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钟容元与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局其他一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1-0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6)渝0118行初157号
原告钟容元,女,1969年8月29日出生,汉族,重庆市永川区人,住重庆市永川区。
被告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局,住所地重庆市永川区人民东路66号,组织机构代码00933666-X。
法定代表人简小雨,局长。
委托代理人万禄彬,男,1961年11月12日出生,汉族,系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局民警,住重庆市永川区。
委托代理人尹苹,女,1972年4月17日出生,汉族,系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局民警,住重庆市永川区。
原告钟容元诉被告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局要求撤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一案,于2016年7月2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6年7月21日受理后,于同日向被告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局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8月1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钟容元、被告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局的委托代理人万禄彬和尹苹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局于2016年4月19日作出永公(行)决字[2016]第03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查明2016年4月13日,钟容元等人到北京市中南海上访,要求解决永福煤矿股权问题,被北京市公安局当场查获,钟容元的行为扰乱了该地区公共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现决定对钟容元行政拘留十日。
原告钟容元诉称,一、被告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超越其职权及属地管辖范围,对原告作出拘留10日的行政处罚错误,对原告所做违法人员档案记录程序违法。2016年4月18日晚上,被告有关人员到原告上班的地方,强行将原告带到萱花路派出所说是了解情况,原因是原告于2016年4月13日12时许在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上访。原告在被告处说明当时在北京的情况,因为不熟悉路只是找警察问路,原告并没有任何违法行为,被告却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对原告做出行政拘留的处罚决定,随后原告被送到永川区拘留所限制了人身自由。原告认为,去北京的原因是因为与永福煤矿的股权纠纷案,原告去北京只是正常上访,并没有做出任何违法的事情和过激的行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条之规定,只有行为发生地北京市有关部门才有管辖权。被告并没有法律赋予的异地管辖处罚权,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对原告行政拘留10日是错误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与永公(行)决字[2016]第03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没有任何联系。二、被告对原告所做的采集指纹,拍照留档行为违反法律程序。原告的正常信访行为,只能由行为发生地北京市公安机关决定是否违法,对原告是否是犯罪人员的档案记录也只能由北京市公安机关决定,被告没有北京市公安机关的授权委托,也没有法律赋予的异地执法管辖权,所以,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没有法律依据,对原告所做的违法人员档案记录程序违法。原告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信访条例》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条、第五十五条第一、三款、第六十条、《中央政法委关于处理上访人员的要求规定》等法律法规之规定,被告的行为是典型的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综上所述,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公民的合法权益,原告请求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规定,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永公(行)决字[2016]第03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
被告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局辩称,一、本案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原告伙同吴修兵、李琴、黄贤淑、刘宗彬、张道珍、孔德群、张光芳、汪龙贤、何超于2016年4月9日到北京上访,4月13日钟容元十人来到北京中南海地区上访,明知中南海地区不属于上访接待场所,不接待信访人员走访、也不允许信访人员滞留或聚集,而原告等十人仍然到该地区进行非法上访,扰乱了该地区公共场所秩序,后被中南海执勤民警当场查获并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训诫。以上事实有原告、吴修兵、李琴、黄贤淑、刘宗斌、张道珍、孔德群、张光芳、汪龙贤、何超的陈述,重庆市驻北京信访工作组情况说明,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府右街派出所的训诫书等证据证实。二、本案适用法律正确。本案中,原告于2016年4月13日伙同吴修兵等人在北京市中南海进行非法上访,扰乱了该地区公共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依法对原告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行为,处行政拘留十日,程序合法,处罚适当,适用法律正确。三、本案办案程序符合法律规定。被告受理本案后,依法传唤了相关当事人,依法对原告及同伙进行询问,并告知权利义务。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后,依法告知了其有提起行政诉讼或申请行政复议的权利,并严格遵守了其他法定程序。原告提出该案有两处违反了办案程序。第一,该案不应由被告管辖,《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与永公(行)决字[2016]第03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没有任何联系。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条的规定:行政案件由违法行为地的公安机关管辖。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原告系重庆市永川区探花路368号1单元2-2号人,由被告管辖该案并无不当。第二,原告提出被告对原告所做的采集指纹,拍照等行为违反法律程序。该案由被告管辖,按照办案程序规定进行相关调查取证,指纹信息采集,拍照存档工作是公安机关办理案件的工作流程,根据《公安机关指纹信息工作规定》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依法对原告等违法人员进行指纹信息采集、拍照存档。综上所述,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请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局向本院提交了证明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以下证据、依据:
1、受案登记表。证明经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移送,被告依法受理了原告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案件。
2、传唤证。证明被告依法传唤原告接受调查。
3、公安机关权利义务告知书。证明被告依法告知原告享有的权利和义务。
4、公安行政处罚告知笔录。证明被告对原告行政处罚前履行了告知义务。
5、公安行政处罚审批表。证明被告在对原告行政处罚前进行了审批。
6、永公(行)决字[2016]第03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被告依法作出了行政处罚决定。
7、被拘留人家属通知书。证明被告对原告执行拘留,按法律规定通知了原告家属。
8、送达回证2份。证明被告依法将传唤证及永公(行)决字[2016]第03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了原告。
9、行政拘留执行回执。证明被告对原告执行了行政拘留。
10、训诫书。证明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对原告进行了训诫及训诫的法律依据。
11、情况说明及附件。证明重庆市人民政府驻北京信访工作组对原告等人非正常上访进行了说明。
12、对原告的询问笔录。证明原告等于2016年4月13日在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上访聚集、扰乱公共秩序,被中南海民警查获的事实。
13、对吴修兵的询问笔录。证明原告等于2016年4月13日在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上访聚集、扰乱公共秩序,被中南海民警查获的事实。
14、对李琴的询问笔录。证明原告等于2016年4月13日在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上访聚集、扰乱公共秩序,被中南海民警查获的事实。
15、对张道珍的询问笔录。证明原告等于2016年4月13日在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上访聚集、扰乱公共秩序,被中南海民警查获的事实。
16、对张光芳的询问笔录。证明原告等于2016年4月13日在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上访聚集、扰乱公共秩序,被中南海民警查获的事实。
17、对汪龙贤的询问笔录。证明原告等于2016年4月13日在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上访聚集、扰乱公共秩序,被中南海民警查获的事实。
18、对刘宗彬的询问笔录。证明原告等于2016年4月13日在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上访聚集、扰乱公共秩序,被中南海民警查获的事实。
19、对孔德群的询问笔录。证明原告等于2016年4月13日在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上访聚集、扰乱公共秩序,被中南海民警查获的事实。
20、对黄贤淑的询问笔录。证明原告等于2016年4月13日在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上访聚集、扰乱公共秩序,被中南海民警查获的事实。
21、户口证明。证明原告的身份信息。
22、治安支队法制员行政案件审核意见表。证明被告法制员对案件进行了审核。
被告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局提供的法律依据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1、2、21无异议;对证据3、4,是原告签的字,但没有看;对证据5、9、11、13-20、22不清楚;对证据6,是原告签的字,原告自己去领的;对证据7,是原告签的字,但不清楚是否通知原告家属;对证据8,是原告签的字,但认为被告没有送达原告;对证据10有异议;对证据12,是原告签的字,但与原告说的内容不符。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1、2、21的真实性无异议,且证据符合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的要求,本院予以采信;被告提交的证据3-20、22符合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的要求,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原告系原永川县永福煤矿工人,1998年离开该矿。后原告等人因与该矿股权纠纷起诉来本院,该案在本院未审结。2016年4月9日,原告与张光芳等人从永川到北京,2016年4月10日,原告等人到达北京。2016年4月13日,原告等人到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进行上访,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民警抓获。同日,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府右街派出所对原告等人进行了训诫,并被送往重庆市人民政府驻北京信访工作组。2016年4月14日,重庆市人民政府驻北京信访工作组将原告等人送往北京火车站回永川。2016年4月18日,被告作为治安案件立案处理。同日,原告被传唤至被告处接受了询问并制作了询问笔录,被告认定原告到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进行非正常上访,严重扰乱了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的公共秩序。同日,被告对原告进行了行政处罚前的告知,拟对原告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伍百元以下罚款,同时告知了原告有申辩、陈述的权利。原告表示不申辩和陈述。2016年4月19日,被告作出永公(行)决字[2016]第03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原告行政拘留十日,并向原告送达了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并将原告送重庆市永川区拘留所执行了拘留。原告不服,于2016年7月2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永公(行)决字[2016]第03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条“扰乱公共秩序,妨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权利、财产权利,妨害社会管理,具有社会危害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由公安机关依照本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条“行政案件由违法行为地的公安机关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但涉及卖淫、嫖娼、赌博、毒品的案件除外。”的规定,被告有权对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原告于2016年4月13日到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进行上访,因该地区系公共场所,并非信访接待之处,原告的行为属非正常上访,被告认定原告有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行为,违反治安管理相关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对原告处以行政拘留十日的行政处罚并无不当。原告提出的被告对本案没有管辖权,存在超越职权、滥用职权,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认定事实不清,与本案查明的事实不符,原告的诉称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综上,被告作出的永公(行)决字[2016]第03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并无不当,原告的诉讼请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钟容元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钟容元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鲁勇
代理审判员  李师
人民陪审员  刘春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段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