矿权,已经内蒙古国土资源厅批准由华金公司予以延续。项目名称:内蒙古自治区突泉县陈台屯铜及多金属矿勘探,有效期2013年9月17日至2015年9月16日。
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诉辩双方的主张,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一)赵丽景诉讼主体是否适格的问题;(二)中铁资源公司是否存在违约情形的问题;(三)如存在违约,违约金的计算依据问题;(四)原审程序是否存在违法情形的问题。
关于赵丽景诉讼主体是否适格的问题。本案双方当事人因《合作协议》的履行产生纠纷,而该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并不违反国家相关法律规定,应为合法有效。从协议名称及内容可确定,该协议实质上是“双方达成一致,决定整合资源,共同合作对涉案矿权进行勘探开发的协议”。“勘查开发”只是合作目的,其根本性质是“合作协议”,故其有别于通常意义上的一方委托另一方进行探矿、勘查的委托探矿合同。现双方因该协议的履行产生纠纷,就该纠纷性质,《民事案件案由规定》中的第三、四级案由中并没有相应的案由规定,因此,只能按照二级案由定性为“合同纠纷”较为准确,本案原审认定案由为探矿合同纠纷,应予纠正。赵丽景作为合同一方主体,现依据《合作协议》的约定向合同相对方提起违约之诉,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具有相应的民事主体资格。中铁资源公司认为赵丽景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的上诉理由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关于中铁资源公司是否存在违约情形的问题。中铁资源公司作为甲方、赵丽景作为乙方,在《合作协议》中明确约定了各自的权利和义务。其中,中铁资源公司的合同义务散见于协议中多个条款,主要为以下三项:一、协议签订后十五个工作日内,与赵丽景共同成立项目公司,且垫付该公司登记注册所需的相关费用,并负责完成项目公司名称核准和设立申请手续,实际承担全部注册资本550万元的出资义务;二、承担涉案矿权勘查阶段所需全部资金并保障开采阶段资金需求;三、在目标矿权转让至项目公司名下一年之内根据与项目公司达成的委托勘查协议完成对涉案矿山的勘查评价工作。现第一、二项合同义务,除“保障开采期间的资金需求”,因履行条件尚未成就而未实际发生以外,其余中铁资源公司均已完成的事实,双方并无争议。现仅第三项合同义务“在目标矿权转让至项目公司名下一年之内根据与项目公司达成的委托勘查协议完成对涉案矿山的勘查评价工作”中铁资源公司是否完成,双方存在争议。
首先,《合作协议》中对于中铁资源公司的勘查评价义务双方未有“完成全部矿区详查并出具符合国家行业标准要求的详查报告”的具体约定。仅在《合作协议》第一条目标矿权中有关于“详查”的表述,原文如下:“甲、乙、丙三方拟就丙方持有的以下矿权开展勘探开发合作。矿权证号:T15520091002035380。探矿权人:金华市江南电镀厂。勘查项目名称:内蒙古自治区突泉县陈台屯铜及多金属矿详查。地理位置:内蒙古自治区突泉县陈台屯”。而以上内容实为探矿权证载明内容,其意义仅在于表明目标矿权情况,而并非用来限定双方义务。按照《合作协议》第八条约定“在项目公司成立后,甲方根据与项目公司达成的委托勘查协议开展勘查工作”。此后,中铁资源公司与华金公司事实上签订了两份《委托勘查合同》,该两份《委托勘查合同》可视为对《合作协议》的进一步细化及补充。其中2011年6月23日的《委托勘查合同》第二条工作任务中表述为“为评价目标矿权的工业价值,在现有勘查工作程度的基础上开展工作,对勘查区内的铜矿地质储量和远景资源量做出合理评价”也未明确中铁资源公司具有详查义务。其次,经咨询相关主管部门,中铁资源公司作为探矿权人华金公司的股东,由其出具的勘查报告并不能用做涉案矿权办理相关探矿权证延续审批、报备使用。如需审批报备,应由探矿权证上载明的勘查单位出具相关的勘查报告。综上,按照以上协议中关于勘查评价义务的具体表述,结合协议上下文,根据双方合同目的,可以确定《合作协议》中双方约定的“勘查评价”义务的真实意思,不同于通常意义上的委托勘查合同,而实际更侧重于中铁资源公司利用自身的专业优势地位,通过合理勘查作业从而判断出涉案矿权是否具有进一步勘查开发的价值,并由该判断来引导、影响中铁资源公司及赵丽景作为股东的华金公司下一步市场决策的义务。
现事实上,中铁资源公司对涉案矿山开展了相关勘查工作并实际承担了勘查所需全部资金,并于2012年1月7日在已完成对主要异常区详查工作的情况下,根据详查结果得出涉案矿山不具备进一步勘探开发价值的结论。随后将该勘查结果及评价结论以《处置方案》的形式提交给华金公司股东会,由包括赵丽景在内的股东进行审议。华金公司在《关于审议〈内蒙古自治区突泉县陈台屯铜及多金属矿详查探矿权处置方案〉的议案》中明确提出“目前华金公司已经根据股东合作协议要求,完成了对主要异常区的详查,初步认为矿权不具备由华金公司进一步勘查与开发的基本条件,为了控制风险,节约成本,尽快收回投资,建议停止对陈台屯铜及多金属详查探矿权的勘查工作,对探矿权或股权进行转让、挂牌交易”。中铁资源公司、赵丽景以两票同意,通过了以上议案。以上行为,符合双方在《合作协议》第七条中的约定“二、在项目公司成立两年内,根据勘查情况,甲方确认涉案矿权不具备进一步勘探开发的价值或不具备开发条件,有权按照以下方式处理:(二)若项目矿山完成主要异常区详查,甲方有权将其持有的项目公司全部股权转让与乙方或第三方;或将目标矿权转让第三方,转让目标矿权所产生的收入,由甲乙双方按持股比例分享”。应视为双方在《合作协议》履行过程中因出现预设情形,而自愿达成一致对协议内容予以变更,即“停止对陈台屯铜及多金属详查探矿权的勘查工作”。至此,中铁资源公司的勘查评价义务因双方协商一致而终止。
综上,本案现有证据不能证实中铁资源公司在履行其“勘查评价义务”过程中存在违约情形。赵丽景的该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如中铁资源公司存在违约,违约金的计算问题。现因中铁资源公司在履行其“勘查评价义务”过程中并不存在违约情形,故无需承担违约责任。且赵丽景主张1995万元违约金的构成,是因中铁资源公司没有完成详查报告可能导致探矿权证被收回或被注销,另外可能影响转让,使其不能及早收回投资的损失,主要包括前期办理探矿权证的损失和未来可获得利益损失。首先,事实上并不存在因中铁资源公司未出具详查报告导致涉案矿山的探矿权证被收回或被注销并因此侵害赵丽景财产权益的情形。涉案矿山的探矿权证仍在华金公司名下,已由详查转为勘探,并已延续到2015年9月16日,该涉案矿山探矿权仍在对外挂牌转让中,赵丽景享有的股东权益并不存在任何减损。如未来公司股权或探矿权实现转让,则赵丽景作为华金公司持有45%股权的股东,仍合法享有转让所得收益。至于中铁资源公司未出具勘查报告是否影响到涉案采矿权的转让,赵丽景也未能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实,亦不能成立。其次,赵丽景所谓的前期投入损失及预期利益损失,也无充分的证据予以证实。综上,赵丽景在未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某项财产权益因中铁资源公司的行为受到实质性侵害的情况下,主张1995万元的违约金,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能成立。中铁资源公司的该上诉理由成立,应予支持。
关于原审程序是否存在违法情形的问题。首先,中铁资源公司所提出管辖异议的问题,已经生效裁判文书作出裁判,本案中不做审理。其次,庭前证据交换并非法律规定的庭审必经程序,且原审未组织庭前证据交换并未影响中铁资源公司完整行使其诉讼权利。因此,原审程序并不存在违法情形,中铁资源公司的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原审判决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但认定事实部分有误,应予纠正。上诉人中铁资源公司的部分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2013)
兴民初字第20号民事判决;
驳回赵丽景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1418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41500元,共计283300元,由赵丽景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红兵
代理审判员  陈玉霞
代理审判员  常 青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李 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