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张盛英与李勇、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劳务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1-0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成都市新都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新都民初字第3821号
原告张盛英,女,汉族,1969年10月30日出生,住成都市新都区。
委托代理人张双月,四川诚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李勇,男,汉族,1977年2月17日出生,住成都市新都区。
被告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成都市新都区新都镇外南街269号,组织机构代码20259324-6。
法定代表人陈富远,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焦新建,四川思创远卓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周先成,男,汉族,1963年12月24日出生,住四川省广汉市(系公司员工,一般授权代理)。
原告张盛英与被告李勇、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劳务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7月2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蒋建军担任审判长,与人民审判员曾涛、人民陪审员欧阳春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2月23日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盛英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双月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李勇经本院公告送达传票依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焦新建、周先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盛英诉称,原告在被告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所承建的爵领欧城楼盘工地做工,期间由李勇管理并支付报酬。因被告李勇未能按时兑付劳务报酬,2015年2月16日在三河街道办的协调下,被告向原告仅支付了部分劳务报酬,未付款项虽经原告多次催要,均未果,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二被告连带支付拖欠的劳务报酬26645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李勇未作答辩。
被告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辩称,被告公司不欠原告劳务费,被告公司不是本案的适格主体。1、原告与被告公司追索劳动报酬纠纷一案,新都劳人仲案字(2015)第0201号仲裁裁决书驳回了原告的仲裁请求并就实体作出处理已发生法律效力,本案存在着一事二理的问题;2、原告所述不实,本案的事实是:2015年2月5日被告公司给李勇结算工程款时通知了原告到场,另原告签字认可被告公司直接结算给李勇,由李勇与原告结算费用。被告公司与李勇已经结清,不存在拖欠工程款的问题。原告应该向李勇主张劳务欠款;3、原告主张的金额也没有事实依据。
原告为支持其主张,在举证期限内提交证据有:
1、代扣单,证明原告在爵领欧城楼盘工地李勇班组中从事劳务;
2、三和街道办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原告在爵领欧城楼盘工地做工的事实;
3、李勇手写的谅解书,证明李勇欠工人工资的事实成立;
4、李勇手写的考勤统计及结算表、工人手抄表一份,证明李勇欠原告劳务费的事实;
5、李勇父亲李启华出具,并由周光成证明的工资分发明细表复印件一份,证明原告主张的欠款金额成立。该证据的原件保存在被告公司与李勇父亲李启华手中。
被告李勇未对以上证据质证。
被告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对以上证据的质证意见为:第1、3、4组证据系原告等人从李勇住处非法获取,对合法性、关联性、真实性不予认可;第2组证据无出具单位负责人签名,不予认可,即使真实亦与本案无关;第5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关联性不予认可,被告公司只是见证人,对欠款金额并不确认。
被告李勇未举证。
被告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为支持其主张,在举证期限内提交证据有:
1、项目部与李勇的结算单,证明就2014年至2015年2月的工程款已结算并全额支付;
2、30份借条,李勇签字借支款项时有原告的签字;
3、2015年2月5日给付工程款时的照片,证明被告公司与李勇结算时原告在场并同意支付给李勇。
2015年2月16日照片,证明李勇父母与工友协商:“先支付部分欠款,找到李勇核实后,所有欠款一定支付给工友。”,同时证明原告通过三河街道办找到被告公司,在协调后公司把质量保证金交给了李勇父亲李启华,以李启华的名义支付了原告20%的工资。
上述证据证明从2013年9月开始至2015年2月原告与李勇的交易习惯就是由被告公司支付给李勇,李勇支付给原告,被告公司不与原告结算,原告知晓并且也认可此事;
4、2015年1月10#-13#楼班组结算产值汇总表一份,证明公司与李勇的劳务工程款结算情况;
5、新都劳人仲案字(2015)第0201号仲裁裁决书,证明原告的诉求已经解决。
原告对以上证据的质证意见为:第1、4组证据真实性原告方无法核实;第2组证据借条上很多签名不是原告签的,真实性有异议,但恰好证明被告公司把工程违法分包给了李勇;第3组证据照片的真实性认可,但不能证明原告同意认可被告公司的支付方式,而是被告公司要求原告等工人到场;第5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根据法律规定仲裁裁决书仅是证据之一,其所认定的事实原告持有异议,从被告公司所举证据上看原告与二被告之间确实存在劳务关系。
被告李勇未对被告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提交的证据质证。
根据双方质证情况,结合案情,本院对以上所举证据分析认证并认定如下事实:
首先,关于原告从李勇租房内取得的相关材料证据,被告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认为系原告等人非法进入李勇租房所取得的证据应予以排除。庭审中原告陈述与其他工人前往找李勇结款时,发现其租房门打开,进入后发现李勇将有关材料留在租房内并留有谅解书一份。本院认为从谅解书内容来看,反映了李勇将劳务费结算表及考勤表等相关材料放在租房内并将房门打开系有意留与原告等人,谅解书表明了其解决问题的态度及方式,结合平时原告与李勇的接触交往情况,本院认为原告获取以上证据不属于非法获取,对以上材料的证据能力予以认可。从李勇留下的2014年度、2015年度1-2月考勤表及结算表反映的情况,其班组人数规模及劳务费用总额均与其承包的工程相适应,本院认为原告所举证据相互印证,具有真实性并能证明其在李勇班组中的工作情况及所欠劳务费的事实,故予以采信。李勇在2014全年考勤基础上计算出原告全年劳务费后扣除原告借支的费用,实际上进行了结算。原告2014年全年劳务费33000元;此外,李勇对原告2015年1、2月的考勤记录反映该段时间内原告共计工作时间为40天,按照原告每日劳务费110元的标准计算为4400元。因此原告2014年及2015年1、2月共计应支付的劳务费用为37400元,原告与二被告发生纠纷后,经协调已得到7400元的劳务费用。
其次,关于被告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所举证据中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李勇结算的有关证据,原告不清楚二被告之间的有关情况故未发表意见,而被告李勇经依法传唤未到庭质证,本院对被告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所举与李勇结算的有关证据予以采信。关于被告公司提出的由李勇出具的借条上有原告签字的问题,从被告公司举出的30张借条、收条、领条来看,在空白处仅有一处原告名字,原告陈述很多签名不是原告签的,符合事实;同时反映出被告李勇平时通过打借条、收条、领条等方式向被告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支取部分劳务工程款,以借支形式发给原告等工人部分劳务费,借条、收条、领条上载明了借款人(收款人、领款人)系李勇。被告公司举出的2015年2月5日给付工程款时的照片,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对被告公司提交的第五组证据仲裁裁决书,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条第三款明确规定“禁止承包人将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单位。禁止分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工程再分包。建设工程主体结构的施工必须由承包人自行完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九十四条明确规定“个人承包经营违反本法规定招用劳动者,给劳动者造成损害的,发包的组织与个人承包经营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自然人李勇并不具备承包建筑劳务的资质,被告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将建筑劳务分包给自然人李勇,该劳务分包行为无效。被告李勇不具有雇佣他人从事建筑劳务的用工主体资格,但雇佣原告等人从事建筑劳务并拖欠应付的劳务费给劳动者造成损害,被告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应依法与被告李勇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据此本院对原告提出的由二被告连带支付欠付劳务费主张予以支持。被告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辩称,生效劳动仲裁文书已驳回了原告的仲裁请求,本案受理属于一事再理而不应支持其请求,本院认为劳动仲裁委员因申请人证据不充分驳回请求,是对双方劳动合同纠纷的处理,原告明确双方的法律关系应为劳务关系后,以劳务合同纠纷向本院起诉是另一法律关系,其起诉符合法律规定,并与事实相符,故对被告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此项主张不予支持。被告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另辩称,在借支时有工人代表及原告签字,反映出双方之间认可的结算及支付劳务费的习惯,最后结算领款时工人均在场并同意李勇领款,故建筑公司不应再承担责任,本院认为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将建筑劳务非法分包给李勇后,就李勇对劳动者造成损害应依法承担连带的赔偿责任,双方过去的借支劳务费情况及最后结算时原告等班组工人在场并不能证明原告自愿放弃对被告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主张权利,故本院对其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二被告应连带支付原告劳务费的金额,原告在爵领欧城李勇班组工资分发明细表上主张的应收款均为34045元,庭审现有证据反映李勇拖欠原告2014年及2015年1、2月应得的劳务费用共计37400元,经协调得到7400元的劳务费用,但原告诉请金额为26645元,原告与被告李勇是否另有结算不明,故按原告主张的诉请金额予以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二百七十二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九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李勇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张盛英劳务费26645元;
二、被告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对上述给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三、驳回原告张盛英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66元,由被告李勇、成都薪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担(该款原告已预交,二被告在履行上述给付义务时一并支付给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蒋建军
人民陪审员  欧阳春
人民陪审员  曾 涛

二〇一六年十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王佳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