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尹重义与上海浦东好又多超市有限公司田林分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2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沪0104民初5399号
原告:尹重义,男,1977年4月27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
委托诉讼代理人:孟宪蕾,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浦东好又多超市有限公司田林分公司,营业场所上海市徐汇区。
主要负责人:钟世丹,店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顾明飞,上海致格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人行,上海致格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尹重义与被告上海浦东好又多超市有限公司田林分公司(以下简称好又多田林分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3月9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尹重义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孟宪蕾、被告好又多田林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顾明飞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尹重义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好又多田林分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251,568元。事实和理由:尹重义于2002年11月1日入职沃尔玛华东百货有限公司,2005年5月被调任至南浦大桥分店任职质检员。由于尹重义能力突出,2009年被提升为浙江嘉兴分店主管,2010年提升为上海桃浦分店副总,2011年被调任至江桥分店任职副总,2014年被调任至好又多田林分公司任职副总,同时与好又多田林分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在尹重义的带领下,好又多田林分公司运营秩序井然,业绩稳定增长,工作能力也多次得到沃尔玛高层的肯定,且在2015年被评为区域优秀管理层并到沃尔玛美国总部参加年度股东大会。2017年沃尔玛颁发给尹重义荣誉证书以表彰尹重义加入沃尔玛后连续15年的卓越付出。2017年11月9日,好又多田林分公司以尹重义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并要求尹重义当日离开工作岗位。好又多田林分公司主张尹重义虚假盘点,但尹重义的盘点数据来源于下属方某某。即便尹重义无法证明数据来源于方某某,但是修改库存的全部商品经查实均在仓库里存放,且尹重义在盘点过程中补录遗漏商品的行为并非是虚假盘点,整个补录操作过程符合工作流程,不存在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行为。因此,好又多田林分公司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支付赔偿金。
好又多田林分公司辩称,尹重义在职期间虚假盘点,严重违反公司的规章制度,好又多田林分公司据此解除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故不同意尹重义的诉讼请求。尹重义为了增加毛利,要求供应商将送来的货品作为免费赠品,该行为严重违反公司的规章制度,尹重义在会谈记录中也对此认可。尹重义将供应商送来的货品不经定案就盘点进数据,欺骗管理层,也严重违反财务政策。尹重义篡改商品盘点数据,出具的两份盘点报告存在严重差异,对于数据的差异和变化,尹重义在谈话记录中解释数据是下属方某某提供,但在仲裁时又解释是下属方某某在窗口递给其纸条,其根据纸条进行了变更,第二次庭审时又解释是给下属方某某打了电话才作出变更,前后的陈述相互矛盾,充分说明尹重义弄虚作假,任意篡改财务数据。尹重义承认自己存在让供应商承担损耗的行为,且陈述这是一直以来的行为,说明尹重义在工作中一直弄虚作假,违背公司的规章制度。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尹重义与好又多田林分公司签订有自2014年11月1日起的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担任海鲜部副总。2017年11月9日,好又多田林分公司以尹重义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解除劳动合同。尹重义最后工作至当日,工资结算至当日。好又多田林分公司已将解除劳动合同事宜通知工会。
尹重义所在海鲜部门生成的2017年7月最终盘点报告有两份,后一份报告增加了7种商品(红海蜇皮17kg、红海蜇头60kg、盐渍海带片100kg、盐渍海带丝50kg、盐渍海带结50kg、海蜇皮35kg、金边雪花海蜇头25kg),并有3种商品数量发生了变化(海蜇丝增加了100kg、冻青虾仁增加了100kg、冻虾仁增加了50kg)。前一份盘点报告显示毛利率为-14.54%,后一份盘点报告显示毛利率为-2.4%。
2017年9月21日,尹重义在会谈记录中有如下表述:“我如果感觉到差异,当天晚上会预估毛利(根据Pipeline上的PFS数据、和宏工具跑出包装商品成本),如果毛利达不到我预期的话,我就会去查看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7月底的盘点是我8月1日早上根据采购发的PFS报告制作的盘点成本表,发现毛利差异很大,我们预计毛利-3%,于是我将当时盘点的员工方某某叫过来问怎么回事,他说自己漏输了一张纸的商品,具体漏盘了哪些商品和区域我不记得了。于是我(约七、八点钟)打电话跟AP经理赵某某说‘83部门盘点有差异,需要重新确认,跟你报备一下’,我没跟他说更正金额,他说你重新审核一下,同意重新盘点和录入,之后我就在UPC用终端亲自录入了,方某某在我旁边报数。”、“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差异,是方某某报的数,我相信他的数字。我没有去看那些商品实物。”、“我没有亲自盘点。”当被问及供应商怡泽的货没做收货定案怎么能盘点时,尹重义回答:“怡泽的库存金额不高,迟早要定案的。”当被问及现在仓库中的1.6万多元海蜇有没有跟供应商结算时,尹重义回答:“我没有做成订单收货,因为毛利不好,我要求当成免费货,屈某坚持要拉走或定案,我没让,还吵了一架。”
2017年9月19日,方某某在会谈记录中有如下表述:“8月1日我是早上6点过来的,出排面、打冰墙。”、“海蜇丝我盘了,但是我忘记录入了。抽查时AP没发现,定案后副总发现没输进去,是我的失误。第二天定案(10点前)副总告诉我了,是副总要求我盘进去的。”
2017年9月21日,方某某在会谈记录中有如下表述:“2017年7月31日下午5点多怡泽承包商屈某拉了一批海蜇头/海蜇皮/海蜇丝/海带片/海带丝/海带结过来(有一两万块钱,包括那四桶100斤海蜇头,它的单价很高),放在冷藏库里。一开始我认为既然是专柜的东西(即先卖后结),那就不用盘;后来7月31日9点半我已经差不多预盘完了,于是我把实盘的期末库存数字(手提终端的部门合计数据)告诉尹重义,他说库存金额不够,让我把下午屈某拉来的一批货算进期末库存里,我说‘我刚接手,盘点不熟,我是实盘,专柜的不能盘进去’。后来我只是更改了AP抽盘的例外就下班了。”
2017年9月22日,叶某在会谈记录中有如下表述:“8月1日9点开会结束后,我就开始做各部门的成本盘点表,大概10点多做出来了,于是按照惯例,告诉鲜食副总尹重义鲜食整体及每个部门的盘点毛利率,我说83部门毛利是负的。他说‘我知道了,等会过来’。10点半或10:15左右他一个人来了UPC,看了我的盘点成本表,之后尹重义打电话给海鲜部门员工询问为什么会盘成这样,毛利为什么这么低。之后他跟我说83部门要重新盘,盘错了。后来有人在窗口找过他,但不确定是否是针对盘点的事情或者递交过什么录入资料,没有人进来UPC陪同他。11点多时,尹重义定案之后通知我打印D83最终库存盘点表。”
尹重义的手机通话记录显示其在2017年8月1日10:09:05打电话给方某某,通话时间20秒;在10:50:41打电话给赵某某,通话时间为1分28秒。
好又多田林分公司的员工手册规定,入职前或劳动关系存续期间自行或指使他人提供假资料、假证明文件、假证书等,或做假账、伪造公司文件、记录或报销凭证、伪造或模仿签名的行为属于不诚实行为或不坚持诚信原则,严重违反公司劳动纪律或规章制度。伪造公司记录,如财务报表、销售数据、商品价格和考勤记录等行为属于严重失职,营私舞弊,对公司利益造成重大损害。
好又多田林分公司的奖惩政策规定,以投机取巧、弄虚作假的方式谋取不正当利益,或从事任何有失诚信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应聘时提供虚假个人信息、虚假销售、虚假盘点、虚报加班时间、虚报报销,或修改、伪造财务记录、出勤记录、医疗证明或其他原始凭证等以谋取个人或非法利益,以及损害公司名誉或利益等行为的,可立即解聘。
2017年12月4日,尹重义向上海市徐汇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提出与本案诉讼请求相同的申诉请求。2018年1月30日,该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对尹重义的申诉请求不予支持。尹重义不服,向本院提起诉讼。仲裁期间,尹重义陈述8月1日方某某到了窗口递了字条给其,上面写了海蜇皮等的分量,所以重新录入的数据是方某某报给其的,因为8月1日上午其给方某某打电话说,其发现盘点数据不对,要求方某某重新核实,方说是100千克海蜇皮等没有盘进去,所以到窗口找其,递了字条,但字条已经找不到了。
仲裁期间,方某某出庭作证表示其2017年7月31日盘点,8月1日休息,尹重义在8月1日没有给其打过电话。当尹重义一方询问方某某在2017年9月19日的谈话记录中称“海蜇丝我盘了……是我的失误,……是副总要求我盘进去的”是什么意思时,方某某回答其7月31日进行盘点,但是盘下来的数字不够,尹重义问为何不够,其表示不知道,后来尹重义问其海蜇丝有没有盘,其说盘了但是没有录入,但是根据规定,海蜇丝是专柜的,不能录入,后来尹重义把专柜海蜇丝录入到电脑中。
本案审理中,尹重义表示其2017年8月1日在补录数据前给方某某打电话,因为盘点数据有异常,要求方某某过来确认一下。方某某一开始是从窗口递给其纸条,但是纸条写得不清楚,其就让方某某进到办公室里来,坐在其旁边口述数据。第二次盘点报告中增加数量的商品中冻虾仁及冻青虾仁是定案过的,增加的海蜇丝是没有经过定案的,新增的七种商品都是屈某在2017年7月31日拉来的,没有经过定案,是不需要定案的。好又多田林分公司有关于没有定案的货品不能盘点入数据的规定,但因为这部分商品是活水商品,商品损耗大,供应商在合作的时候谈到对造成的损耗进行补损,就是对死亡的商品拿商品来补充,屈某在2017年7月31日拉来的货物是用来补损的商品,因此不能做定案付款,其是站在保护公司利益的角度,让他们免费赠送。好又多田林分公司规定让供应商补损是违规的,但实际操作中都是让供应商承担损耗的,其来好又多田林分公司的时候,好又多田林分公司就是一直这样操作的。而且即便是违规,也没有达到解除劳动合同的程度,其这样做也是为了公司好,其没有从这里面谋取过利益,公司之前也没有对这样的违规行为进行过查处。其在2017年8月1日早上看到毛利分析报告,发现当时出来的部门运营毛利数据与正常情况下的毛利数据差异很大,因此认为盘点数据有问题。
尹重义另表示方某某作为海鲜部直接负责人,同时作为盘点工作的直接责任人,对盘点事件处理结果有利害关系,对盘点中出现工作失误有重大责任。方某某在会谈记录中的陈述是为了推卸责任,大部分为虚假陈述,前后矛盾。方某某在仲裁作证时否认2017年8月1日上班,否认当天接到尹重义的电话,但会谈记录中方某某认可8月1日上班,尹重义的通话记录显示尹重义在8月1日上午10点09分给方某某打过电话。方某某陈述前后矛盾,仲裁委员会以方某某的单方陈述作为定案依据,显然是错误的,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
好又多田林分公司表示假设需要支付赔偿金,其对尹重义主张的金额本身无异议。其以严重违纪为由辞退尹重义,严重违纪的表现就是虚假盘点,具体为一是没有将供应商提供的货物进行定案,但计入到了盘点数据中;二是在没有重新盘点的情况下,虚构了盘点数据。因其在2017年8月份才发现盘点问题,而仓库里的货物一直都有流动,故发现问题的时候已经无法核实第二次盘点报告中增加及变更数量的商品数据是否跟仓库里的货物相对应。屈某在2017年7月31日拉来的货物是没有经过定案的,其不确定其他变化数据的货物是否真实存在。其处规定没有定案的货物不能计入盘点数据中。尹重义要求供应商来补损,这个行为本身就是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只要是收货定案了,损耗就是公司自己承担的,免费货物也是要定案的,只是价格为0而已,不存在免费货物不需要定案的说法。尹重义虚假盘点是担心毛利不好影响其个人业绩。
上述事实,除当事人陈述外,另有仲裁裁决书、劳动合同、解除劳动合同通知、告工会通知书、通话清单、盘点报告、员工手册、奖惩政策、签收表、确认书、会谈记录、仲裁庭审笔录、盘点表等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好又多田林分公司以尹重义虚假盘点,严重违纪为由解除双方劳动合同。对此,无论方某某在仲裁期间有无作虚假陈述及尹重义修改盘点报告的数据是否来自于方某某,尹重义在本案中认可其在盘点报告中增加的100公斤海蜇丝及新增的七种商品都是没有经过定案的,其也认可好又多田林分公司规定没有定案的货品不能盘点入数据。虽然尹重义主张屈某在2017年7月31日拉来的货物是用来补损的商品,因此不能做定案付款,其是站在保护公司利益的角度,让他们免费赠送。但是尹重义认可好又多田林分公司规定让供应商补损是违规的,好又多公司亦否认免费货物不需要定案的说法,故尹重义将未定案货物计入盘点数据中的理由不能成立。因此,尹重义在明知不能将未定案商品盘点入数据的情况下仍将屈某拉来的未定案商品补录入盘点报告中,存在弄虚作假情形,好又多田林分公司据此解除双方劳动合同并无不当。尹重义要求好又多田林分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八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尹重义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计5元,免予收取。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汪海燕

二〇一八年六月八日
书记员  顾祎君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
第七十八条解决劳动争议,应当根据合法、公正、及时处理的原则,依法维护劳动争议当事人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