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陈兴云诉赵培军等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7-1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云南省大理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大民初字第879号
原告:陈兴云。
被告:赵培军。
被告:马金海。
被告:曾亚丽。
被告:云南东融滇西中药材物流经营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张武,系该公司员工,一般授权代理。
原告陈兴云诉被告赵培军、马金海、曾亚丽、云南东融滇西中药材物流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融公司)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9月2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邓朱双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兴云、被告赵培军、马金海、曾亚丽、被告东融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武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兴云诉称:2014年2月22日,原告等人经介绍,随被告马金海到大理经济开发区满江片区做工,被告马金海安排原告等人在御培坊×号房顶拆架子,原告不慎从房顶摔下受伤。原告受伤后,被送至大理学院附属医院治疗,经诊断为腰2椎体爆裂性骨折并椎管狭窄,被告赵培军、马金海支付了医疗费37758.43元。后原告又到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检查治疗,并经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原告此次损伤达九级伤残,后期治疗费需人民币20000元,休息期210日,营养期105日,护理期120日。事后原告得知,被告赵培军与马金海共同承包了御培坊×号房屋的土建工程,被告东融公司系发包方,被告曾亚丽系御培坊×号房屋房主。现原告起诉请求:判令被告赵培军、马金海、曾亚丽、东融公司连带赔偿原告医疗费1887.5元、误工费16029.3元、护理费9162元、交通费499.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900元、营养费3150元、住宿费398元、鉴定费1500元、残疾赔偿金92944元、后期治疗费20000元,共计人民币147720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赵培军辩称:系被告东融公司让被告赵培军去御培坊做活,因被告赵培军比较忙,便让被告马金海帮忙去做。被告赵培军现无能力承担赔偿。
被告马金海辩称:被告赵培军找被告马金海去做活,被告马金海又去劳务市场找了原告去拆架子,原告从阳台摔下受伤。
被告曾亚丽辩称:被告曾亚丽系御培坊×号房屋房主,但是其并未发包过该房屋的修缮工程,也不知晓该房屋顶部搭架子、拆架子一事,故不应承担责任。
被告东融公司辩称:被告东融公司找被告赵培军去御培坊做活,双方之间未签订书面协议,但就安全责任问题有口头约定,被告东融公司对原告的受伤并不知情,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
为了支持自己的诉讼请求,原告陈兴云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大理学院附属医院住院医疗收费收据一份,用以证明原告于2014年2月22日至2014年3月13日在大理学院附属医院住院治疗19天,被告赵培军支付了医疗费37758.43元;
2、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门诊收费收据三份,用以证明原告在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检查治疗,共支付医疗费367.5元;
3、大理学院附属医院诊断记录一份、出院记录一份、出院诊断证明一份,用以证明原告受伤后,于2014年2月22日至2014年3月13日在大理学院附属医院住院治疗的经过,出院被告诊断为腰2椎体爆裂性骨折并椎管狭窄;
4、大理学院附属医院病人住院费用清单一份,用以证明原告在大理学院附属医院住院治疗情况;
5、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影像学报告一份、诊断证明书一份,用以证明原告在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治疗检查的情况;
6、发票三十一份,用以证明原告因治疗伤病共支出交通费499.8元、住宿费398元以及伙食费的情况;
7、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昆医司法鉴定中心(2014)临床鉴字第1213、1223、122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各一份,鉴定费发票一份,用以证明原告此次损伤伤残等级为九级,后期医疗费需人民币20000元,误工期210日,营养期105日,护理期120日,共支付鉴定费1500元;
8、人力资源卡一份、云南省居住证一份、大理市居住证证明一份,用以证明原告长年居住在大理市下关镇,并在此务工。
经质证,被告赵培军对原告提交的第1组至第6组证据、第8组证据均无异议,其对第7组证据不予认可,并申请重新鉴定,本院予以同意并组织委托重新鉴定,后被告赵培军又向本院表示不再申请重新鉴定,并请求撤回重新鉴定的申请,本院予以同意。被告马金海、曾亚丽、东融公司均拒绝发表质证意见。
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第1组至第5组、第7组至第8组证据真实合法,与本案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提交的第6组证据不能证明与本案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但鉴于原告支出交通费、住宿费的事实,本院将酌情予以认定,伙食费并非法定赔偿项目,且原告在诉讼请求中未主张,故本院不予认可。
被告赵培军、马金海、曾亚丽、东融公司均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根据认定的证据及当事人的当庭陈述,本院认定本案法律事实如下:2013年1月,被告赵培军从被告东融公司处承揽了御培坊外墙裂纹修缮工程,2013年6月完工,但修缮时所搭架子一直未拆除。2014年2月,被告赵培军雇请被告马金海拆除修缮外墙裂纹时所搭架子,并请被告马金海帮忙找人拆除,工钱由被告赵培军支付,每天180元。2月22日,被告马金海找来原告等人拆架子。9时许,原告在拆除御培坊×号房屋(房主系被告曾亚丽)外墙所搭架子过程中不慎跌落受伤。原告受伤后,于2014年2月22日至2014年3月13日在大理学院附属医院住院治疗19天,经诊断为腰2椎体爆裂性骨折并椎管狭窄,被告赵培军为原告支付医疗费37758.43元,另支付生活费500元。后原告又至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检查治疗,共支出医疗费367.5元。经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原告此次损伤伤残等级达九级,后续治疗费需人民币20000元,误工期210日,营养期105日,护理期120日,共支出鉴定费1500元。原告自2012年3月12日起居住于大理市。
本院认为: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伤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被告马金海帮被告赵培军找来原告在御培坊拆架子,原告的工钱由被告赵培军支付,故原告与被告赵培军之间形成个人劳务关系,原告因劳务自己受到伤害,应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被告赵培军未为原告提供必要的安全防护措施,存在一定的过错,而原告在从事劳务活动中,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且其自己在起诉书中表示“不慎从房顶摔下”,表明其自身亦存在过错,本院认定被告赵培军承担60%的责任,原告自己承担40%的责任。被告马金海仅是受被告赵培军委托帮其找来劳务工人,其并不是接受劳务一方,也不为提供劳务一方支付报酬,故被告马金海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曾亚丽虽是御培坊×号房屋房主,但其并未指示、安排他人在外墙搭架子修缮裂纹,且据被告东融公司陈述,修缮裂纹系由该公司负责,而非房主负责,故被告曾亚丽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赵培军为被告东融公司修缮御培坊房屋裂纹,双方之间系承揽关系,拆除架子系被告赵培军完成承揽活动的辅助性、收尾性工作,被告东融公司对该工作无定作、指示或者选任过失,故不应对原告承担赔偿责任。
经本院核实,原告此次受伤所造成的经济损失范围及数额如下:①医疗费37758.43元+4元+360元+3.5元=38125.93元;②后续治疗费20000元;③住院伙食补助费100元/天×19天=1900元;④误工费27867元÷365天×210天=16033元;⑤护理费27867元÷365天×120天=9162元;⑥营养费15元/天×105天=1575元;⑦交通费本院酌情认定400元;⑧住宿费本院酌情认定300元;⑨因原告居住于大理市,故其残疾赔偿金应以城镇居民标准计算,即23236元×20年×20%=92944元;⑩鉴定费1500元。上述损失共计人民币181939.93元,被告赵培军应赔偿181939.93元×60%=109163.96元,其已经赔偿37758.43元+500元=38258.43元,还应再赔偿109163.96元-38258.43元=70905.53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赵培军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赔偿原告陈兴云医疗费、后续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住宿费、残疾赔偿金、鉴定费等各项费用共计人民币109163.96元(已赔偿38258.43元,还应赔偿70905.53元)。
二、驳回原告陈兴云对被告马金海、曾亚丽、云南东融滇西中药材物流经营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三、驳回原告陈兴云的其它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254元,减半收取1627元,由原告陈兴云负担813.5元,被告赵培军负担813.5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判决规定履行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强制执行的期限为两年。
审判员  邓朱双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
书记员  范冬妮