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珠海市天翼土地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执行复议执行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4-12-2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执 行 裁 定 书
(2014)珠中法执复字第26号
申请复议人(异议人、申请执行人):珠海市天翼土地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住所地:珠海市香洲区。
代表人:珠海市天翼土地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清算组
负责人:王国光,组长。
委托代理人:李春阳,广东友邦方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伍亚秋,广东友邦方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执行人:董雪丽,女,汉族,住所地:珠海市香洲区拱北。
执行法院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依据珠海市香洲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2011)珠香劳仲裁字第113号仲裁裁决书,在执行珠海市天翼土地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简称“天翼估价公司”)申请执行董雪丽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中,于2014年1月6日作出(2011)珠香法执字第3017号通知书,认为该案已经执行完毕。天翼估价公司向执行法院提出异议。执行法院于2014年5月19日作出(2014)珠香法执异字第8号执行裁定。天翼估价公司不服,向本院申请复议。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执行法院查明,天翼估价公司于2000年4月28日登记设立,最初登记名称为珠海市天翼物业评估咨询有限公司,后经多次变更名册及股权结构,最终变更为现名称“珠海市天翼土地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0万元,股东为邓艳梅占59%股权、曲秀琴占40%股权、钟悦红占1%股权。
2011年6月2日,珠海市香洲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2011)珠香劳仲裁字第113号仲裁裁决书,裁决由董雪丽归还天翼评估公司公款731189元、备用金1000元、中行、广发行、联社等银行印鉴及开户资料、记账凭证、现金出纳登记簿、银行存款日记等资料。董雪丽不服该裁决提起诉讼,后撤回起诉。(2011)珠香劳仲裁字第113号仲裁裁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该裁决书查明如下事实:“被申请人(董雪丽)庭审时表示公款731189元、中行、广发行、联社等银行印鉴及开户资料、记账凭证、现金出纳登记簿、银行存款日记账等资料现在仍由其保管;备用金10000元现在仅剩余约6000元,使用的费用有单据可以证明”。天翼估价公司认为董雪丽未按照上述生效仲裁裁决书履行义务,于2011年8月2日向执行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法院受理后予以立案,案号为(2011)珠香法执字第3017号。
执行过程中,2011年9月,天翼估价公司股东曲秀琴向执行法院提起案外人异议,执行法院经审查,于2011年10月17日裁定不予受理;该案经本院复议,于2012年2月27日作出(2012)珠中法执复字第5号执行裁定,驳回曲秀琴的复议请求。
由于天翼估价公司股东之间产生矛盾,曲秀琴以天翼估价公司为被告、以邓艳梅、钟悦红为第三人向本院提起解散纠纷诉讼,案号为(2012)珠中法民二初字第5号。2012年7月13日本院作出判决:解散天翼估价公司。该判决于2012年8月8日发生法律效力。该判决查明如下事实:公司时任出纳董雪丽和会计杜琼燕以劳动争议为由,起诉天翼估价公司支付工资及补偿金,本院于2011年9月27日分别作出(2011)珠中法民一终字第445号、44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天翼估价公司与董雪丽、杜琼燕劳动关系于2010年9月10日解除,天翼估价公司支付曲秀琴、杜琼燕2010年9月份工资。该两份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且均认定了如下事实:天翼估价公司的印章在2010年4月份之后一直保管在法定代表人邓艳梅的妹妹邓莉华手中。2010年8月20日曲秀琴与邓莉华之间发生矛盾。天翼估价公司的两位大股东是邓艳梅、曲秀琴,邓艳梅是法定代表人,但长期缺位,由其两位妹妹(即邓红梅、邓莉华)在公司监督管理,没有任何协议或文书公示过邓艳梅两位妹妹有什么授权。天翼估价公司实际由曲秀琴经营。2010年8月邓莉华姐妹与曲秀琴发生争执后,邓莉华掌握了印章,但已经不再天翼估价公司的办公场所上班,曲秀琴上班但没有印章。
由于天翼估价公司未能在本院(2012)珠中法民二初字第5号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五日内成立清算组清算,经曲秀琴申请,本院于2013年4月8日作出(2012)珠中法民二清(预)字第7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申请人曲秀琴对被申请人天翼估价公司的公司强制清算申请。并于2013年5月6日作出(2013)珠中法民二清(算)字第3-1号指定成立清算组决定书,指定广东大公威德律师事务所对天翼公司进行清算,清算组由王国光、李彩容、张岩组成,王国光任清算组组长。目前清算工作正在进行中。
本院在审理(2012)珠中法民二初字第5号案件过程中,根据曲秀琴申请并提供房产担保,于2012年2月27日作出(2012)珠中法民二初字第5号之一民事裁定书,裁定:一、查封天翼估价公司的公司公章、公司财务章、公司发票专用章、营业执照正副本、税务登记证正副本、房地产估价资质证书正副本、会计资料(包括但不限于记账凭证、账本、明细账);二、扣押天翼估价公司的现金;三、冻结天翼估价公司以下银行存款:1、天翼估价公司在中国银行珠海九州港支行账户上的存款;2、天翼估价公司在珠海农村使用联社营业部账户上的存款;3、天翼估价公司在广发银行珠海分行营业部账户上的存款;四、冻结以第三人邓艳梅名义在珠海农村使用联社香洲分社开立的账户上的存款;五、冻结以曲秀琴名义在深圳发展银行珠海分行吉大支行开立的账户上的存款。六、查封天翼估价公司所有的车牌号码为粤CDxx**的“飞度”牌轿车一辆。上述第二、三、四、五、六项保全措施的总金额以人民币100万元为限。七、查封曲秀琴所有的位于珠海市香洲XX大厦706房及珠海市香洲XX大厦709房。本院于2012年2月9日作出(2012)珠中法民二初字第5号之二民事裁定书,冻结以曲秀琴名义在深圳发展银行珠海分行吉大支行开立的账户上的存款。冻结金额以人民币100万元为限。由于天翼估价公司对本院(2012)珠中法民二初字第5号民事裁定书提出复议,2012年6月11日,本院作出(2012)珠中法民二初字第5号之三民事裁定书,认为为了不影响天翼估价公司的正常经营,根据天翼估价公司申请准许天翼估价公司使用公章,裁定:一、解除对天翼估价公司营业执照正副本、税务登记证正副本、房地产估价资质证书正副本的查封;二、解除对天翼估价公司在中国银行珠海九州港支行账户上存款的冻结(天翼估价公司基本账户)。根据上述财产保全裁定书,2013年3月7日,本院从曲秀琴处查封(扣押)了天翼估价公司的公司账册、记账凭证等(详见财产清单);于2012年3月9日冻结曲秀琴在深圳发展银行珠海吉大支行账户金额715407元(曲秀琴认可该款为天翼估价公司款项,并主动提供给本院予以冻结),并对涉案其他账户及财物进行了冻结和查封。
在执行法院(2011)珠香法执字第3017号执行过程中,执行法院于2012年3月26日依法传唤董雪丽、杜琼燕、曲秀琴到院了解相关情况,杜琼燕陈述已将天翼估价公司财务资料交给曲秀琴;董雪丽、杜琼燕陈述已将天翼估价公司款项706795.33元交给曲秀琴。曲秀琴对此认可,并向执行法院陈述上述款项及财务资料已由本院查封冻结。三名到场当事人向执行法院提交了董雪丽、杜琼燕于2010年10月10日向曲秀琴移交天翼公司财务资料、公司款项的书面交接凭证,《天翼估价公司账本、凭证、明细交接表》、《天翼估价公司现金明细》均有移交人董雪丽、杜琼燕及接受人曲秀琴签名确认。公司款项交接凭证显示,天翼估价公司的资金存在邓艳梅名下的为23877.85元;存在邓红梅名下的为516.67元,存在董雪丽两个账户名下的款项分别为150863.48元及255931.85元;存在曲秀琴名下的为300000元;上述款项合计731189.85元。并有备用金余额5784元及保险单4216元(备用金共计10000元)
执行法院于2012年4月13日依法传唤邓艳梅的代理人邓红梅到法院了解情况,并向其告知执行法院采取财产保全措施的相关情况。邓红梅表示:我知道的是,账本、公章等资料也交由中院保全,邓艳梅名下2万多元尚在,确已销户,不能取出等。
2012年4月17日,执行法院在得知(2011)珠香法执字第3017号执行标的被本院查封、冻结后,认为本案暂不具备继续执行条件,作出内容为“终结本次执行”的(2011)珠香法执字第3017号之一执行裁定书。
2012年7月13日,本院作出(2012)珠中法民二初字第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解散天翼估价公司。各方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均未提出上诉,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2012)珠中法民二初字第5号民事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曲秀琴以此为由,申请本院解除该案的财产保全措施及其担保财产的查封。本院于2012年9月17日作出(2012)珠中法民二初字第5号之四民事裁定书,裁定解除该案的财产保全措施并解除对曲秀琴所提供担保财产的查封。曲秀琴遂将解除冻结的深圳发展银行珠海吉大支行账户资金取走。
2012年9月20日,执行法院作出(2011)珠香法执字第3017号之二执行裁定书,裁定:一、查封天翼估价公司的中行、广发行、联社等银行印鉴及开户资料,记账凭证、现金出纳登记簿、银行存款日记账等资料;二、冻结以第三人邓艳梅名义在珠海农村信用联社香洲分社开立的账户上的存款;三、冻结以曲秀琴名义在深圳发展银行珠海分行吉大支行开立账户上的存款。目前,涉案的天翼估价公司财物资料已被执行法院查封扣押。曲秀琴在深圳发展银行珠海吉大支行账户款项在本院解封后已被取走,目前其账户已被执行法院冻结。
2014年1月6日,执行法院向天翼估价公司作出(2011)珠香法执字第3017号《通知书》,内容:“在天翼估价公司股东、法定代表人邓艳梅长期缺位的情况下,作为公司员工的董雪丽将财物资料及公款移交给公司股东、经理、实际负责人曲秀琴,实际已经履行完毕珠海市香洲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2011)珠香劳仲裁字第113号仲裁裁决书所确定的义务。故,本案现已执行完毕”。对此,天翼估价公司向执行法院提出本执行异议。
另查明,在执行法院(2011)香民一初字第1372号案件审理过程中,天翼估价公司在答辩时陈述了如下内容:“被告天翼估价公司于2000年4月由邓艳梅、曲秀琴合作开办,邓艳梅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曲秀琴为该公司的实际管理人”。
又查明,曲秀琴于2010年9月10日出资60万元占30%的比例作为股东加入珠海正拓土地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董雪丽于2010年9月9日入职珠海正拓土地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
根据上述查明的事实,针对异议人及董雪丽的答辩意见,执行法院作如下综合评述:
一、关于董雪丽是否已经将财务资料及公司款项移交给曲秀琴的问题。
在(2011)珠香劳仲裁字第113号仲裁过程中,董雪丽庭审时表示公款731189元,中行、广发行、联社等银行印鉴及开户资料、记账凭证、现金出纳登记簿、银行存款日记账等资料现在仍由其保管;备用金10000元现在仅剩余约6000元,使用的费用有单据可以证明”。但在以(2011)珠香劳仲裁字第113号仲裁裁决书为依据的(2011)珠香法执字第3017号案件执行过程中,曲秀董雪丽、杜琼燕陈述2010年10月10日其已经向曲秀琴移交了天翼公司的财务资料及公司款项,曲秀琴签名确认该事实,并提供了双方的《天翼估价公司账本、凭证、明细交接表》、《天翼估价公司现金明细》佐证其陈述。董雪丽对是否移交上述款物的陈述出现了前后不一致的情况,对于财务资料及公司款项是否已经移交给曲秀琴,应当根据其他证据综合予以判断。《天翼估价公司账本、凭证、明细交接表》、《天翼估价公司现金明细》均有移交人董雪丽、杜琼燕及接受人曲秀琴签名确认,并且本院在(2012)珠中法民二初字第5号案件的财产保全材料显示,所查封的财务资料及冻结的70余万元(曲秀琴认可属于天翼公司的资金)均是由曲秀琴提供,该两份证据佐证了董雪丽陈述的已经将天翼估价公司相关财物移交给了曲秀琴的事实,因此,执行法院对该事实予以确认。
二、关于曲秀琴接收董雪丽等人所移交天翼估价公司财物的法律效力问题。
(一)曲秀琴在天翼估价公司的身份、地位问题。
据查,天翼估价公司登记注册的股东为邓艳梅占59%股权、曲秀琴占40%股权、钟悦红占1%股权,邓艳梅为法定代表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八条之规定,代表法人行使职权的负责人,是法人的法定代表人。一般情况下,邓艳梅应当认定为代表天翼估价公司行使职权的人。而天翼估价公司存在特殊情况,根据生效的本院(2012)珠中法民二初字第5号查明的事实:“天翼估价公司的两位大股东是邓艳梅、曲秀琴,邓艳梅是法定代表人,但长期缺位,由其两个妹妹在公司监督管理,而并没有任何协议或文书向劳动者公示过邓艳梅两个妹妹有什么权限,天翼公司实际由曲秀琴经营”。另外在执行法院(2011)香民一初字第1372号案件审理过程中,天翼估价公司的答辩意见也印证了该特殊情况,因此可以确认天翼估价公司在实际经营过程中,钟悦红仅仅是挂名股东,并不参与经营;而股东、法定代表人邓艳梅又长期缺位,其两个妹妹在公司监督管理,但均未获得任何协议或文书向劳动者公示权限,因此,应当认定天翼估价公司在十几年的经营过程中,真正代表天翼估价公司行使职权的是曲秀琴,即曲秀琴是公司实际负责人。
(二)曲秀琴接收董雪丽移交天翼估价公司财物的效力问题。
董雪丽将(2011)珠香劳仲裁字第113号仲裁裁决书确定其应当归还天翼估价公司公款731189元、备用金1000元、中行、广发行、联社等银行印鉴及开户资料、记账凭证、现金出纳登记簿、银行存款日记等资料移交给曲秀琴,曲秀琴作为公司股东、实际负责人,在天翼估价公司股东、法定代表人邓艳梅长期缺位的情况下,有权代表天翼估价公司接收上述财物,并且曲秀琴也认可其接收的财物为天翼估价公司所有。因此,曲秀琴接收董雪丽移交的公司财物,应视为天翼估价公司接收了上述财物。虽然曲秀琴在2010年9月入股其他评估公司,但曲秀琴作为天翼估价公司的股东、实际负责人的身份并不因其入股其他评估公司而导致丧失,至于该行为是否对天翼公司利益造成了损失,天翼估价公司可以通过其他合法途径解决。
三、关于天翼估价公司认为执行过程中执行法院作出的执行行为存在前后矛盾的问题。
在执行法院(2011)珠香法执字第3017号案件执行过程中,执行法院根据被执行人董雪丽等人提供的信息才了解执行标的已经移交给曲秀琴的事实,并且此后该案执行标的被本院(2012)珠中法民二初字第5号案件查封、冻结,暂不具备执行条件,因此执行法院依法作出了(2011)珠香法执字第3017号之一执行裁定书,终结本次执行。后因本院(2012)珠中法民二初字第5号裁定解封了上述执行标的,本院依法恢复案件执行。但此时曲秀琴已经将属于天翼估价公司的款项(暂存于其曲秀琴个人账户)取走。为慎重起见,执行法院依法查封了被执行人董雪丽的相关财产,但并未对查封的董雪丽的财产作出处理措施。此后,合议庭认定曲秀琴接收董雪丽移交的财务资料及公司款项,已经履行了(2011)珠香劳仲裁字第113号仲裁裁决书确定的义务,并通知各方当事人案件已经执行完毕。从终结本次执行到恢复执行、再到通知执行完毕,所有的执行行为均是根据案情的进展依法作出的执行行为,不存在执行行为前后矛盾的情形。
综上所述,执行法院认为,曲秀琴作为股东、实际负责人,其代表天翼估价公司接收了董雪丽根据(2011)珠香劳仲裁字第113号仲裁裁决书裁定的需归还的财务资料及公司款项,应当认定董雪丽已经履行了(2011)珠香劳仲裁字第113号仲裁裁决书所确定的义务。执行法院以(2011)珠香法执字第3017号《通知书》的形式通知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关于案件情况并告知该案已经执行完毕并无不妥。天翼估价公司的异议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规定,裁定驳回异议人天翼估价公司的异议请求。
申请复议人天翼估价公司请求撤销执行法院(2014)珠香法执异字第8号执行裁定、(2011)珠香法执字第3017号《执行通知书》,恢复执行。主要理由:一、曲秀琴与董雪丽、杜琼燕存在珠海市正拓土地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股东与员工的关系,移交天翼估价公司财务资料及款项之事实是具有利害关系的曲秀琴、董雪丽、杜琼燕等人编造的谎言,移交凭证缺乏可信度。二、曲秀琴自2010年4月起已不再是天翼估价公司实际负责任人。(1)2010年4月15日,曲秀琴在《声明与承诺函》中明确表示其对2000年4月至2010年4月5日期间公司的经营事务承担责任。(2)2013年11月7日申请人清算会议中,曲秀琴陈述:“2010年9月后公司就没有正常经营,根本没有人上班,仅邓红梅一人保留守”、“我4月份跟对方有协议,我不在公司去了英国,公司经营由对方掌控”。邓红梅说:“曲秀琴…不在天翼(估价公司)上班。”(《天翼估价公司清算会议记要》3、7页),佐证曲秀琴的陈述。(3)2010年9月,曲秀琴入股并成为存在同业竞争的珠海市正拓土地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第二大股东,雇请董雪丽、杜琼燕到该公司上班。三、即使移交属实,也不产生天翼估价公司已取得执行款的法律效果。董雪丽作为财务人员,知道天翼估价公司的银行帐户,其在明知曲秀琴与天翼估价公司其他股东发生争议并离开公司的情况下,擅自将公司公款交给曲秀琴,过错明显,其应承担移交不当的法律责任,不能因此消除其向天翼估价公司返还执行款的义务。综上,曲秀琴有义务向天翼估价公司归还其曾合法保管的款项,执行法院(2011)珠香法执字第3017号案件未执行完毕,请求法院维护天翼估价公司及其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经本院审查,执行法院认定的基本事实及证据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声明人曲秀琴于2010年4月15日出具《声明与承诺函》,其中内容:“天翼估价公司自成立至今,本人作为公司的实际经营者,全面负责公司运营,而邓艳梅因个人原因未实际参与公司的经营。因此,本人在此声明与承诺,若因2000年4月至2010年4月5日期间公司的经营事务产生的任何责任…,全部由本人承担。若由此给邓艳梅带领任何的责任和损失,本人承诺全部承担并赔偿损失。”
2010年9月6日《天翼估价公司股东会决议》,其中记载:“出席会议股东:邓艳梅、曲秀琴。2010年9月6日在公司会议室召开股东会。决议事项:1、鉴于股东会决议解散,决定公司注销。2、同意成立清算组,清算组成员为:邓红梅、邓莉华、曲秀琴,其中邓红梅为清算组负责人。3、…。邓艳梅、邓莉华、曲秀琴签名。”
2013年11月7日《天翼估价公司清算会议记要》,其中第3、7页记载:“曲秀琴(答):2010年9月后公司就没有正常经营,根本没有人上班,仅邓红梅一人留守…。我(2010年)4月份跟对方有协议,我不在公司去了英国,公司经营由对方掌控。”
本院认为,本案的关键问题在于,董雪丽向曲秀琴移交天翼估价公司公款及财务资料之时曲秀琴是否仍然具有天翼估价公司的代表权或代理权。根据生效民事判决所认定之事实以及现有证据显示,小股东曲秀琴是天翼估价公司正常经营期间的经营管理者和实际负责人,对外代表公司行使职权从事经营活动。但针对公司内部事务及纠纷而言,是否享有公司代表权或代理权,应当以法律规定以及公司章程、股东会决议等有效文件为基本依据,并结合考察移交义务发生时的公司实际状况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事实上,曲秀琴于2010年4月15日出具《声明与承诺函》,明确表示其对2000年4月至2010年4月5日期间公司的经营事务承担责任。曲秀琴在2010年9月6日天翼估价公司清算会议亦承认:“2010年4月份其不在公司去了英国,公司经营由邓艳梅一方掌控。2010年9月后公司就没有正常经营,仅邓红梅一人留守。”天翼估价公司股东邓艳梅、曲秀琴于2010年9月6日召开股东会,决定解散公司并成立清算组自行清算,邓红梅为清算组负责人。另外,曲秀琴于2010年8月与公司大股东、法定代表人邓艳梅姊妹发生矛盾后,在同年9月出资参股与天翼估价公司存在同业竞争的珠海市正拓土地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成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以上事实显示,曲秀琴自2010年4月起已不再参与天翼估价公司的日常管理事务,2010年9月6日天翼估价公司股东会作出“解散公司并成立清算组、邓红梅为清算组负责人”之决定后,更不可能是天翼估价公司的实际负责人。虽然董雪丽、曲秀琴均称董雪丽于2010年10月10日向曲秀琴移交天翼估价公司公款及财务资料,但此时曲秀琴已不再参与管理天翼估价公司,也没有获得公司章程或股东会决议等任何有效授权。可见,曲秀琴在2010年10月10日以及董雪丽向其移交天翼估价公司公款及财务资料之时,已无权继续代表或者代理天翼估价公司行使职权。而且,天翼估价公司公章此时已由法定代表人邓艳梅之妹邓红梅实际掌控,董雪丽、杜琼燕向曲秀琴移交天翼公司财务资料及公司款项的《天翼估价公司账本、凭证、明细交接表》、《天翼估价公司现金明细》,仅有移交人董雪丽、杜琼燕及接受人曲秀琴签名,没有法定代表人签名及公司盖章确认。因此,执行法院认为“曲秀琴有权代表天翼估价公司接收上述财物”、“曲秀琴接收董雪丽移交的公司财物,应视为天翼估价公司接收了上述财物”,与客观事实不符。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八条规定:“代表法人行使职权的负责人,是法人的法定代表人。”邓艳梅是天翼估价公司法定代表人,依法享有法律赋予代表天翼估价公司行使职务之权力。虽然曲秀琴曾经是天翼估价公司正常经营期间的经营管理者和实际负责人,但曲秀琴不再参与管理天翼估价公司之后,法定代表人邓艳梅依然享有代表天翼估价公司行使职权之法定权力。董雪丽明知曲秀琴与邓艳梅姊妹存在矛盾,且其已离开天翼估价公司到曲秀琴为第二大股东的珠海市正拓土地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工作,应当知道曲秀琴已不再是天翼估价公司的实际负责人、已无权代表天翼估价公司行使职务,却拒不履行仲裁裁决确定的义务,故意向与其存在共同利益关系的曲秀琴移交天翼估价公司公款及财务资料,公然对抗执行法院的强制执行,主观恶意明显,侵害了天翼估价公司的合法权益。因此,曲秀琴向与其存在利害关系、已丧失代表天翼估价公司行使职权的曲秀琴移交天翼估价公司公款及财务资料之行为,不构成合法、有效的交付,也不产生履行生效仲裁裁决的法律后果。执行法院认为“董雪丽已经履行了(2011)珠香劳仲裁字第113号仲裁裁决书所确定的义务”,显属不当,应予纠正。
需要强调的是,董雪丽应当履行生效仲裁裁决确定的全部义务,向天翼估价公司归还天翼估价公司公款及财务资料。已无代表天翼估价公司行使职权的曲秀琴,亦应当退还其恶意接收董雪丽移交的公司财物。否则,董雪丽、曲秀琴均应对其妨碍执行的违法行为承担法律责任。鉴于本院已于2013年5月6日决定指定成立天翼估价公司清算组,成为代表该公司行使职权之机构,被执行人董雪丽应当向该清算组交还全部公司财务资料及公款(款项731189元、备用金1000元),以利于公司清算工作的正常进行。
另外,董雪丽在2011年4月7日仲裁庭审中自认:“天翼估价公司公款731189元、中行、广发行、联社等银行印鉴及开户资料、记账凭证、现金出纳登记簿、银行存款日记账等资料现在仍由其保管。”虽然有证据显示董雪丽向曲秀琴移交了天翼估价公司公款及财务资料,但移交时间是否在“2010年10月10日(即申请仲裁之前)”,仅有存在共同利益关系的珠海市正拓土地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股东曲秀琴、雇员董雪丽、杜琼燕的陈述以及该三人共同制作的移交凭证证明,且与董雪丽在仲裁庭审的自认相矛盾。本院在(2012)珠中法民二初字第5号案件冻结曲秀琴在深圳发展银行珠海吉大支行账户金额715407元,时间为2012年3月9日。即使该款是董雪丽交给曲秀琴的天翼估价公司公款,亦不能证明是在2010年10月10日移交。由于证人曲秀琴、杜琼燕与被执行人董雪丽有利害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九条第(二)项关于“与一方当事人或者其代理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出具的证言是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依据的证据”之规定,本院不认可董雪丽于2011年6月2日珠海市香洲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2011)珠香劳仲裁字第113号仲裁裁决书之前,已向曲秀琴移交了天翼估价公司公款及财务资料。因此,董雪丽应当继续履行上述仲裁裁决书确定的全部义务。
综上,执行法院(2014)珠香法执异字第8号执行裁定、(2011)珠香法执字第3017号《通知书》认为董雪丽已经履行完毕仲裁裁决书所确定的义务以及本案已执行完毕,显属错误,应予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九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2014)珠香法执异字第8号执行裁定。
二、撤销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2011)珠香法执字第3017号《执行通知书》。
本裁定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
审 判 长  朱学辉
审 判 员  周志毅
代理审判员  熊 珊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杨 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