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刘某、张某滥用职权、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1-1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7)鲁1302刑初1539号
公诉机关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刘某,男,1993年10月9日出生于山东省费县,汉族,中专文化,原临沂市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违法处理中队聘任制文员,住临沂市兰山区。因涉嫌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于2016年10月2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9日被取保候审。因涉嫌犯滥用职权罪、受贿罪于2017年3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临沂市看守所。
辩护人纪佃博、徐素素,山东元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某,男,1987年1月6日出生于山东省临沂市,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临沂市罗庄区。因涉嫌犯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于2017年2月12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犯滥用职权、行贿罪于2017年3月22日被逮捕,同年10月23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密淑苗、李娜,山东三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闫某,男,1989年11月27日出生于山东省滕州市,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山东省滕州市。因涉嫌犯滥用职权罪、行贿罪于2017年7月20日被取保候审。
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检察院以临兰检刑诉[2017]140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某犯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被告人张某、闫某犯滥用职权罪、行贿罪,于2017年10月2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朱丛丛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刘某及其辩护人纪佃博、徐素素,被告人张某及其辩护人密淑苗、李娜,被告人闫某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3月至2016年10月间,被告人刘某身为临沂市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违法处理中队聘任制文员,协助该中队队长负责电子眼抓拍信息筛选,错误违章信息上报和违章处理。2016年8月,被告人刘某与身为“黄牛”的被告人张某、被告人闫某经共谋后,决定由被告人张某、被告人闫某提供他人驾驶证、违章车辆的违法信息,由被告人刘某利用交警部门“综合应用处理平台”进行违规操作,将违法信息进行消除,从中牟利。截止至2016年10月,被告人刘某先后帮助被告人张某、闫某消除交通违章信息470余起,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其间,被告人刘某因帮助违法消除违章信息等事由,先后多次非法收受被告人张某、被告人闫某通过微信、支付宝转账所送与的人民币169400元。其中,被告人闫某单独通过支付宝转账送与被告人刘某11500元,被告人闫某通过被告人张某以及张某自己单独送与刘某人民币共计157900元。案发后,被告人张某已上缴全部案款。
被告人刘某、张某、闫某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和情节均没有异议。
被告人刘某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刘某有自首情节,自愿认罪,有悔罪表现。2、无犯罪前科,主观恶性不大。3、被告人的受贿数额应在起诉书中扣除11500元,实际数额应是157900元。4、被告人张某已经将全部赃款上交。
被告人张某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对指控犯罪事实无异议,但有以下从轻情节:1、犯罪情节较轻。2、被告人张某在侦查阶段未能如实交代罪行,但在审查起诉阶段如实供述,自愿认罪。3、归案后配合办案机关查明案情,悔罪态度较好。4、系偶犯、初犯,法律观念淡薄。
经审理查明,2015年3月至2016年10月间,被告人刘某为临沂市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违法处理中队聘任制文员。自2016年8月,被告人刘某利用协助该中队队长负责电子眼抓拍信息筛选,错误违章信息上报和违章处理的职务之便,由被告人张某、被告人闫某提供他人驾驶证、违章车辆的违法信息,利用交警部门“综合应用处理平台”进行违规操作,将违法信息进行消除,从中牟利。截止至2016年10月,被告人刘某先后帮助被告人张某、闫某消除交通违章信息100余起,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期间,被告人刘某因帮助违法消除违章信息等事由,先后多次非法收受被告人闫某通过被告人张某以及张某自己单独通过微信、支付宝转账所送的人民币157900元。案发后,被告人张某已将赃款全部上缴。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证言:
(1)证人刘某1的证言证实:
我现在市交警直属一大队违法处理中队干协勤。陈某队长的数字证书上班时间大部分都是我在使用,我有事忙不过来了刘某也使用陈某的数字证书帮帮我。陈某的数字证书平时由我协助保管。非工作时间陈某的数字证书放在我的抽屉里,但是抽屉上的锁坏了。交通违法处理单据平时由另一个协警刘某2协助保管。我与刘某非工作时间很少接触。刘某私自处理车辆交通违法的事情之前我不知道,后来刘某被单位开除了我才知道。
(2)证人刘某2的证言证实:
我在交警直属一大队综合执法办案大厅干协勤,负责协助民警保管一般程序的票据和建议程序决定书,我从装财科领取单据之后就放在单据柜里,违法办的其他人找我领取单据的时候都有记录。单据柜有锁,平时都锁着,钥匙放在我办公桌的抽屉里,抽屉锁是坏的,违法办的同事都知道我把单据柜的钥匙放在抽屉里。我没有发现我保管的单据有什么异常。我不知道刘某下班后都干什么。
(3)证人陈某的证言证实:
我之前在交警直属一大队违法处理中队任中队长。刘某协助从事的工作需要用到数字证书。
我的数字证书平时由我本人监管,由于电子眼违法查询量比较大,工作时间由交通协管员刘某1、刘某查询电子眼违法使用。如遇开会、出发等特殊情况,下班之前回不了大队,来不及自己保管,数字证书就暂由刘某1保管。我是事后才知道刘某违规处理交通违法的情况。
(4)证人杨某的证言证实:
鲁Q×××××,黑色JEEP指南者SUV这是我的车。2015年几月份我忘了我开着鲁Q×××××有过一次超速百分之百的交通违法应该扣12分罚款500元,当年没有处理,2016年8月份我才去处理的。我从黄牛中选了一个男的,给了他3000元现金,后来我查询了一下发现违法确实处理掉了。这个“黄牛”大约20多岁,长什么样我记不清了,叫什么我也不清楚。
(5)证人刘某3的证言证实:
鲁Q×××××是我的车,2016年时这辆车有一次扣12分的交通违法,当时是我的驾驶员冯某去处理的,他是找了黄牛处理的。他说这个黄牛大约40多岁,身高1米75左右。
2、书证:
(1)情况说明证实:交警部门对被告人刘某违法办理违章调查情况。
(2)违法处理违章明细表证实:
2016年8月至2016年10月被告人刘某违法处理违章车辆明细目录。
(3)刘某农行交易明细、个人客户关联合约信息证实:刘某中国农业银行交易记录情况。
(4)支付宝交易、微信转账记录证实:被告人张某、闫某与刘某支付宝、微信转账记录情况。
(5)户籍证明证实:
被告人刘某,男,1993年10月9日出生,已达到刑事责任年龄。
被告人张某,男,1987年1月6日出生,已达到刑事责任年龄。
被告人闫某,男,1989年11月27日出生,已达到刑事责任年龄。
(6)抓获经过证实:
2016年10月22日,临沂交警直属一大队民警发现被告人刘某有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重大嫌疑,将刘某扭送至兰山公安分局审查。
2017年2月12日,兰山公安分局在被告人张某住处附近经守候将其抓获。
2017年7月19日,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局将被告人闫某传唤到案。
3、被告人供述
(1)被告人刘某的供述:
我利用工作上的便利违规给违法车辆消分,并且收了好处费。我是2015年3月到直属一大队违法处理办公室工作的,具体辅助民警从事电子眼错误信息上报工作。我都是用别人的驾驶证,利用在违法处理办公室工作的便利条件偷偷用我队长陈某的数字证书权限登陆电脑系统处理的。
我所用的驾驶证信息以及车辆违法信息是我一个名叫张某的朋友给我的。2015年夏天我和张某认识的,张某就说他可以联系上那种扣了12分但是不想学习的驾驶员,他还可以找到别的驾驶证,让我通过电脑系统把违法消掉,每消除一个就给我300元钱。我当时觉着很挣钱没能抵挡住诱惑就答应了。从今年8月底开始张某基本上每天(节假日除外)都通过微信给我发违法车辆行驶证和驾驶证照片,我收到照片就偷偷用陈队长的数字证书登陆电脑系统走程序,到了晚上六七点钟的时候领导同事们都走了在补开单据。当晚或者第二天张某按照我处理交通违法的个数按照每个300元的价格给我支付宝转账或者微信转账,我都是接着转到我的农行账户的。
张某提供的驾驶证、违法车辆行车证照片都是哪里来的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所用的这些驾驶证的当事人都是外地的,没到大队来处理。我给张某办的这些都是不符合规定的,也都无档可查了。
我给处理的这些一次性记十二分的违章信息。确实是闫某发给我的,之前之所以说是张某发给我的,是出事了,之后闫某和我商议的。
张某介绍我认识闫某之后,我们互相加了微信好友,闫某拉了我,张某建了一个微信群,在微信群里,我们三个人相互聊天,在聊天的过程中确定了我的好处费标准。我每使用一个闫某提供的驾驶证处理两个违章,闫某就给我1300元的好处费。当时没有谈到给张某多少钱的好处费。闫某应该是和张某私下谈的。
2016年10月21日我给闫某说出事了,闫某让我把事情都推到张某的身上,让我说违章信息都是张某发的,钱也是张某转给我的。我怕出事,就把农业银行的银行卡和我的身份证给了张某。银行卡里有十二三万元。相当于我把钱退给张某了。也是想退赃的意思。当时张某通过微信和支付宝共打给我18万元左右。我买房子用了6万元左右。剩下的就都给了张某。
因为之前和张某商议好了,按照每个300元的标准,所以我就一直这样说了。今天我知道闫某已经被立案处理了。我感觉事情肯定瞒不住。不如主动说了。1300元这个标准,我保证是真实的。因为这是闫某、张某和我在微信群里商定的。
我一共给闫某转过两次钱,总计是11500元。是让闫某帮忙给我朋友处理普通违章的。
(2)被告人张某的供述:
原来交警一大队那个叫刘某处理的交通违法是我给联系的,我从中也有收的好处费。我和刘某是2015年一次喝喜酒时认识的。我是从2016年9月份左右开始通过刘某处理交通违法信息的,都是处理的一次扣12分的那种交通违法信息。
2016年9月份左右,刘某找到我说他最近要买房但是缺不少钱,想通过我联系一些处理12分交通违法的,帮这些人处理交通违法从中收取点好处费,我当时答应了,然后我就联系了一个姓闫的,让这个姓闫的给刘某介绍点“活”。姓闫的也是我的同行,他手上掌握不少扣12分的交通违法信息。我只知道这个人姓闫,家是济南的,我见过他一面。
我把刘某想找一些扣满12分交通违法信息的情况给姓闫的的说了之后,姓闫的的答应了,后来他俩互相加了微信好友单独联系的。根据我了解的情况应该是姓闫的把扣满12分的交通违法车辆行车证和用来扣分的驾驶证拍下来发给刘某,刘某就可以直接从交通违法处理系统中操作了。刘某具体怎么操作我就不清楚了。刘某从系统中把违法信息处理掉之后姓闫的把罚款交上,这样就算是处理完了。这样处理交通违法按说是不合法的。
微信转账及支付宝转账截图中“A文清”就是我的微信名字,这个微信名下转的钱都是我给刘某的。支付宝账户“自振”名下转的钱也是我给刘某的。这些钱是闫某转给我让我转给刘某的。是刘某给姓闫的提供的违法车辆消除违章的好处费。我不是原数转给刘某的,因为这里面包含闫某给我的一些小违章让我处理的,也包含一部分跑腿费,闫某共给我有五六千元的跑腿费。闫某打给我的钱,包括应交的罚款、给刘某的好处费和我的跑腿费。我印象当中就给刘某转了九万余元,我确实记不清楚了。
(3)被告人闫某的供述:
我大约是在2015年初从事帮助别人处理违章业务的,也就是俗称的“黄牛”。我和张某是2015年认识的,那时候我还在枣庄,张某也是“黄牛”,我和张某是在办理车辆违章业务的qq群里认识的,张某让我给帮忙做过一些违章处理业务,都是临沂本地大车的违章,因为在临沂处理起来比较麻烦,驾驶员需要学习,影响大车经营,张某就让我帮忙给找大车驾驶证销分。
2016年8月份,张某给我打电话说他认识一个临沂交警队的人,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人是刘某,张某给我说刘某能开单子处理交通违章,不用车主或者驾驶证所有权人到场,刚开始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找了一些一次性记12分的交通违章通过张某发给刘某,看他能不能顺利的把违章处理单证开出来,当天下午刘某真把这些违章处理了并且把单子开出来了,我也就相信了。之后张某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到临沂来,说是安排我和刘某见见面。这次见面之后,我们三个人建立了一个微信群,一开始的时候我也在微信群里发一些违章信息,后来就直接给刘某发,每天结算的时候,我们三个人还是通过微信群结算。我把刘某的开单费和张某的好处费都转给张某。这个业务是张某帮我联系的,他是中间介绍人,还牵扯到他的好处费也是按照开单的数量结算的,所以为了透明,就通过微信群把情况在我们三个人之间公开。
后来我问张某,和刘某的开单费怎么算,张某给我说每个驾驶证1300元,我是按照使用驾驶证的数量和张某结算的。我给张某的钱里包括按照每个驾驶证1300元的标准支付给刘某的开单费和按照每个驾驶证500元至550元的标准给张某的利润。
我给张某提供的这些驾驶证信息都是通过朋友买过来的,我找的这些驾驶证信息分别来自山西和江苏连云港。我总共通过朋友买了有七八十个驾驶证,刘某在办理违章处理的时候,有的驾驶证是一个证处理两个违章,总体算下来,刘某帮我处理了100辆车左右的违章。2016年8月至10月期间,我和张某合作期间,大多数违章罚款都是我交的,有一小部分是张某交的,给张某的钱里面主要是他的利润和刘某的开单费,至于他和刘某之间是如何分配的,我就不清楚了。张某也有自己找的违章信息,找了多少我不清楚,但是让我给帮忙找驾驶证的不到十个。2016年9月中旬至10月21日,我通过支付宝和微信给张某转账20余万元。刘某让我给帮忙给朋友处理违章通过支付宝给我11000元左右。
我通过张某让刘某帮我处理的这些违章都是一次性记12分的违章。我找的那些驾驶证所有权人基本都没去违章处理现场。
本院认为,被告人刘某作为在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超越职权,为他人违法处理交通违章,造成恶劣社会影响;还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较大,其行为分别已构成滥用职权罪和受贿罪。被告人张某、闫某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行贿罪。对被告人刘某、张某、闫某均依法应予惩处。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刘某犯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被告人张某、闫某犯行贿罪的罪名均成立。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某、闫某犯滥用职权罪,因被告人张某、闫某不是在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不是滥用职权犯罪的主体,且无法律规定其构成滥用职权犯罪的共犯,故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某、闫某犯滥用职权罪的罪名不能成立。被告人刘某犯二罪,依法应当二罪并罚。
对公诉机关指控的被告人刘某消除交通违章信息470余起,经庭审质证,根据在案证据及三被告人的供述,本院确认其处理交通违章信息为100余起。对指控被告人刘某的受贿数额及被告人张某、闫某行贿数额169400元,经庭审质证查明,被告人刘某通过支付宝转给被告人闫某其他款项11500元,应从总犯罪数额中扣除,其犯罪数额实为157900元,故予以更正。被告人刘某的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刘某无犯罪前科,如实交代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受贿数额应在起诉书中扣除11500元,全部赃款已上交”的辩护意见与庭审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采纳;提出的“被告人刘某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刘某系被交警部门扭送至公安机关,不构成自首,故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张某的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张某自愿认罪,悔罪态度好,系初犯”的辩护意见与庭审查明事实一致,本院予以采纳;其他辩护意见不予采纳。鉴于被告人刘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态度好,赃款已追缴,故对其可从轻处罚。被告人张某、闫某均坦白认罪,悔罪态度好,被告人张某已上缴全部赃款,故对二被告人可从轻处罚并可适用缓刑。被告人张某、闫某应到所在居住社区接受矫正。在此期间,应当遵守法律、法规,服从司法行政机关的监督和管理,积极参加公益劳动,做一名有益于社会的公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三百九十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七十二条第一、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一款第(一)、(五)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刘某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扣除自2016年10月23日起至2016年11月29日止已羁押38日,刑期即自2017年3月22日起至2018年11月13日止。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被告人张某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被告人闫某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二、公诉机关追缴的赃款157900元,上交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审 判 长  孟宪菊
人民陪审员  杨临洪
人民陪审员  付柏国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刘 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