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王鹏、季志红盗窃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1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北省武强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冀1123刑初128号
公诉机关河北省武强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王鹏(聋哑人),男,1985年12月28日出生于山西省应县,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应县。2013年3月18日因犯盗窃罪被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人民法院判处拘役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2013年5月9日刑满释放。2018年1月1日因涉嫌盗窃被武强县公安局抓获。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8年1月2日被武强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强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张伟,河北询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季志红(聋哑人),男,1984年7月20日出生于山西省怀仁县,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怀仁县。2003年10月8日因犯窝藏赃物罪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2010年9月20日因犯盗窃罪被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2011年10月7日刑满释放。2014年5月27日因犯盗窃罪被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判处拘役五个月十五天,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2018年1月1日因涉嫌盗窃被武强县公安局抓获。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8年1月2日被武强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强县看守所。
辩护人邵翔,江苏乐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吉宇(聋哑人),男,1985年9月11日出生于山西省应县,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应县。2018年1月1日因涉嫌盗窃被武强县公安局抓获。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8年1月2日被武强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强县看守所。
辩护人符智,江苏乐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利明(聋哑人),男,1988年10月7日出生于山西省应县,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应县。2010年9月20日因犯盗窃罪被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2012年8月27日因犯寻衅滋事罪被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2012年9月6日刑满释放。2018年1月1日因涉嫌盗窃被武强县公安局抓获。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8年1月2日被武强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强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李重昊,河北舒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姜艳成(聋哑人),男,1989年12月12日出生于山西省应县,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应县。2018年1月8日因涉嫌盗窃被武强县公安局抓获。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8年1月9日被武强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强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孙梅,河北舒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常月明(聋哑人),男,1990年10月21日出生于山西省山阴县,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山阴县。2018年1月10日因涉嫌盗窃被武强县公安局抓获。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8年1月11日被武强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深州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李维谦,河北询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河北省武强县人民检察院以武检公诉刑诉(2018)15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鹏、季志红、王吉宇、张利明、姜艳成、常月明犯盗窃罪,于2018年9月1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武强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徐震、孙伟伟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王鹏、季志红、王吉宇、张利明、姜艳成、常月明及各自的辩护人张伟、邵翔、符智、李重昊、孙梅、李维谦,翻译人员程某、徐某、李某4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1.2017年11月4日下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常月明、姜艳成至武强县城,在百隆商场内盗窃被害人胡某1的一部玫瑰金苹果7PLUS手机。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苹果7PLU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4796元。
2.2017年12月31日下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武强县城,在体育街欣荣超市盗窃被害人赵某1的一部金色0PPO牌A57手机(已发还),在乐堡士店内盗窃被害人李某1的一部玫瑰金色VIVO牌V3MAXA手机(已发还),在百隆商场盗窃被害人葛某1的一部金色华为牌手机(已发还),在体育街名依库店内盗窃被害人魏某1的一部玫瑰金色0PP0牌R9手机(已发还)。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0PPO牌A57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188元;被盗的VIVO牌V3MAXA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345元;被盗的华为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789元;被盗的0PPO牌R9M手机价值1625元。
3.2017年12月29日下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山西省浑源县,在恒吉利超市内盗窃被害人王某1的一部金色0PPO牌A59手机。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0PPO牌A59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118元。
4.2017年12月30日晚上,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任丘市,在雷某商场内盗窃被害人邓某的一部红色苹果7PLUS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刘某1的一部金色0PPO牌R7PLUS手机(已发还)。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苹果7PLU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6219元;被盗0PPO牌R7PLU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951元。
5.2017年12月30日中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徐水县,在双隆商厦内盗窃被害人刘某2的一部银色苹果7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聂某的一部银色红米NOTE3手机、盗窃被害人韩某1的一部金色VIVO牌X7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楚顺学的一部金色乐视手机,在惠友商场内盗窃被害人刘某3的一部玫瑰金色0PP0牌R9S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刘某4的一部粉色VIVO牌X7手机(已发还)。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苹果7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6148元;被盗的红米NOTE3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739元;被盗的VIVO牌X7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853元;被盗的乐视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665元;被盗的0PPO牌R9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3084元;被盗的VIV0牌X7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784元。
6.2017年12月30日下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雄县,在天奕商场内盗窃被害人田某1的一部金色小米NOTE4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刘某5的一部黑色VIVO牌Y55手机。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小米NOTE4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208元;被盗的小米VIVO牌Y55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909元。
7.2017年12月30日下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安新县,在百货大楼内盗窃被害人冯某1的一部粉色小米NOTE女神版手机、盗窃被害人黄某的一部土豪金色0PPO牌R7PLUS手机。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小米NOTE女神版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2175元;被盗的0PPO牌R7PLU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2268元。
8.2017年12月31日下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景县县城,在盐百购物中心盗窃被害人王某2丽的一部玫瑰金色0PPO牌R9M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唐某的一部玫瑰金色0PPO牌A57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王某2的一部0PPO牌R9SPLUS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秦某1的一部VIVO牌X5手机。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0PPO牌R9M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900元;被盗的0PP0牌A57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208元;被盗的0PP0牌R9SPLU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2354元;被盗的VIV0牌X5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533元。
9.2017年12月31日下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吴桥县,在信发商厦内盗窃被害人袁某的一部华为手机(已发还),在信发商场一楼处盗窃被害人侯某的一部小米手机(已发还),在信发商场内盗窃被害人刘某6的一部华为V9手机(已发还),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华为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373元;被盗的小米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690元;被盗的华为V9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2352元。
10.2017年12月31日下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阜城县城,在鹏元商厦盗窃被害人李某2的一部金色VIVO牌X9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伊某的一部金色VIV0牌X6PLUS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吴某的一部玫瑰金色苹果手机(已发还),在阜百商厦盗窃被害人胡某2的一部VIVO牌X7PLUS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王某3的一部玫瑰金色VIV0牌X7手机(已发还),在阜城盐百商厦盗窃被害人田某2的一部苹果手机(已发还)。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VIVO牌X9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2348元;被盗的VIV0牌X6PLU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747元;被盗的苹果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4038元;被盗的VIVO牌X7PLU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871元;被盗的VIVO牌X7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835元;被盗的苹果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155元。
11.2017年12月31日,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献县县城,在泰昌一期购物商场内盗窃被害人张某的一部银色华为牌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魏某2的一部粉色0PPO牌R9S手机(已发还),在泰昌二期购物商场内盗窃被害人崔某的一部黑色VIVO牌X5PROD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朱某的一部玫瑰金色VIV0牌Y67手机(已发还)。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华为牌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2019元;被盗的0PPO牌R9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909元;被盗的VIVO牌X5PROD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203元;被盗的VIVO牌Y67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409元。
12.2018年1月1日下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故城县城,在中华街与广交路西南角一二元超市内盗窃被害人秦某2的一部金色0PPO牌A37M手机(已发还),在信誉商厦内盗窃被害人韩某2的一部苹果手机(已发还)。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0PPO牌A37M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007元;被盗的苹果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4605元。
13.2018年1月1日下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清河县,在信誉楼商厦内盗窃被害人赵某2的一部红色0PPO牌R9S手机(已发还),在衣尔忧商场内盗窃被害人苏某的一部金色0PPO牌R9TM手机(已发还),在家乐园商场内盗窃被害人李某3的一部玫瑰金色VIVO牌X6D手机,在信誉楼商厦内盗窃被害人王某4的一部VIVO牌Y67手机(已发还)。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0PPO牌R9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2374元;被盗0PPO牌R9TM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827元;被盗的VIVO牌X6D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2143元;被盗的VIVO牌Y67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954元。
对指控的犯罪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应的证据,据此认为,被告人王鹏、季志红、王吉宇、张利明、姜艳成、常月明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构成盗窃罪。要求依法惩处。
被告人王鹏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其辩护人主要提出:1、王鹏系聋哑人;2、认罪悔罪,赔偿了第一起犯罪事实中被害人的损失;3、王鹏未具体实施盗窃,只是充当司机及分一部分盗窃财物;4、父母年迈,妻子也是聋哑人,需要王鹏照看。综述,建议对王鹏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季志红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其辩护人主要提出:1季志红系聋哑人;2、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3、当庭自愿认罪;4、家人愿意代其退赃和缴纳罚金。虽季志红盗窃次数多,但涉案赃物基本已发还,未给受害人造成损失;5、为给年幼聋哑孩子看病实施盗窃,是生活所迫;6、季志红系单独实施盗窃,与其余被告人无牵连;7、季志红配偶及孩子均系聋哑人、父母年迈。综述,建议对季志红从轻、减轻处罚,判处两年以下有期徒刑。
被告人王吉宇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其辩护人主要提出:1、王吉宇系聋哑人;2、所盗手机未销赃,基本返还被害人,社会危害小;3、归案后,积极配合调查,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4、当庭自愿认罪,悔过表现好;5、亲属愿意退赔及缴纳罚金;6、王吉宇系单独实施盗窃,与其余被告人无牵连,应以其所盗14部手机作为标准进行量刑。综述,建议对王吉宇从轻、减轻处罚,判处两年以下有期徒刑。
被告人张利明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其辩护人主要提出:1、张利明系聋哑人;2、盗窃的7部手机未销赃,基本已返还被害人;3、张利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自愿认罪;4、张利明系单独实施盗窃,与其余被告人无牵连,应以其所盗7部手机作为标准进行量刑;5、张利明患有残疾,生活压力大,其因生活困难实施盗窃,主观恶性小。综述,建议对张利明从轻、减轻处罚。
被告人姜艳成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其辩护人主要提出:1、姜艳成系聋哑人;2、姜艳成没有直接实施盗窃,也没有分得赃款,起次要作用,系从犯;3、姜艳成当庭自愿认罪。综述,建议对姜艳成从轻处罚。
被告人常月明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其辩护人主要提出:1、常月明系聋哑人;2、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主观恶性较小,当庭认罪、悔罪,被害人已经得到了王鹏的赔偿。综述,建议对常月明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一、王鹏、姜艳成、常月明盗窃的事实
2017年11月4日下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常月明、姜艳成至武强县城,在百隆商场内盗窃被害人胡某1的一部玫瑰金苹果7PLUS手机。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苹果7PLU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4796元。
案发后,被告人王鹏的亲属代其退赔了被害人胡某1的经济损失。
上述事实,被告人王鹏、姜艳成、常月明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告人王鹏、姜艳成、常月明的供述,视听资料光盘,被害人胡某1的陈述,书证指认照片、辨认笔录及照片、山阴县残疾人联合会及应县残疾人联合会出具的残疾人基本信息、交到条、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出具的价格认定结论书、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忻刑初字第158号刑事判决书、执行通知书、忻府区看守所出具的证明、山阴县公安局出具的前科证明、武强县公安局出具的抓获经过及户籍证明信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二、王鹏、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盗窃的事实
2017年12月29日至2018年1月1日期间,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窜至山西省的浑源县河北省的武强县、任丘市、徐水县、雄县等地共实施十二起盗窃行为,盗窃手机总价值为79922元。具体盗窃事实如下:
1.2017年12月29日下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山西省浑源县,在恒吉利超市内盗窃被害人王某1的一部金色0PPO牌A59M手机。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0PPO牌A59M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118元。
2.2017年12月30日中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徐水县,在双隆商厦内盗窃被害人刘某2的一部银色苹果7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聂某的一部银色红米NOTE3手机、盗窃被害人韩某1的一部金色VIVO牌X7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楚顺学的一部金色乐视手机,在惠友商场内盗窃被害人刘某3的一部玫瑰金色0PP0牌R9SPLUS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刘某4的一部粉色VIVO牌X7手机(已发还)。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苹果7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6148元;被盗的红米NOTE3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739元;被盗的VIVO牌X7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853元;被盗的乐视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665元;被盗的0PPO牌R9SPLU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3084元;被盗的VIV0牌X7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784元。
3.2017年12月30日下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雄县,在天奕商场内盗窃被害人田某1的一部金色小米NOTE4X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刘某5的一部黑色VIVO牌Y55手机。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小米NOTE4X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208元;被盗的VIVO牌Y55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909元。
4.2017年12月30日下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安新县,在百货大楼内盗窃冯某2之女的一部粉色小米NOTE女神版手机、盗窃被害人黄某的一部土豪金色0PPO牌R7PLUS手机。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小米NOTE女神版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2175元;被盗的0PPO牌R7PLU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2268元。
5.2017年12月30日傍晚,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任丘市,在雷某商场内盗窃被害人邓某的一部红色IPhone7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刘某1的一部金色0PPO牌R7PLUS手机(已发还)。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IPhone7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6219元;被盗0PPO牌R7PLU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951元。
6.2017年12月31日,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献县县城,在泰昌一期购物商场内盗窃被害人张某的一部银色华为牌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魏某2的一部玫瑰金色0PPO牌R9S手机(已发还),在泰昌二期购物商场内盗窃被害人崔某的一部黑色VIVO牌X5PROD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朱某的一部玫瑰金色VIV0牌Y67手机(已发还)。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华为牌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2019元;被盗的0PPO牌R9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909元;被盗的VIVO牌X5PROD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203元;被盗的VIVO牌Y67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409元。
7.2017年12月31日下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景县县城,在盐百购物中心盗窃被害人王某2丽的一部玫瑰金色0PPO牌R9M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唐某的一部玫瑰金色0PPO牌A57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王某2的一部0PPO牌R9SPLUS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秦某1的一部VIVO牌X5手机。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0PPO牌R9M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900元;被盗的0PP0牌A57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208元;被盗的0PP0牌R9SPLU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2354元;被盗的VIV0牌X5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533元。
8.2017年12月31日下午17时左右,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吴桥县,在信发商厦内盗窃被害人袁某的一部华为手机(已发还),在信发商场一楼处盗窃被害人侯某的一部小米手机(已发还),在信发商场内盗窃被害人刘某6的一部华为V9手机(已发还),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华为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373元;被盗的小米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690元;被盗的华为V9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2352元。
9.2017年12月31日下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阜城县城,在鹏元商厦盗窃被害人李某2的一部金色VIVO牌X9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伊某的一部金色VIV0牌X6PLUS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吴某的一部金色苹果IPhone手机(已发还),在阜百商厦盗窃被害人胡某2的一部VIVO牌X7PLUS手机(已发还)、盗窃被害人王某3的一部金色VIV0牌X7手机(已发还),在阜城盐百商厦盗窃被害人田某2的一部金色IPhone6S手机(已发还)。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VIVO牌X9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2348元;被盗的VIV0牌X6PLU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747元;被盗的金色苹果IPhone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4038元;被盗的VIVO牌X7PLU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871元;被盗的VIVO牌X7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835元;被盗的金色IPhone6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155元。
10.2017年12月31日下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武强县城,在体育街欣荣超市盗窃被害人赵某1的一部金色0PPO牌A57手机(已发还),在乐堡士店内盗窃被害人李某1的一部玫瑰金色VIVO牌V3MAXA手机(已发还),在百隆商场盗窃被害人葛某2的一部金色华为牌手机(已发还),在体育街名依库店内盗窃被害人魏某1的一部玫瑰金色0PP0牌R9M手机(已发还)。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0PPO牌A57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188元;被盗的VIVO牌V3MAXA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345元;被盗的华为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789元;被盗的0PPO牌R9M手机价值1625元。
11.2018年1月1日下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故城县城,在中华街与广交路西南角一二元超市内盗窃被害人秦某2的一部金色0PPO牌A37M手机(已发还),在信誉商厦内盗窃被害人韩某2的一部黑色苹果7PLUS手机(已发还)。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0PPO牌A37M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007元;被盗的苹果7PLU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4605元。
12.2018年1月1日下午,被告人王鹏驾驶汽车载被告人王吉宇、季志红、张利明至清河县,在信誉楼商厦内盗窃被害人赵某2的一部红色0PPO牌R9S手机(已发还),在衣尔忧商场内盗窃被害人苏某的一部金色0PPO牌R9TM手机(已发还),在嘉乐园商场内盗窃被害人李某3的一部玫瑰金色VIVO牌X6D手机,在信誉楼商厦内盗窃被害人王某4的一部玫瑰金VIVO牌Y67手机(已发还)。经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认定:被盗的0PPO牌R9S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2374元;被盗0PPO牌R9TM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1827元;被盗的VIVO牌X6D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2143元;被盗的VIVO牌Y67手机在价格认定基准日的价格为954元。
2018年1月1日17时许,武强县公安局侦查人员将被告人王鹏、季志红、王吉宇、张利明抓获归案,并扣押了所盗窃的上述手机。
上述事实,被告人王鹏、季志红、王吉宇、张利明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告人王鹏、季志红、王吉宇、张利明的供述,被害人赵某1、李某1、葛某2、魏某1、王某2、王某2丽、唐某、李某2、伊某、吴某、胡某2、王某3、田某2、秦某2、张某、崔某、魏某2、朱某、邓某、刘某1、赵某2、苏某、王某4、李某3、刘某2、刘某3、聂某、韩某1、楚顺学、刘某4、田某1、刘某5、黄某、王某1、韩某2、刘某6、侯某、袁某、秦某1的陈述,证人冯某2的证言,书证提取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物品文件清单及照片、指认照片、被盗手机照片及型号、发还清单、怀仁县残疾人联合会及应县残疾人联合会出具的残疾人基本信息、武强县价格认定中心出具的价格认定结论书、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忻刑初字第158号刑事判决书(王鹏)、执行通知书、忻府区看守所出具的证明、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朔刑初字第195号刑事决书(张利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0)里刑初字第477号刑事判决书(季志红、张利明)、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园刑二初字第0146号刑事判决书(季志红)、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03)官刑初字第1309号刑事判决书(季志红)、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03)昆刑少终字第32号刑事裁定书(季志红)、释放证明书、朔州市朔城区看守所出具的羁押证明、武强县公安局出具的抓获经过及户籍证明信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鹏、季志红、王吉宇、张利明、姜艳成、常月明以非法占用为目的,在公共场所扒窃,王鹏涉案价值84718元,季志红、王吉宇、张利明涉案价值79922元,数额巨大,姜艳成、常月明涉案价值4796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均构成盗窃罪,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鹏、季志红、王吉宇、张利明、姜艳成、常月明犯盗窃罪的罪名成立,应予支持。被告人王鹏、季志红、王吉宇、张利明、姜艳成、常月明系聋哑人,依法应从轻或减轻处罚。归案后,被告人王鹏、季志红、王吉宇、张利明、姜艳成、常月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当庭认罪,被盗手机已被公安机关扣押,依法均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王鹏的亲属代其赔偿第一起犯罪事实中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就该起犯罪事实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王鹏、季志红、王吉宇、张利明多次实施盗窃行为,且王鹏、季志红、张利明曾因犯罪被判处刑罚,具有犯罪前科,依法可酌情从重处罚。关于各辩护人所提与上述内容一致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关于季志红、王吉宇、张利明的辩护人所提三被告人单独作案,仅对自己所盗窃的手机承担刑事责任的辩护意见,经查,在犯罪过程中,被告人王鹏、季志红、王吉宇、张利明共同预谋盗窃犯罪,组织分工明确,且具体实施了犯罪行为,应共同承担刑事责任,故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关于被告人姜艳成的辩护人所提姜艳成系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在共同犯罪过程中,被告人王鹏、姜艳成、常月明分工明确,互相配合,所起作用相当,故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关于辩护人所提其他辩护意见,与法庭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纳。为此,综合考虑本案被告人王鹏、季志红、王吉宇、张利明、姜艳成、常月明的犯罪性质、情节、危害后果及悔罪表现,结合公诉机关、辩护人提出的量刑意见以及被告人要求对其从轻处罚的量刑请求,依法对被告人王鹏、季志红、王吉宇、张利明减轻处罚,对被告人姜艳成、常月明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十九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王鹏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月1日起至2020年4月30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季志红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月1日起至2020年4月30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三、被告人张利明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5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月1日起至2020年4月30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四、被告人王吉宇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月1日起至2020年3月31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五、被告人姜艳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月8日起至2018年12月7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六、被告人常月明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月10日起至2018年12月9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七、扣押在武强县公安局的银色丰田花冠轿车(悬挂车牌:晋B×××××)一辆,由扣押机关依法处理。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吴东普
审判员  严少芳
审判员  孙全全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书记员  张 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