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赵美玉与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公安行政管理:其他(公安)一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2-2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天津市静海县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5)静行初字第43号
原告赵美玉,女,1963年3月14日出生。
被告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地址,天津市静海县静海镇静文路28号。
法定代表人畅志杰,局长。
委托代理人许其彬,该局法制办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陈可全,该局法制办民警。
原告赵美玉不服被告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行政处罚一案,于2015年11月4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于同月9日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和举证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赵美玉,被告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之委托代理人许其彬、陈可全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于2015年7月25日作出静公(唐)行罚决字[2015]529号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行政处罚决定,认定原告赵美玉伙同刘文芬、徐延芝、高玉妹及王晓兰于2015年7月23日、24日,先后两次到北京中南海地区非正常上访,涉嫌扰乱公共秩序,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给予原告赵美玉行政拘留十日的行政处罚。原告赵美玉不服,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静公(唐)行罚决字[2015]529号行政处罚决定。
被告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
第一组证据:被处罚人陈述,即被告对违法嫌疑人赵美玉、刘文芬、徐延芝、高玉妹及王晓兰的询问笔录,证明原告赵美玉为给政府施压,于2015年7月23日、24日伙同高玉妹、王晓兰、徐延芝及刘文芬先后两次到北京中南海地区非正常上访的经过。
第二组证据:证人证言,即被告对齐某、张某的询问笔录,证明2015年7月23日唐官屯政府工作人员得知原告赵美玉伙同高玉妹、王晓兰、徐延芝及刘文芬到北京中南海地区非正常上访后,到北京将原告五人接回的情况。
第三组证据:天津市进京非正常访集体访人员移送交接单、训诫书、现场处置记录、劝返接回通知单、情况证明,证明2015年7月23日、24日原告赵美玉伙同高玉妹、王晓兰、徐延芝及刘文芬先后到北京中南海地区非正常集体上访。
第四组证据:接受证据清单及证据复印件,证明镇、县、市三级政府答复、复查、复核,均认为原告上访信访土地征地要件齐全,程序合法有效,已按照天津市征地补偿片价的标准支付到位。
第五组证据:常住人口信息,证明原告赵美玉身份。
第六组证据:案件来源、抓获经过,受案登记表、受案回执、传唤证、传唤通知家属记录、行政处罚告知笔录、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拘留执行回执、行政拘留通知家属记录,证明被告依法履行了受理、登记、调查取证、传唤、询问、告知、送达等程序,办案程序合法。
被告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向本院提供的法律依据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七十七条、第七十八条、第八十二条、第八十三条、第九十一条、第九十三条、第九十五条、第九十七条及《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条。
原告赵美玉诉称,2015年7月25日,原告因他人私卖土地不服镇、县、市三级政府的答复,依法向国家主管部门上访,被告以此对原告处以十日的行政拘留。原告认为,其上访活动系法律赋予的权利,被告对原告处以行政拘留于法无据。故原告依法要求人民法院撤销被告于2015年7月25日作出的静公(唐)行罚决字[2015]529号行政处罚决定;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赵美玉提交证据如下:静公(唐)行罚决字[2015]529号《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一份,证明原告赵美玉被被告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处罚的事实。
原告赵美玉认为,原告是根据信访条例和相关法律法规向国家信访部门反映问题,并没有发生闯入中南海或者其他机关的事实,并未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即使发生了触犯本法的事实,也应由行为发生地的公安机关予以管辖,且北京市公安机关已经就此事对原告予以了训诫,被告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无权再对原告进行处罚。
被告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辩称,2015年7月23日、24日,原告因对镇、县、市三级政府答复、复查、意见不满,为给政府施加压力,伙同高玉妹、王晓兰、徐延芝及刘文芬先后两次到北京中南海地区非正常上访,均被北京市公安机关查获,并训诫。以上事实有赵美玉本人的陈述与申辩,高玉妹、王晓兰、徐延芝及刘文芬的陈述与申辩,证人齐某、张某的证言,训诫书、现场处置记录、劝返接回通知单等证据予以证实。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被告决定对原告处以行政拘留十日的处罚。
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条的规定,原告所称训诫并非属于治安管理处罚类型,且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条规定,被告对原告在中南海地区非正常上访进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违法行为具有管辖权。
综上所述,被告认为其对原告所作处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处罚适当,原告赵美玉的诉讼请求不成立,故呈请静海县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供的第一组、第三组、第四组、第五组及第六组证据无异议。对被告提供的第二组证据有异议,称原告在北京并未见到政府接访人员,即证人齐某和张某。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无异议。
本院对经庭审质证的原、被告证据作如下确认:被告提供的第一组、第三组、第四组、第五组证据能够证实原告五人因不满镇、县、市三级政府答复、复查、复核,于2015年7月23日、24日先后两次到北京中南海地区非正常集体上访的事实,被告提供的第六组证据能够证实被告依法履行了相关程序,办案程序合法,且原告对上述几组证据均无异议,故本院对第一组、第三组、第四组、第五组及第六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确认。对于被告提供的第二组证据,证人证言,虽原告称未在北京见到政府接访人员(张某和齐某),但在第三组证据中,即“天津市进京非正常访集体访人员移送交接单”上有证人齐某的亲笔签名,该组证据能够证实证人齐某到北京接访的事实,本院认为,“天津市进京非正常访集体访人员移送交接单”系政府机关依法制作的公文材料,根据证据规则,国家机关制作的公文书证证明力应大于原告赵美玉的陈述,因此对于证人齐某的证言本院予以采信;对于证人张某的证言,因其叙述内容与证人齐某及原告五人陈述内容能够相互印证,且与其他几组证据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故对证人张某的证言本院予以采信。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能够证实处罚事实,且被告无异议,故本院对原告提供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确认。
本院根据以上有效证据、当事人质证意见及当庭陈述认定以下事实:
2015年7月23日,原告赵美玉伙同高玉妹、王晓兰、徐延芝及刘文芬到北京中南海地区集体上访,被北京市公安机关查获并训诫,同日被送到武清区大沙河分流中心,后静海县唐官屯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及办案民警到大沙河分流中心对原告五人进行劝返工作。2015年7月24日凌晨,原告五人趁机离开大沙河分流中心,再次来到北京中南海地区集体上访,被北京市公安局查获并予以训诫,后被送到北京市马家楼接济中心。同日被告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接到报案并依法传唤原告赵美玉,经调查取证,于当日作出静公(唐)行罚决字[2015]529号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行政处罚决定,决定给予原告赵美玉行政拘留十日的处罚,并于当日交付执行。原告赵美玉不服静公(唐)行罚决字[2015]529号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行政处罚决定,遂提起行政诉讼。
本院认为,被告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条的规定,负责本行政区域的治安管理工作,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依法作出行政处罚是其职权。本案违法行为虽发生于北京市,但由于违法行为人居住于静海县,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条的规定,由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因此,本案被告对原告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具有合法的权力来源。被告提供的原告赵美玉本人的陈述与申辩,高玉妹、王晓兰、徐延芝及刘文芬的陈述与申辩,证人齐某、张某的证言,训诫书、现场处置记录、劝返接回通知单等证据,足以证明原告到北京中南海地区集体上访的事实,且在受到北京市公安机关训诫后又实施相同性质的行为,当属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情节较重情形。被告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严格履行了受案、登记、调查取证、询问、告知、送达等法定程序,被诉处罚决定程序合法。故,被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对原告作出行政拘留十日的行政处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量处得当,依法应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赵美玉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赵美玉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刘 英
代理审判员 赵 洁
人民陪审员 朱凤山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安同侃
附:本裁判文书所依据的法律法规的具体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规定:
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2、《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规定:
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一)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
(二)扰乱车站、港口、码头、机场、商场、公园、展览馆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的;
(三)扰乱公共汽车、电车、火车、船舶、航空器或者其他公共交通工具上的秩序的;
(四)非法拦截或者强登、扒乘机动车、船舶、航空器以及其他交通工具,影响交通工具正常行驶的;
(五)破坏依法进行的选举秩序的。
聚众实施前款行为的,对首要分子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
3、《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条规定:
行政案件由违法行为地的公安机关管辖。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但是涉及卖淫、嫖娼、赌博、毒品的案件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