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韦少江与梁艳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1-1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桂市民四终字第455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梁艳,自由职业。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韦少江,工人。
上诉人梁艳与被上诉人韦少江因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象山区人民法院(2014)象民初字第86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8月2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吕秀文担任审判长,审判员胡卫新和代理审判员蒋子秀参加的合议庭,于2015年9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申峰峰担任法庭记录。上诉人梁艳、被上诉人韦少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案外人李立兵、花爱金、乔少明原合伙经营南丹县城关镇湘山石场,其中花爱金的股份实际系归被告梁艳所有。2010年7月19日,经花爱金、乔少明签字同意,李立兵将其全部股份转让给原告韦少江及案外人王利龙,并承诺企业之前所欠的债务需新合伙人承担。2010年12月1曰,被告书立借条一份交告收执,其上载明:“今借到韦少江人民币贰万叁仟叁佰玖整(¥23390.00元),此款为邦交电费。”对此,被告辩称确有以出具借条的形式,让原告出资缴纳原告入伙前石场欠电费,但该笔借款已在2011年分配石场利润时抵清。被告为证明上述事实,提供石场销售人员刘冬生的账目清单一份,其上记载刘冬生在2011年将12万元付给“龙哥”,股东乔少明及生本人均有签字确认。原告对此不予认可,故其于2014年28日诉至该院,提出前之诉请。该案审理过程中,原告韦少江表示,其只要求依据借条追究被告梁艳的民事责任。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该案债权债务的发生,实际系原合伙人向新人借款,以清偿新合伙人入伙前企业拖欠的债务,虽然原、之后成立了合伙关系,但该笔借款的性质不应就原告的新合身份而发生改变,该案属一般的民间借贷纠纷,而非合伙纠纷。经庭审查明,借条系被告梁艳一人出具,故其应承担还款的责任。对于被告辩称该款系原企业债务应由原合伙人共同偿主张,该院认为,原告韦少江在该案审理过程中明确表示,要求追加其他合伙人为共同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讼法》第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范围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原告依据借条向被告个人主张权利,系其对自身权利的选择,该院予以准许。被告要求其他合伙人承担责任,其可另行提起诉讼解决。关于被告辩称已在分配企业利润时抵清借款的主张,其提供的刘冬生付款账目清单上,并无王利龙或韦少江的签字确认,证据缺乏相应的证明力,该院不予采信。综上,被告向原告借款23390元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原告诉请被告归还,该院予以支持。关于逾期还款利息,因双方未约定明确的还款期限及利息计算标准,该院认为从起诉之日起计较为适宜,原告主张参照银行同类贷款的利率计息,符合法律规定,该院予以支持。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被告梁艳应归还原告韦少江借款23390元及逾期还款利息(利息计算,从2014年7月28日起计至该案生效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分段计付)。该案案件受理费385元(原告已预交),该款由被告承担。
上诉人梁艳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一、一审法院仅凭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借条即认定双方存在借贷关系是错误的。其一、诉争款项是用于缴纳被上诉人入伙前石场欠缴的电费,上诉人书写借条的原因是为了便于出账,23390元电费并未反映在石场的账本上;其二、电费为石场电费,应当追加其他合伙人为第三人查清事实。二、借款已还清。其一、被上诉人代交电费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也做了相应数目的还款,实际上仅欠余款10000元,有被上诉人签名的现金流水账佐证。其二、被上诉人自2011年4月起不再参与石场的经营管理,其股权全部交由王利龙代为管理。2012年元月28日,上诉人与王利龙结算后,便将120000元货款全部交付给了王利龙;至此,被上诉人代缴的23390元电费已全部结清。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第二项;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负担。
被上诉人韦少江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二审法院依法维持一审判决。
综合诉辩双方的意见,当事人对一审查明的事实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上诉人梁艳在二审期间提供了新证据。一、欠条。证实上诉人已将其应还的份额还清。二、银行卡取款业务回单。证实上诉人付了石场电费。三、收条。证实石场未经营后,上诉人与王利龙进行了清帐。
被上诉人韦少江在二审期间未提供新证据。
经开庭质证,被上诉人韦少江对上诉人梁艳提供的证据一不予认可,并主张与本案借款无关;被上诉人对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二、三均不予认可,并主张与本案无关。本院认为,对于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一,本院综合全案证据及当事人陈述不予采信。理由如下:第一、欠条本身并不能证实上诉人已偿还部分借款。第二、上诉人在一审、二审时所陈述还款的内容前后矛盾。一审庭审时,上诉人主张涉案23390元是在2011年春节前合伙人分配石场利润时抵清借款;二审庭审时,上诉人又主张涉案23390元是在2010年11月30日之前,由上诉人向被上诉人偿还部分借款,余款10000元在2012年元月28日交付给王利龙。第三、欠条与现金流水账均在本案借条之前出具。对于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二、三,与本案无关联性,故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上诉人梁艳是否应向被上诉人韦少江偿还借款23390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被上诉人韦少江主张上诉人梁艳向其借款23390元,被上诉人韦少江提供了借条予以证实,上诉人梁艳亦认可该款是用于缴纳2010年6月电费。现上诉人梁艳主张其不应偿还借款的主要理由有两点。第一、本案借款是用于缴纳石场电费,不属于上诉人个人借款,应追加其他合伙人参加诉讼。第二、在2010年11月30日之前,上诉人已向被上诉人偿还13390元,仅10000元未偿还,有梁艳书写的欠条及韦少江签名认可的现金流水帐为凭;余款在2012年元月28日已与王利龙结算时抵冲。关于上诉人主张涉案23390元系南丹县城关镇湘山石场债务,应追加原合伙人参加诉讼,并由原合伙人偿还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范围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本案中,被上诉人依据借条向上诉人个人主张权利,系其对自身权利的选择,本院应予以准许。上诉人要求其他合伙人承担责任,可另行提起诉讼解决。关于上诉人主张其在2010年11月30日前已向被上诉人偿还了13390元,余款也在年底结帐时付清。本院认为,上诉人提供的欠条及韦少江签名认可的现金流水账并不能证实上诉人在2010年11月30日前已向被上诉人偿还13390元。至于上诉人称余款已在分配石场利润时抵清借款的主张;其提供的刘冬生付款账目清单上,并无王利龙或韦少江的签字确认,证据缺乏相应的证明力,本院不予采信。因此,本院对上诉人的上述两项主张均不予采信。而一审法院依据被上诉人提供的借条等证据及当事人陈述,判决要求上诉人归还被上诉人借款23390元及逾期还款利息并无不当。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实体处分恰当,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385元,由上诉人梁艳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吕秀文
审 判 员  胡卫新
代理审判员  蒋子秀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十日
书 记 员  申峰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