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马春来、马留成等与东海县平明镇马汪村民委员会、马春洋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1-2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苏07民终266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东海县平明镇马汪村民委员会,住所地东海县平明镇马汪村。
法定代表人:马志福,村委会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国珊,东海县平明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马春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马留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马华民。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段培义。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何以英。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惠慈,江苏港通陆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马春洋。
上诉人东海县平明镇马汪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马汪村委会)因与被上诉人马春来、马留成、马华民、段培义、何以英、马春洋生命权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东海县人民法院(2015)连东房民初字第006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7月2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马汪村委会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朱国珊、被上诉人马春来及马春来、马留成、马华民、段培义、何以英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惠慈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马春洋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马汪村委会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予以改判;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没有依据法律、法规进行判决。1、上诉人对马春洋私自取土建坟行为不知情。2、马春来妻子是成年人,对水渠内水的深浅应当了解,死者自我保护意识不强,对自身安全没有做好防范。3、上诉人在全村范围内修建水渠是为了农户灌溉使用,上诉人义务只是保持水渠畅通,没有义务在水渠两侧设置防护网,关于水渠的深浅、大小,国家也没有明确的要求。
被上诉人马春来、马留成、马华民、段培义、何以英辩称:1、本案的最应该上诉是马春来,但是考虑与村民和村委会的相处,没有上诉。2、上诉人马汪村村委会上诉观点和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理由是:村委委员会应该对所管理的渠道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马春来数次开挖村委会管理下的渠道近2米深、30余米多长,开挖时间长达一周,并且开挖的地点距离村委会的灌溉站不到100米。村委会应该知道,其渠道受到破坏。最高法院有关司法解释有规定,管理人对设备设施造成达成损坏的,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对此,上诉人村委会是明知的。3、原审法院对本案的事实查明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马春洋未作答辩。
被上诉人马春来、马留成、马华民、段培义、何以英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马春洋与马汪村委会按照70%的比例赔偿死亡赔偿金等各项损失共计556829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为:2015年8月14日,马春来让其妻子段某去平明镇马汪村东部的自家责任田中拔草。当日18时许,段某被发现面部朝下趴在农田东面渠道的水中溺亡,经村民告知马春来来到现场看到段某两只塑料拖鞋并排放在渠道东侧,马春来在公安机关谈话推测是其准备洗脚不小心滑下去溺亡。后马春来于2015年8月16日报警。经东海县公安局鉴定,段某属生前溺水死亡。
另查明,涉案渠道位于段某家庭承包责任田以东,马春洋祖坟地以西。2015年清明节前月余,在未告知马汪村委会取得同意的情况下,马春洋雇佣谷五用挖掘机从渠道底部挖深取土,为其父亲之坟地后面大坑填土之用,渠道底部深度较大,危险性较高,且未设置任何警示标志。取土后直至段某溺亡,马春洋与马汪村委会均未进行回填。
马春洋在庭审中称其所挖深沟南北长度仅7米,段某死亡地点并非位于其所挖深沟范围取土当天下午发现渠道又被多挖,该地点由谁所挖并不清楚。
庭审中,马汪村委会称仅负责将水通过渠道将水送至各农户田间,对渠道没有其他义务,并称“沟渠是谁家坟地地头谁有权利挖”。马春洋称该渠道由村委会支出费用进行疏通,属村级维护。
另查明,段培义、何以英系死者段某父母,马春来系其配偶,马留成、马华民系长子、次子,马春来、马留成、马华民户籍登记户别为非农业家庭户口,但分有8.9亩责任田,亦正常领取农业补贴。
马春来另举证证人胡某(马春来兄弟)的证言,意在证实其在本村土地6.9亩出租给马春来夫妻耕种,马春来父母的土地也交给马春来夫妻耕种,且段某平时也干手工纺织,和种地收入合计约为6.6万元。马春洋不知其是否有土地,马汪村亦不予认可,称应该有承包证书。
马春来将谷五列为第三人,后撤回申请。经一审法院告知,不申请追加谷五为被告。
一审法院认为:据马春来推断,死者段某从事田间劳动,来到渠边洗脚,不慎滑落溺亡,其对自身安全没有尽到合理注意义务,应承担主要责任。虽然段某死亡的具体过程已不能查明,但马春洋挖渠取土在先,马汪村疏于管理在后,从3月马春洋挖沟到8月段某溺亡,时间长达5个月,段某在具有明显安全隐患的渠道内溺亡,依据高度盖然性原则,应认定段某的死亡与二被告之间存在一定因果关系,马春洋、马汪村委会应各自承担赔偿责任。马春洋自认挖深该渠取土,虽称有他人取土,段某之死与其无关但未能举证,故而段某之死与其取土深挖行为具有一定因果关系,其抗辩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有关规定,村民委员会具有管理本村集体所有的土地,管理本村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协助维护社会治安的义务。涉案渠道属平明镇马汪村集体土地,为村民集体灌溉农田服务,渠道被挖深取土,发生安全隐患,马汪村委会应负管理职责。马汪村委会之辩解既无法律依据,也表明其对渠道管理方面存在过失,其抗辩理由不能成立,应当依据其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关于死亡赔偿金的标准,结合受害人住所地、主要收入来源、消费水平等因素,应按农村标准计算。因段某的死亡导致的损失情况为:一、死亡赔偿金299160元(14958/年×20年=299160元);二、精神抚慰金5万元,三、丧葬费25639.5元;三、被抚养人生活费,马春来等主张29550元(11820元/年×5年×2人)÷4=29550元;以上共计404349.50元,综合上述过错责任的认定及段某死亡的地点和损失情况,应由马春洋承担15%的赔偿责任即60652.35元,马汪村委会承担5%的赔偿责任即20217.47元。马春来主张交通费等但未能举证,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二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马春来、马留成、马华民、段培义、何以英的损失,由马春洋赔偿60652.35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二、马春来、马留成、马华民、段培义、何以英的损失,由东海县平明镇马汪村民委员会赔偿20217.47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二、驳回马春来、马留成、马华民、段培义、何以英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284元,由马春来、马留成、马华民、段培义、何以英承担2627元,由马春洋承担492.60元,东海县平明镇马汪村委会负担164.20元。
二审期间,各方均未提交证据。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行为人侵犯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上诉人马汪村委会作为灌溉渠道的管理人,对于马春洋擅自挖掘渠道的破坏灌溉设施行为应当予以制止,即使马汪村委会不知马春洋的挖掘行为,其仍负有对灌溉渠道进行检查的义务,对于可能导致他人损害的不合理危险,应当予以警示或将危险消除,自马春洋挖掘渠道取土至本案事故发生长达四、五个月的时间里,马汪村委会并未履行其管理义务,是本起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因此马汪村委会具有过错,应当承担与其过错程度相应的赔偿责任。综上,上诉人马汪村委会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284元,由上诉人东海县平明镇马汪村民委员会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胡 丹
审 判 员  周兴国
代理审判员  张 奇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祝蔷薇
法律条文附录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