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信宜支公司、姚光良等与吕根雄、广东福尔电子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2-3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9民终49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信宜支公司。
负责人:张恒晖,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黄广智,男,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姚光良。
委托代理人:黄云柳,男,广东信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姚某某。
法定代理人:姚光良,系姚焱文的父亲,同上述被上诉人姚光良。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开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古佰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姚泉舟。
原审被告:吕根雄。
原审被告:广东福尔电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华清。
委托代理人:李煌强,该公司业务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小和,广东泰的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信宜支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保险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姚光良、姚某某、陈开茂、古佰娟、姚泉舟、原审被告吕根雄、原审被告广东福尔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尔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信宜市人民法院(2015)茂信法民三初字第22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15年5月31日7时39分,被告吕根雄驾驶粤K××××7号牌重型厢式货车在信宜市迎宾大道福尔电子厂区内倒车时,与在厂区内行走的工人陈金燕相碰,造成陈金燕当场死亡的事故。2015年6月9日信宜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作出信公交认字(2015)第001号(A)非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吕根雄驾驶机动车倒车时,疏忽大意未察明车后情况确认安全后倒车,其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五十条之规定,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陈金燕正常行走,不承担事故责任。
经广东省信宜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对陈金燕的死亡原因鉴定,作出“死者陈金燕符合外力致胸腹腔脏器损伤从而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的检验意见。为此,原告支付了2000元的尸体检验费。
另查,受害人陈金燕于1971年6月12日出生,农业户口,从2011年2月8日至事故发生前均在追加被告福尔公司工作,并于2003年开始缴纳社保。原告姚光良与陈金燕于2009年4月7日登记结婚,婚后两人与原告姚某某、追加原告姚泉舟共同生活。原告姚某某于1999年8月20日出生,追加原告姚泉舟于1991年7月23日出生,两人均是在读学生。原告陈开茂、古佰娟是受害人陈金燕的父母,两人共有七个子女。
因《广东省2015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已经颁布,庭审中,原告方要求按照该标准计算本案的各项损失,并变更诉讼请求的各项数额为:死亡赔偿金633855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丧葬费32395元、被扶养人生活费74157.4元、死者亲属处理丧葬事宜差旅费用89400元、尸检费2000元。
再查,追加被告福尔公司是粤K××××7号牌重型厢式货车的所有人,被告吕根雄是追加被告福尔公司的员工,本次事故发生在其执行职务期间。粤K××××7号车在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保险金额为10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险且不计免赔特约条款。事故发生在两保险的保险期间内。2015年6月1日,追加被告福尔公司通过信宜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赔偿了30000元给原告姚光良;2015年6月4日,追加被告福尔公司支付了30000元给原告姚光良,原告姚光良在打印好的收据的收款人栏签名确认,该收据约定该30000元的赔偿金收款人同意在将来保险公司赔偿的死亡赔偿金内扣除。综上,追加被告福尔公司共赔偿了人民币60000元给原告方。此外,追加被告福尔公司还支付了从2015年5月3日至2015年6月30日期间,3至8名不等的陈金燕亲属处理丧葬事宜的住宿费、餐费,以及救护车出诊收费130元。原告方对上述费用予以认可。上述费用包含在原告在本案的诉讼请求中。庭审中,追加被告福尔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明确表示只要求在原告的诉讼请求中减除上述款项中的60130元(60000元+救护车出诊收费130元)。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交的原告姚光良、姚某某、姚泉舟、陈开茂、古佰娟的身份证和户口簿,结婚证,广西北流市大伦镇南岸村民委员会的证明、个人参加社会保险证明表、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信宜市公安局城西派出所及信宜市东镇街道新尚社区居民委员会的证明,粤K××××7号车的行驶证,吕根雄的驾驶证,非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交强险及商业险保险单、法医学尸表检验意见书,尸检费用发票等;追加被告福尔公司提交的收据、道路交通事故预付款收据、餐饮费用发票等证据证实,并经庭审质证,各证据间相互印证,足以认定。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属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过错方应根据事故责任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该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被告吕根雄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该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责任划分正确,且当事人均无异议,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参照《广东省2015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的相关规定,对原告的经济损失核实如下:
1、死亡赔偿金603835元。陈金燕于1971年6月12日出生,农业户口,但其从2011年2月8日至事故发生前均在追加被告福尔公司工作,并于2003年开始缴纳社保,其与原告姚光良于2009年4月7日登记结婚后一直在信宜市区居住,因此陈金燕符合“事故发生时,农村居民受害人已在城镇居住一年以上且主要收入来源地为城市的,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赔偿数额”的规定。事故造成陈金燕死亡,其死亡赔偿金可按全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192.9元/年的标准计算,故死亡赔偿金应为30192.9元/年×20年=603858元,但原告只请求603835元,是其对诉讼权利的处分,没有违反法律的规定,本院予以准许。
2、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受害人陈金燕因该交通事故死亡,给原告方精神上造成极大的损害,参照茂名地区实际生活水平,本院酌情认定30000元,原告该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3、丧葬费32395元。根据法律规定,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即按照2014年全省城镇、国有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标准64790元/年计算,丧葬费为64790元/年÷2=32395元,原告该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4、尸检费2000元,该费用是原告方为检验死者陈金燕的死亡原因而所必须支付的实际费用,且有正式发票予以证实,故原告请求的该费用,本院予以认定。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辩称该费用包含在丧葬费中,但其没有提供相关的规定予以证明,故被告该辩称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5、被扶养人生活费41504.35元。因陈金燕居住在信宜市区满一年以上,主要收入来源于城镇,其被扶养人生活费可按全省城镇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的标准22171.9元/年计算。而原告请求按农村居民的标准计算陈开茂、古佰娟的被扶养人生活费是对其民事权利的处分,没有违反法律的规定,本院予以准许。原告陈开茂于1943年4月11日出生,原告古佰娟于1945年3月24日出生,两人有7个子女,按照法律规定被扶养人为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因此陈开茂应被扶养7.92年,其被扶养人生活费为10043.2元/年×7.92年÷7=11363.16元;古佰娟应被扶养9.83年,其被扶养人生活费为10043.2元/年×9.83年÷7=14103.52元。原告姚某某于1999年8月20日出生,应被扶养2.17年。因原告姚光良与受害人陈金燕是再婚,陈金燕与原告姚某某是继父母子女关系,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主张原告姚某某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应减除其母亲应承担的部分,庭审中,原告方明确表示同意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的该项主张,故原告姚某某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为22171.9元/年×2.17年÷3=16037.67元。三人合计为41504.35元(11363.16元+14103.52元+16037.67元)。对原告请求所超出的部分,据理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原告请求赔偿死者亲属处理丧葬事宜差旅费用89400元,因原告没有提供相关的证据予以证实上述损失,且追加被告福尔公司支付了从2015年5月3日至2015年6月30日期间,3至8名不等的陈金燕亲属处理丧葬事宜的住宿费、餐费等,故原告的该项请求,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以上1-5项共计709734.35元。
关于追加原告姚泉舟的主体是否适格的问题。追加原告姚泉舟于1991年7月23日出生,其父亲即原告姚光良与陈金燕于2009年4月7日登记结婚时,其未成年且为在读学生,无法独立承担自己的生活及教育费用,陈金燕婚后与其共同生活,并且本案的其他原告对其作为共同原告参加诉讼无异议,因此本院认定追加原告姚泉舟与陈金燕形成了继父母子女关系,其作为本案原告的主体适格。
关于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吕根雄、追加被告福尔公司的赔偿责任问题。被告吕根雄是追加被告福尔公司的员工,本次事故发生在其执行职务期间,其应承担的赔偿责任依法由追加被告福尔公司承担。追加被告福尔公司共赔偿了人民币60000元给原告方,此外,还支付了从2015年5月3日至2015年6月30日期间,3至8名不等的陈金燕亲属处理丧葬事宜的住宿费、餐费,以及救护车出诊收费130元,原告方对此予以认可。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辩称救护车出诊收费没有正式发票,不予认可,但该费用是追加被告福尔公司实际支出的费用,且提供了救护车出诊收费临时收据予以证实,故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该辩称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庭审中,追加被告福尔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明确表示只要求在原告的诉讼请求中减除上述款项中的60130元(60000元+救护车出诊收费130元),是其对诉讼权利的处分,没有违反法律的规定,本院予以准许。又因追加被告福尔公司为被告吕根雄驾驶的粤K××××7号车在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依法应首先在交强险限额内分项赔偿原告的损失,其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分别为110000元,本案原告在伤残赔偿限额内的损失为709734.35元,已超交强险的赔偿限额。因受害人陈金燕没有产生医疗费用,故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赔偿110000元给原告。原告超出交强险的损失为709734.35元-110000元=599734.35元。事故中,被告吕根雄负事故的全部责任,粤K××××7号车在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投保了保险金额为1000000元的第三者责任险且不计免赔条款,减除追加被告福尔公司已经赔偿的60130元,故原告的余下损失,依法由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赔偿599734.35元-60130元=539604.35元。因被告吕根雄应承担的赔偿责任,没有超出粤K××××7号车的交强险及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限额,故本案中,被告吕根雄、追加被告福尔公司依法无需承担赔偿责任。追加被告福尔公司已经垫付的款项,可另寻法律途径解决。
关于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是否应该承担诉讼费用的问题。《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二十九条规定,诉讼费用由败诉方负担,胜诉方自愿承担的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八条规定,当事人进行民事诉讼,应当按照规定交纳案件受理费。本案中,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作为当事人,若败诉,应负担诉讼费用。因此,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主张其不负担涉及交强险的诉讼费用的辩解,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限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信宜支公司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赔偿人民币110000元给原告姚光良、姚某某、陈开茂、古佰娟、追加原告姚泉舟;二、限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信宜支公司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在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内赔偿人民币539604.35元给原告姚光良、姚某某、陈开茂、古佰娟、追加原告姚泉舟;三、驳回原告姚光良、姚某某、陈开茂、古佰娟、追加原告姚泉舟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6152元,由原告姚光良、姚某某、陈开茂、古佰娟、追加原告姚泉舟负担1452元,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信宜支公司负担4700元(该款原告已预付,被告应负担部分由其迳付给原告)。
上诉人太平洋保险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本案不属于道路交通事故,由于标的车是属于原审被告福尔公司自己的车辆,发生事故是在福尔公司的厂区内,受害人也是福尔公司的员工,不属于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的劳动者人身损害,故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因此上诉人不应承担本案的赔偿责任,被上诉人的损失应根据工伤进行赔偿。为此上诉人提起上诉,请求:撤销(2015)茂信法民三初字第226号民事判决,依法改判上诉人不承担本案的赔偿责任。
被上诉人姚光良、姚某某、陈开茂、古佰娟、姚泉舟辩称:上诉人在一审期间对本案的定性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对交警部门作出的《非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也没有异议,由于上诉人在一审期间对本案属于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已认可,一审程序实施的诉讼行为拘束力及于二审,其上诉称本案不属于交通事故无法律依据。上诉人在本案中是依据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合同承担责任,其要免除责任也要以合同约定为依据,而工伤不是保险合同中的免责事由,而工伤与上诉人基于保险合同产生的承保人责任是不相关的两个法律关系,上诉人以工伤抗辩免责缺乏依据。由于本案属于交通事故,上诉人应依合同承担保险责任。同时,本案的侵权人是肇事司机即原审被告吕根雄,不是用人单位福尔公司,因此本案属于第三人侵权纠纷,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综上,上诉人的上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吕根雄述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七条规定:车辆在道路以外发生的事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接到报案的,参照本法有关规定办理。同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份按照过错责任规定承担赔偿责任,投保有第三者商业险的,由承保商业险的保险公司在商业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因此,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福尔公司述称:本案的事故是在机动车行驶过程中发生的,是属于机动车交通事故,信宜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安全法》的规定,出具的《非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责任划分正确,且当事人没有异议,符合法律规定,该《事故认定书》认定原审被告吕根雄对事故负全部责任,一审法院予以确认并认定是交通事故,认定事实清楚,并无不当。一审法院认定本案属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判令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是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法律法规的。至于本案是否属于工伤事故,与上诉人应承担的法律责任毫无关联,也不能减轻或免除上诉人应承担的赔偿义务,上诉人以本案是工伤事故为抗辩理由而拒绝履行其应承担的保险赔偿义务,是对法律的错误理解。因此,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本案事故是否属于交通事故并适用道路交通事故的相关法律法规,上诉人应否在涉案车辆所投保的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原审被告吕根雄驾驶登记所有人为原审被告福尔公司的粤K××××7号牌重型厢式货车,在福尔公司厂区内与该公司的工人陈金燕相碰致陈金燕死亡,交警部门作出《非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吕根雄承担事故全部责任,陈金燕不承担事故责任,粤K××××7号牌重型厢式货车在上诉人太平洋保险公司交保交强险和保险金额为1000000元且不计免赔的第三者责任险,此事实各方当事人均予以确认。上诉人主张本案不属于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是在工厂内被自己单位的车辆撞致死亡,构成工伤,应由工伤予以赔偿,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不符合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因而上诉人不应承担本案的赔偿责任。本案的事故虽在道路以外发生,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七条:“车辆在道路以外通行时发生的事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接到报案的,参照本法有关规定办理”的规定,一审判决认定本案属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以及适用法律正确;交警部门作出的《非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驾驶涉案车辆的原审被告吕根雄承担事故全部责任,而涉案车辆已分别在上诉人太平洋保险公司处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保额为1000000元的第三者商业责任险且附不计免赔条款,因此上诉人应在涉案车辆所投保的交强险和第三者商业责任险的责任限额内对被上诉人的损失予以赔偿,上诉人的上诉主张缺乏理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上诉人太平洋保险公司的上诉理据不足,其上诉请求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296元,由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信宜支公司负担,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信宜支公司预交了12304元,多预交的2008元本院予以退还。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邱强明
审判员  张国栋
审判员  曾维海

二〇一六年六月六日
书记员  曾玉金
谢金峰
广东省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粤09民终49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信宜支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信宜市人民北路376号。
负责人:张恒晖,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黄广智,男,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中心支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姚光良,男,汉族,1964年12月21日出生,住广东省信宜市。
委托代理人黄云柳,男,广东信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姚某。
法定代理人:姚光良,系姚某的父亲,同上述被上诉人姚光良。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开茂,男,汉族,1943年4月11日出生,住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流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古佰娟,女,汉族,1945年3月24日出生,住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流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姚泉舟,男,汉族,1991年7月23日出生,住广东省信宜市。
原审被告:吕根雄,男,汉族,1983年7月14日出生,住广东省信宜市。
原审被告:广东福尔电子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信宜市迎宾大道六谢路口。
法定代表人:陈华清。
委托代理人:李煌强,男,1985年10月20日出生,汉族,住信宜市,该公司业务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小和,广东泰的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信宜支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保险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姚光良、姚某、陈开茂、古佰娟、姚泉舟、原审被告吕根雄、原审追加被告广东福尔电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尔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信宜市人民法院(2015)茂信法民三初字第22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15年5月31日7时39分,被告吕根雄驾驶粤K×××××号牌重型厢式货车在信宜市迎宾大道福尔电子厂区内倒车时,与在厂区内行走的工人陈金燕相碰,造成陈金燕当场死亡的事故。2015年6月9日信宜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作出信公交认字(2015)第001号(A)非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吕根雄驾驶机动车倒车时,疏忽大意未察明车后情况确认安全后倒车,其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五十条之规定,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陈金燕正常行走,不承担事故责任。
经广东省信宜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对陈金燕的死亡原因鉴定,作出“死者陈金燕符合外力致胸腹腔脏器损伤从而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的检验意见。为此,原告支付了2000元的尸体检验费。
另查,受害人陈金燕于1971年6月12日出生,农业户口,从2011年2月8日至事故发生前均在追加被告福尔公司工作,并于2003年开始缴纳社保。原告姚光良与陈金燕于2009年4月7日登记结婚,婚后两人与原告姚某、追加原告姚泉舟共同生活。原告姚某于1999年8月20日出生,追加原告姚泉舟于1991年7月23日出生,两人均是在读学生。原告陈开茂、古佰娟是受害人陈金燕的父母,两人共有七个子女。
因《广东省2015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已经颁布,庭审中,原告方要求按照该标准计算本案的各项损失,并变更诉讼请求的各项数额为:死亡赔偿金633855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丧葬费32395元、被扶养人生活费74157.4元、死者亲属处理丧葬事宜差旅费用89400元、尸检费2000元。
再查,追加被告福尔公司是粤K×××××号牌重型厢式货车的所有人,被告吕根雄是追加被告福尔公司的员工,本次事故发生在其执行职务期间。粤K×××××号车在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保险金额为10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险且不计免赔特约条款。事故发生在两保险的保险期间内。2015年6月1日,追加被告福尔公司通过信宜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赔偿了30000元给原告姚光良;2015年6月4日,追加被告福尔公司支付了30000元给原告姚光良,原告姚光良在打印好的收据的收款人栏签名确认,该收据约定该30000元的赔偿金收款人同意在将来保险公司赔偿的死亡赔偿金内扣除。综上,追加被告福尔公司共赔偿了人民币60000元给原告方。此外,追加被告福尔公司还支付了从2015年5月3日至2015年6月30日期间,3至8名不等的陈金燕亲属处理丧葬事宜的住宿费、餐费,以及救护车出诊收费130元。原告方对上述费用予以认可。上述费用包含在原告在本案的诉讼请求中。庭审中,追加被告福尔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明确表示只要求在原告的诉讼请求中减除上述款项中的60130元(60000元+救护车出诊收费130元)。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交的原告姚光良、姚某、姚泉舟、陈开茂、古佰娟的身份证和户口簿,结婚证,广西北流市大伦镇南岸村民委员会的证明、个人参加社会保险证明表、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信宜市公安局城西派出所及信宜市东镇街道新尚社区居民委员会的证明,粤K×××××号车的行驶证,吕根雄的驾驶证,非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交强险及商业险保险单、法医学尸表检验意见书,尸检费用发票等;追加被告福尔公司提交的收据、道路交通事故预付款收据、餐饮费用发票等证据证实,并经庭审质证,各证据间相互印证,足以认定。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属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过错方应根据事故责任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该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被告吕根雄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该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责任划分正确,且当事人均无异议,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参照《广东省2015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的相关规定,对原告的经济损失核实如下:
1、死亡赔偿金603835元。陈金燕于1971年6月12日出生,农业户口,但其从2011年2月8日至事故发生前均在追加被告福尔公司工作,并于2003年开始缴纳社保,其与原告姚光良于2009年4月7日登记结婚后一直在信宜市区居住,因此陈金燕符合“事故发生时,农村居民受害人已在城镇居住一年以上且主要收入来源地为城市的,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赔偿数额”的规定。事故造成陈金燕死亡,其死亡赔偿金可按全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192.9元/年的标准计算,故死亡赔偿金应为30192.9元/年×20年=603858元,但原告只请求603835元,是其对诉讼权利的处分,没有违反法律的规定,本院予以准许。
2、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受害人陈金燕因该交通事故死亡,给原告方精神上造成极大的损害,参照茂名地区实际生活水平,本院酌情认定30000元,原告该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3、丧葬费32395元。根据法律规定,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即按照2014年全省城镇、国有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标准64790元/年计算,丧葬费为64790元/年÷2=32395元,原告该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4、尸检费2000元,该费用是原告方为检验死者陈金燕的死亡原因而所必须支付的实际费用,且有正式发票予以证实,故原告请求的该费用,本院予以认定。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辩称该费用包含在丧葬费中,但其没有提供相关的规定予以证明,故被告该辩称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5、被扶养人生活费41504.35元。因陈金燕居住在信宜市区满一年以上,主要收入来源于城镇,其被扶养人生活费可按全省城镇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的标准22171.9元/年计算。而原告请求按农村居民的标准计算陈开茂、古佰娟的被扶养人生活费是对其民事权利的处分,没有违反法律的规定,本院予以准许。原告陈开茂于1943年4月11日出生,原告古佰娟于1945年3月24日出生,两人有7个子女,按照法律规定被扶养人为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因此陈开茂应被扶养7.92年,其被扶养人生活费为10043.2元/年×7.92年÷7=11363.16元;古佰娟应被扶养9.83年,其被扶养人生活费为10043.2元/年×9.83年÷7=14103.52元。原告姚某于1999年8月20日出生,应被扶养2.17年。因原告姚光良与受害人陈金燕是再婚,陈金燕与原告姚某是继父母子女关系,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主张原告姚某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应减除其母亲应承担的部分,庭审中,原告方明确表示同意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的该项主张,故原告姚某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为22171.9元/年×2.17年÷3=16037.67元。三人合计为41504.35元(11363.16元+14103.52元+16037.67元)。对原告请求所超出的部分,据理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原告请求赔偿死者亲属处理丧葬事宜差旅费用89400元,因原告没有提供相关的证据予以证实上述损失,且追加被告福尔公司支付了从2015年5月3日至2015年6月30日期间,3至8名不等的陈金燕亲属处理丧葬事宜的住宿费、餐费等,故原告的该项请求,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以上1-5项共计709734.35元。
关于追加原告姚泉舟的主体是否适格的问题。追加原告姚泉舟于1991年7月23日出生,其父亲即原告姚光良与陈金燕于2009年4月7日登记结婚时,其未成年且为在读学生,无法独立承担自己的生活及教育费用,陈金燕婚后与其共同生活,并且本案的其他原告对其作为共同原告参加诉讼无异议,因此本院认定追加原告姚泉舟与陈金燕形成了继父母子女关系,其作为本案原告的主体适格。
关于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吕根雄、追加被告福尔公司的赔偿责任问题。被告吕根雄是追加被告福尔公司的员工,本次事故发生在其执行职务期间,其应承担的赔偿责任依法由追加被告福尔公司承担。追加被告福尔公司共赔偿了人民币60000元给原告方,此外,还支付了从2015年5月3日至2015年6月30日期间,3至8名不等的陈金燕亲属处理丧葬事宜的住宿费、餐费,以及救护车出诊收费130元,原告方对此予以认可。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辩称救护车出诊收费没有正式发票,不予认可,但该费用是追加被告福尔公司实际支出的费用,且提供了救护车出诊收费临时收据予以证实,故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该辩称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庭审中,追加被告福尔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明确表示只要求在原告的诉讼请求中减除上述款项中的60130元(60000元+救护车出诊收费130元),是其对诉讼权利的处分,没有违反法律的规定,本院予以准许。追加被告福尔公司没有提供为被告吕根雄驾驶的粤K×××××号车在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依法应首先在交强险限额内分项赔偿原告的损失,其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分别为110000元,本案原告在伤残赔偿限额内的损失为709734.35元,已超交强险的赔偿限额。因受害人陈金燕没有产生医疗费用,故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赔偿110000元给原告。原告超出交强险的损失为709734.35元-110000元=599734.35元。事故中,被告吕根雄负事故的全部责任,粤K×××××号车在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投保了保险金额为1000000元的第三者责任险且不计免赔条款,减除追加被告福尔公司已经赔偿的60130元,故原告的余下损失,依法由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赔偿599734.35元-60130元=539604.35元。因被告吕根雄应承担的赔偿责任,没有超出粤K×××××号车的交强险及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限额,故本案中,被告吕根雄、追加被告福尔公司依法无需承担赔偿责任。追加被告福尔公司已经垫付的款项,可另寻法律途径解决。
关于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是否应该承担诉讼费用的问题。《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二十九条规定,诉讼费用由败诉方负担,胜诉方自愿承担的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八条规定,当事人进行民事诉讼,应当按照规定交纳案件受理费。本案中,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作为当事人,若败诉,应负担诉讼费用。因此,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主张其不负担涉及交强险的诉讼费用的辩解,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限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信宜支公司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赔偿人民币110000元给原告姚光良、姚某、陈开茂、古佰娟、追加原告姚泉舟;二、限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信宜支公司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在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内赔偿人民币539604.35元给原告姚光良、姚某、陈开茂、古佰娟、追加原告姚泉舟;三、驳回原告姚光良、姚某、陈开茂、古佰娟、追加原告姚泉舟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6152元,由原告姚光良、姚某、陈开茂、古佰娟、追加原告姚泉舟负担1452元,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信宜支公司负担4700元(该款原告已预付,被告应负担部分由其迳付给原告)。
上诉人太平洋保险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本案不属于道路交通事故,由于标的车是属于原审被告福尔公司自己的车辆,发生事故是在福尔公司的厂区内,受害人也是福尔公司的员工,不属于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的劳动者人身损害,故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法院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因此上诉人不应承担本案的赔偿责任,被上诉人的损失根据工伤进行赔偿。为此上诉人提起上诉,请求:撤销(2015)茂信法民三初字第226号民事判决,依法改判上诉人不承担本案的赔偿责任。
被上诉人姚光良、姚某、陈开茂、古佰娟、姚泉舟辩称:上诉人在一审期间对本案的定性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对交警部门作出的《非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也没有异议,由于上诉人一在审期间对本案属于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已认可,共一审程序实施的诉讼行为拘束力及于二审,其上诉称本案不属于交通事故无法律依据。上诉人在本案中是依据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合同承担责任,其要免除责任也要以合同约定为依据,而工伤不是保险合同中的免责事由,而工伤与上诉人基于保险合同产生的承保人责任是不相关的两个法律关系,上诉人以工伤抗辩免责缺乏依据。由于本案属于交通事故,上诉人应依合同承担保险责任。同时,本案的侵权人是肇事司机即原审被告吕根雄,不是用人单位福尔公司,因此本案属于第三人侵权纠纷,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综上,上诉人的上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吕根雄述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长第七十七条规定:车辆在道路以外发生的事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接到报案的,参照本法有关规定办理。同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份按照过错责任规定承担赔偿责任,投保有第三者商业险的,由承保商业险的保险公司在商业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因此,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福尔公司述称:本案的事故是在机动车行驶过程中发生的,是属于机动车交通事故,信宜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安全法》的规定,出具的《非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责任划分正确,且当事人没有异议,符合法律规定,该《事故认定书》认定原审被告吕根雄对事故负全部责任,一审法院予以确认并认定是交通事故,认定事实清楚,并无不当。一审法院认定本案属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判令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是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法律法规的。至于本案是否属于工伤事故,与上诉人应承担的法律责任毫无关联,也不能减轻或免除上诉人应承担的赔偿义务,上诉人以本案是工伤事故为抗辩理由而拒绝履行其应承担的保险赔偿义务,是对法律的错误理解。因此,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本案事故是否属于交通事故并适用道路交通事故的相关法律法规,上诉人应否在涉案车辆所投保的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原审被告吕根雄驾驶登记所有人为原审被告福尔公司的粤K×××××号牌重型厢式货车,在福尔公司厂区内与该公司的工人陈金燕相碰致陈金燕死亡,交警部门作出《非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吕根雄承担事故全部责任,陈金燕不承担事故责任,粤K×××××号牌重型厢式货车在上诉人太平洋保险公司交保交强险和保险金额为1000000元且不计免赔的第三者责任险,此事实各方当事人均予以确认。上诉人主张本案不属于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是在工厂内被自己单位的车辆撞致死亡,构成工伤,应由工伤予以赔偿,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不符合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因而上诉人不应承担本案的赔偿责任。本案的事故虽在道路以外发生,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七条:“车辆在道路以外通知时发生的事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接到报案的,参照本法有关规定办理。”的规定,一审判决关于本案属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的认定以及适用法律正确;交警部门作出的《非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驾驶涉案车辆的原审被告吕根雄承担事故全部责任,而涉案车辆已分别在上诉人太平洋保险公司处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保额为1000000元的第三者商业责任险且附车责不计免赔条款,因此上诉人应在涉案车辆所投保的交强险和第三者商业责任险的责任限额内对被上诉人的损失予以赔偿,上诉人的上诉主张缺乏理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上诉人太平洋保险公司的上诉理据不足,其上诉请求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296元,由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信宜支公司负担,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信宜支公司预交了12304元,多预交部分本院予以退还。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邱强明
审判员张国栋
审判员曾维海
二○一六年五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曾玉金
谢金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