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姚利刚抢劫二审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12-2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8)冀04刑终725号
原公诉机关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姚利刚,男,1988年8月22日出生于河北省涉县,汉族,初中文化,户籍所在地河北省邯郸市涉县,捕前住原籍,2018年1月10日因涉嫌犯抢劫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月25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邯郸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张东海,河北天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法院审理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姚利刚犯抢劫罪一案,于2018年9月30日作出(2018)冀0402刑初325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姚利刚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决认定,2017年11月7日1时30分许,被害人刘某1(女,17岁)在回租住地的路上,从邯郸市和平路拐到田家巷里面时,被告人姚利刚趁四周无人,从背后捂住被害人刘某1嘴部,把刘某1摔到地上,将刘某1手机(VIVOX20)从其手中抢走。经鉴定,该手机价值2462元。被告人姚利刚于2018年1月9日被公安机关抓获。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害人刘某2陈述,2017年11月7日1时30分许,其从和平路肯德基出来,沿和平路南侧自西向东行走,一边走一边打电话,从和平路拐至田家巷里面时,突然被一名男子从身后捂住嘴,将其摔倒在地上,左手下端被划伤,在其没有办法反抗的时候,强行将其手机从手里抢走。被抢手机型号为VIVOX20、黑色,于2017年10月以2988元购买,手机号为188××××4644。该男子带了一个黑色口罩、白色的帽子,身高1.7米左右,穿深色衣服。
辨认笔录证实,2018年1月10日11时50分许,在邯山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辨认室内,侦查员组织七名不同年龄不同身高戴不同口罩和帽子的男性,排列成一排分别编为1-7号,其中犯罪嫌疑人姚利刚站在2号编号前,提出要求后,在见证人的见证下,让辨认人刘某1进行辨认,刘某1经过仔细辨认后,指认姚利刚就是抢其手机的男子;编号为5号手机就是其被抢的手机。
2.证人姚某证实,其弟弟在涉县开了一个理发店,通过阅看公安机关出示的天网监控录像后,监控录像内的男子身高体型有点像其弟弟,因为看不到脸,所以不确定。
3.证人郝某证实,2017年11月中旬,姚利刚跟其说他在邯郸犯了点事,可能会被公安机关抓起来,需要躲一下,其问他犯了什么事,他说他前一段时间一天下午去邯郸进美发用时,在路上他跟一个人碰了一下,对方喝醉了,他没理会对方,结果对方竟然骂他并动手打了他,所以他急了拿砖头拍了对方头后跑了。姚利刚问其如果他被公安局抓起来,会不会等他。过了一星期左右,姚利刚电话一直无法接通,周末,其到他理发店找他,看见他用了一个新手机,手机是黑色的vivox20手机,其问他为何买这么贵的手机,他说他是从一个顾客那里分期付款买的,0首付。后来,他告诉其称那部手机不好用,退给卖手机的人了。通过阅看公安机关出示的天网监控录像后,表示监控内的男子就是姚利刚,监控内的穿的黑色外衫就是他平常穿的,帽子是平时干活时戴的。
4.证人栗利相证实,2017年11月6日凌晨1时许,一名男子到位于劳动路7号,其经营的信息招待所住宿,第二天中午11时许离开。该男子本人拿身份证登记入住的信息为姚利刚,身份证号码为。
5.证人王某证实,公安机关民警到其单位涉县城关派出所了解姚利刚的情况后,其立即安排所里的工作人员到里了解情况。民警走之后一两天,应该是12月2日,一名自称是固新村人,叫姚利刚的来到所里,他说听说派出所有人找他,就到派出所投案了。他自称在邯郸火车站广场上向一路人花了1000元买了一部手机,手机是黑色、直板智能的,要主动将手机上交到所里,其查看了一下他并非网上逃犯,又问了来了解姚立刚情况的民警他是否被上网,回复是没有,其就让他走了。姚立刚上交的手机仍在所里。
6.抓获经过证实,2018年1月9日14时20分许,被告人姚利刚在邯郸市涉县理发店内被公安机关抓获。
7.邯郸市邯山区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邯山价认定(2018)008号价格认定书证实,VIVOX20手机于2017年11月7日的认定价格为2462元。
8.提取清单及发还清单证实,一部手机VIVOX20从王某处提取后,已发还给被害人刘某1。
9.被告人姚利刚供述,其曾在邯郸汽车站和火车站中间,向一男性路人以1000元购买过一部黑色VIVOX20手机。其用了一段时间后,听其父亲说固新派出所的人找其,其到固新派出所核实是否在找其,派出所民警问其是否在邯郸犯事了,其说没事,民警又问其是否在邯郸抢了个手机,其说没有,只是买了个手机,民警让其将手机放到派出所,其就把手机放到派出所了。
另有监控视频、旅馆信息管理系统登记、户籍证明、现实表现等证据在卷佐证,足以认定被告人姚利刚抢劫属实。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姚利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强行劫取公民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被告人姚利刚辩称其未实施抢劫行为及辩护人辩解本案抢劫的基本事实不能查明认定,应坚持疑罪从无,宣告被告人无罪的意见,经查,有被害人陈述、辨认笔录、监控视频、案发当日入住旅馆登记信息、提取及发还清单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证实被告人姚利刚实施抢劫的行为,故其辩解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辩护人辩解姚利刚上缴手机和被害人被抢手机不能确定系同一手机问题,经查,有手机售货凭证、被害人陈述、提取及发还清单均可证实,本案涉及手机为黑色VIVOX20,故此项辩解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辩解侦查机关所作辨认笔录只有结果,没有过程,应提供辨认同步视频,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的意见,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二百五十条至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侦查机关在组织被害人刘某1进行辨认时,根据上述规定进行辨认并制作辨认笔录,符合法律规定,故此项意见,不予采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五十二条之规定,认定被告人姚利刚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3000元。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姚利刚上诉及辩护人辩护提出,认定姚利刚犯抢劫罪的证据不足,应宣告上诉人无罪。
经审理查明,原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相关证据已经一审庭审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姚利刚上诉及辩护人辩护提出,认定姚利刚犯抢劫罪的证据不足,应宣告上诉人无罪的理由和意见,经查,有被害人陈述、辨认笔录,监控视频,案发当日入住旅馆登记信息,证人姚某、郝某证明,提取及发还清单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证实被告人姚利刚实施抢劫的行为,其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姚利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强行劫取公民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百四十四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张耀旗
审 判 员 王晓鹏
审 判 员 杨伟娟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三日
法官助理 孟连科
书 记 员 杜锦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