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张景倚与禹磊不当得利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2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南省荥阳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豫0182民初6366号
原告:张景倚,男,1984年11月30日生,汉族,住郑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哲利,河南信心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宁,河南信心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禹磊,女,1989年7月13日生,汉族,住荥阳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源慧,河南亚太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张景倚与被告禹磊不当得利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0月23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景倚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哲利、王宁及被告禹磊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源慧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被告返还原告本金人民币13万元及利息21000元,共计151000元(利息按照年息6%从2014年11月25日暂计至起诉之日,之后的利息按照年息6%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2、本案的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2014年11月,案外人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时任法人:张景倚)向案外人王世元(禹磊的丈夫)借款110万元。2014年11月25日王世元将110万款项转账给原告,原告张景倚代公司收取了款项,同日,张景倚又应王世元及禹磊的要求,以个人名义向禹磊名下工商银行(卡号:62×××64)转款了13万元以供其使用。事后原告向被告追要,但权利一直未能实现,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提起本案诉讼。
被告辩称,2014年11月25日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张景倚与王世元签订保证借款合同,合同约定王世元向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出借人民币110万元,借款期限为2个月,借款期间月息2分(实际口头约定月息3分),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需向王世元支付10万元履约保证金,如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不按期付息和归还本金,则履约保证金不予退还。张景倚对以上借款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合同签订后,王世元依约向时任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张景倚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交付了人民币110万元整。张景倚在确认收到110万元后,按照合同约定向王世元支付了第一个月的利息3万元和履约保证金10万元,禹磊为该笔款项的收款人。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仅支付了第一个月的利息后,再未还本付息。后王世元向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诉请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张景倚归还110万本金及利息,经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通过对各方的经济往来最终确认,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张景倚应偿还王世元借款本金110万元,由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张景倚分期付清,经计算折抵后的利息34万元作为违约金,如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张景倚未按调解书的内容还款,应支付违约金34万元。自2014年11月25日借款之日至2017年9月15日张景倚全部履行完毕,借款110万元每个阶段扣除还款后,按月息2分计算张景倚应付王世元1546984元,但实际上包含张景倚向禹磊所转130000元,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张景倚仅支付本息1521839元(律师费5万元、诉讼费12575元、执行费14425元除外)。故原告张景倚诉称的13万元并非是张景倚以个人名义转给禹磊供其个人使用,实际上是作为法定代表人的张景倚按照合同约定向王世元支付的履约保证金10万元及第一个月利息3万元,禹磊为该笔款项的收款人。根据调解书的内容,双方确认欠王世元借款本金110万元,是建立在双方对之前资金往来全都包含在内的前提下,双方执行和解后均确认关于本次借款再无任何纠纷,原告再次起诉属无理缠讼,应驳回其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4年11月25日,出借人王世元(被告禹磊丈夫)与借款人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担保人原告张景倚(时任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签订保证借款合同一份。合同约定:王世元向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出借人民币110万元,借款期限为2个月,借款期间月息千分之二十,按日计息,按月付息。借款人应于本合同届满之日,一次性归还全部本金。借款人若未按合同约定如期归还借款本息,应自违约之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支付利息,同时按每日千分之三支付违约金,并赔偿出借人为实现本债权所发生所有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执行费、公证费、催收费、差旅费等)。借款人需向出借人交纳履约保证金10万元,如借款人不按期付息和归还本金则履约保证金不予退还。合同签订当天王世元两次向张景倚的银行账户转账人民币共计110万元整,借款人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与保证人张景倚当天向王世元出具借据及收据各一份。原告张景倚收到借款110万元后,当天向被告禹磊转账人民币13万元整。因借款人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担保人原告张景倚未按约定归还王世元借款,王世元于2016年向河南省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案号为(2016)豫0191民初3933号。2014年11月25日原告张景倚向被告禹磊转账13万元除外,借款人与担保人在(2016)豫0191民初3933号案件调解前未支付过王世元借款本息。该案审理过程中,王世元与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张景倚自愿达成如下协议:一、经双方确认,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欠王世元本金110万元,律师代理费5万元,共计115万元。二、在对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张景倚银行账户解除冻结之日起三日内,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偿还原告王世元借款35万元。三、剩余80万元由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自2016年7月20日至2016年12月20日分六次付清。如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任意逾期一次,向王世元支付违约金34万元。张景倚对上述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的还款事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案件受理费、保全费12575元,由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张景倚负担。因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张景倚未按调解协议履行付款义务,2016年7月21日王世元向河南省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自2016年7月7日至2017年9月15日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张景倚(包括转帐、现金、法院划扣、他人代转)共付款1468839.55元(含诉讼费、保全费、执行费、律师费)。
本院认为,不当得利是指没有合法根据取得利益而使他人受损失的事实。一般情况下个人应当在满足自己及家庭正常生活需要仍有节余的情况下才会考虑向他人出借大额款项,原告诉称被告丈夫2014年11月25日,向原告公司出借110万元,当天即以家庭使用为由,让原告向被告转款13万元供其使用不合常理,原告亦不能对其转款目的作出合理解释,故本院不予认定。而被告辩解的13万元,系合同保证金10万元及第一个月的利息3万元,与借款合同相吻合,能够说明被告收款的依据。从2016年6月21日,河南省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豫0191民初3933号民事调解书来看,双方当事人对欠王世元借款本金110万元没有争议,而截止2016年6月21日除了原告向被告转款13万元之外,原告及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未向王世元偿还任何借款本息,姑且不论借款保证合同中约定的逾期还款罚息、违约金、违约保证金,仅以双方明确约定的正常利息月息百分之二计算,从借款之日到调解书作出之日达近19个月,利息为40余万元。而双方达成的协议为被告在2016年12月20日前能如约分期还清所欠借款本金110万元及合同中约定的律师费5万元后,不需支付利息及其他费用。把被告收到原告转款13万元,全部按王世元出借款项利息计算,原告及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和王世元达成的调解协议也是在王世元放弃相当一部分权利作出让步的前提下达成的,被告辩称双方调解时已将被告收款13万元计入在内的意见,更为合理,本院予以采纳。原告及郑州裕丰高新材料有限公司付给王世元及被告的全部款项未超出法律规定及当事人约定,不存在原告利益受损的情况。综上所述,被告2014年11月25日收到原告转款13万元的事实,不符合不当得利的构成条件,不属不当得利。原告请求被告返还13万元及利息,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张景倚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320元,减半收取1660元,由原告张景倚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田淑平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
书记员  李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